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鸿阶 > 第十七章 揽凤楼

第十七章 揽凤楼

        “少爷,少爷!”一道少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谁?”王放浑身打了个哆嗦,慢慢睁开了眼睛,定睛一看,“原来是琉璃啊,吓了我一跳。”

        “少爷你怎么了?”琉璃纳闷道。

        “哦,没什么,刚睡着了。”王放随意道,想起方才自己坐在鬼殿门口,仿佛有什么人在叫唤,飞也似的便过来了,想来回来要比去时简单多了。

        “少爷该吃晚饭了。我看你中饭也没吃,就坐在这里一动不动,肯定是饿了。”琉璃指了指桌上的四菜一汤。

        “是你做的?”王放道。

        “不是我做的,是我从厨房特地为少爷选的。”

        “哇,红烧猪蹄!”王放“咕咚”咽了口口水,摸了摸肚皮果然是饿极了。

        “饿了就快些吃吧。”琉璃笑道。

        “一起啊!”

        “琉璃是不能与少爷一起坐的。家里是有规矩,况且琉璃已经吃过了。”琉璃认真地道。

        “来,坐,坐,一起吃有什么打紧,反正你已经是我的人了。”王放边吃边道。

        “你的人?”琉璃俏脸一红,低垂螓首。

        “你还不知道吗?大老爷已经把你交给我了,从此你就只听我一个人的话就好了。”王放笑道。

        “大老爷……”琉璃吞吞吐吐,不知是失落还是意外。

        “怎么了?”

        “哦,没什么,能照顾少爷挺好的。”琉璃舒了口气,随即点了点头道。

        “嗯,那可真是太好了,我不会让人受委屈的。”王放道:“你知道镇里有什么好玩的吗?比如有什么买东西的地方。”

        “有啊,附近建业街应有尽有,好吃的好玩的,只要你能想到的都能买到。要知道三大商会都在这条街上,还有揽凤楼,金云阁……”

        “好,现在马上出发!”王放把所有的饭揉成一团,再把菜挤进饭中,活生生一个饭团,看得琉璃是目瞪口呆。

        “这……这样行不行,要不要包张纸?”琉璃认真地道。

        “什么纸?”王放纳闷。

        “草纸行不?”琉璃掩面“扑哧”笑道。

        “行啊!你这么快就敢捉弄你主人。看我怎么收拾你。”王放放下饭团,油腻腻的双手就往琉璃脸上抚去。只觉触手处,柔滑如水,当真惊了一下,心中道:“原来女孩子竟是这般可人的。”

        “你把我弄脏了,我见不得人了,我不去了。”琉璃红扑着脸,嘟哝着小嘴生气道。

        “谁叫你先取笑的我。”王放得意地笑道:“你先去洗,我等你。”

        待得王放把饭团啃完,琉璃终于又笑盈盈地再次出现了。

        建业街真是条热闹的坊市街,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每一家商铺都是灯火通明,商铺外的小摊小贩也是左右排起了长龙,吆喝声、吵闹声此起彼伏。将自己置身于这样的街市中,仿佛能忘记所有烦恼。王放也并不是第一次来建业街,只不过来的时候都是白天,从来没有晚上来过。

        琉璃一见到各色首饰就欢喜的不得了,蹦啊跳啊的,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

        “你要买什么东西?我帮你挑啊。”琉璃望着王放欢乐地道。

        “我也不知道要买点什么,你能带我去缝宝师交易的地方吗?”王放想着自己现在缺钱缺得要命,连鬼殿的门都进不去,要是能买些材料什么的,自己用黑玄针缝一下,然后涨价卖点钱就不错了。

        “这个我知道。不过那里可不是一般人能进的。”琉璃道。

        “为什么,其他人与狗还不能入内?”王放气道。

        “你傻啊,缝宝师是多么高贵的职业,他们岂会愿意让其他人打扰。”琉璃没好气的道:“不过也不是只有缝宝师才能进,只要有钱买东西的人都能进。”

        “又是钱!我了个去!”王放咬牙切齿地骂道,“门口逛逛也不行?”

        “也不是不可以,人家在楼上,没有门口,嘻嘻。”琉璃笑道。

        “无语……”

        “不过,你可以在楼下看看,像少爷这样想去而去不得的人也很多,所以他们自发形成了自己的交易市场。”琉璃与王放渐渐熟稔,说话一点也不客气了,“努!就在前面。”

        “揽凤楼?”王放看着眼前一座鹤立鸡群的阁楼,喃喃地读出了他的牌匾。

        “就是这里了。”琉璃得意地道,仿佛这个揽凤楼是自己家开的一样,“里面比别家灯火更亮就不用说了,你有没有看到外面蹲着的几十个人?”

        “看到了。既然来了就进去看看吧,一楼总能进吧。”王放往揽凤楼走去,远近都是吆喝声。

        “一级魔兽的兽皮,一两就买!”

        “伏龄草,能治百病的伏龄草!”

        ……

        “唉!兄弟,兄弟,你吆喝归吆喝,可不要拉我裤脚。”王放有些无语,有人竟然拉了自己的裤腿不让自己走了。

        “小兄弟,看你眉清目秀,必定是个修士,一定识货。”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紧紧地拉住王放的裤腿道:“我这块兽皮可是二级魔兽金毛熊的皮,当年可是十个筑基期的修士从金毛熊的身上扯下来的,再锋利的刀都割不进去,看你面善,五两金子买给你。”

        “老兄弟,你且让我先过去,先让我进去长长见识,等下我再来买,您看成不?”王放客气地道。

        “也成,也成。”老头知道买卖这种东西勉强不来。

        王放赶忙拉起琉璃的手进了揽凤楼。

        这里跟外面噪杂的景像完全不一样,多了几分闲适和静谧,俨然是一个茶馆,三三两两在喝茶下棋,也有轻摇羽扇读书的,对王放的到来似乎浑没看见。

        王放也找了一个地方坐下,细细看去,好像每个人的桌沿都放着一些事物,正自不解。

        只听琉璃道:“少爷,你看到他们身边的东西了吗?他们就是坐这里买那些东西的,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坐在他对面跟他讲价。”

        “原来如此。”

        这时一个小厮过来,先对着二人鞠了个躬,接着道:“请问二位要茶吗?”

        “多少一碗?”王放思索了一会儿道。

        小厮打心底里白了王放一眼,脸上还是装作恭恭敬敬地道:“这位客官,小店的茶并不是以碗来计的,而是以壶来计,一两金子一壶。”

        “多少?”王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回客官,一两金子一壶。”小厮稍微加大声音道:“只要在小店买一壶茶,您就可以在小店中一直坐着,直到您离开小店。”

        “我就看看成不?”王放试探性地道。

        “对不起客官,小店是小本生意,不买茶还请下次光临。”小厮已经非常耐心,心下计较再纠缠,就把他们当成找事的哄出去。

        “行,不就一两金子吗。爷我给。”王放从怀里掏出全部家当五两金子,递给小厮。

        小厮快速找了四两碎金子,上了茶,微笑离去。

        王放呷了几口茶,稍感乏味,于是站起身想看看有什么合适的。

        转了一圈,发现不远处一位中年人正在闭目养神,桌边折叠着放了一块兽皮,估摸着打开来有一米见方,正是自己想要的东西,于是在其身边坐下。

        “怎么卖?”王放也不客套。

        “二十两。”中年人眼睛也不睁开道。

        “这么贵,不知先生这兽皮是几级魔兽的?”王放不懂装懂地道。

        “几级?瞧这位小兄弟问的。第一次买东西?”中年人睁开眼睛,嘲笑道:“要是有个几级我还坐在这里,我这一整张一级魔兽的兽皮青山镇中恐怕还不多吧。”

        “见笑了。”王放道:“门外那个老者两级的兽皮只不过五两金子,您这一级的倒是贵的多了。”

        “哼!”中年人冷哼一声道:“他那东西也配跟我比,只不过是块边角料罢了,抵得什么大用,说白了就是牛皮糖一块,一品缝宝师啃不动,二品缝宝师不屑去啃。”

        “受教了。”

        王放继续问了问一些价格,莫不是要几十两金子的,“哎。”一声叹气,颇有些受挫,回头向琉璃道:“回去吧。”

        出了揽凤楼,只见那位老者还坐在石阶旁,其时已经入夜多时,凉风习习,老者全身瑟瑟发抖,不断搓手来取暖。

        “小兄弟,可想好了?”老者问道。

        “老兄弟,里面的人说,你的兽皮是块牛皮糖,啃不动,边角料,没人要。你快回家吧,太冷了。”王放好意劝道。

        “胡说!”老者怒道:“我这兽皮是二级大成的魔兽,说句难听的,青山镇还没有缝宝师能动得了。”

        王放看瘦骨嶙峋的老者依然不失一股子傲气,道:“老兄弟,我身上只有四两了,你看成就卖与我。”

        “唉!”老者叹了口气道:“四两就四两,要不是老头子我许久没沾荤酒,岂会把看家灵宝给卖了。”边伸手要钱边絮叨。

        “少爷,一块破皮,真要买?”琉璃道。

        “算了,这世道贫富相差太大了,穷的人饿死冻死,富的人挥金如土,四两金子什么都买不了,送与他算了。”王放对这个世道颇有些心灰意冷。

        王放接过兽皮,就近一看,才发现黑不隆冬,污秽至极,长长一条像是大她的裹脚布。

        二人百无聊耐地回到了林家。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6339/185261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