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溢天下 > 第41章

第41章

        李晓香不知道自己要的东西柳曦之听明白了没有。

        “哦……”柳曦之点了点头,“只是为了青瓜汁?”

        李晓香赶紧摇头,“当然不只是青瓜汁了!师兄还记得当日见过我所制作的凝脂吗?”

        “记得,里面配有龙舌、象胆、石腊红……”

        “是的,如果将这些配料都制成水,要如何才能让这水留得长久?”

        柳曦之似乎终于明白李晓香到底要做什么了。

        “黄芩、广藿香与百里香似有这方面的效用……但没有人试过……”

        李晓香迅速在纸上记下药名。黄芩本就是中药,有清热解毒的功效,将它配入青瓜液中能加强功效,但这重重的中药味……广藿香倒是得来容易,十方药坊里一抓一大把,而且蒸出来的精油味道也不错。

        “百里香……师兄,我们药铺里有百里香吗?”

        “你需要的是甜百里香,若用错了是有毒性的。你先别急着配制,待我细细思索一番再教与你,可好?”

        “当然好了!”

        李晓香对药理的精通程度哪里比得上柳曦之!而且以柳曦之的性子,既然答应了李晓香,必然尽心尽力。

        晌午过后,药铺空闲了下来。柳曦之查阅医经药典,摸索着李晓香的植物防腐剂。

        而李晓香则困倦了起来,撑着下巴,脑袋有一下没一下地垂向桌面。

        就在她彻底倒下去的时候,一只手稳稳托住了她的脑袋。

        李晓香一个激灵醒过神来,揉了揉眼睛抬起头,看见的是楚溪靠着桌面半低着头,眼底满是戏谑的笑意。

        “你……你怎么来了?”李晓香咽下口水,怎么又见着这家伙了?

        “楚某来拜望柳大夫,顺带复诊。”楚溪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李晓香囧了,这家伙有完没完啊!师父不是说了楚溪的脑袋好得很吗?伤口也在头发里,任谁也看不出来他曾经被人砸过脑袋。

        楚溪也不急着去见柳大夫,反而用取笑的口气问道:“还真看不出来,你什么时候冒出那么个土财主般的表叔?”

        不提金三顺还好,一提起他,李晓香就似霜打了的茄子。

        “不给楚某倒杯茶?”楚溪这会儿不装彬彬有礼的温文公子了,架起一条腿,拉过凳子大喇喇坐了下来。

        李晓香看了一眼柳曦之,他正专心致志看着书。她找了半天终于找着了茶叶,煮了水,给楚溪倒了杯茶。

        楚溪皱着眉看着李晓香,“你也不洗茶?这可是普洱,你是请我喝洗茶水吗?”

        李晓香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过,心想就你事多穷讲究。

        “对不住啊,楚公子。我出身乡野,只喝过菊花茶、野山银,没喝过普洱。”

        “得,你就是享福的命。”楚溪的手指扣了扣一旁的桌面,意思是让李晓香坐在一旁。

        李晓香不情不愿地坐下,看着楚溪扣着杯盖,将茶水倒了,再加入热水,盖上杯盖。

        “你表叔可说了,让我照拂着他。你说我照拂还是不照拂呢?”

        李晓香可嫌弃楚溪这调调了。

        照拂你妹啊!

        “那是生意场上的事,晓香不便多言。”李晓香望着柳熙之的方向,就盼着有人来抓药了,自己就得了借口不用招呼楚溪。

        楚溪一眼就看出来这丫头不想待在自己身边,于是干脆点明了直说。

        “李姑娘好似不大喜欢你那表叔?可是楚某觉着他待你还不错,把你带去盛兴布行选布料,可见对你很是看中。”

        其实李晓香对金三顺想要自己做儿媳妇的事情是很苦恼的。虽然李明义与王氏都坚决不同意这门婚事,就连李宿宸也绝对站在自己这边。可谁顶得过金三顺的架势啊?

        “……他想我做他儿媳妇。”李晓香也不知怎的就说出来了,也许是今日楚溪在兴盛布行里顶了金三顺的肺吧。她低着头,郁闷着自己的郁闷。

        楚溪的眼睛瞬间瞪大,手指一颤,茶水撒了出来。

        “你说什么?谁做谁的儿媳妇?”

        扬高的声音带着一丝寒意。

        李晓香肩头一颤,抬起头来对上楚溪黑曜石般的眸子,心思仿佛被对方死死拽住,怎么收也收不回来。

        “……金老板……上我家提亲……要我做他的儿媳妇……”李晓香忽然结巴了起来,冷不丁还打起嗝儿来。

        楚溪的目光太深,深到李晓香有点儿害怕。

        可就在那时候,楚溪忽然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你……要去做米铺老板娘了?正好……一板砖砸了他儿子的脑袋,断了他金家香火……以后金家的米店就都是你的了……”

        “什么啊!我又不是故意砸你的脑袋!你怎么还惦记着那件事儿呢!”

        “好吧,好吧!楚某不取笑姑娘了。那姑娘中意这门亲事吗?”

        “你看我中意吗?”

        “那李先生与李夫人的意思呢?”

        “……我爹自然是不愿让我嫁入金家的。金家乱哄哄的,我才不去受那个罪呢!”

        楚溪笑而不语。

        李晓香呼出一口气,“跟你说这些做什么。反正金三顺正要我做他儿媳妇,就像你说的那样,我拍死他儿子!”

        不提金三顺还好,一提起来李晓香烦闷得慌。

        “放心,你做不了金家的儿媳妇。”

        说完,楚溪淡然起身,走入内堂,拜望柳大夫。剩下李晓香摸不着头脑,回到柳熙之的身边。

        过了半个时辰,药铺忙了起来,柳熙之逐渐无暇为李晓香讲解药性。

        他抬眼望了望日头,“师妹,宋家巷的宋林氏还没有来取她的药。她有七个月的身孕,只怕不方便出门。我将药抓好了,师妹能去宋家巷送药吗?”

        “没问题!”李晓香本来就苦恼自己无法帮上柳熙之什么忙,能为他送药,李晓香求之不得。

        李晓香拎着药包走出药坊时,楚溪也正好走出来。

        他不动声色跟在李晓香的身后,随着她没入市井人流。

        李晓香本不在意楚溪慢悠悠走在她的身后,直到她从宋家巷出来,发觉楚溪就站在巷口。

        “你怎么在这儿?难道你一直跟着我?”李晓香忽然觉得楚溪被自己砸了脑袋之后,是不是就变态了?

        “因为无聊啊。看你拎着个药包从药坊门口一路东看西看的能在日落之前到了宋家巷,还真是出人意料啊。”

        李晓香无语了,楚溪竟然真的跟了自己一路。

        “……果真无聊到变态。”李晓香小声道。

        “怎么,你不无聊?”楚溪勾着唇角笑着。

        这是李晓香最讨厌的笑法。她还牢牢记着上辈子某个讨厌鬼就喜爱这么笑着倒在她家的沙发里看电视,外加指挥她去煮方便面!

        “没你无聊。”

        “喂,我知道你和你娘会把水缎还给我。”

        楚溪的声音响起,平静的,似乎对李晓香的了解就像几年甚至十几年那么长。

        李晓香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所以你会收下?”

        楚溪缓缓走到李晓香的面前,微微倾□来。这不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清楚他的五官。仿佛被细细雕琢过一般,没有女子的矫揉,那是纯粹属于男人的英朗。

        “我不会收下。我楚溪送出去的东西,怎么可能收回?”

        李晓香闭上眼睛叹了口气,“可我就是留着那匹水缎,它也只能压箱底了。”

        “我知道。所以你得给我另一个台阶,让我收下你退回来的水缎。”

        李晓香以为楚溪会很固执地拒绝她退回水缎,毕竟有钱人不是都超爱面子吗?

        “什么台阶?”

        “当然是收下其他的东西来代替水缎。”

        李晓香无奈地看向天空,“楚公子,你该不会是要我收下什么比水缎还昂贵的东西吧?”

        “放心,我可不是你的金表叔。我楚溪从不让人为难。”

        你跟在我身后一路,已经让我很为难了行不行?

        “那么楚公子要我收下的是什么?”

        楚溪扬了扬下巴,走过李晓香,“我还没想好呢。我们走走看吧,我想到什么,就送你什么。”

        “喂,楚公子!若是你一直都没想到呢?难道我得陪你走到天黑吗?”

        “就以从李姑娘脚下,行入天桥街市,到达十方药坊为止。这段路,应当不用行至天黑吧?”

        李晓香知道与其想东想西楚溪到底要做什么,不如跟着他走完这条路。而且这条路上都是市井小民开的铺子和路边的小摊子,根本没什么东西能比水缎还要贵重。

        李晓香本以为像楚溪这样生活在金字塔顶端的富家公子哥,铁定看不上寻常百姓的东西。谁知道这家伙就跟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东看西看,方才李晓香看过的东西,他都无比感兴趣。

        比如此刻,他站在一个卖薄饼的小摊前,饶有趣味地看着。

        这家伙一身月白锦衣,腰上又缀着价值不菲的玉璧,从头顶垂下来的发巾边缘还绣着银线,又一张小白脸的长相,看得人家摊饼的大叔接连失手。

        楚溪侧过脸,朝李晓香招了招手,口型说的是:过来啊。

        李晓香不情不愿地挪到他的身边。

        楚溪伸出两根手指道:“老板,来两个饼。”

        大叔傻了,看着楚溪,“公……公子,这都是平常小老百姓吃的东西……”

        楚溪低头看了看,指了指炸出金黄色外皮的东西问:“这是什么?”

        “这是炸鱼肉。里边儿就是普通的草鱼。”

        “这是土豆丝吗?”

        “是的,醋和辣椒碎末拌出来的。”

        “这个呢?”

        “这是炸腐皮。”

        楚溪点了点头,“好啊,所有的料都要,来两个薄饼。老板,闻着挺香的。”

        “好嘞!两个薄饼!”大叔还是第一次为楚溪这样的人烙饼,看他一副真心想买的模样,也来了劲头。

        李晓香问楚溪:“是不是我吃下这两个饼,你就会把水缎收回去了?”

        “做什么梦呢?还有一个是我的!”

        大叔将饼裹好了,包上油纸,递给楚溪,“公子小心,刚做好的烫口!”

        “多少钱?”

        “五文钱。”

        楚溪从腰间摸出拇指盖大小的碎银,按进大叔的掌心,“不用找了。”

        大叔千恩万谢了起来。

        楚溪将一只薄饼递给李晓香,“吃吧。昨日回去,有告诉你娘,你腿抽着的事情么?”

        李晓香摇了摇头,“有什么可说的?不就是要多吃点肉么?今日在药坊里,路嫂还给炖了牛骨汤呢。”

        楚溪点了点头,张开嘴咬了一口薄饼。

        李晓香盯着他看,心想这家伙就是张着大嘴啃薄饼都比一般人有涵养,凭什么啊。李晓香愤愤然咬下一口,脆脆的炸腐皮、香嫩的鱼肉还有包菜丝和土豆丝,李晓香食欲大动,才三口就吃了一半下去。

        微微一抬头,就看见楚溪正抿着唇看着她笑呢。

        “笑什么笑!我本来就不是大家闺秀,做不来小鸡啄米的样子。”

        楚溪没说话。他只是想起以前她坐在肯德基的窗前吃着老北京鸡肉卷,甜面酱挤了一脸,傻丫头也不知道擦擦,专心致志地一口一口地吃着。直到她发现他站在窗前看她,露出凶凶的表情。

        看什么看!

        现在的李晓香,和那时候的她一模一样的表情。

        “你吃着挺香。吃得香,会生养。”

        “什么——”

        楚溪故意绕到李晓香的前面,不看她生气的样子,嘴角上的笑就会扯到耳朵根了。

        薄饼下肚,李晓香也半饱了。

        楚溪这会儿又兴致勃勃地站在一个卖女子发簪饰物的小摊前。摆摊子的大娘见着楚溪热络地说着自己做的发簪。楚溪也和颜悦色地问那些簪子是如何做出来的。

        李晓香来到他身边,也不理睬她,眼睛倒是瞟着一只雕了木槿花的木簪子看。木质略微发红,雕的木槿花虽然不够惟妙惟肖,但线条圆润。簪子上还嵌了两颗磨成珍珠大小的红色石子儿。

        楚溪白净的手指拾起了那只发簪,示意李晓香转过头去。

        李晓香懒得和他计较,既然今日楚公子打算走平民路线了,她李晓香就陪着呗。

        背对着楚溪,李晓香感觉到对方的手指没入自己的发间,轻轻一扯,将原本的发带解了下来。青丝垂落的重量仿佛压在李晓香的心脏上,她下意识向前走了半步,楚溪却按住了她的肩膀。

        他的手指绕起她的发,轻轻一个回转,有什么没入发间。

        摆摊子的大娘笑呵呵道:“这木簪真衬姑娘。”

        “是挺好看的。”

        楚溪的声音幽幽从身后传来,李晓香只觉着自己的心跳被瞬间拨乱了一拍。

        李晓香傻愣愣站在原处,直到楚溪说了声:“大娘,有铜镜吗?”

        “有!当然有!”

        大娘将一块巴掌大的铜镜端到李晓香的面前,李晓香看见铜镜中的自己忽然有些认不出自己来。

        她不知道楚溪从哪里学来挽髻的手法。发髻并没有挽得太正,发簪的一角正好从侧边露出来,添了几分婉约的气质。而楚溪也没有将李晓香全部头发都挽成发髻,而是留下一些垂在脖颈后面。

        少了孩子的稚气,多了几分豆蔻年华的细腻。

        “大娘,多少钱?”

        “十二文。”

        李晓香一听就知道大娘抬了价。今晨她和王氏也看中了这支木簪,大娘明明说八文钱。

        当然,对于楚溪而言,三四文钱根本算不上钱。

        楚溪果真又给了碎银

        大娘尴尬地说:“公子……我这是小本买卖。这银子,化不开啊。”

        “无妨。我再挑两件饰物,余下的大娘不用找了。”

        楚溪这么一说,大娘脸上差点没笑开花,拉着李晓香又是试这个又是试那个的,插了满头的发簪。

        而楚溪则在一旁笑得开怀。

        李晓香看一眼铜镜中的自己。

        我勒个去,整一个孔雀开屏啊!

        李晓香刚要拔发簪,楚溪却扣住了她的手腕。

        “别急,我来。”

        楚溪缓缓取下了李晓香头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而李晓香正好看着他的下巴。

        她还是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与某个男人这么接近,近到他的呼吸如此清晰。

        “好了。女儿家的头饰也是过犹不及。”

        李晓香再看向铜镜时,发觉除了那支木槿簪子,就只余下两只小巧的发簪插在木槿簪子下面。

        发簪的式样虽然简单,但李晓香终于有一种自己不再是乡间野丫头的感觉。

        “好看吗?”楚溪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李晓香点了点头。

        楚溪又笑了,“自恋。”

        李晓香的好心情顿时没了。

        我哪有楚公子你自恋啊!

        “走吧,看看还有什么新鲜玩意儿。”

        李晓香算是明白了,自己就是在陪着楚公子“天桥下半日游”。

        这家伙平日里出行不是骑马就是乘车,去的也是飞宣阁之类高大上的地方,今日却过了一把“亲民”瘾。

        得,反正跟着他闲晃一个下午也不会掉块儿肉。

        两人走走停停,楚溪是什么都要看。米粮铺子要进去转转,包子摊要上去闻闻,买了两个茴香包子结果吃不惯吐了。

        “糟践粮食吧你。”

        “不然你吃啊。”楚溪故意将自己啃了一半地包子往李晓香的唇边送,李晓香左躲右闪好不容易才跑远了。

        一回头,就看见楚溪正瞅着自己坏笑呢。

        李晓香哼了一声,继续向前走,心想反正就快到药坊了。

        直到他们来到天桥下的馄饨摊子。小夫妻正在熬汤底,远远香味就飘了过来。

        李晓香指了指,“吃吗?我请你。”

        “你请我?”楚溪扬了扬眉梢。

        “是啊,一碗馄饨我还请不起么?”

        李晓香在心里坏笑,想着一会儿馄饨上来了,她才不告诉楚溪小心面皮里的汤,等着他烫嘴。

        哈哈!

        楚溪跟着李晓香在木头方桌前坐下。

        李晓香扬了扬胳膊,喊了声:“老板,两碗三鲜馄饨!”

        “好嘞!”

        没过多久,两碗冒着热气的馄饨上了桌。

        “这汤底是用鱼骨、鸡骨和虾皮熬出来的。里边儿的馅料也是鱼肉、鸡肉和虾仁。可好吃了!你快尝尝!”

        快吃!快吃!烫破你的嘴!

        李晓香一脸期待地看着楚溪。

        而楚溪却不紧不慢地舀了一勺汤,吹了吹,跟品茶似的送进嘴里。

        “嗯,汤底的味道确实不错。”

        “馄饨也很好吃!皮薄馅大!”

        楚溪舀起一颗馄饨,吹了半天,才送进嘴里,“真的挺好吃的。比那些酒楼里做得还有风味。”

        李晓香有些失望了。楚溪没烫着嘴。

        “晓香,吃的时候多吹吹,别烫着自己了。”

        楚溪的声音很平淡,好像和自己认识许久了一般。就连他叫她“晓香”的时候,都带着几分熟稔甚至于宠溺。

        一切柔软了起来。

        李晓香忽然觉得眼睛发酸。

        她想起自己进入高中的第一次小测验,考了四十五分。那不是一百分的卷子,而是一百二十分的。她觉得自己都快没脸活了。老师叫她的家长一定要在卷子上签字,还必须些评语。

        她不敢回家,在外面游荡。

        他找到了她,问她怎么还不回家。然后叫她把卷子拿出来,龙飞凤舞签字写下批语。

        她低头一看,这家伙竟然签字签得和她爸一模一样!就连评语的口气都惟妙惟肖。

        他说,“小蕴,晚上我陪你把这张卷子再做一遍吧。下次我可不帮你签字了。”

        这是她记忆里第一次觉得孽障也不是那么讨人厌。而那一声“小蕴”就和楚溪的“晓香”语气一模一样。

        有一点无奈,有一点不舍,还有一点她始终没有想明白的东西。

        李晓香神游太虚,直到当她被馄饨烫着了,“啊呀”一声叫出声来。

        眼前的楚溪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你呀……”

        李晓香伸着舌头,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李晓香的那碗三鲜馄饨最终没吃了,进了楚溪的肚子。

        两人走到了十方药坊门前,李晓香潇洒地说了声:“我回去了!明天记得把你的水缎取走!”

        “我要送你的东西还没送出手呢,怎么取回水缎?”

        “哈?你不是已经送了吗?”

        顶,怎么可能与我等攀谈?”

        李宿宸眯着眼睛想了想,又取了王氏带回来的水缎,细看了缎面的纹理之后,表情更加复杂了。

        “娘,虽然儿子对布料的好坏并不了解。但缎面的丝线、波纹,这匹水缎没有上百两纹银,只怕拿不下来。”

        “……竟然如此贵重!不行!我明日就将它还回去!”

        若只是普通的富户人家,王氏只怕那么容易找见。可若说楚氏银楼,除非这辈子不用钱,不然谁会找不到?

        “晓香呢?这就睡了?娘,你且问问晓香,看她什么个意思。她到底知不知道那位楚公子的来头。”

        比起水缎,李宿宸更担心李晓香到底怎么招惹上楚溪的。不是请她吃了薄饼,还买了发簪吗?

        作者有话要说:胖瓜:楚公子,高兴不今日约会了哦。

        楚溪:能拜堂了才值得高兴不是?

        胖瓜:那你再等几年吧……

        楚溪:明年不是就及笄了吗?

        胖瓜:及笄你就拜堂?

        楚溪:不然给人抢去了怎么办?

        胖瓜:谁还敢跟你这头狼抢啊?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4098/182035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