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鸿阶 > 第三十二章 土小子

第三十二章 土小子

        房内顿时只剩下王放和云楚二人。气氛一时尴尬起来。不过这也正是云楚想要的,留下这小厮一人好好推敲一翻。

        “你跟王小姐多少年了?”云楚眉头微扬,居高临下地问道。

        “不长,也是十来年。”王放答道。

        “这么说你对王小姐是很了解了。”云楚双指在桌缘轻轻敲打道。

        “谈不下了解,我们做下人的,只要把事情做好就行。”两句问话,王放已经知晓了云楚的用意。

        “小姐对你好不好?一月给你多少银子?”云楚道。

        “小姐对我极好,银子足够我用了。”王放回道。

        云楚暗道:“没想到这个土小子油盐不进。”忽然站起身子,脸上堆起一丝笑容,在王放身边坐下。

        王放只觉一股莫名的香味扑鼻而来,一双修长在大腿已经近在咫尺,忍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听到这“咕嘟”声,云楚满意地一笑,看来自己的目的一半已经达到了:“姐姐想问你,你们平日住在哪里?”

        “住……住山上。”王放弱弱地道。

        “住在哪座山上?”云楚的身子往王放挪了一分。

        王放很不自然地退了一分。

        “山上就是山上。”王放显得像一个手足无措的小孩子一样,慢慢往角落里躲。

        “是东面的山,还是西面的山,还是南面,或者是北面。”云楚慢慢欺近,虽然她自己也觉得对付这样一个不谙世事的土小子有些杀鸡用牛刀了,但是她对琉璃的身份实在是太好奇了。

        王放已然缩到了角落,轻声道:“好像是在……在北面。”

        王放的声音实在太低,已经低不可闻。

        云楚慢慢凑近去想听个清楚,蓦然间只觉一片轻软已经贴在脸畔,痒痒地甚是舒服,片刻后一惊,原来是那小子的嘴唇居然无理地贴在自己的脸上。

        云楚又惊又怒,连忙挪动身子后撤,只觉腰部一阻,放眼看去,只见一只修长的手臂盘在自己腰间。这让云楚有些措手不及,顿时花容失色。

        一瞥间,那个土小子一脸坏笑地望着自己。

        云楚一愣,觉得腿上有东西在蠕动。

        王放的左手早已经放在她的大腿之上,如毛毛虫一般缓缓上移。

        “臭小子!”

        云楚话刚脱口,一股大力压来。

        王放整个人强压在云楚的身上,使其根本无法动弹,二人就这样上下交叠着趴在长椅上。

        云楚不断挣扎,几次强提真气都被对方一股强大的莫名的威压给生生阻断。

        “你再无理我就要叫人了!”云楚惊道。

        “你叫吧,嘻嘻!”王放只觉身下分外柔软,一股邪火直往上冲,“如果让别人看到恐怕你这这辈子只能嫁给我这个土小子了,嘿嘿!”

        “你!”云楚紧咬嘴唇,想死的心都有了,一行泪水渐渐从眼眶中流出来,她从来没想过会被这样一个她最看不起的小厮侵犯。

        “哭了?不会吧?”王放颇为意外,平日看这她一副**劲,原来都是装的,本想逗逗她,女孩子一哭便觉得索然无味了。。

        王放慢慢压下邪火,放开云楚,坐起身子。

        云楚方才从惊恐中回来神来,两眼泪汪汪,与她一袭成熟妩媚的着装颇为不合。她抬眼看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土小子,这个从来没有让她正视过一眼的土小子,看着他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心中复杂难明。

        “你是想知道我家小姐来自哪里吗?”王放喝了一口茶道。

        两个人一下子变得陌生起来。

        云楚抹去眼角的泪水没有说话。

        “我家小姐是青山派紫云峰九长老的弟子。”王放道。

        “那你呢。”云楚轻声道,刚才的那一股来处灵魂的威压让自己竟有些喘不过气来,真气颠乱,仿佛有一股子冷意直冲得自己气海翻涌。这让她一下子觉得眼前这个少年并非常人。

        “我?”王放嘴角微微一笑,道:“我不过是一个小厮罢了,不值得大小姐垂询。”

        “那你稍坐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打理,少陪了。”云楚也没等王放答话,便退出了门外,在她心中有那么一丝捉摸不准的害怕,心道:青山派果然是大宗派,连一个弟子的小厮都这么厉害,假以时日,弟弟张云和也能这般那就好了。

        王放随意地摇了摇头,没有太过在意。从怀中掏出那本印拓本《万经注》,这本书他还没有好好看过,因为其中的内容太过复杂了。人体经脉成千上万,光一条从头到尾看下来就让人头昏脑涨。更别说密密麻麻上万条,简直如同一屋子的乱麻让人无从拾起。

        《万经注》中有几段关于灵根的话引起了王放的注意,其中开篇道:“*是人之本,经脉是人之根,血液依经脉流贯全身,方能强身健体,真气依经脉循环周身,方能生生不息,故灵根之优劣在于经脉之繁简,经脉稀而散,且多有阻滞,则灵根劣,修道难,反之经脉纷而繁,周遭毗连,则灵根优,修道易。是故修道灵根在于经脉……”书中又道:“精魂与肉身本是天造地设,同出一源,若是想通过夺舍来获得更好的灵根,是为妄想,夺舍之时,修道止步,原因无它,概阴阳不能相调也。”

        王放接着往下翻,前面是任督二脉的详述,此二脉是贯通全身之主脉,再接着是手少阴心经、手少阳三焦经、足少阳胆经、足少阴肾经等诸多要脉。

        王放边喝茶边看书,不知不觉过了小半个时辰。恍惚间,琉璃已经立在了跟前,沐浴过的琉璃此刻更加容光焕发、楚楚动人。

        云楚则是静静地站在一边,没有多话。

        王放与琉璃私下说了几句,向云楚买了些上等的兽皮和兽筋,便与云楚别过。

        王放将一应物品放入储物袋,去精舍换回衣服,便往青山派与众人约好的地点行去。

        二十几人早在山下等候。

        琉璃清点了物品,一队人浩浩荡荡往山上行去。

        行了三五里,前方一阵鸟鸣,一大片飞鸟惊飞而起。

        “看来前面有人。”一名年纪较大的学道弟子道。

        “嗯,看这样子人还不少,估计出事了。”另一名学道弟子道。

        “不会是抢劫的吧。”王放道。

        “应刻不可能,那个方向虽然是马大水的地盘,但他从来不敢跟我们青山派动手。”

        再行几步,只见一大批人神色慌张,急速向前奔去。

        “是镇公的人!”那名年长的学道弟子指了指对方的衣服道。

        “琉璃,你带他们先回山去,我去看看。”王放道。

        “公子,太危险了,你还是不要去了。”琉璃担心地道。

        “没事,我又没做什么坏事,他们是官兵,不会无缘无故杀我的。”王放笑道:“你们背着东西快点上山,我随后就到。”

        “那你小心。”琉璃皱着眉头,有些不悦。

        说话间王放已经消失在眼前。

        王放跟在最后一个官兵身后,拍了拍他肩膀问道:“兄弟什么事?这么劳师动众?”

        “哪来的土小子,滚远一点。”一位官兵不客气地道。

        王放心中来气,嘴上却不说,只道:“小弟是青山派弟子,这地方我熟,不知道我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那位官兵转过头来道:“青山派弟子!当真?失敬,失敬。”官兵的语气顿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道:“实不相瞒,我们在围剿马大水!”

        “就是那个土匪头子?”王放问道。

        “不错,上次在龙津峪镇公没出手,这次居然嚣张地孤身一个来到镇里来,好在镇公早得到消息,集了镇中几个好手,终于把马大水打了重伤,现在他负伤而逃,此刻正在这几片山头上,已经被我们团团围剿。”那位官兵道。

        “哦,那真是一场好戏!”王放想起当时在龙津峪时,那马大水确实嚣张不可一世,没想到也有落难的一天。

        王放远远望去,果然各处人头攒动,人数不少。远处一个山头上,一个熟悉的身影举目四望,脸色凝重,正是镇公周泰。看到他王放就来气。

        数千官兵地毯式的搜索了半天,除了些鸟兽逃窜,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继续给我搜!”周泰大声喝道:“我还真就不信,马匪能飞!”

        王放也很好奇这个马大水到底有没有躲在这片山头,他悄悄外放精魂之力,细细搜索着每一寸土地。

        官兵知道王放是青山派弟子也就没有阻止他跟在后面。

        “再上去就是悬崖了。”一名官兵道:“这也就意味着整个山头的每一寸土地都搜了一遍了。”

        “真是奇怪了。”另一名官兵道:“还真是飞走了。去悬崖看看!”

        众人来到悬崖处,只见悬崖异常陡峭,众人所站的平台完全是一块突出来的巨石,一眼看不到崖壁。

        “应刻在下面。”一名官兵道。

        “可是这么高,下去太危险了吧,况且下面还有可能是悍匪马大水,冷不丁一刀刺过来,谁下去谁死啊。”一名年纪约莫四十出头的官兵说道。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无话。

        突然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王放的身上。

        “你们该不会是让我下去吧?”王放惊道。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6339/185261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