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溢天下 > 第73章

第73章

        石老板所约的时间是第二日下午,在都城中最有名的茶肆。

        可李晓香知道,自己在去之前,一定要做好准备。

        第二日醒来,王氏已经为李晓香煮好了面条,她对李晓香说:“女儿啊……如今可算峰回路转,与石老板的商谈定要万分小心。为娘思前想后,觉得十分担心。一来,石老板与那季湘云一样都是生意人,论经验与手段远胜于你。为娘担心,他与季湘云一样,也是觊觎你的配方。石城路途遥远,我们不可能将所有的东西做好了再送去给石老板。若是在石城制取凝脂与香露,我们又不能派人手过去,岂不是要将配方交给他。他得了配方,何须与我们合作?”

        王氏所担心的,正是李晓香担心的。坐在李晓香对面的李宿宸慢悠悠吃着面条,李晓香在桌子下踹了他一脚。

        “我说,我的亲哥啊!平日里你那么聪明,还不赶紧给我出谋划策?”

        直到一整碗面吃下去了,李宿宸才不紧不慢道:“为兄能给你出得最好的主意就是——请教另一个做生意经验比你我都丰富之人。”

        “谁啊?”李晓香真想将面汤扣在李宿宸的脸上。

        这家伙又开始卖弄他的“高深莫测”了。

        “还有谁?楚大公子啊!”

        李晓香肩膀抖了抖,“请教他?”

        “对啊!这事儿当然得请教楚公子!楚公子见过那么多的商人,处理事情也很圆润贯通。有些事情,就是没做过,他想必也听过。而且他心思敏捷,问他的意见绝对没错!”

        李晓香按了按太阳穴,想起自己与楚溪的约定。若是这一次溢香小筑咸鱼翻身,这家伙会告诉自己一个非常“大”的秘密。

        虽然这会儿溢香小筑的生意又好起来了,但还不算完全翻身。自己真要去找他?

        李宿宸的筷子敲了敲李晓香的汤碗,将汤碗里的牛肉片夹了出来,无耻地放进他自己的嘴里,“晓香,现在可不是你争面子的时候。你可以选择去,也可以选择不去,闭门造车说不定也能想出什么‘好’点子来!”

        什么闭门造车?什么好点子?这个李宿宸,说话不阴阳怪气会死吗?

        李晓香赶紧将面里的牛肉全部吃了,再不吃,只怕又进了李宿宸的肚子。

        用完早饭,李晓香进了自己屋子,将头发好好梳了梳,穿上一件粉边的裙子,出了门。

        多事的李宿宸还不忘摇头晃脑地说一句:“哟,我妹妹什么时候孩纸打扮了?当真女卫悦己者容呢!”

        “哼!”

        李晓香懒得理他,出了家门,去到了楚氏银楼。

        廖掌事一见到李晓香,就将她带到了楼上。这时候的楚溪正在与银楼里的几个账房先生还有管事儿的说着什么。李晓香就坐在隔壁的雅间里。

        隐隐能听见楚溪掷地有声的声音。

        自信、有条不紊、让人倍感压迫的声调。

        这是李晓香不曾了解的楚溪。直到小半个时辰过去了,隔壁的门开了,李晓香听见一阵交谈声,而此时楚溪说话的声音与方才大不一样。

        晚辈一般谦恭有礼,他问候了一下几个账房先生家里人,又谢谢了几位管事对他的支持云云。

        李晓香竖着耳朵听着,忽然觉得楚溪果然是个厉害的家伙,恩威并施啊!

        没过多久,雅间的门被打开了,楚溪噙着笑走了进来。

        “李姑娘大驾光临,莫不是想念楚某了?”

        李晓香很想把茶杯砸他脸上,加上一句“去死吧”,但今日自己是来讨教的……低调,低调。

        “我有件事……想听听你的意见。”

        “哦?”楚溪将房门关上,坐到了桌边,“说来听听。”

        李晓香将石万川对自己说的话原封不动地告诉了楚溪。楚溪闭着眼睛,手指轻轻在桌面上敲着,等到李晓香说完了,他点了点头道:“石万川这个人的品行还是有目共睹的,石家的商誉无可诟病。但就算他人品没有问题,不代表他下面做事的人不会将制作的秘方说出去或者卖出去。”

        “就是啊!”

        “溢香小筑现在最有名气的东西是凝脂与香露。而制作凝脂与香露最基本的就是提取花草中的精华。水蒸法这个方法,已经被明月斋知道了。我想,再从明月斋传给其他人,比如说恒香斋,只是时间问题。所以藏着掖着也没有太大的意义。而且,从都城收购新鲜花材制取精华,只怕不够给石城供应,你说呢?”

        李晓香点了点头。

        “但就算是给,也不是全部东西都给。昨日在明月斋胡大夫所说的话,楚某也有所耳闻。明月斋的问题出在百里香,对吗?”

        李晓香点头。

        楚溪摸了摸下巴道:“除了百里香之外,还有什么香料提取精华的方式并非简简单单‘水蒸’而已?”

        “还有……丁香花,取自半干的花苞而非新鲜的花瓣。”

        “嗯,这点倒是很有意思。怪不得半个月前明月斋大量收购新鲜的丁香花。因为方式不对,所以出的油不够多,所以才需要比平时更多的花瓣。真是浪费。种丁香花的花农不少,就是临近的沛县也是以丁香花出名的。所以丁香花与百里香的精华,就由你自己来制取。若是一般水蒸发制取的精华,你便交给石万川去做。”

        李晓香点了点头,楚溪的意思是要她抓住最核心的技术,其他的东西,就交给石万川去做。这样也有助于以后溢香小筑的向外扩张。

        而且当花草中的精华被提取出来之后,只要存放在密封避光的地方,保留期限是比较长的,足够从都城运送到石城。

        “至于香露,我的意见就是一分一毫也不告诉石万川。”

        李晓香眯着眼睛思考片刻。确实,必须将酒精提纯才能保留香味,这是香露留香持久的秘诀。另外头香、体香、基香的调配秘诀,李晓香也不想轻易告诉别人。

        “香露确实应该制作好了再运送出去!而且只要用正确的方法制取香露,在避光避热的环境下,保存半年绝对没有问题。所以香露由我这边制作好了,送去石城。”

        “那就对了。晓香,石万川与你合作,可是件大事。你可得让都城里的人都知道啊。”楚溪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我知道!我现在就回家去好好想想,哪些可以交给石万川,哪些不行!再见!”

        李晓香刚离开椅子,就被楚溪拽了回去,对方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晓香,我给你出谋划策,你就一点感激都没有?”

        “哦,你要我怎么感激你?”李晓香扯着嘴角,“赏你两巴掌,要不要?”

        “亲一个呗。”

        “亲你妹!”李晓香抬起胳膊肘一顶,还好楚溪闪得快,不然就真成了“顶你得肺”。

        这天下午,李晓香与石万川敲定了合作细节。石万川对于有些精华直接在石城制取,而有些则由李晓香从都城配送过来这点毫无疑义。

        而船王陆家,成为了他们之间的合作伙伴,负责都城与石城之间的货运。

        李晓香还搞出了一个什么“剪彩仪式”,庆祝溢香小筑与石城首富的合作。

        楚溪十分给力,请了舞狮子舞龙的来助兴,炮仗在门外噼里啪啦打了一大串,引来了不少人观望。

        而参加“剪彩仪式”的是李晓香以及石夫人。当她们将红绸剪断时,李晓香向观望的人群扔了一大把红纸包,红纸包里虽然只有一个铜钱,所有红包加在一起也不会超过一百文。可这个彩头好啊,老百姓们上前哄抢。

        一时间,都城里最大的话题不再是某位达官显贵娶了小妾,又或者哪个贫民百姓家的闺女嫁入豪门飞上枝头做凤凰,而是溢香小筑与石家的合作。

        赵云兰远远看着这场景,气得快要吐血。

        “石家到底怎么想的?溢香小筑偷工减料,石老板竟然打算到石城卖他们家的东西?”赵云兰挤入围观的人群,对那些看热闹的人说了不少溢香小筑的坏话。

        “喂,你懂什么!溢香小筑才不是偷工减料呢!人家那是对香料有研究,不是所有香料放得越多越好!”

        “那也是明月斋的名头比溢香小筑响亮啊!石老板要合作也是找季老板,怎么会找这个小丫头呢!”赵云兰不服气地说。

        “没听名医胡大夫说了吗,明月斋的面脂有问题!好像是用了什么有毒的草药!他们制作的方法不对!溢香小筑才是对的!你没看见胡大夫的药坊里多少人去看病啊!都是用明月斋的东西用的!”

        “就是!我还听我们家夫人说,明月斋的香露,搽在身上,一个时辰不到,味道就散了!可是溢香小筑的香露,早晨搽上的,晚上睡前还香着呢!”

        “这怎么可能,明月斋可是老字号!”赵云兰不敢相信自己和泰安做了那么多事,到头来还是没扳倒那个臭丫头?

        “什么老字号啊!就是个西贝货!”

        而今日,李晓香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双喜临门”!

        乡试放榜了,李宿宸竟然是解元!

        当老秦在榜首见到李宿宸的名字时,连地里的青瓜都不管了,来到都城里告诉李家这个消息。

        李宿宸本来在溢香小筑里帮忙,当老秦告诉他这个消息时,一向冷静的李宿宸竟然愣住了。

        楚溪是说过自己乡试成绩不俗,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解元!

        溢香小筑出了位乡试解元的消息不胫而走,名声更加响亮了。不少人送来贺礼,甚至赵夫人与韩夫人的夫君还有同僚竟然也备了礼。

        “这到底是个怎么回事?”

        李晓香看着满屋子的人参、灵芝、砚台、布缎,狐疑地望向李宿宸,“哥……你中的好像是解元,不是状元吧?不是还有会试和殿试吗?这些人都怎么了?”

        李宿宸摸了摸鼻子,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些东西都太贵重了,我还是找个机会将它们都退回去吧。”

        “是啊。”李晓香有些悻悻然,“万一哥在会试失利了,收下这些东西日后被人提起,岂不是很丢人?”

        李宿宸的手指在李晓香的脑门上一弹,“你这是在诅咒我吗?”

        “没有!没有!我哪儿敢啊!”

        这些日子,李明义一直待在钟大人的府上教导小公子,因为得知李宿宸中了解元,特意从钟府赶回家来。

        他带来了一个十分劲爆的消息。那就是李宿宸乡试的策论竟然被皇上选中,在早朝时候诵读。

        也就是说李宿宸还未及殿试,皇上就已经知道他了!虽然皇上并未明言,说白了李宿宸就是皇上钦点的解元啊!

        李家上下与有荣焉。李明义长叹一声,如今李宿宸就算考不上状元,出仕已成必然。

        王氏紧张了起来,“宿宸啊!既然皇上对你如此赏识,你可得好好温书,不但要通过会试还要入殿试才行!”

        李宿宸淡然一笑道:“娘,你放心。书本上的东西儿子早就烂熟于心。无论会试还是殿试,考的都不是书本上的东西,而是想法。”

        李晓香明白了,李宿宸只怕对了皇上的路子,皇上中意的人才,有哪个考官会把他刷下会试?他到底能不能进三甲,所有人都不敢定夺,只有皇上可以。

        李明义并没有被此刻的荣耀迷昏了头脑,而是亲自将那些礼物送回了各个大人的府上。

        还未及第便收受朝廷官员的礼物,这若是传出去,万一给李宿宸扣上一个结党营私的帽子,一切努力就都白费了。

        而会试之前,李家也是以李宿宸需要安心读书准备会试为由,闭门谢客。

        但只有李晓香知道,这家伙每日半页书都没有看过,反而兴趣盎然地帮着江婶蒸煮花露。

        乡试放榜之后,大理寺卿苏大人在书房里与其子苏仲暄下着棋。

        苏大人执着黑棋,眯着眼睛,落子之后缓声道:“今日乡试放榜,李宿宸中了解元,而皇上在大殿上命人向文武百官念其策论之事也穿了出去。想必此刻有不少朝中大元打算拉拢他吧。”

        “回爹的话,确实有不少大人都向他送去了贺礼。不过其父李明义倒是亲自登门,将所有贺礼一一奉还。不少大人想要请他过府叙谈,他家里的人说他为了安心读书回了清水乡,以清水乡路途遥远为由,婉拒了那些朝中官员。”

        苏大人点了点头,“没有被名利冲昏头脑,也没有为权势所动,这个李宿宸……倒是个可造之材。你没有看错他。”

        苏仲暄落下白子,谦逊地回答道:“父亲,是皇上慧眼识英才。”

        “是啊!是啊!老夫倒想要看看,这个李宿宸能不能成为一股清流!”

        而这个时候,苏流玥却不那么开心了。

        这些日子,林氏总不在家中。最初是老泰山五十寿辰,苏流玥这个女婿自然是要前去拜寿。

        林栋见到苏流玥,一脸冷冰冰。没办法,谁要他这个女婿从前对老婆不好呢!

        看到宴席上,苏流玥又是给林氏夹菜,又是替林氏挡酒,林栋的脸色总算好了一些。

        林栋的学生,大多非富即贵,相伴而来的夫人们相互笑谈之时所说的话,可就不那么好听了。

        林氏乃是林栋独女,掌上明珠,原本还以为嫁给苏流玥这个曾经名满都城的才子也算是郎才女貌了。可现在苏流玥是干什么的?在家吃闲饭的!

        没有一官半职不说,成日里就知道去什么飞宣阁听歌赏舞,再不然打打马球,何曾干过正经事?

        早知如此,就是将林氏嫁给哪个寒门学子,只要林栋在自己朝堂中的门生之中稍加美言,如今说不定也出人头地了啊!

        苏流玥越听,脸越黑。

        他这些年都干了什么啊!除了终日在外鬼混,回家气死老爹之外,当真一事无成啊!

        从这一日开始,苏流玥决定洗心革面从新做人。

        他对韩钊、楚溪还有陆毓说,他要参加科考。

        韩钊点头,支持苏流玥。楚溪点头,也觉得苏家若能一门双杰自然是一桩美谈。

        但是陆毓这家伙,给苏流玥泼了盆冷水,透心凉啊。

        “二哥,今年乡试都放榜了,你后年请早吧!”

        苏流玥被哽住了。

        “而且……二哥,这么久没写过字儿了,你确定自己坐得住?听说光一个乡试,策答与策论就要写上三天两夜呢!没得沐浴,没得小曲儿解闷,连吃喝拉撒都在一个小号房里,你真受得了?”

        苏流玥捂住胸口。

        “再说了,两年没看书了,书本上的东西二哥你还记得吗?”

        苏流玥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他抡起鞋子,追着陆毓痛打一顿。从即日起,苏二公子痛定思痛,决定头悬梁锥刺股,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当所有人都不看好他,觉得他只是做个样子而已时,苏公子还真的接连三天在书房里看书,没有离开府中半步。

        可是他郁闷到快死了啊!作为他的夫人,林氏不是应该陪伴在他的身边吗?比如送送茶,捏捏肩膀,他若是看书看累了,陪他说说两句话?

        可自从他开始看书之后,林氏就以不打扰他为由,每日用过早饭便出门了。

        不是与韩夫人赏花,就是陪伴有孕的赵夫人说话解闷。

        苏二公子的两行清泪都快落下来了。

        我想有人陪我赏花,也想有人陪我说话解闷好不好?

        而林氏身边的丫头小环说的话更加绝杀。

        “知道为什么小姐不留在姑爷身边吗?”

        “为什么?”苏流玥的小厮小骡子好奇地问。

        “因为小姐觉得姑爷坚持不了几天就要原形毕露了。”

        苏流玥拍案而起,你们给我等着!本公子一定会考上状元!

        溢香小筑的生意再度红火起来。再加上要与石老板合作,他们的工作量也越来越大了。

        王氏再度邀请了江婶与老秦住到都城里来,而清水乡的田地交给其他人打理。

        因为溢香小筑越来越出名,清水乡里许多乡民也开始种植花草了。

        李晓香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觉得与有荣焉,自己可是带动了一条产业链啊!

        她的溢香小筑已经彻底翻身了,而且就要发扬光大了!是时候去问问楚溪那家伙,他所谓的“秘密”到底是什么了!

        不过这几日实在太忙,溢香小筑的“精油按摩”经过林氏与赵夫人的友情推荐,在都城的夫人小姐之间流行起来。

        每日这么给人按摩,她的手指可受不了啊。看来得招聘一些员工,对她们进行技能培训了啊!

        李晓香带着虎妞,拎着一篮子的精油按摩需要的材料,走去今日约定了的一户人家。

        这户人家的院子不大,李晓香与虎妞被一个丫鬟领了进去,对方给她们送上了点心与茶水,说他们家的夫人还在沐浴,请李晓香与虎妞稍等片刻。

        虎妞与李晓香自然不客气地吃起了点心。

        李晓香一边吃着,一边觉得这院子未免太安静了些。不见主人便罢了,怎的就连丫鬟也只有方才那一个吗?

        李晓香起身,打算行出门去看一看,谁知道刚一起身,便是一阵眩晕。

        耳边传来啪的一声,李晓香回头,看见虎妞趴倒在了桌子上。

        这……是怎么回事?

        李晓香伸手拍了拍虎妞,晃了晃脑袋,眼前一黑,也摔倒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虎妞:5555,有人要卖了我们啊!

        李晓香:论斤称的哦!

        虎妞:不要啊!我平日里吃太多芝麻糖了!超重啦!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4098/182035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