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歌易水 > 第二章: 凄风冷雨 (下)

第二章: 凄风冷雨 (下)

        徐媛兮见他这样呆呆的看着自己,脸上一阵火辣,但这人虽是这样看着,眼里却丝毫没有不尊重的神情,也觉得有些可爱,咯咯地对着慕皓辰笑了起来。这一笑让慕皓辰马上恢复了理智,他忽然认识到自己适才失礼的举动,也觉得羞愧,连忙站起身来,规规矩矩行礼道:“徐师妹好。”徐媛兮笑道:“这儿又没有其他师兄弟姐妹,更没有师长,你干嘛这么规规矩矩的?”慕皓辰见她似乎并没有责怪自己,便笑道:“你有所不知,我师父天天教什么“信近于义,言可复也;恭近于礼,远耻辱也”,还有什么“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后面那半句,嗯,我不记得了。”徐媛兮咯咯一笑,道:“你师父不像是习武之人,反倒似个教书先生,也难为你整日听他唠叨这些信啊礼啊辱的”慕皓辰笑道:“话虽如此,小心被师父听见,回去我可要站上半天的桩子了。”

        两个人说说笑笑,好不惬意。徐媛兮看着慕皓辰腰间竹笛,问道:“适才我听你这笛子吹的好听极了,你再吹一曲给我听听,好不好?”此时月明星灿,海风荡漾,慕皓辰只觉得这几年之中从未有过如此惬意快活,别说一首,徐媛兮这时便是要他吹上十首、百首,一直吹到天明,他也甘愿。于是端起竹笛,悠悠的吹了起来。徐媛兮双手围抱着膝盖,一会儿看看天上的明月,一会儿向远处望望大海,一会儿又歪过头来,看看眼前这个剑眉星目的高大男子。一种奇异又甜蜜的情愫随着美妙的笛声在他们两个人的心里悄然地滋长开来。

        这一夜慕皓辰辗转难眠,他一闭上眼睛,那张时嗔时柔的俏脸便浮现在眼前。

        他心里不自觉地将自己和凌盛对比起来,但比来比去,论人才,凌盛气质华贵,英气勃勃,容貌英俊,自觉逊他三分,论家世,凌盛乃蓬莱阁未来的接班人,江湖地位不言自喻,在整个登州府地界也是屈指可数的公子,自己孤苦一人,尚有大仇待报,日后行走江湖危险颇多,又怎能同日而语?想到这里不免心灰意冷,但转念又想:“我这般按世俗之见自我猜想,又怎知徐姑娘内心有何想法?她今日那样看着我吹笛,说她对我便没有一点好感,却也未必。胡思乱想一通,直到后半夜才沉沉睡去。

        比武大会还在进行。五百名青年弟子轮番上场,各施绝技,毕竟四年一次的大考,错过一次,便要再等四年。四年,对于一个正值意气风发年纪的江湖弟子来说,太过于珍贵。然而每个人的天赋、努力程度各不相同,有人得意,就必定有人失落。经过这几日的比试,慕皓辰已连胜九场不败,如果这一场不出现意外,那么他将顺利地挺进这一届比武大会的十甲之列。慕皓辰对今天的比试信心满满,因为之前九场的胜利对他来说,并不十分困难,如果说他的身法、速度足以让对手汗颜,那么与生俱来的力量、头脑冷静的判断,则更让其他弟子难以望其项背。慕皓辰太过于出色了,以致于蓬莱阁的众位首脑甚至掌门凌霄都对他产生了兴趣。

        十甲之争,慕皓辰的对手是常守一长老门下首徒刘力。当慕皓辰踏上演武台的那一刻,刘力的气势让慕皓辰也为之一凛,不仅因为此战是至关重要的一战,更因为刘力的功力之强在蓬莱阁一众弟子中,罕有敌手。这人五年之前名列四甲,一名只差失去了晋升地位的机会,只得以弟子的身份苦修五年。

        五年里他日夜勤练,论武功,门中除八大首脑和久经江湖的成名高手一辈之外,罕有敌手。慕皓辰心下也暗自嘀咕,这一战竟遇上了刘力,运气实在不能言佳,更可以说是大大的不佳。但这时的慕皓辰,已经没有时间犹豫,因为刘力奔雷一般的掌力已经来到了慕皓辰的面前。

        强大的掌力反而激发出慕皓辰的战意,他不闪不避,也是一掌挥出,两掌相对,两个人都各自被震退了一步,但慕皓辰恢复的更快,他一退之下并未停歇,身形一换,已经绕到刘力的身侧,运掌成风,将六十四式渡仙掌法以肉眼几乎难以看清的速度使了出来!

        台下的姚玉笙惊道:“这少年出手速度好快!”凌霄坐在一旁,摸了摸唇上的短须,默然不语。面对这个功力比自己更加深厚的强手,战局拖得越久对自己越是不利,因此慕皓辰决定施展快招,以快制胜。蓬莱阁武功源出道家,渡仙掌法已算得门派之中的上乘掌法,暗合乾坤八卦之理,六十四式相互演绎变幻无穷,普通弟子若要领悟此套掌法,少说也要苦练三年,方能上阵与人拆招,若谈到克敌制胜,便需五年。凡蓬莱阁入门弟子,头一年练的是基础吐纳与轻功、拳脚之类,第二年上才由长老麾下的得意门徒传授门派武功剑法,第三年才能渐渐接触到真正的门派绝学,领悟时间长短则又看个人造化。慕皓辰入门仅四年,能学全六十四式已然不易,更能在遇到强敌之时用来对敌,这让观战的凌盛心里隐隐觉出了一丝不安。与此同时不安的,还有其父,蓬莱阁主凌霄。因为从慕皓辰最近几日展露出的锋芒,让他想到了一个人。

        慕皓辰一掌快似一掌,一掌强似一掌,刘力骤然对上变幻莫测的渡仙掌法,一时居然被打乱了阵脚,胸部、后背连中数掌,所幸慕皓辰这几掌似乎力道使得并不十分足,和前面那一掌比起来威力小了许多,刘力硬受了几掌,思维已然恢复了清醒,一拳迎了上去。慕皓辰的渡仙掌法虽然使得威风八面,但他毕竟尚未熟练,无法应用自如,因此只是仗着掌法惊奇以快打慢,使那刘力应接不暇,但同门比武,又非江湖厮杀,慕皓辰自知掌法尚未纯熟,每一掌下去虽然快若疾风,如若施展全力,万一收招不及误伤同门,慕皓辰自然十分的不愿意,只好每一掌都使出五成力道。但他这套掌法既然未到火候,贸然留力,以刘力这样的高手,一旦找出机会,就绝不会放过。刘力仗着内功深厚,撑住了这几招未出全力的掌法,一口内息缓了过来,便运起全身力道,以一拳破之!

        这一拳势如猛虎下山,直攻慕皓辰腹部,慕皓辰一惊之下,变招也是极快,试图回掌封住拳劲,但刘力内功深湛,这一拳早已经酝酿多时,慕皓辰施展快掌中途变招,又怎能抵挡的住?慕皓辰只觉得一股大力冲向自己,内息一阵闭塞,就在这刹那之际,慕皓辰脑海之中不由自主地浮现起自己父亲与天南十三煞中屠夫模样的人动手之时,曾使过一招“亡命天涯”,慕栖涯与天南十三煞的恶斗,慕皓辰早已不知回忆过多少遍,慕栖涯当晚一举一动一招一式他无不记得清清楚楚,刘力的这一拳的方位角度正与当年屠夫的那一刀相符,慕皓辰危机之下情不自禁的以掌代剑,使出一招“亡命天涯”,将这一拳的力道卸了出去!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5448/183704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