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鸿阶 > 第二十五章 欧阳千语

第二十五章 欧阳千语

        “是青山派的女长老,欧阳千语!”有人以极细小的声音道。

        “这风姿,当真是仙人风范。”王放也不禁赞道。

        只见不远处一个约莫三十出头的宫装女子款款走来,后面跟着五六个水灵少女,她脚步轻盈,体态优雅,一身雪白的长袍一尘不染,面如凝脂,发如乌丝,一双柔和的美目让人不敢直视。

        “各位好。”欧阳千语右掌竖起,面带微笑,回转一圈向在场众人算是行了个礼。

        “道长好,没想到素来雅静的欧阳道长也来凑热闹了。”周泰笑道。

        “镇公说笑了,大长老听闻此处有三级魔兽,特遣贫道先来看看。”欧阳千语笑盈盈地道。

        “哦?这么说大长老也要来?”周泰心神一动,这些修道中人表面上个个一幅清静无为的样子,一看到有利可图还不是趋之若鹜,自己虽然和大长老有些交情,可那不过是别人看在自己族叔的面子上。不然以自己的修为,如何敢跟筑基如云的青山派平起平坐。今日之事,若是那个老道士开口,自己恐怕只有退让的份了。

        “正是,大长老因为一些锁事耽搁了,马上就能赶来,让我先来看看这牲畜力竭了没,要知道三级魔兽的实力就是以大长老筑基后期的修为也是不敢小觑。”欧阳千语淡淡说道。

        周泰哪里还不明白,美道姑这翻话分明是说他们这些炼气修为的就不要痴心妄想了,但周泰哪里愿意就此离去,一时无话。

        欧阳千语让跟班少女搭了一个简易的帐篷,自己在内点了一柱檀香,入定打坐。五六个少女在帐外静静守候。

        王放散开精魂之力,只觉黑皮猪的喘气声越来越弱,看来多半是强弩之末了。

        夜里,龙津峪一片灯火,四周兽声此起彼伏,不过一夜倒也算平静。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帐篷外听见一阵呼喊声:“黑皮猪没动静了,大家快来看!”

        众人纷纷出了帐篷,将天坑围了一圈,果然底下没了一丝动静,不过那黑皮猪的影子凭着蒙蒙的亮光还是能看的分明。

        “怎么弄?”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各位耐心等候,大长老马上就会过来?”欧阳千语出声道。

        “哼,好像没了大长老我们都会死在这里一样。”人群中有人不满意地道。

        “那就等吧。”周泰心下计较,大长老的面子还是要给的,看来如今之计只能混水摸鱼了,“若是大长老能抓住这畜牲也就算了,要是不能,嘿!别怪我不讲情面。”

        又过了半个时辰,天已经大亮。

        正当众人等得不耐烦之际,只见远处风起。

        两道人影似狂风般飞掠而来,一阵呼啸,二人已经稳稳立在众人跟前。

        “这是筑基修士才有的速度吗?”周泰、马大水、林仲谦等人俱是心中一凛。

        “让各位久等了。”那位约莫七十的老者向所有人作了个揖,此人正是在青山派开山收徒的时候王放见过的大长老。

        “你来了。”欧阳千语对着大长老边上的另一个中年道士灿烂一笑,言语颇是柔和。

        “嗯,千语久等了。”俊朗的中年道士答道。

        “大长老现在怎么做?我们都听你的。”周泰道。

        大长老探头往天坑中望了望,在黑皮猪身上注视了一会儿,顿了顿,道:“起上来。”

        “怎么起?”周泰不解道。

        “填土。”大长老淡淡地说完这两字,便坐在一块大石上闭目养神。跟他同来的中年道士也在旁边坐下,一言不发。

        “还愣在那里干什么,动手!”周泰对众人道。

        一时间,众人围着天坑使劲刨撬,各种兵器此刻都成了铁锹,泥土纷纷落下。

        黑皮猪先是没有动静,待得泥土淹没了身子,它终于无奈站起身来,大耳朵左右拍打了一会儿,望上看的眼神甚是怨毒。

        “这畜牲还装死!”周泰没好气的道。

        泥土填一寸,黑皮猪则抬一寸,及到晌午,天坑被填了五六米,大家兀自还在刨铲甚欢,只听见黑皮猪一声狂吼,四蹄一蹬,冲天而起,几步便踏壁而上,直冲上来,秋风扫落叶般撞翻了好几人。

        “孽畜!”大长老大喝一声,追风而上,“元杰,封住后方去路!”

        “好!”跟他同来的中年道士二话不说,也是提步向龙津峪的另一端飞驰而去。

        众人看到上来的黑皮猪,俱是心中一凛,这家伙足比寻常家猪大二倍有余,一身纯黑的皮毛黝黑发亮,一排獠牙白闪闪长似手指,四蹄粗壮如柱,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一条手臂般粗大的猪尾后面竟挂着一头约莫猫儿般大小的红皮猪崽。那红皮猪崽一口紧紧咬住黑皮猪尾巴底端,身体蜷曲,四肢交错,脸现吃奶般的用力表情。

        欧阳千语眼中一亮,满脸欣喜,“竟还有如此可爱的小家伙!”右手一抚长袍,真气一提,往中年道士方向赶去,“元杰师兄,那只红皮小猪我要了,我们联手拦住它们。”

        “语妹,你说要,我就算拼了性命也帮你抓来!”元杰望着端庄清雅的欧阳千语不禁失神。

        欧阳千语也仿佛是感受到了元杰**的眼神,俏脸微红,低垂螓首。

        “砰!”只听见前方一声巨响。

        方才大长老已然和黑皮猪的前额对了一掌,双方各退了十步有余。大长老微微握了握发酸的双手,心下骇然,没想这畜牲已然是三级颠峰,这实力比之自己筑基圆满的水平都是不惶多让。

        黑皮猪猛一摇头,想来刚才那一掌让它也不好受。三级魔兽已经有孩童般的智力,这一击之下,它深知对方这人不是易与之辈,双目环视四周,寻找可以突围的地方。

        众人对黑皮猪的这一举动也是吓了一跳,一个个胆颤心惊,都取出兵刃横在身前,生怕畜牲住这边冲来。

        “放儿,小心点,这野猪极为不简单!”林伯谦提点道,此时的他也是全神贯注,目光紧紧地盯着黑皮猪的一举一动。

        “嗯。”王放用力的点点头,看刚才那一撞的声势,若是往自己扑来绝对是要命的,像所有人一样右手不自觉地抽出腰中的死龙刀护在胸前。

        常言道:怕什么来什么。

        黑皮猪炯炯有神的双目环视一周,最后竟然落在了王放此处。林伯谦、林仲谦俱是心神一凛,手心中不断冒出冷汗,要知道身后都是自家子侄,要是往这一冲,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的黑皮猪双目死死地盯着王放,后背的刚毛根根直立,鼻孔不断冒着白气。

        “嗷呜!”黑皮猪突然仰天长啸,一圈庞大的声波涟漪四散开去,见石卷石,见树摇树,龙津峪内仿佛有无数能量团在来回激荡,片刻后直冲云霄。

        场中除了大长老、欧阳千语以及中年道士黄元杰三人还能承受以外,其余人胸中说不出的难受,脑袋“嗡嗡”作响,那些修为实在太低的一个个跪在地上呕吐不止。饶是以大长老三人的筑基修为也并不好受,三人催动全部真气才勉强抵住一*声波冲击。

        王放此刻极为难受,这声波冲过身体一轮后并未就此作罢,在崖壁的反射下又一轮相对弱些的冲击透背而来,如此前后反复,直冲得欲仙欲死。王放体内并无真气,本能的凝聚精魂之力于眉心,护在识海前方,让人意外的是这种做法还挺有效,烦恶之意渐去。

        黑皮猪前蹄侧转,整个身体正对着王放,后蹄创地,畜力一蹬,如箭矢般向王放冲来。

        “没想到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林伯谦心中顿时萎靡了下去,当即侧身挡在王放身前。

        可是以林伯谦炼气十二层的实力哪里挡得信三级魔兽的全力一冲,整个身体就如同纸片一样被远远抛飞,重重地撞在峭壁上。

        在那一刹那,王放心中巨震,没想到相识不过数日的舅舅竟以命相护,眼眶微微湿润,一时连逃都忘记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只怕要死在这里了,若是有来生我一定会报答你的,舅舅!”想完这些,王放紧紧地闭上双目。

        大长老、欧阳千语、黄元杰三人也是一滞,想不明白黑皮猪为何朝那个方向而去,因为这龙津峪前后只有两个出口,分别被大长老和黄元杰、欧阳千语把守,若是它想逃决不可能冲向站在崖壁下的少年。

        王放只觉腹部受痛,脑袋一昏,整个人从猪鼻翻滚而上,一路过了猪额、猪颈,上了宽厚的猪背,迷迷糊糊中,王放紧握刀柄,一刀扎在猪背上。

        “嗷!”黑皮猪又是一声啼嘶,转头再次往大长老方向飞奔而去。

        “孽畜,好胆!”大长老全身真气凝于双臂,双足猛一顿地迎了上去,大喝一声“通天臂!”

        这式通天臂是*通臂拳的上等拳法,力重千钧,有排山倒海之势。

        “轰!”大长老的双拳与黑皮猪的前额又一次狠狠的对轰在一起。

        “野猪的攻击方式太过野蛮了!”大长老心中道,脚下连退几十步,一口鲜血从嘴角缓缓流出。

        黑皮猪更狼狈,重重翻了一个跟头,涂地十米有余,王放也是被远远甩开,反倒是那红皮小猪依旧紧紧咬住尾巴根宁死不放。

        众人对刚才这一幕都是心有余悸。周泰、张福林、马大水、沈定功等人都暗自惭愧,以自己这几个人的修为想要吞下这只庞然大物真是异想天开了。

        黑皮猪慢慢站起来,使劲地晃一晃头,双目猩红,黑毛耸立,忽得一急转身,张开血盆大口,一嘴叼起昏迷的王放,张开四蹄往欧阳千语方向奔去。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6339/185261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