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鸿阶 > 第十章 拜见岳父

第十章 拜见岳父

        王放站在台上,揉了揉奇痛无比的手肘,心中暗骂古塔这个家伙教了他什么破招式,不过好在,今天威风八面,想必沐依依也早就看到了。

        “先生,让我上去教训他一下。”陈降看到自己师兄弟一个个被王放打到,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不。”詹先生举起手拦住陈降,道:“你和周寒水平相当,以车轮战赢了他,我们青山书院也不见得光彩,要是输了就丢脸丢到家了。”

        正在詹先生和陈降说话之际,一道人影一路脚踏桌缘,从几十米开外挤进人群中间,平地一跃就上了高台。

        直到他落定,众人才发现这少年不仅衣饰华贵,而且本身高挑俊朗,再加之腰间悬着一把镶金嵌玉的宝剑。卓尔不群的气质,简直让所有的少女都春心萌动。

        此人正是欧阳宣。

        王放也被欧阳宣的身手和气度给惊呆了,他知道眼前的这个比自己稍长两岁的少年是沐依依非嫁不可的男子,不过好在听沐震声说他们有许多不能成婚的理由。

        欧阳宣解下腰间佩剑握于手中,微笑道:“原来是你。”

        “是啊,是啊。”王放傻里傻气地道。

        欧阳宣道:“在下燕城欧阳宣,欧阳楚城是家父。沐家家主是在下娘舅,敢问少侠是哪家公子。”

        “我?”王放被欧阳宣说得一愣一愣的,什么燕城没去过啊,什么欧阳楚城根本不认识啊,只能讪讪地道:“我无父无母,普普通通,杀猪的。”

        台下一阵哄笑声。

        “杀猪的?”欧阳宣眉头一皱,似乎没搞明白杀猪的是什么东东,少爷当久了,可能连猪都未曾认识过。

        “让您见笑了。”

        “你既佩刀,想来应该是炼气一层或者是炼气二层了。我今日就讨教下你的刀法。”欧阳宣道。

        “这……刀法我还可以,可是我根本不是炼气一二层的啊!”王放无语道。

        “那就是炼气三层了!既然刀法还可以,那就接招吧。”欧阳宣宝剑出鞘,自信以自己十八岁的年纪就能达到炼气三层的成就在这青山镇应该少见了,对方顶多和自己一样。

        “我的古塔祖宗,还配有宝剑的,怎么搞?”王放默念道。

        “额,貌似是炼气三层,我也没办法了,你好自为之吧。”古塔回道。

        “我x你祖宗!”王放破口大骂,古塔这家伙骗自己上台,现在全然不管不顾了,真是打他屁股的心都有了。

        欧阳宣气灌宝剑,宝剑发出“嗡嗡”的低鸣声,仿佛响尾蛇般令人望而生畏,随即一个剑花被挑起,宛如风中的百合般,煞是好看。

        到了欧阳宣这样的修为,卫国已经允许他们佩剑了,还提倡他们炼制本命武器,假如人器合一便能有莫大的神通。欧阳宣虽然还未能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不过这把宝剑已经被祭炼成为他的本命剑,比外门功夫已经高上不止一筹了。

        “我的乖乖,也太厉害了吧!”王放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这要被刺上一剑还不一命呜呼。

        “快出刀吧!难道你还想徒手生擒我不成?”欧阳宣气道。

        王放眼见欧阳宣越来越近,剑光飞舞,直逼自己胸口,情急之下,拔刀迎击。

        全场只听见“当”一声。

        王放还刀入鞘。

        所有的人一时间鸦雀无声。

        片刻后,才发现欧阳宣的宝剑已经被折为两段,一口鲜血从他嘴中喷涌出来。本命剑被毁,欧阳宣受了不小的内伤。

        “杀猪多年,准头还是不错的。”王放拍了拍腰间的杀猪刀,自己也不相信不可一世的欧阳宣就被自己一刀解决了。

        “什么情况?”沐震声无比震惊。

        “看来这小子手中的刀不一般。”詹先生一眼就看出了事情的因果,“恭喜沐兄得到乘龙快婿。”

        欧阳宣被抬走治伤。

        自此,再也无人上台。

        王放笑眯眯地从台上走下来,径直走向沐震声那一桌,挪开桌椅,双腿跪地,重重磕了个响头,道:“小婿王放拜见岳父!”

        周围响起一片叫好声。

        “这……”沐震声被被弄的一愣一愣的,连忙道:“快快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

        王放依言起来,道:“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但是天地尊亲师还是要跪的,岳父即亲父。”

        “这小子。”詹先生也被王放逗得有些无语。

        正在众人欢笑之际,只见一道红色的人影自远处翩然而至,随即,一股巨大的冲力重重地撞在王放的胸口。

        王放的身体宛如纸鸢一样被高高弹起,一直撞开九张桌子,方才停下来。喉头一甜,一口鲜血从嘴中喷出来。

        众人皆出乎意料,想不到竟会有如此变故。

        王放还没搞清楚状况,定睛望去,看到撞向自己的是名红衣少女,“沐依依!”

        “哼!一个杀猪的敢打伤我表哥,居然不要脸还想娶我!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沐依依先前躲在闺阁中不敢出来,后来听到丫鬟说欧阳宣被打伤,她气冲冲地跑过来,确认了是王放以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凝聚了全身的真气,狠狠地撞击在王放身上,差点把王放打散架。

        “哼!原来沐家主的比武招亲不过是戏耍我们穷家子弟。”王放双手撑地,缓缓站起,用衣袖擦了擦带血的嘴角,并没有直接喝斥沐依依。

        “小兄弟真是折煞沐某了。”沐震声连忙道,脸上面子也有些挂不住,这样的结局并不是自己料到的。

        “爹,打死我也不嫁给这个杀猪的,一身猪屎味!”沐依依跺足道:“我认识你,你就是被青山派赶出来的没有灵根的屠夫。”

        “住口!”沐震声喝斥道,旋即默念一句,“没有灵根。”顿时心思百转。

        “哼!沐依依我娶定你了,你若不同意,婚后可以求我休了你!”王放捂着胸口的痛,傲然道。

        “你!”沐依依被气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小兄弟,你若真想娶我家依依,沐某绝不食言,还请小兄弟家长明日带上聘礼前来沐家提亲。”沐震声道。

        “爹!”沐依依急跺脚,差点将地板跺碎了。

        “当真?”王放欣喜地问道。

        沐震声抬手制止沐依依说话,又道:“不过我沐家在青山镇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聘礼不能辱了我沐家的面子。”

        “那怎么样才算不辱你们沐家的面子?”王放知道对方是要用财帛压人了。

        “红绸十匹,黄金百两。”沐震声道。

        詹先生微微摇头,心中觉得沐震声做事不厚道,不过迫于情面,他也没有说什么。

        “哼!”王放鼻中重重出了一道冷气,道:“不过是欺我穷。”

        “少侠何出此言,以沐某今时今日的地位,嫁女儿要个百八十两金子的聘礼也不算为过吧。”沐震声的脸色顿时变得古井无波,一副冷冷的表情却拒人千里之外。

        “好!”听罢沐震声这一番话,王放也顿时变得豪放起来,大叫一声“好”,随即道:“一百两不算多,我希望到时候沐前辈能践诺守信。”

        “爹!”沐依依听了王放的厥词,不知道是真是假,被吓得花容失色,连连跺脚。

        沐震声冷着脸,向沐依依摆摆手,表示这事情他能搞定,道:“好,那沐某就等少侠三日,三日后请少侠携长辈带聘礼前来提亲,到时候沐某倒履相迎,否则,三日后小女就许配他人。”心想百两黄金对大门大户来说也许不多,但对贫寒人家绝对是不小的数目,加了个期限定能让这个穷小子知难而退。

        “三天,x你姥姥!”王放心中一嘀咕,心想事已至此也没有其它办法,狂笑一声道:“哈哈,三日太长,岳父等得及,小婿还等不及呢。明日是黄道吉日,还请岳父不要出远门,等小婿的聘礼。”说罢扬长而去。

        只剩下沐震声和詹先生面面相觑。

        沐依依则是狠跺地板,哭着鼻子跑回了闺房。

        众人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

        王放出了沐家,一溜烟地往回跑,要是被大家知道自己所有的家产才不过五两金子,估计刚才几百个人都会活活笑死。

        “古塔,古塔!”待到无人处,王放马上向古塔求救。

        “什么事?”古塔伸了个懒腰,双眼迷离地出来了,它在打架打完的时候就迷迷糊糊睡着了,由于身体还未复原,每天只能不断睡觉来弥补。

        “古塔,你不是会捏草成精吗?给我弄几颗圣灵精华来,让我去换个百来两金子,明天娶老婆用。”王放想跟古塔也没什么好客气的,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

        “捏你姥姥!”古塔愤愤地道:“你是要我的老命吗?我现在身体虚的很,实在帮不上你。”

        “你昨天不是轻轻一捏就弄出一丁点了吗。”

        “哎,要知道昨天弄出那一点已经要了我老命了,我现在灵魂都还残破,凝结圣灵精华需要太多的魂力,我实在帮不上你。”古塔无奈地道:“要不是昨天想让你见识下我捏草为精的能力,我何至于花这么多魂力。”

        “浮夸!”王放无语,本以为夸下的海口能让古塔填补一下,没想到现在希望全落空了,明天还怎么去沐家,或者从此以后干脆隐姓埋名跑路算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6339/185261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