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17章

第17章

        传说当中的瓷器是什么玩意?徐久照不明其意的看着蒋忻。

        蒋忻一笑,那笑带着十足十的神采飞扬,自信满满:“人们为什么会那么追捧柴窑,正是因为举世难见。而这品质不下汝窑跟柴窑特征一样的陶瓷一出现,肯定会引起世人的注意。而到时候,这窑场遗址和它所生产的瓷器必然会改写陶瓷历史,增加一个新的种类。”

        其他几人听了这话热血沸腾,蒋忻描述的盛大场景活灵活现的出现在眼前。到时候,他们可就是改写历史的参与者了。

        徐久照更是听得心头火热。谁不渴望名留青史呢?即使到时候没有人会知道这窑瓷器是他烧制,只是他烧造的瓷器重见天日,历史留名也好。

        徐久照一下子积极了起来。然而徐久照再积极,也是用不着他亲手挖掘了。作为地头蛇的张文钊立刻打电话找人。

        这两年来爱好收藏的人越来越多,却是称不上真正的古玩界的人。古玩圈子里的人很排外,如果没有人带进圈子,就算是再摸爬滚打也只是在外围晃荡。而真正的进入到这个圈子里边,各行各业的人应有尽有。

        张文钊联系的是本地的一个考古协会的教授。那教授听到这件事情立马兴奋了起来,当即联系了自己任教的具有考古挖掘资格的高校,当天就组织了一队20人的队伍来到了封窑镇。

        张文钊既然敢把这件事情直接报上去,自然有办法有名目把挖掘出来的出土物截留一部分。而恰逢其会参与这件事情的郑老板和蒋忻则打包好所购买的瓷器,用物流送回了上海的店铺,本人却留在了这里,关注着后续的发展,并且寻找着机会。

        对于古玩商来说,一个不知名的东西自然是没有新确立出处的东西有价值。虽然他们可以假冒汝窑作品卖出去,但是买家也不是傻子,拿去做一下碳14年代鉴定立马就戳穿了,砸的还是他们自己的招牌。

        到时候真的确立了新窑种,把修复好的瓷器往店里一摆。涨得不只是面子,还有名声。

        郑老板这个时候还心存着侥幸,期盼这底下干脆就是柴窑的遗址,或者是留存了部分柴窑的作品。

        废弃窑坑周围十米的范围设立了围栏,禁止无关人员进去。

        废弃窑坑在韵文瓷器厂场区距离二十多米远的地方,而根据填埋窑坑的位置来判断窑址的走向,正好是向着韵文瓷器厂相反的方向而去。这让韵文瓷器厂并没有收到多么大的影响,还可以正常进行生产工作。

        省电视台还有市电视台鼻子非常的灵敏,几乎是在围栏刚刚立起来,他们就开着采访车赶了过来,当天封窑镇发现窑场遗址的事情就上了新闻报道。

        因为还没有确定的考古结论,位于新闻界顶端的央视倒是没有动静,他们要等到真正的结论出来之后才会开始报道。

        带队的那位张文钊老熟人姓胡,头顶中央的头发都掉光,余下的一圈也全都变白。胡教授见多识广,嘴上也严,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事情在没有确切消息的时候不说。

        天气已经开始回暖,胡教授穿着一件风衣,手里拿着瓷片对张文钊说道:“根据降沉情况初步判断,窑场属于明代应该没有什么疑问。况且我刚才也让人调阅了本地的历史资料,窑址的来历也很清晰。”

        郑老板失望的眉眼都耷拉了下来。

        “不过,根据目前发现的瓷片来看,这个窑厂出产的瓷器很有可能是官窑!”胡教授举着瓷片,激动而肯定的说道。

        “什么?!”张文钊克制不住的瞪大了眼睛,郑老板的眼睛也意外的要瞪出眼眶,只有蒋忻眼睛眯了眯,紧紧的抿了一下唇。

        官窑是什么概念?那是提供给宫廷皇室和赏赐给官员大臣们使用的!一旦被确定为官窑作品,陶瓷的价值顿时就会成倍的增加。

        胡教授却是有充分的依据的:“你们也看到了瓷片的品相非常的完美,即使有一点瑕疵也不会影响流通售卖。然而就算是这样的瓷器却还是被砸碎了回填。会这样不计成本而追求陶瓷品相完美的,也只有官窑才能做得到。所以说,这个窑场的瓷器,还不是广义上的官窑,而是狭义上的官窑作品!”

        狭义官窑指得是专窑专烧,只为皇室提供瓷器的窑场。而广义上的官窑则是指皇家制定标准,民窑烧造之后,朝廷采购其中合格的,不合格的则退反,一般是供给大臣们使用的。而这些民窑生产的瓷器在“供御捡退”之后,剩余的则会流向民间。

        作为第一发现者有幸站在一旁旁听的徐久照听了胡教授的分析,眼睛黯了黯。

        也正是因为这严苛的标准,徐久照当时才没有丝毫的怀疑,认为自己是真的为皇室烧造一批高仿瓷。从这批瓷器原本烧成之后应该的去向,说是官窑一点也不错。

        官窑,还是新发现的窑场!除了徐久照之外,所有的人心脏嘭嘭的激烈跳动着。

        20个考古系高年级学生组成的队伍,让现场挖掘的速度非常的快,废窑坑里大量的瓷器碎片还有匣钵模具垫圈支钉被清理了出来。

        令人遗憾的是,现场挖掘出来的全部都是碎片,没有一件完整的瓷器。

        整个窑场的大致范围也浮出了水面,主窑是一个规模不大的蛋形窑,整个窑址包括废窑坑、蛋形窑、工作间、库房、生活区等,总共有大约三百多平米大小。

        人们为这个窑场的发现而惊叹不已,徐久照却是一阵疑惑,虽然运走了一批成色最完美的瓷器,可是剩下一些稍逊一点的却被留在了库房里。徐久照记得清楚,在被抓捕的那一天,那些被放置在库房里的瓷器都是完好的。

        那些瓷器去哪里了?

        接下来对于窑场细致的挖掘工作是非常枯燥而无味的,几个人没什么看的兴趣,他们把主要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对于瓷片的拣选上。

        这就跟几十副拼图碎片被倒在一起一样,要把同一副的拣选出来,然后进行修复。

        徐久照对这些不感兴趣,直接返回了工作间。

        而这个时候离开四天的高师傅回来了!

        “怎么这么闹腾!”高师傅不悦的说道:“小冯跑到哪里去了?是不是这几天我不在他又偷懒不来?小徐,你跟说,这几天小冯是不是一天都没来?”

        徐久照站起身,对着他说道:“冯窑师这些天都有来。”

        高师傅立着眉毛看他:“你别给他打掩护。”

        徐久照好脾气的说道:“绝对不是给他打掩护,这些天他真的都有来。外边废弃窑坑那边发现了大明时期的窑场遗址,这些天正在进行发掘,他每天来了之后都是到挖掘现场观看去了。”

        高师傅这两天在外地,没有关注本地新闻,闻言吃了一惊。

        高师傅很想要立刻去了解一下情况,他走了两步,看到站在工作台旁边的徐久照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小徐,你选一些已经粉碎好的料淘洗。这一次从头到尾你自己独立完成,让我看看你现在对于制瓷技术的掌握。”

        徐久照意外,却答应了下来。徐久照跟在高师傅身后走出了工作间向着粉碎区走去。

        高师傅望着他的背影,回想起这次他去拜访老友的情景来。

        当时他故意卖关子把徐久照烧制的梅瓶给居住在河北邯郸的陶艺名家邹衡新观赏。

        当时邹衡新几乎是用挑剔的目光来观赏,还以为是他自己的作品,等他挑出几个微不足道的毛病之后,高师傅才揭开谜底,告诉他这是一个学习陶瓷制造只有半年时间的少年制造的。

        那老头下巴都差点惊掉的样子,足够高师傅回味下半生的了。

        “高大全!你这个老瘟蛋,你就是故意找我来炫耀?”邹衡新让他这一出弄的眼睛都气红了。

        本名叫做高大全的高师傅难掩得意,端着茶杯吹着茶末,滋溜滋溜喝着茶水。

        “我这上好的碧螺春不给你这个瘟蛋喝。”邹衡新老来小劲头上来了,站起身就去按住茶碗。

        “你这老头真没意思!”高大全翻着白眼,顺着他的手放下了茶碗。他才不跟他挣,这老头比他大,都70了。真把他闪到了,高大全可赔不起。

        “哼!”邹衡新把茶碗往自己跟前拉了过来。

        高大全看笑话一般,慢条斯理的说道:“哎~真是好心没好报,本来我是想给你送徒弟来的,结果人不领情。连碗茶都不给喝,真是伤自尊,走了。”

        高大全立马站起来,转身。邹衡新傻眼的抬头看他,旁边站着照顾他的保姆捂着嘴笑个不停。

        这俩人说来一个六十,一个七十,虽然差了10岁交情却是非常的好。高大全想要找一个不耽误徐久照才华的人来教他,第一时间就想起了这位。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2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