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歌易水 > 第十章: 夜话 (二)

第十章: 夜话 (二)

        “一刀毙命,还是潜龙帮帮主的命。此人武功,深不可测。”慕皓辰闻言道。

        水云愁道:“不错,云从龙在江海之上已称雄二十余年,少有敌手,早年活跃在东南沿海一带,潜龙帮人数众多,帮中弟子水上功夫极佳,不仅朝廷的水军摸不到他的影子,连海上的流寇也奈何他不得。”

        慕皓辰沉思道:“据说云从龙为人豪爽仗义,倘若在海上遇到零散的倭寇,势必除之,因此在江湖上声望不小,再加上他武功高强,帮中弟兄众多,这样一个人又怎会突然被一刀毙命?”

        水云愁道:“这事的确蹊跷。但我们既不是官府的官差,查案的事就交给衙门,报仇的事也自有潜龙帮的高手料理,我们还是游我们的山吧!”慕皓辰点头道:“水兄说的不错,只是眼下天邪宗把武林搅得一滩浑水,这样一个好汉子突然走了,实在令人惋惜。”

        水云愁点了点头,吩咐水祥道:“这件事你暗中查探一下,探清事由原委即可,遇事不必插手,此事虽与我等无关,但武林中大小事宜,我听雨楼不可不知。”水祥领命而去。

        慕皓辰见他平日里只是一副孱弱的文雅公子模样,但适才短短几句话,却目光凛凛,自有一番威严,心中暗暗多了几分敬佩之心。

        慕水二人当下沿着石阶一路进山,沿途亦攀谈一些江湖之事,彼此相谈甚欢,竟然大有相见恨晚之感。两人走走看看,水福跟在身后提了些清水点心之类,二人歇息之际便将水和点心取出,众人一起食用,虽是攀登泰岳,一路上倒也颇为惬意。

        三人行到中天门,这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山风呼啸间隐隐有了几分冷意。水云愁身子较弱,一经风吹,便开始轻咳,水福连忙从包裹中取出一件白色狐裘披风,替水云愁披在身上。慕皓辰与水福虽然衣衫单薄,但两人根骨内力俱佳,受些山风也是无碍。

        慕皓辰见水云愁已有些咳嗽,怕他受了风寒,便道:“走了这许久,天也黑了,咱们也该好好歇歇,吃点东西,夜里才好抵御山上的寒冷。我曾在山上住过小半年,虽不如泰山这般高,但寒冬时节冷起来却也着实叫人牙齿打战。”当下三人便寻到一处避风处坐了下来。

        水云愁忆起白天慕皓辰的行为,心中思来想去甚是好奇,他既说自己是初涉江湖的一个普通人,又怎会与白天那伙人有牵扯?但二人相处这两天以来,水云愁已对慕皓辰有了不少好感,此时二人关系已颇为友好,也没有太多避讳之处,便道:“慕兄,今日据你所言,那天邪宗一行人之前与慕兄有过过节?不知是为了何事。”

        慕皓辰听他问起,知道他心中必是对自己的来历和行为深感疑惑,自己既然已经决定拿眼前这位水兄当成朋友,便不该有所隐瞒,便将自己的身世,以及如何亲眼见到父母被天南十三煞被逼自尽等事一一说了出来,回忆起已故的父母,眼角不禁微微湿润。

        水云愁一一听来,才知道慕皓辰居然经历过如此之大的变故,也不禁替他难过,叹了口气道:“慕兄,是在下太过冒失,竟然将慕兄心头的悲伤之事引了出来,实在对不住。”

        “水兄哪里的话,朋友之间本来就无需隐瞒,今日换做是我,看到你一个劲儿的对天邪宗一行人紧追不舍,也会暗自纳闷。”慕皓辰说着拿起包裹中的水袋,抬头连饮了几大口清水。

        三人歇息的够了,眼见天边已挂起了月牙,便继续向山顶走去。中天门之上的一大段山路名曰“十八盘”,只一条崎岖的狭道盘曲向上,黑夜中借着月色一眼望去,竟好似真有十八道弯一般,不见尽头。三人有意将登山作为消遣,是以也未施展轻功。

        山风凛冽,就着恬淡月色,竟别有意趣。忽听得下方山道上一个轻柔的声音道:“哥哥,咱们到上面的石凳上歇一会吧,我这两条腿早已有些酸软了,再走下去只怕非滚下山去不可。”慕水二人闻声互相对视一眼,均知来的人正是白天那一对兄妹。

        那女子的兄长道:“我早说过不带你来,可你非缠着要来,平日里督促你好好练功你又不练,净跟着三娘学些琴曲舞艺,这会儿总该知道自己体力欠佳了。”

        白衣女子装模作样地叹道:“哎,这世道可也真是奇怪,做哥哥的,竟然逼着自己的妹妹舞刀弄枪。”那男子言语虽是责备,但终究对妹妹颇为顺从,向前看了看道路,便道:“好吧,咱们便到前面歇脚便是了。”白衣女子这才面露喜色。

        这时慕水等人正驻足看向这兄妹二人,那男子见到慕水等人也不禁觉得有些眼熟,但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水云愁上前行礼道:“这位兄台,瞧来甚是眼熟啊,敢问尊姓大名?”

        那男子还礼道:“在下柳宗严,杭州人士。”水云愁道:“哦,原来是柳兄,幸会幸会,不知这位是……”柳宗严道:“这是舍妹若语。说实话,我也觉得阁下有些面熟。”

        慕皓辰心中暗暗好笑:“水兄啊水兄,你明明知道这人和你一样是天香楼的房客,更知道人家是兄妹,还在这装模作样的询问,这搭讪的脸皮可当真不薄。”

        水云愁手中折扇一拍脑袋,道:“哦!柳兄是否和令妹住在天香楼?”柳宗严道:“正是,难道水兄也恰巧住在天香楼?”水云愁笑道:“正是正是,怪不得眼熟,原来是碰上了‘近邻’!来,我替你二位介绍,这位是慕皓辰慕兄,是我的好友。”说着将手指向身旁的慕皓辰。

        慕皓辰冲着柳宗严抱了抱拳,道:“在下慕皓辰,今日得见二位,嗯……”,他说完“嗯”字,刚好看向了柳若语,月光下只见柳若语长发垂肩,肤若凝脂,一双澄澈的眼睛正静静地看着自己,忽然心头一阵悸动,如同胡琴断了琴弦一般,下半句话竟然想不出什么好词,只好接了句“甚好,甚好!”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5448/184266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