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鸿阶 > 第二十章 张云楚

第二十章 张云楚

        过了一会儿,只听见阁楼“咚咚”作响,“咯咯”一声媚笑,一道女子的声音在楼梯上响起,“你说是邱老来了,还带来了一位贵客,那还真是有两位稀客光临寒舍了。”

        “云楚,快过来坐。”邱商招呼道。

        “邱老,听说您有贵客介绍给我认识,何不早说呢,让我一点准备都没有。”云楚轻嗔道。

        王放回头望去,只见一个身材高挑,曲线玲珑的女子轻抚楼梯扶手缓缓而下,一张白皙的脸蛋风情无限,看上去约莫二十五六的年纪,正是花开最艳的光景。如果说眼前的云楚是一朵鲜花的话,那么相比较而言琉璃只能算一个花骨朵,这种放肆的绽放几乎让男人无法抗拒,不经意间便血脉膨胀,丰满和白皙是女人到这个年龄最厉害的杀手锏。王放脸色微微涨红,旋即连忙转开视线,不经意间看到周边的男子都在咽了口水。

        “我也是偶遇。快快过来,我介绍与你认识。”

        琉璃听到这个女子的声音也是不自觉地站起来。只闻得一阵香风扑鼻而来,片刻间云楚已经立在琉璃跟前,一个清纯别致,一个高挑性感,竟是平分秋色。

        “这位是王小姐,是一位颇具潜力的缝宝师。”邱商介绍道。

        “真是个可人的妹子,快快请坐。”云楚微一点头,对颇具潜力的缝宝师几个字已经牢记于心,不过并不随口夸赞,一股宛如春风般的笑意扑面而来,“叫我云楚,以后妹妹要是有空常来揽凤楼坐坐。”

        “云楚是张掌柜的长女。”邱商笑盈盈地介绍道:“现在揽凤楼在大小事情一应都由云楚打理,你们都是年轻人,好多事情都应刻谈得来些,我糟老头就不参合了。”

        “姐姐好厉害。”琉璃由衷赞道。

        “妹妹过奖了,这里人声噪杂,要不我们去楼上聊。”云楚道。

        琉璃微微一顿,转身看了看王放,不知道该不该去。

        “小厮也一并去吧,让他呆下面也怪无聊的。”云楚心想对方这眼神一定是要让小厮跟着,以她的精明却也不知另有蹊跷。

        “太好了,我也能上二楼了,真是沾小姐的光!”王放语气中略有嘲讽,心中想道,原来这位张大小姐专门只对上等人客气,不免落了下乘,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

        云楚心中则怪这位下人没规矩,这种场合哪有下人说话的份,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对着琉璃热情地道:“王小姐不如中午在这里吃个便饭。”

        “那怎么好意思。”

        “没关系,家父今日不在,就我和我弟二人吃饭,无聊的紧,不如你也来凑个桌。”

        “那……”琉璃又望了一眼王放,意在让他给个主意。

        云楚随即道:“他可以跟我家小厮一起,你放心,不会饿着他,说起来王小姐对下人还是很体恤的。”

        这话说得真是让王放都有些无语了,难道这云楚姐姐是胸大无脑。

        “哇,那可真是太好了!”王放道。

        琉璃马上心领神会这是少爷答应了。

        上了二楼。这里四面皆窗,绕着窗户设了十几个单间。中央一块若大的紫红地毯,毛绒绒的甚是喜人。左右四个齐胸高脚大花瓶,高贵大气。

        不过云楚并没有在二楼停留,直接带着王放二人上了三楼。

        “今日,家弟云和恰好在家,前段时间侥幸被青山派收为入门弟子,派内执事说先让他们在家多玩几天,再过个把月上山报到,入了青山派可能十年也未必能回来了。”云楚说起自己的弟弟言语中非常自豪。

        “云和?张云和?好熟的名字。”王放喃喃念道:“是他!”突然想起,在沐家的擂台上,有一个叫张云和的跟自己过了几招,当时对方使的是八卦掌,印象较深刻。

        到了三楼,只见地上铺的是金色毛毯,比之二楼少了十几阁单间,放眼望去极其开阔,四方八方透亮,窗外尽是白云、飞鸟,更妙的是若大的房间竟没有半根柱子,穹顶比之窗户还高出数丈,浮雕彩绘尽显富贵。

        “揽凤楼果然是极好的!”琉璃赞道,渐渐她开始进入角色。

        “呵呵,祖爷和家父经营了一辈子,也就这么点祖产,惭愧了,肯定比不得你王家。”云楚这段话虽说是自谦,其实是自夸,差点没说张家也仅仅是青山镇三大家族之一。

        “姐姐说笑了,我哪里有什么王家,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孑孓一身’说是就是我了。”

        “这……”云楚不敢细问,想来对方身世可怜,“不说这些有的没的,快快吃饭,云和!快出来吃饭了,别在自个儿折腾了!”

        “好的,姐姐!”从四楼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不一会儿,少年已经下得楼来,满怀兴奋地道:“姐姐,我感觉自己有真气了!”

        “当真?”云楚满脸的惊呀和开心,不过转念道:“你身具三段灵根,有真气也是正常的,也算是大器晚成了。”

        “嗯,从此我再也不用受伪灵根的人欺负了,还有那些没灵根的家伙也爬我头上来了!”张云和激动地**着,突然转头一看,目光一滞,道:“是你!”

        王放此时已经与小厮同坐一桌,兴致勃勃地等待开饭,见张云和认出了自己,也甚是无奈,道:“正是我,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少爷您的雅兴。”

        “这倒是有趣的很了。”云和旋即笑道:“来,我们过两招。”

        “云和!快过来吃饭,何必与下人一般见识。”云楚略有不悦道。

        “姐姐,你不知道,上次在沐家就是这个小子打败了我,想起来就气愤……”云和听了云楚的喝斥还是乖乖地坐在了主桌。

        其时,琉璃也正坐在云楚右首,摘了薄纱准备吃饭,云和一见到琉璃,目光顿时停滞了,半张着嘴巴一时没说出话来。

        “有这种事?”云楚惊道,她哪里会想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子居然能打败自己的弟弟,看其样子应该比之云和还略小些:“云和,云和!在跟你说话呢!”

        “啊!”云和方才回过神来,道:“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吃你的饭!”云楚也是看出了些端倪,这傻弟弟不会看上琉璃了吧。

        “姐姐,你还没跟我介绍客人呢。”云和傻笑道。

        “哦,这是王小姐。”说了这句,云楚似乎并不了解眼前的这位小姐,转头道:“这位是王小姐的小厮。”

        “他不是杀猪的吗?怎么成了人家小厮了?”云和也早已经打听到打败自己的是一个杀猪的小屠夫。

        “杀猪的和小厮很矛盾吗?”王放微笑道。

        “我管你矛盾不矛盾,反正今天我是要跟你比试一下的,上次我还没进入炼气期,这次可没上次这么容易。”云和舒展着胳膊道。

        “哼!”王放一道轻哼,目光平平射去,笑道:“好像上次炼气期败在我手下的也不少吧。”

        看着王放的目光,云和冷不丁的打了个寒战,心下一惊:这个家伙的目光仿佛透着一股子冷意,某一瞬间竟有种让人如至冰窟的感觉,恐怕还真不是其对手。一时说不出话来。

        “王小姐,你家下人平日都是这么嚣张的吗?”云楚挺了挺胸脯,正色道。

        “我对奴才都比较随意,他做什么我一般都不管,平日事多,哪里管得了那么多。”琉璃看了一眼王放,笑道。

        “下人还是要多管,不然失了规矩终归不好。”云楚道。

        “姐姐说的是。”琉璃转头对着王放,假装怒道:“下人,吃饭!”心中乐道:可是你自己让我当小姐的,可别怪我。

        云和道:“王小姐的随从就一定是个好随从,怪不得身手如此了得!”

        “多谢云和公子夸奖!”王放心道:想来这几日鬼殿的修炼还是有效的,精魂之力的威压对修为低的人真是有奇效。

        几人一时无话。

        席上,云和不断给琉璃夹菜献殷勤,让琉璃不知所措。看得云楚不知道是气好还是笑好,自己的傻弟弟终究是长大了。

        吃过午饭,云楚带了二人到二楼单间稍歇,说是入夜时分会有一场拍卖会,自己便不再打扰。

        单间内两条长椅,足有一个人长,中间一张乌木方桌,正靠窗沿。

        王放望着窗外大街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心中想起了无数事情,父亲母亲不知去向,祖父也有事离开了,古塔昏迷,鬼道一途虚无飘渺,答应古塔的事情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到,还有与依依的三年之约,这每一件事情都是万难。没有灵根真的能达到那种境界吗?也许只有成为缝宝师才能引得一些修道高手帮助自己。

        王放举起茶杯一饮而尽,心中坚定了许多,“所有的一切都将从今天开始,金毛熊手套,你将是我王放的起点!”

        “少爷,你怎么了?”琉璃看着出神的王放略有些担心。

        “哦,没事。这茶不错。”王放转过神来道。

        “少爷,我今天做的好不好,你会不会怪我叫你下人?”琉璃担心地道。

        “呵呵,这有什么,你表现得很好。”王放赞许道:“你要比那两个傻姐弟强多了,这些富家子弟往往觉得自己很聪明,做事周全,殊不知都是以貌取人,只对那些看似高贵的人竭力巴结,只能算是粗通人事。”王放摇头笑道。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6339/185261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