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溢天下 > 第10章 女人的天

第10章 女人的天

        “将来嫁个好人家吗?晓香是我的女儿,她成日里想些什么我还能不知道。就是打死她,她也不会跟着我学女红,倒是制香不失为一条出路。妹子的为人我很清楚,我就是担心晓香这丫头只是两三日的兴致,待她的兴致过了,妹子把家中农活都耽误了,老秦只怕要责怪你啊!”

        “我昨夜跟老秦谈了一夜,我家老秦说了,叫我放手试试,天塌下来他先顶着。但他也说了,如果嫂子你不同意……那决计不成。”

        就在这个时候,李晓香端着一小碗东西跑到桌前,抓着耳朵跳了两下,叫嚷起来:“烫死我了!真真烫死我了!”

        她刚抬起眼,就发觉王氏与江婶齐齐望着她。

        “怎……怎么了?”莫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还是江婶没把自己做的杏仁油卖出去?

        王氏将李晓香扯到自己身边,把十三文钱放入她的掌心,将江婶刚才说的话原封不动告诉了她。

        李晓香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江婶,“江婶,你没弄错吧?你出那么大力气,还说赚来的钱让我分?”

        “那是当然!没有你做的这些凝脂花露什么的,我就是出再大的力气也赚不来钱呀!”

        “……爹不会同意的吧。”李晓香看向王氏,虽然她穿来的时间不长,但对李明义的性子已经摸透了。

        王氏收起了笑容,手指抚过李晓香汗湿的额头,“晓香啊,对于我们女人来说,夫君就是我们的天,这个家就是我们的全部。如果这天万一塌下来了,我们就必得有能力将天撑起来。这就是女人。你爹也许会不同意,我们暂且不告诉他。等到你真的做出一番样子来了,每一个铜板都来得堂堂正正,你爹并不是那种不识变通之人,他会赞同你的。”

        李晓香仰着脑袋,她在王氏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如果你应承了你江婶,必得有始有终,迎难直上,决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江婶放下的可是家中的农活,那是生计不是儿戏。”王氏认真地看着李晓香的眼睛。

        理智上,李晓香知道自己应该告诉江婶,她需要时间思量,但内心深处涌起的冲动令她直接开口:“我明白!”

        江婶呼出一口气,看向王氏,“嫂子,晓香这算答应了……”

        王氏点了点头,等到江婶离去,李晓香仍旧没有回过神来。

        “你这又是弄了什么?”王氏来到桌边看向李晓香端过来碗,本以为是花露什么的,未想到竟然是水蒸蛋。

        “……哦,这是我弄给娘你吃的……”

        王氏吃没吃那碗蒸蛋,李晓香没有注意。她一直坐在门口,手里把玩着狗尾巴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既然决定要做,李晓香知道自己不能再抱着玩乐的心思了。她的肩上多了一分责任,那是江婶对她的信任,如果她失败了或者随意放弃了,指不定虎妞一整年的芝麻糖都没了呢!这丫头还不得恨死她?

        李晓香在门槛上一直从白天坐到了晚上,闭着眼睛回忆着前一世在母亲的书架上看过的各种关于香水配制以及护肤品的配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感觉自己的脸上痒痒的,猛地睁开眼,就对上李宿宸戏谑的双眼,他正拿着李晓香的狗尾巴草逗她呢。

        “你在门槛上都能坐着睡过去?”

        李晓香躲过李宿宸的狗尾巴草攻击,站起身来掸了掸灰,“哥,帮妹子个忙呗?”

        李宿宸抱着胳膊,好笑地看着李晓香,“真难得你还记得是我妹子呀。怎么,杏仁油用完了?”

        李晓香摇了摇头,“不是这个。我就想问,能不能寻一些关于花草方面的书?”

        “你大字儿不识几个,看得来吗?”

        李宿宸听到李晓香要花草方面的书,不是问她看来做什么,而是担心她看不懂,这让李晓香的内心深处涌起深深地挫败感。

        “你给我寻来就是,不认识的字儿我去问娘,不会烦着你和爹!”

        “你说的,一个字儿都别问我。”

        李宿宸回了自己屋,翻了没两下,寻出一本满是灰尘的《草叶集》。李晓香随手翻了翻,就被书页间的灰尘蒙了眼。

        “哥……你这书藏哪里的?这么多灰?”

        “垫桌角的。”

        李晓香满脸黑线。好不容易将书里的灰尘抖落干净了,李晓香就着油灯看了看,书上画了不少花草的图样,以及看似十分详尽的解说,可惜真如李宿宸所言,她一个字儿都不认得。

        当李宿宸与李明义已经安安静静地翻书时,李晓香捧着那本《草叶集》来到王氏的身边,蹭了蹭,小声乞求:“娘……这上面的字儿我都不认得,你给我念念?”

        王氏放下手中正在缝制的衣裳,摊开书,为李晓香念了起来。李晓香顿时觉得自己变成学龄前婴幼儿,爸妈正十分兴奋地捧着图书为她讲故事呢!

        念着念着,李晓香就在王氏柔和的声音中睡着了过去。王氏替她除了鞋袜,盖上了被子。李晓香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当她醒来时,发觉江婶已经等了她许久了。王氏将新蒸出来的窝窝头端上桌,李晓香漱了口,抓起窝窝头,就着小菜吃的那叫一个香。

        “晓香,今日我们做什么?”

        李晓香昨个儿已经有了打算,她拍了拍江婶的手背看向王氏,“娘,今日我想与江婶上一趟山……看看附近的山里到底有些什么花草,哪些可用。”

        江婶赶紧道:“嫂子放心,这附近山上没什么毒蛇猛兽,我也会看好晓香,不会让她摔了磕着!”

        王氏思索片刻,起身道:“我与你们一起去。”

        李晓香劝不住王氏,最后一行三人一起上了山。王氏带了点心,江婶背着竹篓,反倒是李晓香两手空空。

        这是她穿越来这里之后第一次上山,邻里都是到这片山上挖野菜劈柴,山上的潭水中有活鱼,江婶说经常看见有人赤着胳膊在水中抓鱼。

        站在山脚下,望着那一片郁郁葱葱的绿林,就似层层叠叠的林海波浪。山上没有石板铺成的路,只有一条被无数人踩出来的小径。日光透过树林的间隙错落有致,李晓香走走停停,仔细看着这里各式各样的花草。当她看见一簇淡紫色小花时,不由得愣住了。蹲下身来,拨过花枝,李晓香细细品闻。甚至摘下花瓣,撕碎了感受花瓣的质地。

        王氏与江婶极有耐性地在一旁陪伴,没有人开口说话打扰李晓香的思考。

        因为李晓香实在太惊讶了,这种花李晓香就算没有看过《草叶集》也认得这种花——石蜡红!它的香气与玫瑰相仿,还带有些许薄荷的余韵,但它的花油却不似玫瑰那般难以提取,当然在大夏这样的地方是不可能找到玫瑰的。而且石蜡红有抗菌的功效,用它制作出的花露不会那么容易腐坏。

        “江婶!江婶!这种花多不多?”

        “多啊!我们管这种花叫‘红斗笠’,因为它长得就像倒过来的斗笠!从这里往西边儿走,林子矮的地方,开着好多呢!”

        李晓香点了点头,石蜡红喜爱温暖,只有林子矮的地方才有足够的光照,“快带我去!”

        这一次上山,李晓香的收获颇丰,首先是摘了许多石蜡红。江婶本想摘大半篓子,被李晓香拦住了,这些花摘得太多用不完最后枯死在篓子里实在太可惜了,倒不如让它们在山里尽情开放。江婶觉得有理,如此这般他们下回还想要采石蜡红的时候才不至于找不见。除了石蜡红,最让李晓香喜出望外的便是寻到了一大片野山银,也就是所谓的金银花。李晓香记得在前一世她的母亲曾提起过,金银花具有抗病原微生物的作用,是母亲正在研究的一个关于植物防腐剂项目的重要参考。如果能在她制作的芦荟凝脂中加入少许金银花的花液,不但能清热解毒,还能延长凝脂的保存期限,实在太妙了!

        江婶也是个有心人,把李晓香重复念叨着的花都记了下来,打算在家附近种上一些,以备李晓香的需要。

        这片山很大,草木的种类繁多,李晓香仅行了半日,便觉得这座山就是个大宝藏啊!

        终于,李晓香的肚子叽里咕噜叫唤了起来,她许久没有爬过山了,腿也累了。王氏与江婶便带着她在潭边坐下,吃着窝窝头。王氏十分细心,将李晓香喜爱的小菜也带上了。李晓香吃得太快,将自己噎着,王氏赶紧用自己带来的竹节为李晓香取水。

        李晓香一边敲着自己的胸口,一边望着王氏的背影,眼睛忽然酸了起来。

        她想起自己刚醒来时因为无法接受自己竟然穿越到了这个远离现代科技以及疼她宠她的父母而嚎啕大哭时,将她抱在怀中安慰的是王氏。当她大祸小祸不断,李明义要抽她藤条时,护着她的也是王氏。现在她是王氏的女儿了,正如同王氏所言,夫君是女人的天,家就是女人的全部。王氏对她的疼爱不会比从前的父母少一丝一毫。

        当王氏将水送到她的面前,皱着眉头拍着她的后背让她慢点吃的时候,李晓香猛地将她紧紧抱住。

        “这孩子是怎么了?噎疼了?”王氏摸了摸李晓香的脑袋。

        “撒娇呢,累了一天,这会儿又噎着了,就想窝回娘的怀里,我家虎妞也这样。”

        李晓香没有说一句话,鼻间都是王氏身上君影草的清香。自从她制成了君影草的花露之后,王氏几乎每天都会抹一点在身上,每次去别人家接了绣活,若有人问起这是什么香,王氏总是淡淡的笑着眼睛里藏不住的喜悦回答对方“这是我家晓香做来给我的”。

        娘,你的天永远不会塌,因为我也会替你撑着。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4098/182035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