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歌易水 > 第十三章: 剑狂 (四)

第十三章: 剑狂 (四)

        任轻舟运劲一夺,手中撼天居然纹丝未动,心下一惊,忽觉剑上一股阴寒无比的真气传来,暗道:“想不到这少年的内力居然这样厉害!”连忙运气于剑,抵御这股寒冰真气。

        慕皓辰嘴角微微一翘,将剑往旁边一移,任轻舟的剑竟似被施了咒法一般,也跟着移了数寸,居然是被慕皓辰剑上的内力“冻住”!

        任轻舟不禁不怒,反而大笑一声道:“好功夫!”手中加劲,猛地将撼天剑往回一夺,哪知慕皓辰早已算准了他这一招,在他运劲夺剑的一瞬,内力骤然收起,任轻舟的回夺之力何等厉害,少了慕皓辰的内力相持,竟然夺了个空,而这份力道自然全由任轻舟承受。

        任轻舟果然胸口一震,腾腾后退数步,长剑拄地稳住身形,这一招虽然绝妙,但若非慕皓辰对内力的运转已达纯熟,是决计办不到的。“剑破流云!”

        高手过招,机会只有一瞬。一式“剑破流云”,慕皓辰将体内真气运至顶峰,化作凌厉剑气,一剑刺出!任轻舟尚未稳住下盘,便已不得不面对这惊世一剑!匆忙间,挥舞撼天抵挡。

        双剑相交,剑气相对,任轻舟后退三步,嘴角现出血迹。

        “哈哈哈哈……”任轻舟不怒反笑,“慕皓辰,我承认你是一名强者,更是一名难得的剑者!”慕皓辰一言不发,默默地看着眼前这个剑中狂徒,全神贯注。因为他知道,任轻舟接下来的反攻,必定非同寻常。

        只见任轻舟用手抹了抹嘴角血迹,竟然往剑上擦去,使血迹沾染剑身。冷冷的月光映射其上,“饮”了血的撼天剑仿佛有了灵魂一般,在月光下散发出一阵狂野的气息。慕皓辰已分不出这股癫狂之气,到底是发自撼天剑,还是任轻舟。

        “咕咕”一声鸟叫,伴随着一声狂喝,任轻舟跃至半空,双手执剑,准备以这狂妄绝伦的一招,决出今夜一战的胜败!

        剑还未到,慕皓辰已被这股强大的气息压的透不过气,无论是凌盛还是七杀,都无法给慕皓辰带来如此巨大的压迫感。这简单直接的一招还未完全使出,剑气却已经覆盖四面八方,逼得慕皓辰退无可退,他脑海中不断的冥想“剑破万法”之道,苦苦思索,这一招的破绽,究竟在哪里?

        这一招不仅关乎此战的胜败,也不仅关系到他能否去救柳若语,以武学的角度而论,这更是慕皓辰在突破武学修为当中至关重要的一劫。

        刹那间,慕皓辰已做出了选择。他迎着四面八方的剑气,举起了长剑,将全身的内力尽数灌于剑刃之上,任轻舟的剑到了!慕皓辰举剑相迎,但却并非硬拼,而是使出了李秋白所传的一式“孤帆远影”,任轻舟的剑便如同滔天巨浪,足以淹没面前的一切,但慕皓辰的剑却好似巨浪里的一张孤帆,以融汇阴阳的冰火真气为风,将这张“孤帆”撑起,在巨浪中上下翻涌。

        任轻舟的剑气已经强到了极致,且久而不衰,但慕皓辰的剑招全在一个“引”字。“任轻舟的雷霆一剑既然没有破绽,那我便顺其道而行,引出他的破绽!”

        短暂的僵持过后,慕皓辰手中长剑虽然灌注了冰火真气,但终于经不住任轻舟与撼天剑的合力,猛然崩断!长剑既折,任轻舟这一剑的力道便随着断剑一起,倾泻而出。

        慕皓辰的剑虽然断了,但他却并没有输,只因为这一着他早已料到。

        任轻舟的双手还紧紧地握着剑柄,他的面前,两截断剑静静地躺在地上,而慕皓辰两指成剑,已经按在了任轻舟肋下的死穴之上。他赢了慕皓辰手中的剑,却输给了慕皓辰的人。只要慕皓辰指上运劲,一代剑狂任轻舟便会殒命于这个人迹罕至的树林之中。

        一滴,两滴,慕皓辰额头上的汗水一颗一颗的滴到泥土当中。以功力和修为而论,任轻舟自然在慕皓辰之上。但以弱战强,只要冷静专注,抛开一切,未必不能败中求胜。

        几只黑鸦停在散落的树木枝杈上,兀自“啊、啊”叫着。“我败了。”任轻舟叹道。“其实最后一招我实乃侥幸,平心而论,倘若我们再交手一次,我当真未必能赢。”

        “哈哈哈哈,胜而不骄,你这个后生,很是不错!”任轻舟忽然仰天大笑,“任某为人向来狂妄,自负以武功而论,在江湖上至少也是前五之数,今日一战,实在让我明白江湖之大,当真是卧虎藏龙,人才辈出,你区区一个晚辈,竟然能在一瞬间想到办法破我的‘雷霆万钧’,嗯,任某无话可说!”

        慕皓辰见他为人虽然狂放了些,但甚是直爽坦诚,更何况适才交手之际,任轻舟明知他手中长剑绝非撼天之敌,却并未过多借助于兵器之利,一心沉浸于剑法的对决,所作所为与天邪宗的恶徒截然不同。

        他蹲下身来,拾起地上的两截断剑,说道:“不瞒前辈说,适才你最后一招恢弘大气,令人避无可避,眼下的我的确是寻不得半分破绽,在万不得已之下才想到弃剑存人的法子。倘若今天我手拿的长剑并非一把普通的铁剑,恐怕也想不出这个办法。”

        任轻舟眼睛一亮,说道:“弃剑存人,哈哈,你明知道手中的剑乃是一把再普通不过的铁剑,倘若与撼天剑硬拼,无论如何难以取胜,因此便索性以此剑为饵,用断剑来承受我这一击之力,转而换取空隙以指代剑,高明,实在高明!”随即问道:“你的剑法是跟谁学的?”

        慕皓辰见他对剑之一道甚是痴狂,与七杀、贪狼等狼子野心之辈实在不同,心中佩服他的豪爽,便从实道:“在下年前曾有幸拜得李秋白前辈为师。”

        “李秋白!”任轻舟听到这个名字,呆滞了半晌,神情突然甚是沮丧,慕皓辰见他神情有异,询问道:“任前辈,你怎么了?”

        “我在武林中被称作‘剑狂’,是由于我一生中对剑如痴如狂,凡遇到高手,必求一战,多年来,我始终最想与之一战的,便是你师傅剑仙李秋白。但今天,我却输给了他的徒弟,嘿嘿,看来我与李秋白实在差的太远!”

        慕皓辰见强如任轻舟,居然也如此落寞,心中多有感慨,却也不知如何安慰。

        却听任轻舟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要救柳姑娘,只需往杭州城东的万家庄去寻即可。以你的武功,七杀与贪狼未必胜得了你,但他们心狠手辣,诡计多端,你还是小心为妙。”

        慕皓辰感激道:“多谢前辈指点。只是前辈不仅不杀我,还将消息告知于我,岂非无法跟天邪宗主交代?”

        任轻舟却道:“其实我并非天邪宗的人。”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5448/189307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