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临天下:一后千宠 > 800.第800章 战鼓(庆祝大章)

800.第800章 战鼓(庆祝大章)

        从古城到酒店有六七公里的路程,本就吃得撑,晚间运动又过了力,上午再各种购物也很是费力气,坚持到了大半路程,凌清羽就走不动了。

        也没有骑车,燕三直接背了她,在下午那慵懒阳光里走完了剩下的路程,还未到酒店,凌清羽就趴他背上打起了小呼噜。

        一觉睡到SPA都做完……

        老人家们带着大包小包回来一个个都有些累,便说晚上不跟他们去玩,去做做休闲SPA,自己玩玩放松下。

        凌清羽花动周梓清饭碗做过SPA精力全面恢复,趁着暮色还淡,一行人又骑着车子往古城而去。

        这次,凌清羽打死都不和人同骑了,坚决要求自己骑。

        睡到SPA做完才醒,醒来后治疗师就跟她说,不能这么暴饮暴食,肚子比昨天做的时候整整大了两圈,这样下去,很快,她的体重将暴涨。

        还不是同比例暴涨,会只长肚子。

        只要想象一下治疗师说的那种前景,凌清羽脊背就有些发冷。

        虽然说,男人们的感情她一点不怀疑,燕三连那样的誓言都发出了……

        但是!男人们又优秀又漂亮又年轻,而她年纪比他们大,既没有绝世才华也没有倾城丽容,姿色本来就只是中等,如果再变成水桶,就算男人们的感情再坚贞,也是会看腻的吧!

        黄脸婆黄脸婆,那就是被抛弃的前奏啊!

        被治疗师轻声细语的那么说了几句后,本因为吃得饱睡得好阳光晒得很是舒服而整个人都处于懒洋洋状态的凌清羽一下奋起。

        危机感太强烈了!

        看着她那只差在额头上绑根白布条写上奋战二字的模样,何离悄声问叶十一道:“下午,出了何事?”

        叶十一眼神瞅了眼燕三,闷闷的道:“那个什么治疗师说姐姐要再这么吃下去,就会成为一个腰围十尺的水桶身形,不光对身体不利,体型也会很难看,老公会不喜欢的,还说,她有些客人就是因为年老体型变差结果婚姻出现了问题。”

        那死女人胡说八道!姐姐变成水桶才好呢!别人都不喜欢了,那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何离哦了一声,看着凌清羽和花动比赛着拼命加快速度往前冲,嘴角的笑意是忍都忍不住。

        腰围十尺的水桶……嗯,这个前景不错!

        日落黄昏后,月上柳梢头,丽江古城的白天是清雅古典浮动着慵懒休闲之气,而暮色降临华灯初上之时,就是一片暧昧旖旎风光了,鲜红的灯笼散发出昏晕的光芒,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浪漫的气息。

        这里酒吧众多,到了晚间,便是欢声笑语一片。

        周梓清她们探到的这个有活动的酒吧面积不小,中间有一个不小的舞台,他们到的时候,酒吧里已经挤满了人,随着节奏激烈的摇滚摇摆着身体,喧嚣的叫声夹杂在音乐之中,冒着泡沫的啤酒杯在人头上晃来晃去。

        周梓清已经先行订了桌子,但是人太多,留给他们的也不过两张小台,旁边放着临时增加的小板凳。

        让凌清羽和女士们坐下后,看着那自己坐下去半个屁股都容纳不了的小板凳,赵吟风几人都选择了站在了凌清羽旁边,看着那些骚动的人群。

        在这里,人们不会问你来历不会问你身份不会问你去向,在这里,只有啤酒和音乐,还有随意摆动的身体随意发泄的情绪。

        在这里,不管你年纪多大,背景如何,只需要你拥有一颗年轻的心,和愿意年轻的心。

        场中不管老少都在疯狂的跳动,随着音乐摇晃出各种姿势,中间有几个年轻人跳起了街舞,更是赢得了一阵又一阵的掌声。

        凌清羽花动几人只是坐了一下就跳了起来,挤进人群一起跳起了舞。

        凌清羽是顺手拉了站在旁边的燕七下的场,刚开始是她带着燕七,没有两分钟,便成了燕七带她。

        燕七那水蛇腰,扭动起来不要太性感太妖媚!

        五分钟后,就学会了贴着凌清羽的身体从下往上从背后扭到前面,然后一手翘着兰花指勾住了她的后脑勺,随着音乐扭动着身体让她贴紧了自己,吻上了她的唇。

        引得旁边人发出了震耳的叫好声。

        凌清羽被吻得脑袋都发晕,看着他那溢彩流光的桃花眼暗道了声不妙,再被他这么勾引下去,自己就守不住了。

        不顾燕七哀怨的目光,凌清羽赶紧换人,这次抓了个最老实的影九。

        影九老实,被凌清羽贴着身体慢慢摇动着身体之时,一张俊朗的脸红成了茄子般,抱着她腰的手僵硬如铁,随着她的步划一点点迈动着脚步,见她媚眼如丝,在灯光下更似带了水一般,那眼中流溢着的光芒让他不觉就想起了自己挑的那套情趣内衣……

        “主子……”影九一手搂着她腰,一手捂着鼻子,轻声道:“主子,九……不成了……”

        凌清羽一愣,随之感觉到下面那坚硬的东西正以极快的速度庞大起来,暗道不妙,赶紧拖了他回去座位,将他按在了沙发座里,然后拿了杯冰水给他。

        “姐姐教我!”赶在赵吟风前面,叶十一直接将凌清羽从沙发座里拽了出来,搂着她就挤到人群里面去了。

        影十三看着影九一阵憋笑,低声问道:“要帮忙嘛?”

        影九将冰水一口喝干,闭上眼睛调息静气,道:“不用!”

        “铛铛铛”三声脆响,音乐猛的停了下来,让叶十一刚准备摆起的姿势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将凌清羽紧抱进怀里,恨恨的看向了舞台上那个敲钟的男人。

        “各位,篝火已经搭建好,请各位移驾,咱们的篝火晚会开始了!”男人的话音未落,就响起了一片叫好声,然后人群往外面涌去。

        酒吧离得古城中心的广场并不远,走过去也就几十米的距离。

        此时广场中心已经燃起了一个巨大的篝火,一边是被音响环绕着的乐队,另外一边则是捧着各种东巴乐器的纳西族人,在两者之间,竖立了四个大鼓。

        篝火四周散落着一些小板凳,但是更多的人是席地而坐,将中间空了大片出来,等下那里,将是欢乐的海洋。

        向东西出来得早,占据了靠近河边视野最好的一块地方,铺好了垫子,等她们一过来便招呼着众人坐下。

        苏姆出来之时将桌上点的那些小食都打包带了出来,孟苏和赵吟风则是扛了四箱啤酒,吃的喝的对中间一摆,一行人便围着坐了下来。

        开瓶器都没用,影十三直接将瓶盖掀开,递给了梁嘉荣和吴坤,两人接了过来,见男人们都是直接对着瓶口喝,便也学着喝了一口,嗯,感觉还真不错。

        场子里还在聚集人,凌清羽和花动周梓清几个在对着自己今天的收获,交流着那家店铺不错,男人们则是看着那些穿着纳西族服装的人好奇的交谈。

        程嘉对这种东巴文字很是感兴趣,上午路过一家东巴文书店就留了心,见一个穿着全套东巴服装的老者,便上前去询问交流,待到鼓声响起,已经和那个老东巴好似莫逆一般,两人互相留了字后,拿了一张写着东巴象形文字的纸回来。

        赵吟风拿过那纸左看右看,问道:“这画的是什么鬼画符?”

        “别瞎说,这是祝福的话语。”程嘉从他手中拿过那纸,小心折好收入怀中,道:“此地流传多年的文字是带有灵气的,不可小视。”这可是那东巴老人特意给他写的祝福文字,带了东巴老人虔诚的祝福,是他专门为凌清羽求来的。

        “南疆之地巫蛊之说还是有些道理的,三哥不能不信。”见赵吟风不以为然,叶十一笑道,何况,他们的存在本就说明这世上是有神灵之事。

        广场上人群聚集,主持人敲响了钟,场上安静下来,悠然的东巴乐曲响起,穿着东巴服装的老者吟唱出了悠远的曲调,音调简单,却带着古老神圣之意,穿着纳西族服装的女子排成一队,合着老者的歌声一边唱一边围着场地缓缓的跳着简单的舞蹈。

        祈福的歌舞过后,一边的电子器乐响起,激烈的鼓点让气氛顿时从神圣转为热闹,跳舞的姑娘纷纷下场来拉人进去跳舞,一边的观众也毫不推辞的跟着一起下场,跟着一起跳起了欢快的舞步。

        一阵激越的电吉他声后,场中的人叫了起来,往四下散开,空出里面一大块空地出来。

        一个穿着鲜红色舞裙的女孩子带了鲜花制成的花冠,随着那电吉他的声音跳起了欢快的舞蹈。

        女孩子动作热情奔放,狂野之中激情四射,引得观众忍不住的激动叫好,纷纷站立起来鼓掌助威。

        一曲终了,女孩一个弯腰施礼后大声道:“我们来自上海,以舞会友,不知对面的朋友可愿意也来一曲?”

        观众轰然大笑,然后纷纷望向了女孩手指的方向。

        凌清羽嘴里叼着一块粑粑正在鼓掌,见群众的视线全部看过来,那小近视眼才发觉那女孩指的正正是自己这帮人。

        呃!这什么情况?凌清羽茫然的看向燕三。

        “是那露天阳台上的女人。”燕三淡淡的道。

        凌清羽当时下楼下得快,没有听见赵吟风他们在后面不满的哼哼声,也没有看见那女孩当时将书挪开了一条缝,从那里面将他们都打量了一番。

        “这是挑战嘛?”赵吟风拿着啤酒瓶回头问程嘉。

        “应该没错。”程嘉笑道。

        “那边几位先生,怎么?不敢嘛?没关系,大家玩玩呗,不会笑话你们的。”见他们没有动静,女孩子大声笑道,引得周围的人群也哄笑起来。

        “靠!”赵吟风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道:“被个小丫头片子挑衅,你们受得了?”

        “你会跳舞嘛?”孟苏施施然的站了起来,悄声问道。

        赵吟风一愣,回头看向何离,道:“咱们那舞能成?”

        “程嘉,你去问下,那鼓可否借给我们用下?”何离将酒瓶一放,站起身道。

        “自然可以,何将军是想?”程嘉也站了起来问道。

        “只说一曲而已,又没说非得跳舞,苏姆,那曲子你可记得?”何离将外套一脱,问道。

        “记得。”苏姆也站了起来,带了浅笑道。

        “那便让他们看看,什么才叫男人的气魄。”何离将袖子一卷,对叶十一挑了下眉头。

        叶十一将外套一脱,扭动了下手腕,笑道:“也是,好久没有和你们一起合奏了,不知道各位哥哥是否生疏了?”

        孟苏啪的拍了一下他的头,道:“得瑟了吧你!”

        程嘉问过那东巴老人后,对着这边挥挥手,示意没问题,何离赵吟风孟苏夜魄四人脱了外衣只穿了里面T恤走向了那四面大鼓,叶十一则是走到乐队边,问他们借了根笛子,试了几下音后,看向了站在了大鼓后面的四人。

        “他们干什么?”周梓清不解的问道。

        那四人本就身材高大,强劲有力的肌肉将那T恤给撑出优美的曲线,那身形仿似带着蓬勃之力,只那么站在那大鼓后面,就让人觉得热血沸腾。

        凌清羽的眼中跳动着激动的火焰,轻声道:“你看着吧,看看,什么叫男人……”

        说起来,她有多久没有看到那个场景了?那还是很多年前,那时候叶十一和夜魄还是少年,那时候长安刚刚拿下,凌家军士气正旺,那时候,她根本没有想到,真正拿下天下是要付出那么沉重的代价。

        咚的一声,沉闷厚重的鼓声响起,场面上慢慢安静了下来,连带了不屑和挑衅的那女孩看到四人的架势,都收敛起了脸上的神情。

        叶十一长笛凑到唇边,清越的笛声带了凌然之意冲天响起,然后,那四个男人手中的鼓槌落了下去。

        一声声的鼓声由轻到重,咚咚咚的好似击在人心里,那鼓声初而轻如同微风拂起,再而音沉浑厚如同暗雷滚过,随着那笛声拔到最高处,四个男人一声大吼,手中鼓槌如雨点般的落下,密集的鼓声带着雷霆之势如同九天落雷一般一声快过一声的敲在人心中,激起了人本性里的热血和狂热,让观众平息静气之时,只觉热血沸腾,若是手中有家伙都要学着那些古人敲击盾牌大声狂叫了。

        如同狂风暴雨气势磅礴的战鼓之声击到最激昂之处,四人猛的将鼓槌放置在了大鼓边上,最后一下的鼓声余韵还在回荡,清越高昂的歌声响起。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那如同天籁一般的歌声激昂慷慨,随着那歌声和随之响起的低沉鼓声婉转笛声,众人仿似看到了那一片望不到边际般的战阵,那红色盔甲铮亮旌旗在风中烈烈飘扬,武器发出的寒光让阳光都失去了颜色。

        最后一声苏姆声音拔到了高处,四个敲着战鼓的男人也同时发出了一声震天般的大吼:“杀!”

        那一瞬间,一股凛然杀气铺面而来,让离得稍微近点的人都踉跄着后退了几步,脸色苍白神情激动的看着那如同战神下凡一般的四人。

        整个广场一片静默,唯有那激越人心的余韵在人群中环绕,直到有人大叫了一声好。

        凌清羽一边蹦着一边大叫着好一边大力鼓掌,然后对男人们伸出了大拇指,又激动的抛出了飞吻。

        一声出了,震耳欲聋的叫好声随之响起。

        几人放下鼓槌,跟那大鼓主人道了谢,一边和激动的涌上来说着夸奖之词的群众微笑道谢,一边往自家那蹦跶个不休的女人走去。

        梁嘉荣和吴坤一脸呆滞,愣愣的转头看着旁边那两网文大神也是一脸震撼说不出话来的模样,再看向东西……

        向东西准备喂花动的手僵在了花动唇边,两人保持着一人张嘴一人送东西过去,但是东西就是没送进去的姿势。

        “我靠,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吴坤低声嘀咕了一声,然后看着其余人默默的摇了摇头,将凑在唇边良久一直没动的啤酒瓶一口喝干。

        实在是太震撼,太让人热血沸腾了!

        这要换古代,他会直接拎着兵器跟他们走……

        “大哥大哥!”跳舞的女孩挤过人群挤到了赵吟风身边,拉住了他的胳膊叫道:“大哥,我叫叶子薇,留个电话呗。”

        赵吟风将她的手扳开,带了邪气的一笑,道:“我有主了,看到没,我老婆在喊我了。”

        “只是交个朋友!我是上海歌舞团的!”叶子薇冲着他匆匆而走的背影叫道。

        赵吟风头都没回,迈开大步抢在了何离前面窜到了凌清羽面前,将她一下抱了起来,笑道:“喜欢吗?”

        “喜欢!太喜欢了!我的男人是最棒的!”凌清羽说着,就在他那唇上重重的吻了一下,然后拍着他的肩头要他放自己下来,等落地后,就拿起了他的双手翻看来看。

        他们手上的伤在她说了那话后就换成了简单的包扎,只是缠绕了两层纱布而已,如今用力之下,那纱布上已经是浸满了血渍。

        急急的拉过何离和孟苏,见两人手上的伤果然也已经出血,再拉过夜魄,不用解开T恤都能感觉到他肩头的伤应该已经重新出血。

        要敲出那样撼天一般的鼓声,要用的力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我们先回去,花动,你们继续玩。”凌清羽回头对总算将唇边的吃食给吞了下去的花动道,要赶紧回去处理伤口才行。

        虽然说她已经不像先前那样,担心紧张到连动都不想让他们动,但是,这伤口重新流血,她可还是非常心痛的。

        “我们一起走吧。”花动起身道,听过这样的鼓声,再听别的那还有意思啊,不如回去消化下那心里还在激荡着的激情。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67/5353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