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溢天下 > 第88章

第88章

        想着想着,快要天光的时候,李晓香终于睡着了。

        而此时的楚溪,已经与陆毓一起前往西川。

        离开了都城的繁华,楚溪与米丞相派来的护卫装扮成陆家商队的人,乘船沿着甘兰江行入西川地界。

        两旁山水如画,时不时还能看见渔民正在捕鱼,渔歌声悠然传来。山峦起伏,郁郁葱葱。

        陆毓站在船头,叉着腰,“三哥,你知道吗——安王的官道就是想从那里修到那里……”

        陆毓的手指僵在原处,眯着眼睛看了半天。

        “怎么了?”楚溪从船舱里走了出来,顺着陆毓的手指望过去,竟然见到山间一条砂砾铺成的道路。离得有些远了,但却能分辨出那道路至少能供三辆马车并排行驶!

        “这条路……是怎么来的?去年我来西川的时候还没见过呢!”陆毓不可思议地问。

        随行的一个掌事答道:“小少爷有所不知,这条道路乃是西川的富贾们捐钱修建起来的。西川虽然没有一个富贾的名望像是陆家或者楚家这般名满天下,但是他们却是人数不少,每个人捐一点,这修路的钱就出来了!”

        “可这路看起来也太宽了吧?只有官道才允许修建四乘通行,而官道必须报备朝廷!我们在都城何曾听说过西川修建官道之事!”陆毓心想这安王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小少爷,这条可不是官道,因为它最多只能三乘并行!”

        陆毓又纳闷了,“可若不是官道,双乘并行就已经够了啊!为什么要修得如此宽呢?这些富贾难道不知道,路越宽砸下去的银子越多吗?如果只是方便商旅通行,根本不需要三乘!”

        “这位掌事,我想知道这条路是起自哪里,终止于何处?”楚溪开口问道。

        “起点自然是安王府所在的蒙城,至于终点嘛……是西川与鸣栾郡相交之处,离都城远着呢!”

        “既然都到了鸣栾郡,那就离都城不远了。鸣栾郡一马平川,若大军得至,那还不是长驱直入。”楚溪的眉头皱了起来,“怎么这条路的事情,朝中都无人注意呢?”

        陆毓看楚溪的表情,就知道此事非同小可,“想来是下面的官员隐瞒了此事,所以朝廷未曾得知。就算有人觉得不妥上报了,因为是民间筹建,又不是官道,所以没有引起注意吧。而且,这条路只在西川境内,属于安王辖内之事,朝廷又怎好横加阻挠呢?”

        “民间筹建?”楚溪轻哼了一声,“就是以我楚家的财力,未必能在一年之内建出这么一条道路来。”

        陆毓听了之后,心中一凉,“所以这条路是安王蓄意……”

        楚溪扬了扬手,示意陆毓不要再说下去了,而是覆在他的耳边小声道:“我们现在必须派人出去回禀丞相。都城必须加派人手警戒,现在只怕安王已经开始动作了!”

        “我明白!”

        商船依旧有条不紊地前行,但楚溪的心却越来越沉重了。

        而此时的李晓香却相当的忙碌。

        她想要设计出能够用于银票的对印法,不能依托于现代化机器,只能靠这个时代的雕刻工匠的精细工艺。

        只是她被楚溪这混蛋气得够呛。这家伙休了她就休了呗,可他偏偏不给面子,生怕皇上不知道楚家和李家已经断绝关系一般,闹得整个都城都知道了。现在日日来她溢香小筑的过往客人,不忘打听李家与楚家的八卦。比如楚溪为什么会休了李晓香,是不是为了楚家的前途打算娶其他的名门闺秀?还是因为溢香小筑的小老板其实是不能下蛋的母鸡?

        呸你的!你才是母鸡天天下蛋呢!

        就连恒香斋的洛潇也不忘来凑热闹,说什么如今李晓香已非有夫之妇,他不介意李晓香的过去,愿意下聘与她共结连理。

        这明摆着就是要与溢香小筑联姻,李晓香可从没想过要拿自己的婚事来做生意,对于洛潇也是有多远躲多远。

        她找了好几位都城中手艺精湛名气响亮的雕刻师父,对方一听说她是想要做银票的雕版,纷纷都摇头拒绝了。

        原因很简单,她已经不是楚家的少夫人了,还去倒腾银票方面的事情,那不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万一这闲事管得不好或者不对,他们这些雕刻师父的名声也会受损。谁都不想蹚浑水。

        李晓香急的上火,嘴里长泡,去到柳熙之那里开降火的药汤。柳熙之一边替她把脉,一边听她说着自己如何在雕刻师傅那里四处碰壁。

        “我倒是认识一个人,雕刻的功夫十分精湛。但是他平日里深居简出,没什么名气。你所想的无外乎是楚家现在忙于应对楚老爷被刑部提问之事,无暇顾及如何杜绝假银票之事,但此事对于楚家又是十分重要,你想要为楚家尽一份力。所以雕刻师傅是不是那么有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到底有没有本事。”

        “如果你真的认识这样有本事的人,我求他都来不及呢,怎么会在意他到底有没有名气呢?而且名气这种东西,都是人捧出来的。就好比那些有名的字画,各花入各眼,跟风的人多了,也就出名了。”

        “好,待我今日的问诊结束,就带你去拜访他。”

        “多谢!”

        柳熙之一板一眼认真到让人想要爆头的性格,李晓香是很清楚的。就连他都称赞对方的雕刻本事,那对方就绝对有本事。

        这一日终了,柳熙之挎着药箱,带着李晓香去到了都城中一条小巷子。巷子幽深,零星住着几户人家,隐隐听见犬吠以及孩子啼哭的声音。房屋破败,靠着墙堆放着一些杂物,还能听见破旧的织布机吱吱呀呀的声音。这里算得上是都城里的贫民窟了。

        柳熙之来到一户人家,敲了敲门,听见有人杵着拐杖走过来的声音。门吱呀打开了,一个身着青灰色长衫满脸落拓的男子开了门。

        “哦……是柳大夫啊。”男子一手扶着门,另一手撑着拐杖,左腿下半截空荡荡的,看来自膝盖以下都没有了。

        “莫先生,这位是在下的师妹李晓香,有事请先生帮忙。”柳熙之低头行了个礼。

        李晓香也赶紧跟着行礼。

        “哦……”这位莫先生不以为意地将门让开,杵着拐杖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巴掌大的房子,才走了两三步就踢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竟然是酒瓶。再仔细一看,昏暗的屋子里,七零八落堆了许多酒坛子。

        李晓香哑然,估摸着这位莫先生因为身有残障,所以想不开,经常借酒浇愁?

        莫先生靠着桌坐下,随手将拐杖扔在了一旁,微仰着脑袋,一副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模样道:“要我帮忙?帮什么忙?是要在米粒上刻字?还是要仿制印信印章?”

        李晓香愣了愣,眯起了眼睛,从袖口中取出一张银票,放在桌上,“这张银票的雕版,先生也能仿制出来吗?”

        莫先生懒洋洋将银票拾起,轻轻将它甩开,斜着眼睛看了看,“哦,是楚氏银楼的银票啊!这天下银楼的银票之中,楚氏银楼的雕纹最为复杂,可也并非不能仿制,无非多花些时日罢了。”

        李晓香心里微微一愣,果然天下之大能工巧匠如此之多,就是再复杂的银票,也终会遇到克星。

        “莫先生,我要的可不是原封不动的雕版。”李晓香上前,手指沿着银票中央的划痕从左至右掠过,“我要将这张银票的下半部分印在背面。当我将这张银票对着光时,正反图样正好能构成一幅完整的图。”

        “哦——也就是对印。有意思,有意思!”莫先生的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没有什么是我莫潮生雕刻不出来的,但是银子,姑娘出得起吗?”

        “莫先生要收多少钱?”

        莫潮生伸出了三根手指。

        李晓香愣了愣,这到底是多少钱?三两是不可能的。那么到底是三十两?还是三百两?

        “三千两。”莫潮声扯起唇角,看着李晓香,他似乎认定了这个年纪轻轻的姑娘不可能出得起三千两。

        “好,三千两就三千两。定金几成?”

        “定金就不用了。姑娘既然是柳大夫的师妹,想必与柳大夫一样言出必行。一个月之后,我们一手交货一手交钱。”

        “好,爽快!”李晓香呼出一口气来。

        如果说李晓香一开始对这位莫先生抱有怀疑,但现在她有一种预感,这家伙绝对是人不可貌相的典型。不是说所有艺术家都有些怪癖外加神经质吗,这位莫潮生估计也是如此。

        听柳熙之说,经常有黑市上的人请他仿冒印鉴印章,而他也能凭借拓印和拓本雕刻出一模一样的印章出来,甚至于各种纹理与裂纹也惟妙惟肖分寸不差。按道理他是不缺钱花的,可偏偏嗜赌如命,每每都要将赚来的钱到赌场里输个精光。

        作者有话要说:乃们这些坏蛋,一个二个都不冒泡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4098/182035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