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临天下:一后千宠 > 441.第441章 战长安

441.第441章 战长安

        秦子奇看着手下不顾那些农家痛哭哀求将搜出来的粮食全部装车后又准备将火把丢上房顶,淡淡的道:“别烧了,让他们全部都到城里去。”

        “校尉,大人说的可是全给烧了…”看到秦子奇的脸色,兵士识趣的退后,反正到时候挨罚的也不是他们。

        “先将东西运回去。”秦子奇交代完后策马到了村头,看向了渭南方向,长安离渭南不到两百里,渭南离潼关却有两百二十多里,就算自家人跑去潼关送信,只怕也赶不及救援,可惜啊,听说今年可以是个丰收年。

        “校尉,我们走了?”听得兵士叫道,秦子奇点头,然后调转马头准备往回走,刚走了几步,就感觉到脚下大地震动,一阵低鸣的声响从远处传来。

        秦子奇脸色顿时一变,道:“丢了粮车,快点过河!回城!”

        兵士们不觉疑惑的看向他,校尉今天出来就一副不情愿的样子,现在还要丢了粮车,他们回去怎么交代?

        “想活命的就快跑!”秦子奇叫了一声后,带了自己几个亲信就往灞河跑去。他在西北军呆了十年,这样的震动定然是大规模骑兵奔驰引起的,在这里,能引起这样地动的骑兵只有凌家那五万。

        推着粮车的兵士看着长官飞快的策马跑走,迟疑着要不要丢弃粮车,这个秦校尉刚来没多久,还不知道周将军的做派,要是不听他的话,可不是几下军棍能过去的。

        只是迟疑了那么半晌,一个士兵首先发现了不对,叫道:“我怎么感觉地在动?”

        “看那边!”一个士兵指着东边叫道。

        日头渐西,落日的光轮将地平线燃成金黄一片,在那光轮中,一片红色如同从太阳里跳出来一般,直直冲了过来。

        兵士们丢了粮车就跑,只是他们两条腿怎么跑得过那些骑兵,不多时就被追上,有些机灵的直接丢了武器爬在一边投降,有的就被直接冲撞在地,然后被无数马蹄践踏过去。

        那些绝对不是一般的骑兵,看着后面风一般的疾驰过来的骑兵,秦子奇心内大骇,加快了速度往灞河桥头奔驰过去,冲过桥头后一边大叫着关城门,一边往周游的府衙冲去。

        下了三天雨,今日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又已经将近黄昏,城门口来往的人很多,守门兵士有听见他那句话的,站起身来看着他冲往内城的身影,疑惑的问边上的士兵道:“我瞅着是秦校尉?好像喊着关城门?”

        “好像是吧,别听他的,一个刚来不久的校尉,也敢经常说咱们郑校尉的不是,早被大人们烦了!”兵士话音还未落,就听得外面有人在狂叫,从城门探出头去,就见灞河对面大批的骑兵正奔驰而来,将那些出城的百姓吓得全部闪到了一边,将桥道让了出来。

        “关城门!”城墙上的兵士总算反应过来,对着下面大叫道。

        “让开让开!”几个兵士将门口的人推开,推动沉重的大门,徐徐关上。

        眼见河对面的城门在关上,何离心里一急一夹马腹再度催马往前,只觉身边如同飘过两道青烟一般,直接从桥上飘了过去,然后闪进了那门缝,门…停住了。

        “啊!”面前的兵士忽然成了两半倒塌下来,直到城门边的兵士全部变成两半后,出城女子的尖叫才发出来。

        叶十一用力将门推开,对夜霏使了个眼色,便从城门边的楼梯掠了上去,一路剑光闪过就是一簇簇的血花飞溅。

        美丽得如同精灵跳舞一般的身影,打开的却是地狱之门。

        “杀!”何离大吼一声,跃马第一个冲进了城门,调转马头就直接冲上了城墙。

        随后进来的一队随着他冲上了城墙,一队却是随着孟苏往内城冲去。

        长安城内五万人,三万已经成了渭南平原的亡魂,三千被派出去坚壁清野,两千被郑筏带着挨门挨户抓壮丁,守城的士兵本来就没有多少,怎么抵得过这些煞神一般的红甲骑兵,更何况还有一个杀人如同切菜一般的叶十一。

        周游的府邸在内城东侧,是长安城里除了李家外最好的地点。

        周游正躺在新娶的姨娘腿上,看着天边晚霞,听着伶人唱着曲,心里算着这个时候方言应该将那渭南平原给烧了个干净,绝了孟苏的粮食,自己再出兵将他赶出潼关,那么自己是不是可以考虑下割据一方?这事可得和李家好好说说,长安大族不少,如果能得到他们的支持,凭借天险,关中之地可是历来王者之地。

        “秦校尉,哎!秦校尉!你不能进去不能进去!”听得管家大叫,周游皱着眉头坐了起来,见秦子奇挥手推开管家冲了进来,喝道:“大胆!秦子奇,你居然敢闯我官衙!”

        “大人!凌家军攻过来了!”秦子奇叫道。

        “胡说!凌家怎么可能攻过来?就算他们前来,现在也应该被方言堵在路上!危言耸听,扰乱军心,该当何罪?来人!拖下去斩了!”周游大声喝道。

        不待周游的亲兵上来,秦子奇一个跃步上前,抽出腰刀一把扭住了周游的手,将刀架在了他脖子上,大喝一声:“谁敢上来!”

        “你想造反?”周游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声音都带着颤抖。

        “我造反不造反你不都要杀我吗?那不如我拿你做了礼物送给那凌家!”手一动,腰刀在他脖子上一划,顺手接住那掉下来的人头,秦子奇大喝一声,砍翻两个冲上来的兵士,往外跑去。

        门外他的亲信正和守门的士兵在对持,秦子奇二话不说就砍翻了几个,再和亲信回头将追出来的几个兵士收拾了,跳上了马,道:“咱们走,投凌家军去!”

        有了秦子奇的投诚,红色潮流顺着长安的街道向四处散去,三个时辰后,最后一处抵抗也被消灭。

        凌清羽站在塔楼上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城内,这也太快了吧?是敌人太弱还是我们太强?

        此战在后世经常被人拿来讨论,如果周游没有自大的分散兵力前往渭南,如果何离没有当机立断的直袭长安,如果那天队伍里面没有叶十一,如果周游能不逼反秦子奇,那么长安之战都可能是另外的结果,至少会牵制何离和孟苏一段时间,只是没有可是,在这初夏之夜,长安没有遭到任何破坏的被攻破。

        拿下长安第二天,韩枔到了长安,迎接他的是只差没把救星两字写在脸上的凌清羽。

        在广南路,所有的政务都是朱炜离带人处理的,可是长安这里人口比整个广南路都多不说,还特别多的世家大族,她手边又一个懂政务的都没有,只把她急的想撞墙。

        程嘉的国策在完成后,凌清羽就送了一套给韩枔,这两年时间,北方学堂里面出来的佼佼者都按照各自的体系进行培训洗脑,汴京之变后,高柳封了天井关,河东路成了何离的天下,太原知州范诤很识时务的打开了城门,加上早先程嘉就送往韩枔手下的那些寒门士子,太原地区的改革最先开始,现在已经初见成效,这次他便带了苏策和三十多人前来,还没来得及喝茶,就接过了凌清羽手上的事务。

        凌清羽总算能上街找吃的,韩枔苏策和何离孟苏则关上房门一直密谋到了凌清羽吃的肚子都撑得走不动了的回来。

        五月底,长安进入了高热的夏天,在何离等人的建议下,凌清羽到了杨贵妃洗澡的地方。

        人一送走,叶十一和他的千人队换上暗红色的衣服,不同于凌家护卫的黑色和何离军队的鲜红色,暗红色介于两者之间,却带上了更浓的杀气。

        长安世家豪族上百户,拒不合作罪恶滔天的十五户,一夜之间被叶十一灭了门,罪责一条条的名列在巨大的宣纸上贴在了大门口,而从门缝里流出的鲜血将石阶都浸透。

        那是比两个时辰杀光抵抗士兵更让人恐怖的事情,剩下的世家豪族立刻换了态度,隐藏的田契商铺都开始重新核对,以作为重新定税的依据。

        从命者秋毫不犯,违命者全族必诛。罗刹军,这个称呼第一次出现在了日后的史册上。

        六月十日,在华清池学习杨贵妃的凌清羽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你…”凌清羽神色纠结的望着面前的男人,问道:“你怎么过来的?”

        懒懒的靠在了座椅里,一双长腿交叉的架在了对面的椅子上,手撑着头,赵吟风看着穿得很是凉爽的凌清羽(学习杨贵妃嘛),视线往那抹胸下扫来扫去,道:“我本来是来找何离的,先是去了代县,结果说他来这里了,所以我追了过来,在城里听说你来了,便寻了过来。”

        “你找何离什么事?咳咳,你找我什么事?啊,我还没有谢谢你的,多谢你在汴京相助!”凌清羽笑得自己都觉得假的道。

        “柴瑾仲抓了老爷子和赵家在汴京所有人,老爷子给赵铭亮送信,要他不要管他们,正好有借口起事,”赵吟风眼睛没有离开那抹胸下面的隆起,声音平淡的道:“赵铭亮要起事,就要动用我手下那十个营,他没有和我商量,而是派了刺客和我的亲信副将赵巍一起,趁我出外巡视的时候刺杀我。”

        呃?我应该表示同情吗?凌清羽望着他,问道:“你打算什么办?”

        看着她脸上的表情,赵吟风嗤的一声笑了出来,抬了眼睛,看着她道:“赵家里面老爷子看重的和对赵铭亮有用的人早就已经离开汴京去了健康,老爷子自己也已经是风烛残年,拖着一个病体就打算给赵铭亮一个借口。当初赵家石家高家等一共十二个领军将军都和周世宗立下了血誓,如果皇家没有对不起这些勋贵,勋贵不得谋反!要不,皇家怎么那么放心的把北方四路的军队都留在赵家手上?可是现在赵家没反,柴瑾仲杀了老爷子那就是自己破了血誓,赵家起事顺理成章,而那些留在汴京的赵家人,也就成了加重这个砝码的陪葬。所以,你脸上的同情可以收起来了。”见凌清羽神色一僵,又笑道:“赵铭亮刺杀我的事情,我早就知道,唯一没有想到的是赵巍居然是他的人,所以我借机装作重伤从山下滚落,来找何离。”

        赵吟风收起了双腿,凑到了凌清羽面前,在她往后仰仰到实在没有法子仰的地步时,笑道:“其实,我是想问你,想做什么?”

        “我?”凌清羽惊讶的问道。

        “你拿下了广南路,河东路也已经竖起了你的大旗,如今长安也在凌家之手,程嘉的万言书我看过,你那个俗得不能再俗的动员书我也听到了,凌清羽,你想干嘛?”赵吟风眯起了双眼,一张总是带着些兵痞味道的脸顿时正经起来,淡淡的问道。

        “我?”将他的脸推后些,凌清羽抹了下脸上的唾沫星子,淡然笑道:“你既然看到了我说的话,就应该明了我想做什么。”

        “你要这天下?”赵吟风退后,眼底深深,嘴角带了一丝讥讽看着她。

        “赵吟风,”凌清羽站了起来,走到两人所在的平台边缘,看着那山下那广垠的平原,道:“我被人推入太湖,醒来后,父兄的海船被谢家假装海盗击沉,母亲被伯母和堂妹侮辱致死,我被逐出家族,父亲的百万家财全部被大伯夺走。我带了父亲那条破船出海,船上的船员都是不靠谱的,杨昭何离他们那时候还是囚犯,都是那么年少,却带着一身的伤,在为这个国家拼命后,得到那样的下场,燕三当时身上中了剧毒,只有几个月的性命,可是你知道我们那两年多快乐吗?航行在大海上,去往那未知的世界,探险,贸易,每一日都是新鲜的一天。”

        她的声音停顿了下来,赵吟风起身走到了她身边,看她的视线转向了后面的那些连绵的山脉,拢了拢被风吹散的散发,眼里含了泪水,忍住了哽咽,继续道:“可是那狗皇帝召了杨昭回来,后面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如若要问我想干什么?我只想他们都活过来,什么都可以不要,就算只是在番外的一个小岛,我们自己搭建房子,自己种田,就那样就好。”

        “凌清羽,你的版图有多大?”见她诧然回望,赵吟风背了手看向了那远处,道:“你想建立的新皇朝,那个平等自由有尊严的皇朝,版图有多大?”

        诧异的看着赵吟风,凌清羽沉吟片刻道:“北方,草原,河西走廊,西域十六国,吐蕃,这些本就是我天朝国土。”

        先是一怔,赵吟风嗤的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越笑越大声,最后抹着眼角笑出来的泪,对满脸恼怒的凌清羽道:“何离他们可真辛苦!你知道这些地方都打下来别说兵力,光时间要多久嘛?”

        见她满脸通红恼羞成怒般的转身就走,赵吟风拉住了她的手,道:“你嫁给我,我帮你攻下上京。”

        “啊!”凌清羽这下是真的惊讶了,你不是刚被人追杀逃出来的嘛?你不是来找何离收留的嘛?

        “赵家军在北方四路一共四十营,赵铭亮控制了十五营,其余都在我手上,”赵吟风抓住她肩头,让她直视自己,然后笑道:“何离全力攻打中原,我则出关进攻辽国,萧燧的人头,我一定拿下给你,只是,在我拿下上京之时,我要你嫁给我,哦,杨昭是入赘的是吧?那么我也一样好了。”

        这个话让凌清羽惊吓到有些接受不能,何离孟苏他们愿意服从于她为她打天下,那是因为她对他们有救命之恩,何况还有杨昭的旧情在,当然,现在可能加上了别的东西,但是赵吟风?要说他自己有野心还好说,这个提议算什么?别是哄我的吧?对他放松警惕,然后等他做大后再杀回来?

        “凌清羽!”她脸上的表情充分说明了她在想什么,赵吟风不觉恼怒的吼了一声,然后道:“我现在除了你对别的女人都不行,只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67/5346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