笔趣阁 > 论痴汉的合理养成! > 32痴汉守则三一条:真身上阵

32痴汉守则三一条:真身上阵

        三十一回

        真不能怪我记性不好,实在是王谢的存在感太低。如果我的记忆换算成一片海洋,那王谢的存在感充其量是海洋边缘藏匿于成片珊瑚丛深处的小蚌壳轻轻放出的一个屁……

        记得我玩剑三还是在两年前,当时被高中一帮哥们拖下水,这帮人上了大学也不安分,想在服务器里建个专业PVP帮会横扫四方。我当时也是荒废学业玩兴正浓,想都没想就乐呵呵同意了。

        一帮子男人没兴致磨磨唧唧天天练级,我就提议说干脆找个代练,练一群大号大家分一分算了。这个省时省力的好主意一经抛出立马获赞,朋友们纷纷举起大拇指夸赞我机智聪明有出息。我非常高兴,主动揽下了找代练的活,并要求代练老板把当时每个门派都练一个大号出来,最高顶级的装备都弄上一套。

        刚巧当时要出新资料片,我看完官网介绍后心血来潮,难得地找了代练打起商量,我说哥们儿你好,兄弟这么照顾你们生意,这么大笔单子你们不附赠点什么吗?代练也是个痛快人,立马拍板儿表示出了新资料片立马再给你们加练个新门派,不过新门派装备不好弄,就不包了。我欣然同意,说那成,你也别开新号了,直接挂在藏剑大号下面,给做个仓库小号得了。代练应允,半个月后痛快交了货。

        一桩罪恶的买卖就在我跟代练毫无深意的谈话中完成,王谢的坎坷命运,也在那一刻注定。

        我大号选了藏剑,因为一身明晃晃的金银装备玩起来感觉倍儿有面子。藏剑PVP挺有意思的,俩内功随时切换特考验操作,我一玩就喜欢上了,整日废寝忘食天天沉迷游戏,自己亲娘老子都快给忘了。

        后来在游戏里混熟了,就不喜欢整日打打杀杀抢人头了。我也学着休闲玩家一起玩玩日常混个情缘什么的,日子过得还算有滋有味。那些日子里,我藏剑下面的明教小喵哥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也揣上他的小包袱,走进了我的视野中。

        剑三有这么一个不好处,刚进游戏的人物角色不会在头顶上显示人名门派等个人信息,需要特别设置才会显示。我当时只乐意忙活我的二少爷,一只小喵算什么,我从来没管过他。王谢也好比一个隐形人,出现在游戏画面中永远只是一个身穿十五级门派新手套、扣着明教特有帽子的小菜鸟形象。他武器是把任务送的破烂匕首,甚至连名字都不曾被我注意过……

        现在想想,王谢如果当时有了意识,应该恨不得掐死我才是。主人只爱小黄鸡不爱波斯喵,偏心到千夫所指人神共愤的程度。自己轻易见不着主人一面,一见面还要颠颠儿跑信使处收信件收破烂,一旦收完失去利用价值,主人立马一脚踹下线滚进无尽的黑暗,也不知道再次相见是今夕何年。

        悲催!特别悲催!悲催的我现在真恨不得一把掐死王谢算了,也好过他一生下来就享受不公正待遇,复仇之心在黑暗角落慢慢滋生,最后终于感天动地,钻出游戏来给了我个血淋淋的逆袭。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后来我问过王谢,为什么他能从游戏中蹦出来,还特玄幻的获得了实体,是哪路大仙如此开眼助他修成大业来祸害我,忒缺德了。王谢轻轻一笑,告诉我说,或许我自己已经不记得了,其实我这个主人闲来无事,也会发发善心,带着他在明教地图内四处逛逛的。

        我点头,说这个我有印象。明教地图总是一轮明月当空照,确实是个装逼拍照排解忧郁的好去处。可我带着王谢曾经做过什么去过哪里,我却基本上不记得了。

        王谢说,在我放弃这个游戏之前,他一直停留在明教圣墓山间的明尊佛像前。有一个明教日常任务,是对明尊佛像作揖。而我留给王谢最后的记忆,便是虔诚地站在在明尊像前,陪同跪拜朝圣的子民一起,作了一个恭敬的揖。

        之后我走了,再也没来过。王谢失去了我,只能像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可怜宠物,孤零零处在另一个平行时空中,陪同永不落下的大漠圆月,静静面对佛像,日复一日的咀嚼无望。

        我听他说的怪可怜的,不禁有些心虚。毕竟现今社会有几个男人不玩网游,手上少说七八个账号,账号里又指不定建了几个人物。就算后宫佳丽不足三千,皇帝陛下也不一定面面俱到,更何况是一批没啥大意义的游戏账号。如果都花精力一一照顾,那这个人别的活也甭干了,天天蹲电脑前混吃等死好了。

        听完我还算正经的反驳,王谢并没有动气,而是特随意地笑笑说,神给了他出现在这个时空的旨意,大概就是为了教训教训我满嘴胡吣,外加用完随手抛弃的糟糕脾性。

        我是真没脾气了。我默默翻出手头上还有印象的游戏账号,果断点击删除……

        话说当天在女孩点拨下我忆起王谢的真实身份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整一上午我神魂儿都游荡在天外,跟没了根儿似的犯傻犯迷糊。我一会想起王谢说他已经八十了,一会又想起他可怜巴巴让我回头看看他。我有点无奈,原来我已经把他逼到这份上了么,不惜采用非常规手段也要冲破游戏束缚进入现实,追踪我怨念我顺便不怎么人道的操翻我……只是单纯希冀我能回过头去翻翻我俩根本不算历史的历史,像个不受宠的孩子一样近乎哀求的挽回么。

        王谢,喵哥,落我手上你实在太惨了……

        小亚看出我的不对劲,劝我上完课后干脆请几天假,回家好好休息休息。我点头,说下午你帮我答到吧,我不舒服,我要回家了。

        我还是觉得整件事发生的太过离奇,身周时刻充盈着不着边际的荒诞感觉。虽说已经撞过鬼,也能接受有超自然力的存在。可真的出现了小说中才会有的,什么什么带着游戏啊技能啊随身空间啊之类的穿越现实,还会觉得丝丝不真实。

        我必须验证下,不然我无法踏实。

        想到我学校的笔记本中没剑三客户端,我决定直接回家。我记得家中台式机上还存着客户端没删,更新一下应该就可以了。当初下剑三差不多八个多G,此刻我心神不定,没有时间也没耐心再下一次了。

        没吃中饭我就赶回去了。这星期我爸出差,我妈中午在单位吃食堂不回家,家里冷锅冷灶啥也没有,我给饿得饥肠辘辘。不过就算饿出条人命我也没心思在意个人温饱了,我踮着脚尖蹭蹭奔上二楼,飞快开机启动客户端更新,看着一圈水墨色进度条缓慢延伸转动,我的心从一起一伏还算镇定,到由慢及快,砰砰速跳了起来。

        经过长达近半个小时的自我折磨,我终于看到了曾经在一段时间内,我到做梦都会梦到的熟悉场景。只见人物登陆界面上,集我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金灿二少爷还挥舞着重剑笔直站立,可惜在他下面的八十级白衣小喵,却是已消失不见了。

        目睹空白画面,我僵硬的脊背如同抽了筋骨般散散跌回座椅中,我脱力地后仰起脖颈,将自己的视线交给白色天花板,无限放空。我逐渐回忆起我曾经沉迷剑三的疯狂岁月,模糊的记忆片段散碎拼凑,隐隐浮现出一个站在朗朗明月下,潇洒俊逸的白色身影。

        是了,是我混蛋,一起走过两年时光却不曾在意过他的名字。又或者其实谁都不记得,包括潜意识中的我也忽略了,我也曾在某一刻深夜,寥寥无趣地盯着人物界面描摹,无意识喃喃过——为什么一个人这么帅,却会有这样娘了吧唧的名字?如果是我亲手创造你,你会叫什么?

        王谢,我间接给了他生命,间接给了他自以为是全部人生的生命历程。而现在,我不能因为现实的错愕就可以没心没肺说,你是个怪物,我不能跟你有关联,你从哪里来再到哪里去,我必须抛弃你。

        ……我不能抛弃你,就如同我并没有真正彻底的遗忘你。

        我呆坐在电脑前一整个下午,脑子里浑浑噩噩想东想西。想着估计彗星撞地球都不一定遇见的邪门事儿,偏生让我撞见了。自己的游戏账号变成灵体穿越到自己身边,这种离奇故事火车站五毛钱一份的灵异小报都懒得编造,我却稀里糊涂跟自己账号搅合在一块儿,还愈发有了和谐万岁的趋势。我忍不住叹口气,心说果然现世报现世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虽不认为自己做下的是如何穷凶极恶的错事,可王谢因我而生因我而来,我就不能翻脸如翻书,当一切没发生过。

        我决定不纠结了,都已经是二十好几的男青年了,现在打个胎还得出流产费月子费呢,何况我一鼓捣就鼓捣出一大小伙子呢,我得乖乖扛起责任来。

        我会接受王谢的存在,哪怕身后一辈子都得跟一个不怀好意的背后灵,我也认了。

        就这样暗暗下定决心,琢磨着以后日子要怎样习惯身边有个痴汉,时间走到了晚上九点。

        我妈今天回来的晚,她以为我不在家,就跟单位的人一起为新来的同事办欢迎会去了。吃吃喝喝结束后可算回来了,结果一进门,发现自己儿子饿的卧倒在客厅沙发中快要长眠不起了。

        我这还一身青青紫紫没消退呢,我妈瞅着可心疼坏了。赶紧换了衣服进厨房,喊我先吃点她顺手带回来水果的垫垫底儿。

        我抱着一个红艳艳的苹果吭哧吭哧啃,手乱播遥控器崴在沙发里没个正形儿。

        正当我享受我爸不在家痛快做大爷的优越感时,门铃不合时宜的响了——

        我早饿的前胸贴后背了,现下是一点都不愿意起来。可天杀的门铃跟自己长了手似的叮叮当当摁个不停。我烦透了,干脆破拐子破摔,仰起脖子往厨房那边喊我妈,我拖长音调说亲爱的王女士,屈尊降贵开一下门啊——

        过了一小会,我妈一边拿围裙擦手一边赶出来了。她戳我脑门儿一指头骂我四体不勤,还是自己开门去了。

        我乐得躲在抱枕后面咯咯直笑,笑够了顺着我妈背影往门口那边瞧。隔着一面玄关墙壁,我看不到门口来人是谁,只隐约听得见一声非常爽朗好听的男声,很利落地问我妈妈:“伯母您好,请问您儿子在家吗?”

        我冷不丁一个激灵,身子跟过电似的有了反应。第六感让我整个神经末梢系统都急速向大脑反馈,我的身体产生了一种心尖儿被针小小扎了一下的感觉。我蹭一下从沙发中坐起来,双臂紧紧箍住抱枕,竖起耳朵紧起眉,仔细倾听——

        我妈似乎不认识来人,顿了一下才慢吞吞接茬:“呃,您好,请问您是哪位?是……耀耀的同学吗?来来别客气,先进来再说吧。”

        我妈这个人好客,对我同学一向热情,可我偏偏从她迟疑的语气中察觉出一丝不妥,总觉得来人身份不会是同学那么简单。陡然间,我脑内灵光一闪,一种非常糟糕的预感袭击全身。我猛地跳出沙发奔向门口,大喊一声“妈——别理他!”

        结果已经晚了……我正正看到王谢恰到好处的笑容浮现在嘴角,一身笔挺西装站在玄关内,温文有礼地向我妈妈做起了自我介绍——

        “伯母您好,我是您儿子的男朋友。”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我是个恶趣味很重的人……

        明教的代名词是波斯猫,喵哥。藏剑是小黄鸡,二少爷。天策是军爷,哈士奇。给没玩过剑三的同志介绍一下。其实这算一篇网游文吧,是吧是吧是吧把把……我还是做回老本行了捂脸。

        对了北鼻,因为对你的大五仙教不是很熟,所以就拿藏剑充数了。嘛嘛,二少爷还是很有主角风范的,不要打我。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8644/171547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