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制霸拳坛 > 第一章 心酸的失败者

第一章 心酸的失败者

        “上啊,上啊!”

        “加油,打垮他!”

        足足数万人的体育馆内各种叫声吼声如同爆发的海潮,几乎能将屋顶掀翻,狂热的气氛如同火焰般在全场燃烧着。

        拳台上,身穿红色短裤的路远已经被逼退到了一角,被号称不败拳王的威克斯压着打,毫无还手之力。

        沉重的组合拳如同暴雨一般的砸来,势大力沉,凶狠的眼神如同野兽,要将对手给撕碎,路远举起双拳死死的护住头部,眼角处的裂口像是婴儿张开的小嘴,在不住的向外冒着鲜血,四周的一切在天旋地转,他的意识似乎已经远离,连躲避的能力都已经失去,只是凭借着某种强烈的意志在坚持着,死也不肯倒下。

        “哦……威克斯的一记重拳击中了路远的头部,路远看上去已经不行了,第七条拳王金腰带,已经离威克斯越来越近了!”

        “又是一记威克斯标志性的重拳,这一拳足以打死一头公牛!天哪,路远居然还没倒下,他是怎么做到的?”

        “面对四十一战全胜的威克斯,路远虽然全场都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但他从未退缩过,一直在坚持,无论结果如何,他至少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他配得上站在这拳台上!”

        解说员在唾沫横飞的介绍,就在这时,局间铃声敲响,气喘吁吁的威克斯开始退回到自己的角落,愤怒的咒骂着眼神凶狠的盯着对面的路远,似乎恨不得生吃了对方。

        路远几乎是扶着边绳才没有倒下,教练忙递上小板凳扶着他坐下,细心的询问着,训练师在帮忙处理伤口,给他放松肌肉。

        “还行吗?不行就认输吧,你现在的实力,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咱们明年再来!”

        老教练强忍着眼角的泪花颤声道:“你已经有脑震荡的倾向,要是再打下去,你会死的……”

        路远的眼神有些涣散,周围的一切声音在他的耳朵里都在不住的摇晃着,他看到对面的威克斯脸上的愤怒和惊讶,看到了周围数万名观众的狂热,但他只感到灵魂似乎在飘远,越升越高……

        就在感觉自己的灵魂要飘离出这体育馆的时候,他听到解说员在激动的对着话筒咆哮一般的讲解着:“拳王就是拳王,威克斯在刚刚这一局中终于展现出了他的全部实力,让路远受到了重创,要是一般人受到威克斯这么多的重击,估计早就倒下了,但路远没有,他的表现,让人尊敬,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他一定拥有着最钢铁一般的神经……”

        怎么坚持下来的?

        他的思绪陡然一清,似乎回到了很多年前,那时,他刚刚走监狱里走出来,走进那前途未卜的都市里……

        ……

        六年前,中国大陆沿海。

        鹏城,地处全国南方,毗邻香江,水陆交通和工业都相当发达,从开放以来,一直都是遍地黄金的所在。

        四处都是摩天大楼,公路上车水马龙,街道上人潮如织。

        路远挎着小包,走在人潮里,二十五岁的年纪,一米七十多的个头,不高不胖,容貌平常,是那种丢进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人。

        只是即便是样貌普通,走在汹涌的人潮中,任何人也能够从他身上感受到不同。

        他身上有种特异的味道,即便是走在千百人当中,看上去依旧显得孤独,像是孤零零的走在毫无人烟的荒野里一样,孤单,苍凉,带着与这个时代脱离的锈迹,像是经历了与他的年纪绝不相称的很多东西。

        夜幕渐渐笼罩,华灯亮起。

        路远走进了一处城中村,敲响了一处房门,门打开,差不多年纪的男子走了出来,先是一楞,然后故作欣喜的叫了起来:“阿远,你什么时候出来的?到了这边,也不打电话给我,我好去接你!”

        卢方,路远曾经最好的朋友,不过他们已经八年没见了。

        “燕子,快看看,谁来了!”

        卢方回头冲着狭小的屋里叫道,在厨房里忙碌的女人出来,看到路远,眼里闪过复杂的情绪,不过瞬间便压了下去,温和的招呼道:“快,快屋里坐吧,你过来也不打个电话,我好多买点菜……”

        罗燕,三人一起长大,青梅竹马。

        “没事,我就是过来看看你们!”

        路远道,然后微微低头,隐去了脸上的感伤,曾经最爱的女孩,成了最好的朋友的妻子,他不想任何人知道自己的心痛。

        “不是叛了十年吗?现在才八年,你小子不会是逃狱了吧!”卢方笑道。

        “表现好,减刑了……”

        路远道,有些不喜欢卢方那种以成功者的口吻和自己说话,但他又不得不承认,在自己面前,卢方就是一个成功者。

        从对方这一室一厅的居住条件,他能看出卢方其实混的也不怎么如意,不过至少他娶了自己爱的女孩,有了自己的家,有正当的工作,而自己,却在监狱里度过了整整八年,和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自己的确是一个失败者。

        饭菜端出来,卢方和罗燕作陪,说着些过往的事情,欢笑不断,却总有几分难掩的尴尬。

        “你爸呢,什么时候出来?”罗燕问。

        路远道:“他还有一年,我先出来,找个工作稳定下来,等他出来,也有地方呆!”

        “这工作,可不好找啊,更别说你坐牢这么多年,什么都不会……”卢方欲言又止的道。

        “你别总是坐牢坐牢的行吗?”

        罗燕皱眉道:“阿远跟我们一样都是农村出来的,只要能吃苦,难道就找不到一口饭吃——你先在客厅里委屈几天,工作的事情我帮你留意着……”

        卢方便满脸不高兴,但多年不见,他也不好发火,只是阴沉着脸喝闷酒。

        “我有住的地方,就不劳烦你们了——我就是过来看看你们,吃完饭就走!”

        路远道,他知道卢方在因为什么不高兴,当年罗燕跟自己才是一对,直到自己坐牢,他才追到了罗燕,担心他破坏自己的家庭,是应该的。

        “自己兄弟,说什么劳烦不劳烦的干嘛!”卢方故作不悦,脸上的笑却明显的开怀了起来。

        “我走了!”

        吃完饭,路远起身告辞,看着这简单的屋子,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梦想。

        推脱之后,路远离开,卢方在身后大叫:“以后别动不动跟人打架了,要好好做人!”

        他眼角的余光看到罗燕在狠狠的盯着卢方,卢方在嬉皮笑脸的讨饶,莫名的感到一阵阵的饿鼻子发酸,他从卢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曾经的梦想,他拥有了自己曾经梦想的一切,而现在,自己一无所有。

        公交车摇摇晃晃,向着偌大城市的另外一头而去,过去的一切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从小,他都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但拥有一种很强的天赋,那就是打架,无论是在出生的小山村还是在学校里,跟人打架,从来没输过,这是他曾经沾沾自喜并引以为傲的地方。

        可他从未想过,这天赋,几乎给他带来了灭顶之灾。

        十七岁那年,母亲重病进了医院,要动手术,可家中一贫如洗,父亲跪地苦苦哀求,医院方面都坚持交钱才能做手术,母亲在病床上苦熬了好几天,终于去世了。

        父亲一怒之下,拿着菜刀要找那些医生拼命,然后被保安摁在地上暴打,年轻的他冲了上去,挥出了自己的拳头,几名保安重伤,其中一名更是脑部受损,留下了后遗症。

        而他和父亲一起被送进了监狱,刑期十年。

        好端端的一个贫穷却温馨的家,就这么破碎了,同时破碎的,还有他的那么多的梦想。

        公交车在这陌生的城市里穿行,不知道哪里才是尽头,路远看着车窗外灯火通明的世界,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是怎样,他只知道,穷有时候就是原罪。

        他想要出人头地,却不知道方向在哪里。

        九点多,睡意袭来,在监狱里整整八年养成的作息,看来短时间内是改不过来了。

        在城市的中心区域,他下车,走进了一处公园,在长凳上躺下,闭上了眼睛。

        他对卢方罗燕说谎了,其实他没地方可去,但他不想打乱他们的生活,他们现在才是家人,而他,却是个外人。

        虽然现在的监狱,每天干活但都给钱,但很少,回家将母亲的坟修葺了一下,他现在的口袋里,已经只剩下几百块了。

        必须尽快找到工作,不然过几天,就要饿肚子了!

        路远心说,然后便很快睡去,虽然现在的处境很艰难,但他相信,自己一定能能度过难关的,就像罗燕说的那样,只要愿意吃苦,只要自己肯卖力气,无论在哪里,都能找到一口饭吃!

        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加倍努力,将失去的八年找回来。

  https://www.biqugex.com/book_49392/172697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