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狼行三国 > 电光火石定生死

电光火石定生死

  明月当空,星星点点,天空之下,花查要塞周围大战打得是如火如荼,燕云虎卫龙骧三军联手发起的夜袭气势恢宏,人数的对比虽然是两万对四万,但场面上汉军依旧处在攻势的主动地位。除了强悍的战力和各军配合默契之外,夜战的因素也提现出来,而罗马军团空有数十万大军一时却不敢从两翼包抄,盖因鲁王刘信率领的骑军游弋在侧,而两军之间骑军的战力差距比之步卒还要明显,夜间就更加增大了。

  相对而言斯潘诺里斯军团在罗马各部之中还显得最为顽强,能够与正面汉军分庭抗礼,最大的原因当然是阿里纳斯一人就挡住了王双和杨青这对锋锐的箭头。而随着酣战继续,当斯潘诺里斯亲自加入战局之后,这场高峰对战的天平便开始向着罗马军一方倾斜,虽说罗马二将缺少配合,但实力上差距还是显示出来,他们要做的是逼王双杨青各自为战,而后者就要竭力避免,只要联手之势还在,就能将战局支撑下去。

  在汉军三大王牌战阵后方数百步便是张辽等人的总指挥高台,随着大汉的不断强大,各方面都有了极大的进步,今日这个指挥台已经全是精钢打造还能够折叠,相对而言很是轻便灵活,拥有一定机动能力,更能根据需要来调节高低。

  此刻燕云军统领征南将军将军张辽,虎卫军副统领臧霸及一众参谋都在高台之上,还有一黑甲大汉极为醒目,似文远宣高已然很是雄壮,但与之一比还是矮了一头,目测要在一丈左右,正是天宝大将军泪无痕,今日他是被刘信特地留在军中的。

  三员大将人手一个千里镜在观察前方战局,这还是去年的最新款,下发全军不久,已然带上了伸缩功能,借着前方火把的亮光战局便可尽收眼底,配合指挥台和号角旗语,张辽等人便能对第一线的战况做出最快的反应,亦算是军事科技的运用。

  “文远将军,再有半个时辰差不多就可以收了。”片刻之后臧霸放下千里镜首先言道,今天组织的大规模夜袭,其战略目的在于增加敌军进军的难度,最大限度的杀伤敌军,进一步挫伤他们的士气从而让汉军在心理上占据优势的同时更能争取时间,一旦徐晃的远征军主力到了,攻守之势便会立刻倒转,因此及时脱离也是一门学问。

  “嗯,宣高所言不假,半个时辰差不多了,传令下去,各军奋力向前,不需有所保留,听我号令行事!”张辽闻言微微颔首,随即便下令道,酣战之中和敌军脱离是极为讲究时机的,也只有张辽臧霸这般宿将还要有三大王牌这般强军才能做到极之尽矣!在撤军之前疯狂的攻击是很有必要的,是保证顺利撤下来的前提条件。

  “半个时辰?够了,二位将军,泪无痕请战!”和张臧二将不同,泪大将军的焦点一直都在阿里纳斯之处,亲眼见过对方和甘定赵统联手大战的他深知对方的实力,如此人物就连刘信都会见猎心喜,那么之前将之剪除却也不差。到了泪无痕如今的地步,对手的实力已然绝不会影响他的信心,况且他出战肯定对眼下战局有利。

  “天宝将军小心,不可恋战。”张辽没有犹豫,王双的第三军被斯潘诺里斯阻击的极多,阿里纳斯的确厉害,假如自己在盛年之时倒是可与之一战,但眼下来看汉军之中能与之匹敌者不会过三人之数,也只有鲁王刘信和天宝大将军有可能胜之。

  “将军放心,时间足够。”泪无痕答应一声解开战袍,也不走高台的台阶,直接便从两丈之处飞身而下,别看他犹如一座巨塔,但落地却是十分轻盈,随即大步流星便往王双燕云三军之处赶去,战在高台之上观看,他的速度竟然不逊奔马。

  “泪将军这么一去,那阿里纳斯也有的受了,霸现在只盼公明将军能早点到来,则面前罗马远征军将会是我军盘中之餐。”臧霸一笑以手点指罗马军阵笑道,言语之中豪情无限,在场亦皆是深信,主力到了哪里还有罗马远征军的活路?

  “在此之前我军还需步步为营节节抵抗,不让罗马军轻易前进一步。”张辽正色道,眼下战役的主题便是袭扰与反袭扰,处在守势的汉军更要想方设法来争取战场的主动,不但要给敌军兵力上的巨大打击,更要在心理上让他们产生无法抗拒的想法。

  泪无痕迈开大步快如流星,汉军士卒则是极为默契的为将军闪开道路,越是到了面前泪无痕越是注意控制自己的脚步和力量,他的首选目标并非阿里纳斯而是罗马军蛟龙军团的首领斯潘诺里斯,倘若能先行解决此人,对战局就会影响巨大!此乃战场而非练武场,偷袭并不是什么丢人的手段,被人偷袭就只能说明你学艺不精。

  直到距离四人交战之处二十步,泪无痕方才发出一声大喝,其声有若雷鸣,随即大步踏上,手中镔铁齐眉棍排山倒海一般携带无穷劲力便砸向斯潘诺里斯!以泪无痕的天生神力加上快步而来带起的冲击力,倘若这一棍砸实那么不要说是罗马将军,就算是一个铁人他都能砸扁,纯论力量当年便是虎痴许褚的烈马狂刀都要稍逊一筹。

  场中最先感觉到危险的还是阿里纳斯,尽管泪无痕已然极为小心隐藏自己的行迹,但绝顶高手的直觉有时候并不能用常理来解释!那种汗毛炸起让阿里纳斯立刻意识到了有高手前来,因此手中战刀是用尽全力出击将王双逼得飞退,而要保持联手之势王双一退杨青也必须后退,就在这一瞬之间大喝传来,泪无痕人已经到了。

  斯潘诺里斯察觉到危险要在阿里纳斯之后,等他看清那个巨大的身影之时,泪无痕的镔铁齐眉棍已经当面砸来,斯潘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退,这个巨汉的力道绝不是自己能够比拟的。可泪无痕既然选择出手偷袭自然准备周全,那条棍泼水不进却将斯潘诺里斯身周五尺之地尽数封锁,就是要逼着斯潘诺里斯和自己硬拼一记!

  电光火石,生死俄倾,斯潘诺里斯亦展现出了一名罗马强大武者的不凡,手中大刀斜斜一个反撩迎击泪无痕的镔铁齐眉棍,身躯矮下小碎步向后滑退。他很清楚这一下迎击是必不可少的,单纯后退他就算躲过对方这惊天动地的一棍也必将会被接下来的追击所击杀!因此不坚定信念绝难逃脱,在此过程之中也必须脚踏实地,唯有如此他方能有借力的余地,否则一旦飞退没有任何反击手段那便是离死不远了。

  看见对手的应对,泪无痕心中也是暗暗点头,一瞬间斯潘诺里斯做出了当前形势之下最为正确的选择,倘若他选择一味后退那么自己就有九成把握能取对方性命!以攻对攻更不可能,换了阿里纳斯才有这个实力!现在将斯潘诺里斯立毙棍下,泪无痕的把握已然降低了很多,因为在斯潘做出迅速反应的同时,阿里纳斯的侧袭也已经开始,他的战刀攻的是泪无痕左肋之处,亦是锤棍等重兵器战将最难照顾到得地方。

  但这并不妨碍泪无痕继续全力出击,不管阿里纳斯的攻势如何凶猛却也终究慢了自己一步,他还有足够的把握在轰出对斯潘诺里斯的全力一击之后再回头对付阿里纳斯,至于这一击能造成什么样的效果就要看自己以及对手的发挥了。

  斯潘诺里斯五岁之时就开始进行战斗方面的训练,在贵族家庭中是十分罕见了,记得童年之时幼小的他经常会被强大的对手如同扔沙袋一般扔出很远,那些人的力量是自己无法抗衡的。父亲对自己要求更是极为严格,既然他选了这条战士之路,那么任何在场上的手下留情都只会害了他,摸爬滚打与受伤对战士而言就是家常便饭。

  斯潘诺里斯坚持了下来,回首那些岁月,那些苦难,便是自己成为罗马最年轻兵团统帅的原因。到了成年之后他再也体会不到那种感觉了,有的只是将一个个强大对手砍与刀下的骄傲与快乐。但在今天,在天竺的大地上,面对强大的超乎他想象的对手之时,童年的感觉再一次回来了,带给他这种感觉的当然是天宝大将军泪无痕。

  镔铁齐眉棍和战刀交接之时,斯潘诺里斯又一次觉得自己像是在童年时面对那些无法战胜的对手,那一份力道简直沛然莫御,更是透过刀身直传他的内府之处,由外到内都受到了极大的震荡!唯一和童年不同的是现在的他已经会去准备,具备在劣势之下控制的能力,拼着内府受伤他也一定要尽量稳定自己的脚步,通过不断地位移来消解那巨大的力道,双手虎口开始流血他依旧要紧握战刀,绝不能让之离开。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939/303706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