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溢天下 > 0第30章

0第30章

        李晓香将麦秆上的少许凝脂点在江婶的手背上,江婶用指腹轻轻一推,凝脂化开了,清润之感让江婶惊讶极了。

        “晓香,这罐凝脂该如何卖?”

        李晓香将左手的手掌伸到江婶面前。

        江婶狐疑道:“十五文?会不会贵了些?”

        李晓香摇了摇头,“婶子,不是十五文,而是五十文。”

        “什么?晓香——这要五十文?柳姑娘会买吗?”

        李晓香看着江婶惊讶的表情叹了一口气道:“婶子,你只需记着,柳凝烟一定会买。”

        像是柳凝烟那样的女人,相当于现代某个一线女明星,她们向来对美容方面都是一掷千金。李晓香就不相信天气如此炎热,柳凝烟还能往自己的脸上涂那些个香脂香膏。

        退一万步,哪怕柳凝烟不愿买,飞宣阁中那么多女人,江婶只需坐地起价,还用担心卖不出去?

        “这……我……”江婶犹豫了起来。

        李晓香想了想,江婶下次再去飞宣阁,正好赶上她沐休,“江婶,我同你一道去飞宣阁。”

        “什么?晓香你要去?”

        “我会身着男装,谎称是制香姑娘的兄长。况且柳凝烟的气质、风度以及肤质,我都需要亲自去见一见,这样做出来的凝脂香露才能量身定制。沈松仪也是如是。”

        “我明白了,那么送去给沈松仪的凝脂又该如何配制呢?”

        “自然是以甜杏仁油为底油,龙胆、广藿香为主料,两滴石腊红、三至四滴夏菊、一勺小黄瓜液,一勺丝瓜液,辅以薄荷液,以及三滴柑橘油。”

        江婶虽然担心凝脂的价格定得过高,但还是干劲十足。榨取了嫩黄瓜与丝瓜的汁液,以纱布滤去杂质,又去附近种了橘子树的人家讨要来一些新鲜的橘子皮,压榨出了少许果皮油,李晓香配成了凝脂。

        第二日,李晓香借口带虎妞去都城天桥下吃馄饨离开了家,在半路上换上了前些时日王氏为她缝制的男装。

        当他们来到飞宣阁门前,江婶第一次为难了起来。

        因为前来带她们进去的除了柳凝烟身边的阿良之外,还有沈松仪身边的玉心。

        “江婶,你若不随我前去见柳小姐,只怕我家小姐该吃不下饭了。”阿良瞥了玉心一眼,意在暗示江婶,如果不先去见柳凝烟,惹恼了柳凝烟,只怕以后都做不成生意了。

        江婶还未开口,玉心便认出了李晓香。

        “这不是李蕴弟弟吗?上一回与弟弟相谈甚欢,姐姐还颇为挂念,心道江婶怎么没再带弟弟前来了?”

        阿良狐疑地看向玉心,不知她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柳凝烟早就听说沈松仪找过江婶,只怕是要买些凝脂香露,所以嘱咐了阿良,一定要让江婶先来她们那儿。她倒要看看,江婶是不是违了约定,将自己用的东西也送去给沈松仪。

        “姐姐上回做的点心,口齿留香,在下至今未曾忘怀。”

        “那就先去我们那里吧,不然等得久了,给你和江婶备好的茶点都差了味道。”

        李晓香在心中爆笑,玉心哪里知道江婶这次会带自己来,又如何提前备好茶点?就是备好了也是给沈松仪的,不是她李晓香的。当然,玉心能说这样的场面话,至少也让李晓香脸上有光。看看那柳凝烟,成日端着个架子,总是诸多要求。

        李晓香露出为难的表情,朝玉心作揖道:“姐姐,凡是讲究个先来后到,坏了规矩惹人闲话就不好了。况且今日小弟与江婶并没有将香露带来,身上只有些新制的凝脂,也是就着柳姑娘与沈姑娘要求特制的。玉心姐姐不用担心,等去过了柳姑娘那里,小弟自会上门拜访沈姑娘。须知道无论是制作凝脂还是制作香露,量身定制的才是最好的,旁人就是用了什么金贵的香料,都没得比较。”

        这番话,在阿良听来是推脱沈松仪,在玉心听来又似是暗示李晓香与江婶将上门与沈松仪商谈,对沈姑娘的喜好颇为看重,所以花费的时间也多。既然这样,不如先打发了柳凝烟再去拜访沈松仪。

        “既然李蕴弟弟都这么说了,姐姐也不好让弟弟为难。姐姐便先行回去,备好茶果点心等着你们。”

        “玉心姐姐费心了。”

        待到玉心转身时,阿良轻不可闻的哼了一声,“沈松仪好歹也是飞宣阁中有些名气的舞姬了,却总是如此不要脸面。”

        李晓香愣了愣,没想到阿良说话如此直接,自己正不知如何接话的时候,江婶问道:“不知这沈松仪为人如何?阿良姑娘似是对她无甚好感?”

        “唉,我家柳小姐,出身官宦人家,后来家道中落了才来了飞宣阁,见识、品味自然高过其他寻常女子,所用的香粉、香脂、香膏都是精挑细选,用在身上的效果自然比不得那些庸脂俗粉。至于沈松仪,出身不过一个小渔村,她自己也知道腹中少了些文墨,又向往风雅。见欣赏我家小姐的都是些文人雅客,心中不免嫉妒。这几年下来,时不时想要压我家小姐一头。好比这一次少将军韩钊的寿宴上,她花了千金买来什么龙骨香,结果在座识香的宾客们都说龙骨香喧宾夺主。舞姬身上的香,讲究的向来是锦上添花,她这一回在韩将军面前丢了脸,又想着学小姐的样子使用什么凝脂香露的……”

        阿良且说,李晓香且听。心中想的却与阿良口中说的不一样。

        女人多少都是由妒忌心的,可多数时候,那些口口声声说别人嫉妒自己的,恰恰是最嫉妒别人的。再加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沈松仪想要从江婶这里买些凝脂香露,并无越距。

        反倒是听阿良这番话下来,李晓香觉着这柳凝烟要么是自视过高以为全天下都得羡慕她的品味,要么就是心怀不安,总以为沈松仪用上与她一样的凝脂香露就能盖过她的风头了。

        李晓香也是第一次入了飞宣阁,从外面看到这里的瑰丽与身入园林水榭的感觉全然不同。李晓香总有种错觉,自己也成了琉湖荷风的一部分。

        行过曲桥,路过回廊,李晓香觉着自己就是刘姥姥入了大观园。

        行了片刻,终于来到了柳凝烟的闺阁。

        阿良在门外恭恭敬敬地唤了一声:“小姐——江婶来了,还带了制香人!”

        “进来吧。”

        阿良这才推开了门,柳凝烟端坐于茶桌前。

        李晓香抬头瞥了她一眼,心道果真不愧是名满都城的舞姬,确实美貌。只是美貌虽然美貌,却让人难以心生好感。特别是江婶进了屋向她道了声好,这女人也不过轻轻应了一声。

        阿良取了茶杯,给李晓香还有江婶斟茶。李晓香看得清楚,阿良是从别处取来一只普通的陶制茶壶,倒出来的也是普通茶水,略微抿一抿,还有少许涩口。

        “江婶,不知道我要的香露制好了没有。”柳凝烟的目光扫过江婶,最后落在了李晓香的身上。

        江婶早就与李晓香套好了话,“柳小姐,这香露凝脂的事情,民妇也不是很懂。上回我将柳姑娘提出的要求带了回去,所以这次,制香人特意来拜访姑娘。”

        柳凝烟细细看着李晓香,“你就是制香人?我怎的听说制香的是江婶邻里家的一个小姑娘?”

        李晓香微微一笑道:“小姐所指的应当是舍妹。舍妹本欲亲自来拜访小姐,但因为制作凝脂、香露抽不开身,于是便让我来看看小姐。酿香并非易事,之前小姐所用的青幽兰持香时间短了一些,小姐需得时常补香实在太过麻烦,于是在下与舍妹研究一番,决定使用一些留香长久些地香料。只是这样一来就需要酿香的时间,还望小姐海涵。”

        “天下香料多了去,单说都城中的恒香斋,无论香脂香膏都是上品,本小姐也不是非要用你们制的香露。”

        听这话便知,柳凝烟因为他们也答应为沈松仪制香而心有愠。多半是慕名而来的达官显贵多了,养出了柳凝烟的公主脾性,真以为全世界都得围着她转了。

        李晓香笑了笑道:“恒香斋虽好,但它所卖的每一瓶香脂每一罐香膏只要出得起价钱,谁都能用。但我们为小姐准备的,却是照着小姐的气度、韵味制成,全天下再无一模一样的配方。若小姐觉得等不及,先用着恒香斋的香脂香膏自然也是可以。只是天气炎热,香脂不可随意乱用,否则脸上容易油腻脱妆,还会长出一些小脂粒来。”

        柳凝烟握着茶杯的手指紧了紧,前些日子听说他们也答应了给沈松仪制香,心中顿然气愤不已,将那些瓶瓶罐罐的全摔了出去,只是最后握着青幽兰的时候心有不舍才留了下来。

        这几日用的都是恒香斋的面脂,虽然不如秋冬时令的厚重,但始终觉得少了些水润。用了不到两个时辰,妆容便随着油脂晕开……昨夜洗了脸上的妆,这才觉得额头与脸颊上起了一些小小的颗粒。

        柳凝烟懊恼了起来,心道是恒香斋的面脂太过油腻了。

        “虽然这一次未将香露带来,但在下亲眼见到了小姐,对小姐的谈吐、涵养与气质有了了解。不似从前瞎子摸象只是听江婶形容,难免不够真切。这次回去,便可与舍妹研究什么香料适合小姐,能将小姐的气质衬托得更为出众。”

        李晓香的话说完,柳凝烟心中的闷气略减,虽然李晓香他们答应了给沈松仪制香,但至少也没有怠慢了她柳凝烟。

        “既然没带来香露,可新制了凝脂?”

        作者有话要说:天气好热好热好热,胖瓜一直流汗流汗流汗……

        好想开空调,可是麻麻说还没到三十度开空调浪费电……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4098/182035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