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4章

第4章

        吴久利决定了要走,他性格利落做事也不拖拉。只是因为不放心徐久照才拖到现在,给徐久照留下了一千块钱——徐久照实在推脱不掉只得收下,还把一个旧手机留下给他。

        徐久照小心的找了一个月饼盒子把吴久利给他的一千块钱还有留下的那个旧诺基亚手机放好,藏在了床底下诸多箱子的夹缝当中。

        吴久利给他手机是为了方便联系,可惜徐久照辜负了他的心意,只把这手机当做收藏品给放好,压根不了解这玩意的用途。

        原来的徐久照的旧衣物都被他整理的整整齐齐,换下来的床单被套枕巾全都被徐久照洗干净。

        等傍晚吴院长给他送饭过来,看着他拉着绳子凉被套,责怪的说道:“你身体还没有养好,这些活就不能推后再干?”

        徐久照没说话,只是笑。

        吴院长无奈的摇头,手里边的饭盆抬了抬说道:“李师傅给你炖了补汤,赶紧趁热喝。”

        徐久照跟在吴院长的身后走回了房间,吴院长把饭盆一一打开。

        三层饭盆底层是飘着油花香喷喷的红枣鸡汤,中间一层则是一碟炒菜,最上面的是米饭。

        徐久照找出刚才被他重新清洗干净的碗筷,把米饭扒进碗里,抬头对吴院长说道:“您吃了吗?”

        吴院长坐到他对面,说道:“我已经吃了,这些是专门为你准备的。以后的几天晚上饭会专门给你盛在这个三层饭盒里,要么你到李师傅那里取,要么就等我给你送来。”

        徐久照赶忙说道:“哪里敢劳烦……不用您送来,我自己去取就是。”

        吴院长奇怪的眨眨眼,说道:“你这孩子怎么现在这么客气?这是你哥给你出的钱,单独给你开的小灶。虽说是久利给掏的钱,你吃的也理直气壮。但是毕竟现在这个条件,让院里的孩子们看见,心里边难免该多想了。”

        徐久照吃饭的手顿了顿,问道:“现在院里很困难?”

        吴院长可能向来面对院里的孩子们报喜不报忧,像这种情况未成年独立的孩子们都不会告诉。可是看着徐久照清明的眼睛,想想他明年也就成年了,干脆也不隐瞒的说道:“咱们这院的情况一直不太好,上边的拨款也总是杯水车薪。咱们福利院正好处于郊区,福利赞助没咱们的份,可是周围的派出所村镇卫生院捡到的小孩流浪儿童一直往咱们这边送。其实早就超出了可以接纳的极限了。哎~这也多亏了早些年成年离开的那些孩子们不忘本,每年都会往回寄钱,这才勉强支撑到现在。”

        徐久照默默的吃着,他只是知道福利院就是善堂,主要就是收养无父无母的孩子们,纯粹是行善积德的地方。吴院长说的这些话,大部分他根本就理解不了,只能知道现在院里确实是困难。

        投身这人只有十七岁,古时二十岁方弱冠成年,在这里十八岁就成年。

        身体变的年轻了,可是徐久照本人的灵魂却是成年久矣,当然不会心安理得的吃住在这收养孩童的善堂里。更别说现在这个福利院还有困难。

        在这里暂时落脚,只能是权宜之计。

        徐久照心中早有计较,放下筷子说道:“吴院长,我想回窑厂去。”

        吴院长吃惊的看着他:“你说什么?你想回去?”

        徐久照郑重的点头:“对,回去继续做学徒工。”

        这是他在知道他身无分文,又毫无根基,还身负债务之后想出来的解决方法。他身无长物,唯有一技之长,只能去重操旧业,继续烧制瓷器。

        虽说是回去做学徒工,可是他毕竟是一个真正的御窑师,不必再蹉跎岁月重新学艺,只要给他机会证明自己,想必可以很快出人头地。

        吴院长失笑说道:“你知道上进是好事。但是你可是被窑厂开除了的,不可能你想回去就让你回去上班。”

        徐久照眼珠闪动了一下,垂眼问道:“开除我的原因,是因为我半夜去那个废弃的窑坑吗?”

        吴院长嗯了一声说道:“他们说是你违反了工厂的规定,非工作时间在场区逗留。”吴院长叹了一下说道:“当时接到电话,可把我急坏了。我一个老婆子,什么也不懂,又是伤的脑子,院里还拿不出手术钱来。虽说你违反了厂子的规定,厂长还是出了赔偿金,我这才放下心。当时我不能长时间的离开院里,别的阿姨师傅也走不开,只能把久利赶紧叫回来守着你。”

        徐久照疑惑的抬眼:“久利哥说这是工伤范围,该他们赔的。”

        吴院长瞥了他一眼说道:“你要是在工作时间在工作场合受伤,赔的是天经地义。可是你在非工作时间跑到场区去,那个地方还是一个废弃的窑坑,也不算是工作场合。是厂长仁义,才出的医疗费给你。你说你做的这事儿!让人怎么能心无芥蒂的再让你回去继续工作啊?”

        徐久照默然,最后说道:“我知道这终归是我的过错引起的,可是我还是想要回去做工。我再想想办法吧。”

        吴院长叹息一声,感慨的说道:“咱们院里的孩子们受教育程度都差不多,附近的学校也没有什么名师,师资力量也跟不上。大部分的孩子们上到高中就辍学了,你跟久利也是一样。不到十八就开始去打工。”

        现实不尽人意,徐久照的第一步打算就没能如意。

        吃完饭,没让徐久照动手收拾,吴院长就拎着饭盆走了。

        院里的孩子们都放学回来了,原本有几分清冷的福利院里充斥着孩子们笑闹的声音。

        徐久照站在房间的窗户往下看,福利院里不大的小操场,孩子们玩闹嬉笑,热闹非凡。

        徐久照发现有人向上看,未免认识原身的人找上来叙旧或者探望,只得拉上窗帘。

        端坐在桌子跟前,徐久照摊开描红字帖照着练字。钢笔的硬度让习惯了软毛笔的他非常的不习惯,更别说毛笔字是悬腕的,钢笔字却要把手臂放在桌子上才能写好。

        徐久照自己都不知道他有着现代被称为完美主义的倾向,他只是知道既然不想让人看出破绽,那么就只能努力到最佳程度。

        口音,笔迹,记忆都可以遮掩,性格也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经历的事情而自然的发生改变。

        徐久照还算是年轻青涩的脸庞认真的盯着字帖,一笔一划的在练字本上写着。

        第二天,孩子们都去上学,徐久照才从房间里边出来。来到食堂吃了简单的早餐,徐久照就向着福利院的外边走去。

        他要去附近熟悉一下周边的环境,还要去社区卫生服务站去换药。

        郊区的环境并不繁华,建筑不高,地形也不复杂。徐久照转了两圈就基本不会再迷路。

        他也打听了窑厂的位置,只可惜那窑厂离福利院还挺远,属于下边的镇子,跟福利院并不隶属与同一行政区。这让他试图借助吴院长的人脉走上层路线的打算也落了空。

        徐久照失望并不失落,站在那里抱着胳膊静静的思索。

        吴院长看见有人站在福利院门口,走过来发现是他,奇怪的说道:“久照?你怎么站在这里发呆?多冷啊,快回去。”

        “这就回去。”徐久照放下胳膊,朝着吴院长说道:“我只是有点记不清去窑厂的路,正在试着回想。”

        吴院长露出一个同情的表情:“哎,到底是伤了脑袋,我就说不可能会这么容易好利索。”她拍拍徐久照的胳膊,亲切的说道:“你这孩子,有问题也不能自己苦恼啊。来来,跟我来。”

        吴院长说完就走在前边带路,徐久照不解的跟在她的身后走到了福利院一进门的车棚里。

        吴院长指着一个略显陈旧的电动车说道:“以前你每天都是骑电动车去窑厂的,就算想不来路,你总不能走着去吧。那么远的距离。”

        徐久照没忍住露出了一个惊讶的神情,幸亏吴院长没看见。“他”竟然还有电动车这么大的一个大件!

        徐久照转念一想,就知道了,这大概也是吴久利留给他的。

        他开口说道:“因为记不得位置,所以我以为走过去就能到。”

        吴院长叹了一声:“你这是执拗,窑厂的学徒工做不成了,还可以试试别的。要不然也去学开挖掘机?虽然挣得都是辛苦钱,好歹能养活自己,以后也好置办个家。”

        吴院长虽然看起来像个普通的小老太太一般,却掌握着不俗的人脉,至少福利院这些上进的孩子们,不继续上学的都能让她凭借各种关系户塞到工厂或者是技校里边学习一技之长。

        徐久照认真的说道:“谢谢您,吴院长。我还是想回去试试,在哪里跌了,就要在哪里爬起。”

        吴院长见徐久照这般执着窑厂,心中也是一动。难得孩子有这个心,她也是想着帮一把。

        之前,她是拐着弯的把徐久照送进了窑厂,要知道那可是一个私人的工厂,如果是公家的,凭借她的老脸还能让徐久照回去。

        怎么才能让徐久照重回窑厂?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想着这个问题。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1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