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希离殇 > 第一百九十八章:神秘藏宝

第一百九十八章:神秘藏宝

        “冥,调查得如何?”想起刚才木心儿的异样,妖雪冶很是在意。昨夜听冥提起过,呕吐的症状在昨日便已存在,一个猜测在心底浮现。

        冥欲言又止,似是有些为难,好半天才道:“九小姐有喜了!大夫诊断为一个多月!”

        想来木心儿也是多少猜到了点,所以才会大半夜趁着众人入睡,偷偷摸摸地跑去看大夫,不巧正好被王爷撞破。

        其实,妖雪冶是否有与她同房冥当然同样清楚,除了新婚之夜二人一直分居两地,那夜相信王爷也不会有那个兴趣动她,怀孕之事有点悬。唯一一次的可能,可是怀孕的时间与当初木心儿设计进入王府那次的时间对不上。

        如此一来,真相呼之欲出,所以冥不知该如何称呼她,唯有以九小姐代之。

        怀孕了?

        妖雪冶一怔,作为一个女人被迫逼娶十几二十个小妾她已经觉得够可悲的了!想不到身为她的良娣居然还有怀孕的一天,她做人未免太失败了吧?!

        木心儿,虽然你为妖族卖命,我不怪你!但是现在的你还有何颜面见木卿翼和火炫耀他们?你对得起火炫耀对你的一片真心吗?你对得起木卿翼对你这个小九妹的疼爱吗?

        “罢!或许这件事会是一个很好的契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限,木心儿,你成功的触及了本王的底限!如此,便别怪本王心狠手辣!

        “可是,九小姐似乎不打算要这个孩子!”也对!此事的真相木心儿再清楚不过,她哪能留下这个孩子?!哪怕这是她自己的孩子……

        “该怎么做难道还要我来说吗?”危险地眯起眼,妖雪冶随后冷气一收,将他挥退:“你先下去准备吧!”

        “你知道我来了?”直到冥离开屋子,慕容方才从角落里走出。

        “……”

        “你打算对她如何?”

        “我不会杀她!只是想逼她说出实情!”

        “……”

        “……”

        “……那孩子在你这?”

        “嗯!”

        “我想看看他!”

        心念一动,床上突然多出一个人影。

        狭长的美眸,似剑的双眉,白玉无瑕的纯洁俊脸,微勾地唇角,气质纯净如水,恬淡干净。虽然停止了呼吸,但一切依旧,变的只是他的那双凤眸再也无法睁开,他的温柔恍如隔世,留下永恒的记忆,短暂而美好。

        显然,妖雪冶将他照顾得很好!

        “说来,他也是个苦命的孩子!自小父母双亡,由大长老亲手带大,即使有我们这些长老爷爷和族人爱护他,可终究还是无法填补他缺失的父爱母爱!”

        “他乖巧懂事,脸上始终挂着如水般温柔干净的笑容,总有一种特别的治愈力,很受大家喜爱!”

        “可是,即便他一直在笑,他的笑容终是太过牵强,在他的眼底,总是深埋着一丝哀伤与落寞!”

        “或许……这次并不只是一场悲剧,起码他遇上了你!”

        “也许,只有你才能让他露出那么真实地笑意!我看得出来,只有在你身边他才会表现出那么幸福的样子!就连死……脸上的笑容依旧是那么的幸福!可惜……这幸福终究太过短暂!”

        时间若能倒流,是否他便不会带着遗憾逝去?

        妖雪冶,你的温柔为何总是要到失去才展现?是否真的得等到失去,才能刺激你的情感?为何爱上你的人都要如此悲惨?

        妖雪冶,你究竟是神?是魔?

        ----------------

        这一天绝对是她的噩梦,先是怀孕,后又被那个最不想让‘他’知道的人知道。

        这样的复仇她真的累了,或许等待的就是这么一天,只是这一天对她来说却还是太慢了!

        复仇的路太过艰辛,为了复仇她不止出卖了身体更出卖了灵魂,却未曾想,复仇的路上,她居然连自己的心都遗失了!更讽刺的是那个突然闯入足以影响她一生的人竟然会是自己的仇人!

        这一仗她注定输了,也或许从遇上‘他’的那天就输了,所以当看到那名熟悉地大夫时,她没有狡辩,……即使那只是无用功!

        ……

        绝杀阁某处分部暗堂:

        “你恨我?”

        “我不该恨你吗?”木心儿讽刺地笑了,凄凉而悲戚。

        见此,妖雪冶忽然扬唇轻笑,笑容中的苦涩无人看见。可是,她该恨谁?起码木心儿找得到恨的目标,可自己呢?火风函的死,轩辕鸿锦的死,水氮然的死,甚至……裕!

        她又该恨谁?

        “我不会杀你!所以,告诉我!”

        “……”

        “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告诉我到底谁是少主,夜大人是否与风的死有关!”

        久久地沉默,就在妖雪冶认为木心儿不会回答的时候,只见她苦苦的笑了笑,话语里说不出的苦涩:“你……很爱他吗?哪怕他欺骗了你!……”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

        所以,并不存在什么欺骗与被欺骗!

        妖雪冶暗暗辩驳着,而木心儿没有继续开口的意思,沉默箴言。

        “然的死,是不是与李梦渝有关?”

        闻言,木心儿身躯一颤,眼中闪过一丝挣扎:“不要动她!那人不好对付!……你会受伤的!”

        是的!即便知道不该关心她,但她的心还是背叛了自己……

        “黑袍老者?她的师傅?”

        “……嗯!”

        “他是谁?少主?夜大人?”

        “……”

        谁知,木心儿再次沉默了下来,关键的什么也没说,第一次回合以妖雪冶失败告终。

        ---------------

        “少主,木心儿出事了!”

        “失去作用的棋子自然有她自己的归宿!……”

        “属下明白!”

        “那件事呢?”

        “消息已经成功散布出去了!”

        现在,逍遥王你该如何?

        -------------

        千年前的历史向来是个谜,三国的皇室自千年前就开始流传至今,心云大陆的历史只记载了千年后的桩桩件件,但从一些老一辈传下来的传承中可以得知,心云大陆远不止存在千年。

        就在前几天,不知从何处传出的小道消息称妖氏皇室拥有一张藏宝图,里头藏着关于千年前的秘密,同时还有一些千年前的无数珍宝。

        这个消息是真是假无人知晓,可是无风不起浪加上藏宝图的秘密实在太过吸引人,这个爆炸性消息很快以一种极快地速度传播开来,吸引了一批批探宝人氏,妖雪冶如今所处的霞镇短期内便涌入了大量不明人士。

        因为,据称现在的藏宝图已被邀帝传给了他最宠爱的六皇子——逍遥王!

        客栈房间,妖雪冶静坐在桌边,眸光深远,不知在想些什么。

        小白稳坐在妖雪冶的肩头,看着眼前一脸淡定地她有些抓狂。

        “主人!”小白忍不住大喝一声,打断了妖雪冶的深思,怒不可遏地喝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在这边喝茶?也不知是哪个王八羔子竟然说什么你身上藏有藏宝图,害得各方势力现在蠢蠢欲动,木心儿那边也还没招出什么!主人,你倒是说说现在该怎么办啊?”

        藏宝图的秘密一经泄露,三国的各大势力都将目光盯紧了妖雪冶,就连光明神殿甚至消失已久的黑暗神殿都派出人员探听这件事的虚实。

        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年注定是个多事之秋!

        “冥不是去调查了!”妖雪冶面无表情地回道,眼中掠过一丝冷笑。不用说,这件事八成又是妖族搞出来的!

        藏宝图……原来妖族的目地就是这个?

        利用藏宝图来转移大家落在妖族身上的视线,又能借机报复她将妖族秘密曝光之事,接着坐山观虎斗,做那螳螂背后的黄雀,找出藏宝图。还真是好手段啊!

        不过,妖族怎会知藏宝图的秘密?那个见鬼的藏宝图又是怎么回事?

        看来,有时间得找父皇好好聊聊了!

        ……

        藏宝图的事妖族做得隐秘,最后妖雪冶自然不可能查到什么,更何况这件事她心知肚明,冥调查的结果如何,无关紧要。

        木心儿之事她也知道很快将会有结果,只是没想到时间居然那么快!

        暗堂地密牢里,木心儿蜷缩在阴暗地角落里,垂头看着地面,面容平静,似在出神,又像什么也没想。

        晟睿来了之后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脑海中一段黑暗的记忆如洪水般倾泻而出,木心儿的脸慢慢换成了另一张脸。

        潮湿阴暗的囚牢,病态白的肤色,如狼般孤傲的双眼,紧抿倔强地薄唇,伤痕遍布的身子……

        嘲讽地勾起唇角,晟睿原本以为这一段记忆已经被他消除,未料只是深埋了起来,就像他一样,蛰伏在黑暗中,伺机而动!

        “为什么选中我?”木心儿的声音轻轻地,没有一丝重量。这个问题她从很早以前就开始疑惑,她知道这次晟睿来这的目地。恐怕,自己此次若是再不问,便再无机会了!

        “身份!最主要的是你的恨与狠!”或许是感觉到二人的相似,从不说废话的晟睿难得的回答了她的问题。

        原来,在森林时木心儿杀死那个带路小少年的场景被他们看到了,从而选中了她!

        “你说了?”

        “没有!”木心儿摇了摇头。

        “为什么?你不是爱她吗?”晟睿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话一出口,纤眉不易察觉地蹙了蹙,不知为何会问出这句话。照理说,他会来这就是想在她招出一切之前解决她,对于这样的结果不正是他想要的吗?

        “呵呵~”木心儿浑身一震,不由得苦笑连连,即使不愿意承认自己爱她,但她却无法说出反驳的话,努力摒除脑海中那张倾国俊颜,自嘲道:“你以为她会不知道吗?只不过是她在自欺欺人,不愿面对而已!更何况,害死火风函和水氮然的是少主,轩辕鸿锦的死虽然不能说全怪少主,但也与他有关,……我不想她死!”

        晟睿眯了眯眼,暗暗思索着她第一段话的含义,随即释然。即使是一对双胞胎也有不同,更何况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该上路了!”淡淡地声音听不出喜怒,晟睿惨白无血色的指尖朝着木心儿遥遥一指,动作十分随意,黑色的光点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朝她飞去。

        就在这时,一道白光却比黑点更快一步朝木心儿而去,由于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她来不及做出太多反应,只能以身挡在木心儿的面前,替她承受这一击。

        “不!”

        惊呼溢出红唇,木心儿愣愣地看着面前那张魂牵梦萦的倾国俊颜,俏颜上已不复先前的平静,就连晟睿的心都一下提了起来,俊颜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

        失神只在片刻,千钧一发之际,木心儿不知从哪来的力气,双手突然抱住妖雪冶的身子,一阵旋转,二人的位置已经互换,那一击随后及至。

        “噗!”

        鲜红的血液在妖雪冶素雅的白袍上绽开血花,眼前尽是殷虹血色,木心儿瞬间惨白的俏颜清晰映入眼底,脑袋空白一片。

        “为什么?”声音有些干涩,妖雪冶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恨她如斯的木心儿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即便这一击真的打在自己身上,她有灵力护体也不会有事,可是木心儿不同,黑气入体,她很可能会死的!

        “为什么?”木心儿不答反问,同样为她的举动感到不解,心中隐隐有一丝期盼。虽然,明知她的答案绝不会如自己所想……

        “他们会伤心!”不自然的避开她炙热的视线,妖雪冶无情地说出了残酷的事实。

        果然!否则光是私通这条罪名就足够她死一万次了!更别说还怀了孩子……

        想到这,木心儿缓缓抬起手抚摸着腹部,那里正孕育着一个生命,虽然她不喜欢桑狼大人,但这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可惜……孩子,娘亲对不起你,你都还来不及看一眼这个世界却要与娘亲共赴黄泉,只盼来世你能投个好胎!

        “是吗?”苦涩在心间蔓延,木心儿视线开始模糊,也不知是在伤心妖雪冶的冷酷,还是为自己还未出世的孩子伤心,泪眼迷蒙地看着面前那张冷漠俊颜,心中一痛:“可是,他们在意的终究是你!”

        ——火炫耀:“木心儿,不管你是为了什么,但若是伤害了雪,那么即便我心里有你,也不会原谅你!我会亲手……杀了你!”再去陪你……

        ——木卿翼:“小九妹,不管为了什么,我不允许你伤害雪一丝一毫,若是你胆敢让雪受伤……我会在那之前亲手结束你的生命!……我不会给你有伤害雪的机会!”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7046/186864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