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21章

第21章

        别的职业说凭感觉,只能让人呵呵一脸。

        但是在凭借着吐口唾沫来测试掌握温度的传统技艺行当当中,感觉是非常重要的一项指标!

        经验,正是凭借感觉和记忆积累而成的。而创新,也正是凭借感觉来探索和尝试而来。在两个老人看来,徐久照正是迈出了正确而重要的一步。

        高师傅觉得自己嗓子发干,邹衡新却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口,如果不是为了在将来的徒弟面前保持形象,他真的特别想要大声的咳嗽。

        高师傅清清嗓子,偷偷的活动了一下酸疼的胳膊肩膀还有腰部。

        他不是觉得自己不行了,而是真的怕耽误徐久照拉坯。高师傅好面子的想到。

        偏巧在这个时候冯忠宝回来了,他自然知道徐久照把门锁上了,这会儿跟耗子一样鬼祟的敲门——只是高师傅这么认为,还小声的叫道:“小徐子,给我开开门。”

        高师傅眼睛一亮,冷笑一声,大步走过去拉开门锁,唰的一下打开门。

        看见来开门的是黑着脸的高师傅,冯忠宝被吓的魂飞魄散:“高高高师傅,我我我……”

        “你什么你?!越来越不像话了!我这才离开一会儿你竟敢明目张胆的旷工!”高师傅积怒已久,这下一起爆发了出来,劈头盖脸的给了冯忠宝一顿骂:“你别以为你那点小心思我不清楚!是不是觉得小徐来了,他用功你就可以偷懒了,将来有他在也不用你自己辛苦,直接混吃等死了是不是?!”

        冯忠宝被高师傅喝破了心思,低眉臊眼的垂下脑袋,吭哧吭哧的说不出话来。

        “你看你那出息!真是气死我了你!”高师傅大喘口气,直接把冯忠宝提溜了进来,虽然这不是他的入门弟子,可是时间待久了,高师傅对于冯忠宝的不上进终于也是看不过眼了,“你说你要不是张厂长的外甥,我早把你开除了!”

        冯忠宝也委屈啊,他要不是他舅舅的外甥,他用得着被迫承担着重任吗?冯忠宝性格懒散,得过且过,自觉做一个窑师就可以养活自己一辈子了,不一定非要去做技术主管,坐镇瓷器厂。现在有徐久照来了,让他去做主管不也挺好吗。

        “趁早给我收拾干净你那小心思,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你别想躲一天懒!”高师傅中气十足的厉喝:“过来给小徐拉坯帮忙!”

        冯忠宝沮丧的走过去坐下,手里握住摇杆开始摇动。

        其实冯忠宝也不是那么罪无可恕,平常的日子里,他虽然懒散,可是上班时间,让他练习他还是有认认真真。只不过这些天热闹太大了冯忠宝的好奇心又太强,厂子里边的氛围也松快,他舅舅管理的也不严格,这才造成冯忠宝在高师傅走了之后,跑出去看热闹。

        虽然冯忠宝去看热闹,但是知道徐久照今天要拉坯,俩人其实是约定好了时间,冯忠宝说好了要给他帮忙的。

        只不过高师傅带着朋友进来了,徐久照也不能无所事事干坐着发呆等冯忠宝回来吧。那给人的印象也太不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偷听人家谈话呢。所以徐久照只能自己一边摇杆一边拉坯了。

        徐久照同情的给冯忠宝递了一个眼神,这倒霉孩子也算是被他不小心坑了。可惜冯忠宝太过沮丧的沉浸在自怜当中,没有接收到。

        冯忠宝正内心嘤嘤婴呢,他要是干脆不回来,至少今天就不会挨骂了。

        “……别走神,注意力集中!”高师傅跟瘟神一样站在冯忠宝身后,声音严厉的说道。

        冯忠宝赶紧集中精神,匀速的摇动摇杆。

        可惜高师傅今天的要求格外的严格,一会“速度快了!”,一会儿“速度慢了!”把冯忠宝鞭笞的几乎崩溃大哭。

        徐久照早在转盘转动起来之后,就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碗体的瓷胎在他的手中越变越薄。

        超薄胎质是柴窑的特征,徐久照对于拉薄胎游刃有余,只不过因为被关押的时间和之后颇长时间没有动手,此时也很紧张。

        徐久照额头上冒出细细密密的汗水,邹衡新不动声色的站在一旁观看。在他的角度,他能感觉到徐久照的吃力,同时因为转盘转速的不匀,也影响到了胎体的表面。

        不过这些都不要紧,现在瓷胎还处于水坯状态,等完成之后还要进行晾晒。多余的水分晾干之后,就成了干坯。到时候干坯还要被放置在转盘上,进行旋修,把坯体上多余的部分修掉。有句话“三分拉七分旋”,可见后期修整对于胎体的重要性了。

        徐久照终于完成了大致的碗体,抬起手直起腰活动了一下,而被高师傅训斥的委屈的不行的冯忠宝也在看到在他的努力之下,一只超薄浅底敞口碗完成了,心情也不由得开心了起来。

        “小徐子,这碗拉的真是漂亮!”冯忠宝毫无阴霾的衷心赞叹。在他看来,这碗已经完美的不行,根本就不需要修整。可以直接入窑烧了。

        徐久照活动了一下脖子,冲着他一笑:“还多亏冯窑师你摇杆摇的好。”

        冯忠宝顿时把刚才的苦逼忘记得一干二净,有点小羞涩的笑了起来。

        徐久照用一根细线沿着坯体的边沿慢慢的拉,把粘在转盘上的底部分离。

        高师傅朝着邹衡新一抬下巴,用眼神询问:“怎么样?”

        邹衡新明明心里边早就已经满意的不行,可是偏偏不愿意让老友笑话,做了一个勉强尚可的表情。

        高师傅嗤笑一声,翻了一个白眼,口是心非的老东西。

        徐久照把分离下来的胚体放在工作台上,用工具在碗边沿上掐出几个圆弧形状,他准备的器型才最终完成了。

        “葵口碗?”冯忠宝惊讶的说道。

        “嗯,就是葵口碗。”徐久照用挑剔的目光在碗体上看着,盘算着晾干之后怎么修整。

        高大全和邹衡新总算不再用目光和表情较劲,俩人端正表情走过来看这葵口碗。

        这碗胎体很薄,线条弧度非常的优美,外翻的唇口透着精致,而被掐成圆瓣形状好似花瓣一般的碗口,就让整个碗更显的精美清贵了。

        高大全心中暗暗点头,只要釉色不算差,这碗的价值就低不了。

        邹衡新开口说道:“这碗的釉色你打算怎么上?”

        徐久照抬头看着一脸肃然表情的邹衡新,恭敬的说道:“我打算用蘸釉法。”

        “蘸釉。”邹衡新点点头,脸上终于露出了肯定而赞赏的神色:“不错,蘸釉可以使得整个碗体上下内外浑然一色,也算是凸显了釉色之美。”

        “呵呵。”高师傅忍不住笑了一下。

        邹衡新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说道:“那行吧,今天下午就这样。”

        高大全意外的看他一样,邹衡新白了他一眼说道:“等回头再说。”

        这个徒弟他是认下了,可是收徒不能在他这个工作室里,徐久照穿着一身沾满泥巴的工装,满手泥水的完成吧?!

        那也太不讲究,太草率了,太不符合他老人家的格调了。

        高大全嘘了他一下,邹衡新气哼哼的走开了,高大全转而对徐久照和颜悦色的说道:“晚上到我家去吃晚饭,小冯知道我家在哪,到时候让他领你过去。”

        冯忠宝被抓了壮丁,瞪圆了眼睛说道:“我也在那里吃饭吗?”

        高师傅没好气的对他说道:“你也可以不吃直接就走!”

        冯忠宝是额外的,他非要好好调|教这懒蛋不可。

        徐久照心里一喜,看来高师傅终于是被他打动了。

        徐久照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不要显露出来异色,平静的说道:“好的,高师傅。”

        而在这时,舟车劳顿却顾不得休息,非要到发掘现场去看的另外一个老人家正满心满口惊叹不已的称赞着封窑瓷器的精美。

        这个时候考古系高校生们已经拣选出来了一部分,但是还构不成完整的瓷器,不过就算是这样也可以看得出来这些瓷器完整的时候精美的样子。

        “爷爷,这些东西就在这里跑不掉的。您没必要下了车就直接奔这里跑,先休息一下,明天再来也是一样。”蒋忻无奈的跟在老人身后劝着。

        “我等不了那么久,早一点看到早一点化解我心里边的疑惑。”蒋卫国目不转睛的盯着放大镜,边还说道:“阿忻你不用担心,我的身体我心里有数。没问题。”

        蒋忻无可奈何,这位现在完全是凭借精神支撑着才感觉不到疲惫,他老人家不当回事,蒋忻却不可能由着他去。

        蒋忻持续努力的劝说,蒋卫国看了这些不成形的碎片反而更是惦念了。

        蒋忻只好打电话给张文钊,跟他商量能不能暂时先借出一片让蒋卫国带回住处观看。

        张文钊听了这件事情,打听了蒋忻的爷爷竟然是蒋卫国之后,立马赶了过来。

        蒋卫国在古玩界可是泰山北斗般的人物,他这一生命运多舛,经历颇具传奇色彩,是张文钊这等小辈们争相想要结交认识却求而不得的老前辈。

        张文钊怎么可能错过这样的机会。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2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