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5章

第5章

        然而徐久照很快的就发现,当务之急解决的却是学习骑电动车。他可以借口摔坏了脑子,忘记怎么骑了,要重新学习。

        听到他这么说吴院长困惑不已,这种已经算是身体本能了,这还能忘?

        吴久利留下的二手电动车是一辆体积中等的电摩,并没有电动自行车那种脚蹬和车轴。但是这并不代表,驾驭它就不需要掌握骑自行车那样的平衡技巧了。

        吴院长觉得直接让徐久照骑电摩试试看有点危险,于是就让徐久照先骑一下李师傅那辆26的自行车。

        自行车,他是认得的。康复科的医生让他看过图片,也练习过“自行车”这三个字。他更是知道这东西非常的方便,堪比以前出门骑着的驴子,甚至还不用喂食。

        徐久照并不明白为什么他要学骑电动车,吴院长却让他骑李师傅的那辆自行车。

        徐久照的不解并没有摆在脸上,他一副理所当然就应该这样的姿态捉住车把,把一只脚跨过了v型的车梁。

        一看他上车的样子,吴院长就知道他确实是忘记了。

        吴院长叫道:“行了,不用试了。”

        徐久照不好意思的抿了一下唇,吴院长扭头对着车的主人李师傅说道:“小李,你教久照怎么骑自行车。”

        李师傅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他倒是没有一般食堂大师傅那般五大三粗的样子,反而带着点文气。

        李师傅笑道:“好,交给我。保证久照一会儿就回想起来。他现在只是一时想不起,只要上了车子蹬两下,马上就会想起来。”

        只可惜,这个马上意外的让人觉得长了一点。

        说实话,只要不是人体的平衡器官出什么问题,很快就会学会骑车子,更别说徐久照这个以前根本就会骑的。李师傅一开始觉得徐久照很轻松就会学会。

        李师傅在后边捉着,让坐在车座子上的徐久照蹬车子。徐久照不放心的回头看,李师傅朝他笑道:“看前边别看我,你就一直蹬就可以。”

        徐久照扭回头,做了做心理建设,手用力的捉着车把,脚下使劲一蹬。

        会骑自行车的人都知道,掌把的时候手是不能不均匀的使力,要不然车把会摇晃的很厉害。越不均匀越摇晃,还不如轻轻的捉着,当然摇晃不摇晃,这也取决于平衡和速度。

        平衡速度都没有,再加上用力,不出意外的徐久照摔了。幸亏李师傅稳当的捉着车后座,才没让他一头栽到地上。

        徐久照是个不服输的性格,很快他就顾不上再遮掩自己一点也不会骑车子的样子,一次次的尝试。

        发觉他确实是一点也不会骑车子了,李师傅也惊奇的厉害。但是毕竟徐久照伤到脑子住医院甚至还做手术都不是假的,李师傅也没往这人是借尸还阳上边想。只能是觉得摔坏脑子造成的。脑子那么精密的东西,磕一下磕不对了还很可能死掉,忘记本来会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本来学骑自行车也没什么难的,练习了几十分钟,李师傅在徐久照终于能掌握力度掌好车把之后,悄然的松了手,徐久照不知不觉的就骑出去十几米。

        学骑自行车除了练习之外还要一个胆子大,不怕摔。为了克服掉这个破绽,徐久照下了苦功夫狠狠的练习了一番。

        除了院里的孩子们上下学的时间之外,他甚至还在晚上宿舍熄灯之后,就着外边的路灯光芒练习。

        如此刻苦努力,没有两三天的时间,徐久照就敢开着电摩上路了。

        脑袋里边过着吴院长给画的路线图,徐久照来到了距离福利院三十多公里的封窑镇。

        徐久照之前工作的窑厂属于私人,总共就只有几十个人。别看人不多,可是这个工厂的效益很不错。不同于一般的瓷器厂生产一些盆碗碟等日用品,这个场子主要是生产仿古瓷,专门卖给工艺品店,被买家买回去当做摆件的。

        虽然现在的瓷器之都在景德镇,但是河南的著名窑口也是非常之多的。时代变迁,有的窑口已经完全的消失,可是这个地方烧制瓷器的行业却从来没有断绝过。

        之前并不知道这个窑厂是制作仿古瓷的,等来到这边一打听,就更坚定了徐久照的决心。

        仿古瓷他并不陌生,从宋时仿古瓷就开始流传,甚至明朝更是兴旺发达,御窑厂就有专门仿宋瓷的窑口,甚至徐久照被抓之前烧的也是一窑仿古瓷。

        徐久照并没有贸然的进入窑厂,反而是守在窑厂对面的水果小摊子上,一边和摊主闲聊,一边不着痕迹的打听情况。

        待了有半天多,再待下去就惹人怀疑了,徐久照提着买了的水果,离开了封窑镇。

        徐久照的性格并不迂腐,相反还有着堪称灵通的心思。如果不是这样,他一匠门小户出身,又是如何在倾轧严重的御窑厂里边争得上游,年纪轻轻的就成为一名御窑师呢。

        晚上,徐久照直接从员工宿舍楼里边去拜访吴院长。

        吴院长的房间相当的简单朴素,几乎没有什么装饰性的物品,家具也全都是普通木料的,只是在外边刷了一层底漆而已。

        “久照?有什么事情吗?”吴院长惊讶的看着他说道。

        “吴院长,我买了一些水果回来,请您尝尝。”徐久照提着水果进了房间。

        吴院长不悦的说道:“浪费这些钱干什么?何况你现在正在养身体,比我更需要补充营养。拿回去!”

        徐久照露出一个特别腼腆诚恳的表情说道:“院长,我这次出事住院给您和院里都添麻烦了,我现在也没有别的能力,只能用这些水果表达感谢了。请您就收下吧。”

        吴院长表情缓和了下来,露出和蔼的笑说道:“你是我们院里的孩子,我就是你们的监护人,做这些还不都是应该的。”她把干燥粗糙的掌心按在徐久照的手上说道:“你的心意我领了还不行?院长不吃,你拿回去吃吧。啊~”

        徐久照稍稍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表情,说道:“我这是有事想求,您要是不收着,我可不敢开口了。”

        吴院长露出了一个意外的表情,随后看了看徐久照略带忐忑不安的样子,了然的拍拍他的手:“还是为了回窑厂的事情?”

        徐久照垂下眼睛,点点头说道:“我这不是没办法吗。虽然有了点头绪,可是我人小力微,还是比不得您德高望重。”

        吴院长噗嗤一声笑了:“你这孩子~~行啦,我收下就是。你的事情我不会不管的。”吴院长扭身进了屋子里把水果放在桌子上,拿了几个掏出来,又塞给徐久照。

        徐久照这下是真意外了。

        吴院长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你的心意我收下了,我的心意,你也收下吧。”

        徐久照默了一下,缓缓的露出一个笑:“长者赐不敢辞。”

        吴院长一乐,点头说道:“行~那么些天的康复训练没白学。”

        吴院长让徐久照坐下:“说说,你有什么头绪了?”

        徐久照抬起脑袋,语气自信的说道:“投其所好。”

        徐久照的办法其实很简单。

        韵文瓷器厂的老板是一个年近四十的中年男子,平日里没有什么喜好,除了喜欢收藏瓷器之外就喜欢喝两口小酒。

        瓷器他现在没办法,对方还好酒,那就只能选择送酒了。可是现在跟古的时候不一样了,遍地的酒厂名酒。这位又有钱,什么酒没有喝过?

        那么送什么酒就成问题了。

        徐久照从封窑镇回来,又坐车去了市区的那家书店,很是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当地的文献记录。

        河南地区有名酒有很多,仰韶、杜康、宋河、宝丰、赊店……好几十种品牌,其中甚至有闻名全国的牌子。

        可是徐久照找的不是这些,而是被这些大酒品牌已经挤得生存空间很小的一种酒,尧酒。

        徐久照在几百年前河南烧窑的时候曾经喝过这种酒,非常的美味。

        尧酒,其实也就是窑酒。河南曾经也是有官窑的,烧窑的时候少不得一个步骤,那就是祀神酬愿。而这种酒就是祈愿的祭酒。

        随着景德镇的崛起,尧酒越来越少,越来越小众,时至今天,甚至到了几乎失传的地步,也有更多窑厂已经不再讲究良辰吉日、祀神酬愿。

        对于用这种酒打动韵文瓷器厂的老板,徐久照也只有六分把握,而剩下的不足则靠吴院长和现场应变了。

        “投其所好?”吴院长不解的看着他。

        徐久照点点头说道:“张文钊厂长喜欢喝酒,我打算送他酒。”

        吴院长眉毛皱了一下,她也是老于世故了,经历的多了,并不觉得送礼这种事情有什么:“只是送酒……名酒可不便宜……”

        真不是她拆台,现在的名酒大多数不值那个价,都是炒起来的。真正的好酒,就更贵了。这么一大笔开销,该上哪里找?

        徐久照微微一笑,说道:“酒,我会准备好。”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1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