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溢天下 > 第12章 酿香

第12章 酿香

        “这有什么,今晚我与宿宸说说,让他读书回来时买最细的线,我纺些细纱与你。”

        “还是娘最心灵手巧了!”

        “少给我戴高帽。当初叫你学女红,你又是上树又是摔伤了腿……”

        “有娘在嘛,我就是学了也不如娘!娘,我饿了,有没有窝窝吃?”李晓香赶紧转移话题,反正自己在女红上是决计没有天赋的。

        李晓香一边啃着窝窝,一边看着王氏将山银花的花露与芦荟汁搅拌在一起。王氏的手腕执着麦秆,在杯中转着圈,速度均匀,力道也正好。当李晓香两个窝窝下肚之后,再抬起头来,王氏已经将花露与芦荟汁搅在了一起,连个小气泡都没见到。李晓香将杯中的液体混入三勺杏仁油,再次搅拌,直到杏仁油的浅黄色中微微透着一抹绿。

        “娘,你试试!”李晓香将麦杆上沾着的杏仁油在王氏的脸颊上蹭了一下,伸手替她抹匀了,直到杏仁油完全化开。王氏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这才发觉那片肌肤柔润如水,还透着些山银花的淡香,微微的清凉令人心旷神怡。

        “果真很舒服。”

        “我就说呀!”

        李晓香将江婶买来的小陶罐都放到热水里煮沸了晾干,再将杏仁油倒了进去,留下两罐。

        “这一罐是给江婶的,这一罐留给娘,余下的都卖了换铜板!”

        “你呀……”王氏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弯,“改个名字叫李铜板得了!”

        “这可不行,爹又该拽着藤条追我打了。”

        日光西斜,倦鸟返巢,这一日又过去了。

        飞宣阁的流水亭内,一个少年公子倚着亭柱望着身下的碧水,时不时将手中的点心碾碎了扔下去,看似在喂鱼,但眼睛早就失了神,心思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公子……公子!天色已经晚了,是不是该回去了?”少年身旁穿着灰色短衫的书童低下身来提醒。

        “……果然快天黑了。”楚溪仰起头来,望着层云间最后留下的那一抹淡金呼出一口气。

        “公子你这是怎么了?方才飞琼姑娘与墨然姑娘为公子献舞,公子只是敷衍了事,莫不是想念柳姑娘了?”

        “逢顺,本公子想见谁,不想见谁,是你能决定的吗?”楚溪扯起唇角,这一笑仿佛要将整个飞宣阁颠倒过来。

        但逢顺知道,楚溪的笑向来很淡,一旦唇角都勾起来了,要么是他盘算什么坏主意,要么就是他生气了。

        自从大半年前楚溪坠马昏迷三日之后醒来,逢顺发觉他和从前不一样了,最重要的是身为贴身小仆的逢顺完全猜不着自家主子的想法,猜不到想法就无法讨主子的欢心,也就随时可能失去贴身小仆的地位。在楚家这样的大门大户里,仆从就有上百号人,沾了“贴身”二字的自然在仆从中高人一等,相当于半个主人了。逢顺此刻只觉得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

        “逢顺,你见着柳姑娘身边的阿良吗?”楚溪随意问道。

        他的手腕划过一道弧线,手中最后的那块儿点心正好落在远处的一片荷叶上,那一刻,楚尘在夕阳下的侧影,深沉而凌厉,就似意欲出鞘的锋刃。

        逢顺咽下口水,“回公子,今个儿没见着阿良姑娘。不过阿良姑娘是知道公子来了的,她还问过公子去不去听风阁,柳姑娘新排了一支舞。”

        “除此之外,她没再说别的了?”

        “没有。”

        楚溪拍了拍手,淡然起身,“走吧。”

        “走去哪儿?听风阁?”

        “回家。”

        逢顺还没转过弯来,楚溪已经走出了亭子,毫无留恋地离开。逢顺是真的不明白了,要说公子对柳姑娘无意,那就不该来飞宣阁。来了飞宣阁不见柳姑娘也没什么大不了,毕竟为了个柳凝烟他家公子犯不上绕道。可真若是无意,为什么又要问起柳姑娘身边的阿良呢?

        逢顺抓了抓后脑,就是将脑壳子掰成两半也想不明白。

        用过了晚饭,李晓香照例又跑到虎妞家去了。

        李明义一面翻着书一面对王氏道:“晓香总去叨扰老秦家,怕是不好。”

        “无妨,今个儿虎妞她娘还来说道,让晓香多陪陪虎妞。两家的孩子经常在一块儿玩耍,感情也会好些。”王氏抬起头看向李宿宸,“宿宸,明日归家路上,为娘带一些细纱线可好?”

        “要那些做什么?”

        “娘想纺一些细纱布,蒸菜。”

        “儿子记下了。”

        李晓香来到老秦家,江婶带回来一大罐子果壳灰。李晓香伸手抓了一小把,这些灰十分均匀细腻。她也不知道将这些细灰投入酒中会有什么样的效果,于是找了块儿破布,包了些灰,倒上一杯酒,将这包灰浸入酒中。

        片刻之后,李晓香将布包从杯中拎起,一些酒水流回到杯中,而布包中的果壳灰已经凝结在了一起。

        “哎呀,酒水少了这么多……”江婶看着李晓香,不知道这样是好还是不好。

        李晓香心中是窃喜的,她相信这些果壳吸收了酒中的水分,于是她用筷子沾了点剩下的酒,来到老秦面前,“秦叔叔,你给尝一下。”

        说完,就在老秦的舌头上划了了一下。

        “我的天呀,真……有劲儿!”老秦哈了口气,额头顶儿的青筋儿都冒起来了。

        李晓香捂着嘴咯咯笑了起来。很明显,酒比之前要纯了。

        “江婶,咱们继续!”

        李晓香又包了几次果壳灰,直到一整杯的酒只剩下杯底的一点点。然后李晓香掏出自己从李宿宸那里偷来的纸,盖在另一个杯子上,将剩下的酒在纸上,酒渗了下去落入杯中,一些果壳灰则留在了纸上。

        “哟……晓香你可真聪明。”

        “哪里啊。还好剩下的酒少,不然这张纸很快就通了。”

        李晓香满意地看着杯底地酒。

        “只是一杯酒整到最后就剩下这么点儿了……能用吗?”

        “当然能用。这酒啊,贵不在多,在于精。”

        李晓香将酒倒入早就准备好的瓶中,先是滴入了先前准备好的君影草花露和石腊红花露,然后将瓶口封上,用力摇了摇。

        “江婶,这瓶东西你收好了,每天早晨起来摇一摇。切忌见光还有放在特别热得地方,不要打开闻,否则香气就跑了。一个月之后,我们还得加点儿别的东西进去。这叫酿香。”

        “酿香”一词是李晓香杜撰出来的,将花油注入酒精中封存也只是为了保持香味的稳定性,让两种香料融合起来。为了让香水味道的层次感体现出来,青柚香必须最后再加入。

        “我明日就要去飞宣阁送菜了,晓香,你新制的杏仁油还是卖八文钱吗?”江婶想的是凝脂中新加入了野山银,是不是能提一提价钱了。

        李晓香摇了摇头,“这算是改良了方子,但野山银并不及甜杏仁油这般珍贵,若是冒冒然加了价钱,只怕会惹来买主的不悦。江婶你将凝脂交予对方时,只需添一句,这凝脂里新添了一种药草,清热解毒。买主反倒会在心里谢谢我们,而不是将我们当成唯利是图之辈。”

        “有道理。这做买卖的,卖的不只是东西,还有人情。”

        “江婶,晓香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你说,江婶能做到的一定会做到。”

        “无论是花露的方子,还是凝脂的方子,甚至于我们如何得了花露,江婶切不可对外人道。否则,他人学了去……我们只怕没有生意做了。”

        “这个道理,婶子自然明白。婶子本还想提醒你,千万别把方子说出去呢,且不说都城里的恒香斋,大小制香铺子无数,任一个学了去,都城里那些小姐夫人们还不当宝一样,飞宣阁里的姑娘也不会再要我们做的东西了。如今你自个儿心里有数,婶子反倒更放心了。”

        第二日,李晓香还在榻上酣睡时,江婶背着菜,带着李晓香的凝脂离开了家。

        当江婶来到飞宣阁时,天才完全光亮,江婶本以为自己要等上好一段时间才能见着阿良,正在想着一会儿送完了菜在都城集市里特别是那些香脂铺子看看,回去也好与晓香说道说道。

        “江婶——你可来了!我都盼了你好几天了!”阿良从侧门中迎了出来,脸上堆满了笑容。

        “真对不住姑娘,让姑娘等了这许多天。”江婶将背上的菜篓卸下,若是从前,阿良必先掀起盖布看看菜叶,这一次她的腰连弯都没弯一下。

        “江婶,前几日你送来的凝脂就快用完了,你若再不来,我和柳小姐都不知道抹什么了。”

        “什么?柳小姐?”

        “你是不知道,柳小姐不小心见着我的凝脂,在脸上试了试,就要了去。没了凝脂,我这几日气色都差了许多。还有上次从你这儿买的君影草花露,柳小姐也是喜欢的不得了。今日你可带了什么好东西?”

        江婶赶紧将挂在肩上的布袋解下来,里边儿是四个小罐子。

        “这是新制的凝脂,新添了一味药草,清凉解毒。如若姑娘脸上因内热而生小疮,用此凝脂能缓解此症。”

        阿良照例打开一罐,闻了闻,比起从前多了些清香,与之间清凉的气息柔和在一起,令人心境舒畅。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4098/182035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