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20章

第20章

        徐久照完成了瓷泥的调配,开始进行揉搓、踩踏,把瓷泥揉制成坯料。

        这个工序他制作的相当的精细,等他坯料制作完成,邹衡新也赶到了封窑镇并安顿了下来。

        封窑镇上虽然有旅馆,但是居住条件并不适合他这样的七旬老人。再说高师傅也不可能冷淡到好友来到他的地盘让人没地方住。

        高大全的家在封窑镇外围,是一个二层小楼,邹衡新和他的保姆就住进了高大全的家里边。

        等他休息够了,邹衡新就跟着高大全溜溜达达的往韵文瓷器厂走去。

        这几天封窑镇人来车往,住宿的人暴增,可把封窑镇有数的几个小旅馆给高兴坏了。

        除了天南地北的古董商之外、还有走街串巷专业拉纤的掮客、外加空有眼力却没钱开店到处搂货再转手卖掉的包袱斋、根本不开店只是到处上山下乡收货的游击队——也叫铲地皮的,除了这些专业混古玩圈的人来寻找机会之外,还有就是那些游离在外围对古董收藏一知半解,却热情高涨的新手们。

        这些人鱼龙混杂,什么成分都有。因为挖掘现场被封锁着,他们只能在外观望或者是别辟蹊径,导致挨着封窑遗址的韵文瓷器厂跟城门楼一样被穿成了筛子。

        都跑到这边来打听消息了。

        徐久照这边都来过好几拨人,烦的他直接把门从里边锁上,连高师傅进来都只能叫门。

        “小徐,开门。”高师傅顶着邹衡新揶揄的目光,敲着原本属于自己的工作间房门。

        过了一会儿,徐久照打开了房门:“高师傅。”

        “嗯。”高师傅端着架子威严的迈步走进工作间,对徐久照说道:“这位是我的老朋友,邹衡新,你直接称呼他为邹老就行。”

        徐久照转眼看向邹衡新,不同于高大全长得黑瘦又满脸不好相处的样子,邹衡新心宽体胖,他保养的相当好,脸上带着健康红润的光泽。邹衡新头发花白,上了岁数的老年人头发都很稀疏了,他也不例外。只不过不同于其他老年人不怎么细心打理自己的发型,邹衡新的头发修剪的很有派。

        邹衡新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位美男子,老了胖了那也是一代帅老头。

        徐久照在他光洁的额头上看了一眼,自带美人尖的帅老头的时髦发型显然让徐久照hold不住了。

        “邹老,您好。”徐久照喉咙滑动了一下,润了润嗓子。

        邹衡新对徐久照第一印象相当的满意,这孩子长的眉目周正,浓眉大眼高鼻梁,还是一个双眼皮。那一双眼睛被双眼皮一衬,别提多清亮了。

        眼神清澈,态度沉稳,目光也正直,说话不卑不亢。是个难得稳得住的年轻人,果然如高大全所说是个稳重的。

        邹衡新笑眯眯的说道:“你也好,你自己忙自己的去吧,我们老俩在这边说说话。”

        徐久照应了一声是,却没有真的就此走开,反而是忙前忙后的给两个老人端茶送水递水果,直到确定这俩人真的不需要他才走开坐到工作台跟前继续自己的工作。

        “怎么样?人品不错吧?”高大全悄然的、得意的说道。

        “还算是可以。”邹衡新并不想让高大全更得意,佯装不甚在意的说道。

        “哼。”你就装吧,别以为我没看见你老偷偷往人那看!

        徐久照一开始的时候还分心注意着两个低语的人的动静,后来倒是专心的沉浸到了手上的工作当中。他倒是没多想,毕竟这两天来人太多了,没准这位也是来看热闹。

        高师傅所追求的是完全还原古代时候的制瓷过程,争取没有任何现代工业的痕迹,理所当然的,在这间工作室当中拉坯完全就是手工进行。

        现代批量生产的瓷器全都是注浆完成,而市场上所谓的高档瓷器也同样是注浆产品,只不过是原材料更好一些。

        注浆的成本非常的低廉,只要使用模具,就能够生产出来一模一样的产品,根本就不需要拉坯师傅用眼力来判断是否一致。

        而真正的陶瓷艺术品则都是拉坯师傅们和陶艺家用手拉出来的。只不过人家用的是电拉坯机,而徐久照好不容易还阳来到了现代,还得使用纯人力的方式来驱动拉胚机。

        他面前的转盘下有一个转轴,转轴上边有一个小孔,孔里插|着一个摇杆,需要人时不时的摇动,这边的转盘才会转动。

        手工拉坯本来就是劳动强度非常大的活,再加上还需要自己转动摇杆,没一会儿徐久照就出了一身的汗。

        往常的时候屋子里边都会有一个学徒工在这边专门负责摇杆,而徐久照来了之后,高师傅直接就把那个学徒工给调走了,平常拉坯的时候就让徐久照和冯忠宝俩人互相给对方摇摇杆。美其名曰:加深体会。

        本来今天徐久照也是跟冯忠宝说好了的,不过回了家的高师傅突然带着朋友又来了,徐久照手机又放在更衣间里,他也只能替跑到考古工作场地那边去看稀罕的冯忠宝说一句自求多福了。

        高师傅眉毛拧着,看他实在辛苦,干脆就坐在那里替他摇摇杆。

        徐久照急忙说道:“高师傅,这可是使不得!”他一着急就往外蹦古话,幸亏现在的人只觉得他咬文嚼字,颇有古风,并不会认为这人灵魂不对。

        高师傅抬抬眼皮子,说道:“我还没老到干不动的程度呢!”

        邹衡新嘿笑了一声,高大全这不是也不服老么。

        不过高大全身子骨硬朗,没什么大毛病,摇摇杆短时间也没什么问题。人工摇杆总是比不上电动的快,而且也有转速不匀的问题存在,可正是这些小问题,造就了它跟现代电动拉坯不同的艺术魅力。

        徐久照见他坚持,只好紧绷着精神的坐在辘盘跟前,边从旁边的水桶里边沾水,边在不停转动的坯料上操作。

        只见他先是用双手抱住柱体,往中间不停的推挤,坯料被他挤压,迅速的往中央高高的升起,然后徐久照用拇指扣在上部的中央扣出一个窝来,慢慢的下压。

        从坯料的大小和此时的形状,邹衡新一眼就能看出,徐久照是在拉一个圆碗。陶瓷的圆器虽然没有标准的规格和大小,但是从制作的几大分类当中,只有碗符合徐久照手中的坯料。虽然从现在的坯料上看跟一个盆一样。

        但是要考虑烧的时候坯料是会变小的,往往坯料要比成品大,如何把握烧成之后的大小,这些都是需要通过学习和经验累积的。

        邹衡新并不知道徐久照经验丰富,只能认为他这是通过学习自学成才。就为这惊叹了起来,一般来说光拉坯需要2、3年才能出师,但是这孩子才学了半年、半年啊!

        徐久照把窝提高,左手深入窝内,右手在外边。两只手四指相对挤拉泥窝,时不时的向上或者是向外扩展,使得泥窝外延变薄。

        徐久照的手指动作轻盈的在坯料上抹动着,手中的坯料随着他的动作越变越薄,碗体也越变越大,碗边也越来越低。

        高师傅意外的一挑眉,他以为徐久照会制作一只小口碗,结果居然是一个浅底敞口碗么?

        这种碗可比小口碗对技术要求高多了。

        碗体在徐久照手中渐渐成型,显得浑圆矮胖可爱,碗口被压出向外翻起的唇口带出一点精致。高师傅看的暗暗点头,基本上碗差不多完成了。

        摇了半天,高师傅嘴上虽然嘴硬,但是其实已经觉得累了。

        在他觉得可以结束的时候,没想到徐久照又沾了沾水,只用两双手的四个指尖相对,继续对着碗体挤压。

        这是?!

        两个老人大吃一惊。

        高师傅手里的动作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惯性过去之后,转盘慢慢的停了下来,而完全专注在拉坯当中的徐久照这才回过神来。

        “……”徐久照抬起头茫然的看人,怎么停了,他正拉坯拉的过瘾呢。完全没想过他这回专注之下又暴露出来了什么的东西。

        邹衡新跟高师傅对视了一眼,都对徐久照的企图感到震惊,刚才的动作俩人绝对没有看错。徐久照是要继续把碗壁变的更薄!

        现在的碗体烧出来,碗壁大概只有2.5-3毫米薄厚,而再薄下去就要进入超薄的范围了。完全手工拉坯的超薄碗,可不是只有短短半年学习就能够拉出来的,甚至也不是学习2、3年能够做到,这需要手上淫浸十来年以上的功夫!

        邹衡新捅了捅高师傅,这话不该他开口问。

        高师傅被他捅的瞪了他一眼,带着一点不可思议和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徐,你还要继续拉坯啊?”

        徐久照不明所以的点头:“是啊。”

        这回他是打算要表现胎体的,之前的梅瓶厚了,这会儿就让他表现一下做薄的技艺吧。

        “呵、呵。”高师傅干笑一下说道:“我看你这碗拉的挺顺畅,接下来有个什么思路没有?”高师傅这意思就是问他打算拉多薄的,好歹有个心理准备,免得再被这妖孽惊吓到老、人、家!

        但是徐久照却理解错误了,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发觉到是不是表现得过头了。他是不是不应该表现的会这种技术?还是其实只拉到现在的程度就可以了?

        可是现在说不拉了,更让人奇怪了。他话都说出去了。

        “……”抿抿唇,徐久照只好含糊的说道:“我都是凭感觉拉的,我感觉还差一点。”

        这答案却炸的两个老头眼冒金星彻底晕菜了,凭感觉拉坯拉成这样,还打算继续凭感觉拉个超薄的出来。

        这妖孽难道是要逆天?!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2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