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狼行三国 > 投闲置散押粮官

投闲置散押粮官

  自起兵加入汉军讨贼以来,刘毅所部连战连捷,无论斗将斗军都杀得黄巾军闻风丧胆,斗将刘毅甘宁赵云三将一出就是天下无敌!而斗军最令黄巾军可怕的就是狂风谷一战,名帅波才统领五万大军竟然被刘朗生一人所败,据传此人不但武艺高强精于统军,更有呼风唤雨之能,那天地风云雷电都能听刘毅指挥,此人还能与之为敌吗?

  对此波才虽然不知具体原因,但能看出刘毅多半是在装神弄鬼,很简单,他要真有此能,不要说自己五万大军,就是五十万也不够雷劈的。但波才看出来不代表黄巾士卒都能看的出来,他们对刘毅的看法已经是根深蒂固!应该说不仅仅是士卒,便是战将也是如此,倘若对上别的武将哪怕是甘宁赵云他们还能拼死一战,可碰见刘毅那是连打得信心也没有。甚至在很多人看来,刘朗生就是上天派来专门克制黄巾军的,和他打仗是死路一条。

  而在汉军内部,刘毅也赢得了极大的名声,本领大但人家为人十分君子,与同袍之间相处极为和谐,当然朗生也是有目的的。征讨黄巾在他眼中就是来混资历和混人才,同时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天生将才不是没有,可要是少了学习的过程和实战的历练天生将才也成不了真正的将才!因此今天和这位将军学一个阵型,明日和那个校尉学一手绝活,日积月累他的实战经验就是无比丰富,甚至连朱隽朱大帅都被他弄烦了,缠的实在太紧。

  不过常言道天有不测风云,正当汉军连战连捷之时,内臣一派又开始弄鬼了,局势危机之时尚能为了大局或者说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可一旦缓和反而占据上风就不一样了。一道圣旨传到兖州汉军之中,调左路元帅中郎将朱隽回京叙功,而代帅则正是西凉太守董卓!这道旨意一下刘毅很清楚自己是要受点罪了,董胖子可是和从来和自己不合。

  果然不出所料,董仲颖上任的第一天咱们刘大公子就升官了,汉军押粮官!看上去是升官实则是将之投闲置散,就董卓打击异己的手法而言他如此对刘毅已然算是客气的了。原因有二,第一就是刘朗生的操蛋脾气,真正惹翻了他他什么都敢干!而且还有着一身惊人的神勇,甘宁和赵云亦是万人敌,三人联手再加上军中的人缘狂如董卓也不敢忽视。

  第二则不要忘了刘毅和赵忠张让之间还有着颇为密切的联系,如今赵海可是一口一个大哥喊着的,主要时间太短岁数又太年轻,否则说不定董卓的位置还能让他坐上了。这次身为代帅得了内臣很大的帮助,董卓也不由不忌惮刘毅的关系。同时这也是张让赵忠对朗生的一种敲打,你小子可不要和那些老臣老将走的太近了。说治国作战内臣可能没有太大的本事,但若说玩弄权术掌控人心,他们可绝对不在那些名臣老将之下。

  董卓这一手明升暗降说到底玩得还是比较漂亮的,称赞刘毅之言更说的不少,让很多想为朗生抱不平的将军们都难以开口。可刘毅本人似乎就没有什么被投闲置散的觉悟,人家多潇洒啊,每日除了公务之外就是练练兵,练练武,时不时还弄点小酒。喝酒这件事在军中可大可小,主要看你耽不耽误事情,见刘朗生很是识趣董卓哪里会在这些小事上做文章?说不得还得送点美酒给刘大押粮官品尝,意思很清楚,你就给我好好押粮吧。

  对刘毅来说倒是乐得清闲,说实话他对打黄巾根本就没有什么兴趣,有着后世思想的他看来,黄巾军也就是一群走投无路的百姓,打起来劲不大,达到目的就行了。对于甘宁赵云这位大哥更是振振有词,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咱们兄弟这一年以来出的风头还不够吗?太出众了会招人所嫉,现在已经出效果了,隐藏一段也是好事。甘赵二人对大哥的见识向来是佩服的,听他如此一说都放下了心思,反正在军中的日子倒也极为逍遥。

  这一日朗生三兄弟正在营中饮酒,却是李平钟伟胡志等几位郎将联袂而来,人人脸上都是一脸忧愁之色。却原来最近一段时日董卓面对黄巾军打得极为顺利,并且收复了很多失地,看样子要比朱隽在时还要风光,可不少军中战将也看出了隐患,汉军的阵线越来越长,失地收回来越多兵力也越加分散,便有人对董卓提出这恐怕是波才的诱敌深入之计。可董仲颖此刻志得意满意气飞扬哪里听得去别的意见?几人一合计就来找刘毅诉苦了。

  “哦,几位兄长难得啊,今天咱们凑得这样齐?来人,上酒。”刘毅一见起身笑着招呼道,一旁的亲卫兵也急忙抬来案几摆上酒宴,看样子竟是十分纯熟。之前朗生和那些将军们学艺自然也要有所付出,这些酒席上的来往是免不了的,亲兵都练出来了。

  “朗生,你这可是极为丰盛啊,也好,今天就在你这里共谋一醉,可不能少了酒。”李平看了看案几之上香气四溢的菜肴和美酒不由摇头笑道,他原来是朱隽的副将,董卓表面上客气可不会对他重用,那日说了几句黄巾用骄兵之法还被呵斥了一番,就更加郁闷了。

  “放心,各位兄长你们忘了小弟现在是干什么的,全军后勤官,还能短了你们?管吃管喝,陪聊陪笑,绝对尽力。”刘毅不以为意的道,他心里当然也清楚众将是为何而来,然亦奈何?你们说都不管用,我去?用脚趾头想董卓也不可能听自己的。

  “我说朗生,你小子不会公饱私囊吧?”胡志坐下就喝了一杯酒,听了朗生之言也是笑道,今日前来也是为了找刘毅解闷的,这全军上下也找不到一个比他还能说得。

  “哈哈哈哈,各位还不知道毅?咱什么都缺就不缺钱,今天你们喝得这酒可是自家酿的,别处有钱都没地卖去,就连兴霸都称赞地道,各位是赶上了,再来迟几天,二弟的酒量你们可是知道的。”刘毅一阵大笑言道,这可不是吹牛,如今刘家的生意在大公子遥控之下做的是风生水起,不谈什么日进斗金,但一个上党首富那是跑不掉了。至于美酒刘毅更是用上了一点后世的蒸馏手法,度数一下子得到了提高,连甘宁都觉得过瘾够劲。

  “说的是说的是,今日这酒的确与众不同,说道酒兴霸说了肯定没跑,来来来,大家同饮。”这边钟伟笑道,甘宁的酒量比起他的武勇还要出名,全军公认第一毫无疑问。有疑问的都不知道被灌醉过多少次了,军中多有豪饮之辈,但和甘宁比起来全都不够看,而除了酒量之外兴霸的品酒之能更是不凡,他那鼻子对酒的敏感你恐怕很难想象。

  “哎哎哎,各位将军你们悠着点,一共就二十坛,话说在前面,你们一人一坛,之后换别的管够。”甘宁摆手言道,甘兴霸武勇过人豪气纵横,在军中亦极得众将认可,因此与众人也是直言不讳,大哥的这种酒他是爱之如命,平素自己都舍不得喝了。

  “哈哈哈,兴霸快人快语,不过你也担心过甚了,就此种烈酒咱们一人一坛已经差不多了,你以为各个都有你这般酒量?”李平一笑言道,丝毫不已甘宁之言为忤。

  而此刻赵云却是借着喝酒掩饰自己的神色,他没有刘毅和甘宁那么好的本事,明明还有四十坛不是?二哥上来就给生生减了一半,那是生怕别人喝掉他的美酒啊。子龙向来不善作伪,和李平钟伟胡志又是熟识,不过二哥他当然不会说,少不得要装聋作哑。

  “兴霸说的是,各位将军,不是毅狂言,这种酒你们要喝多了喝别的酒都没味道,兴霸是为大家好。”刘毅不忘为甘宁解释一番,亦是一脸的正色极为认真。看的一旁赵云更是无语,这两个兄长一个比一个会演戏,但自己却总是学不来。

  众人笑言一番用了些酒菜,终究是李平首先言道:“朗生,对近日战局有何所得?”

  记得当日朱中郎曾和李平私下里说起过,刘朗生勇冠三军勤学好问,将来必是大汉将才也,只是对讨伐黄巾之事却总有些难以全力以赴,似乎其意并不在此。

  其实李平心中也有这样的感觉,但要说刘毅却是无从说起,不管给他布置什么样的任务,主攻也好,辅助友军也罢刘毅都是完成的近乎完美,且他临战向来都是身先士卒,千军万马之中如履平地,丝毫不惧艰险。只是他很少会主动提出什么对付黄巾的战略,而是中郎怎么说他就怎么做,给人一种应付公事的感觉。可你要将他在局部战役之中的表现拿出来看,又几乎各个都是经典,无论战术运用还是时机把握几乎无可挑剔,如此就更令人疑惑。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939/303702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