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55章

第55章

        作为御窑厂最年轻的御窑师,徐久照没少听到赞誉,蒋忻这句情不自禁的夸奖却让他耳朵都红了。

        “这还不是最好的状态。”徐久照赧然的说道,“瓷土当中还缺少一种植物灰,那种植物现在好像已经绝迹了。”

        “这都是你自己研究出来的?”蒋忻拿过手机来看,冯忠宝使用高清照相机拍照的,这种还原度很高的照相机是张文钊提供,能够非常真实的反应瓷器的样子。

        “嗯,这些都是古方,有些是从古籍当中看的,有些则是我自己琢磨的。”徐久照点头说道。

        他也不害怕怀疑,在韵文瓷器厂的时候他不断的调整釉色配方,每次张文钊开窑他都会放一个进去就是为了得出最终的配方。

        他掌握着配方,但是现在很多青料跟明朝的时候有微妙的差距。烧出并不是他想象当中的样子,还需要他不断的尝试。

        而且现在他发现在明朝逐渐绝迹的苏麻离青料竟然还存在着。从他掌握的配方来看,只要能够弄到这种青料,他有自信再现元青花如同宝石蓝般的釉色。

        元宋时期苏料全赖进口,因为路途遥远,那个时候人们并不知道具体的原料产地。直到现在考古发现,才能够具体确定苏麻离青料是产自伊拉克萨马拉。

        钴料矿实际上就是富含氧化钴的矿土。氧化钴不管如何燃烧,成色必定是稳定的蓝色。不同分别只在于配比的不同。

        跟国内高锰低铁不一样,苏料含铁量高。用苏麻离青料绘制的青花瓷,蓝色浓艳如同蓝宝石般瑰丽。釉色有银黑色结晶斑,并有晕散的情况。虽然是缺陷,但是却瑕不掩瑜,是辨别元宋青花的重要依据。

        苏麻离青料是青花料当中的典型色,犹如闪闪发光的宝石一般美丽,充满了无穷的魅力。现在国内普遍使用的都是国内的青花料,虽然知道苏料的原产地,但是随着配方的失传,已经烧不出那种瑰丽如同宝石的特质了。

        在古代的时候这些配方只流传在一个很小的范围之内,一旦出现变故很容易就毁之一旦。这些配方的失传都是因为明末的时候李自成战乱的原因。

        徐久照手中现在掌握的配方可以说是摇钱树也不为过,徐久照为人性情谨慎,即使是做出研究配方的样子也很注意保证配方不外泄。

        “是吗?”蒋忻眉毛微微蹙了一下,身为一个投资商人转瞬间就想出了好几个投资方案,不过掌握的这个人是徐久照,他立马就把这些压了下去,郑重的对徐久照说道:“那你可要把这个调配比例看好了,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

        徐久照心中一暖,冲着蒋忻充满信赖的一笑:“我知道,现在也就只有我的老师和你知道。”

        蒋忻忍住想要拥抱住他的冲动,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一窑都是典型的明朝器型,除了葫芦瓶之外,还有罐、碗、尊、炉、梅瓶、花觚等。有些需要二次上色的五彩瓷,还需要徐久照回去重新上色再进行二次烧造。

        知道徐久照还需要回去进行二次烧造,蒋忻对于杨久洋的追查更加的紧了。

        蒋忻追查杨久洋,徐久照也没有闲着,他走访各个陶瓷工坊,想要搜集更多的配料。

        而杨久洋就在他最意想不到的时候出现了。

        “久照。”杨久洋穿着一件蓝灰色的t恤,下边是休闲短裤,脚上一双男式凉鞋,就那么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徐久照错愕的睁大眼睛,慢慢的镇定了下来:“杨久洋。”

        杨久洋的头发有些长了,看着没有吴久利照片里那么光鲜,人黑了瘦了,目光闪烁,走路一晃一晃,颇有点落魄的感觉。

        杨久洋咧了咧嘴:“看样子你还生我的气呢,要不然怎么连名带姓的叫。”

        徐久照冷冷的看着他,眼看杨久洋就要走到他的跟前:“站住,就站在那里。”

        杨久洋嗤笑一声,举起手说:“好好。”然后他就站在那里,站也没有好好的站着,摆出一个百无聊赖的样子。

        看他那流里流气的样子,徐久照就皱眉,就这么一个人原身也和他来往密切,什么眼光。

        杨久洋懒洋洋的说道:“听说你最近混的不错。”他看了看徐久照的发型和身上穿着的衣服,肯定的点点头说:“既然你发达了,也别忘了兄弟。最近我手头有点不方便,不如你借我些。”

        徐久照都被气笑了:“你既然知道我还跟你生气,怎么有脸来找我借钱?况且你不知道我在找你,上次不还跑的挺快么。”

        杨久洋一点也没有心虚惭愧的意思,反而很厚颜无耻的说道:“咱们不是最好的兄弟吗?当初说好了要发达一起享福。等我以后有了钱,也不会忘了你的。”

        就算是三岁孩子也不相信的谎话,徐久照当然不可能上当。

        他面无表情的说道:“你用不着蒙我,当初的事情我们也该说说了吧?你怎么就能做出那种事情来。”

        徐久照这话完全就是诓杨久洋,杨久洋只知道徐久照受伤入院,却不知道他具体的情况。

        杨久洋讪讪的一笑:“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时失手,你看你这不是也好好的么。”

        果然跟他有关系,原身就是被他推下去的!

        徐久照心跳微微的加快,手伸到衣兜里边摸索着找到手机。他现在第一个念头竟然是想给蒋忻打电话。

        杨久洋见徐久照冷着脸看他,就骚骚头发说:“哎——你也是的,好不容易发现一个值钱的东西竟然不想着卖了,非要留着做什么研究。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都面临成年了,又一事无成,最是需要钱的时候。把那块瓷片卖了不就什么都有了。你要不是非要抢回去,我也不至于用那么大的力气,你就不会摔下去了。”

        徐久照的念头转了转,难道杨久洋现在还不知道那块东西不是柴窑瓷片,而是仿的?这不可能吧?

        徐久照眼睛盯着他说:“我知道你卖了钱,还跑去了国外。”

        杨久洋点头:“我回来就知道你找人打听我。”他倒是绝口不提卖钱的事情。

        徐久照冷然道:“你就不怕我告你?”

        杨久洋咧嘴笑了一下:“你不会那么无情吧,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我也打听了,又没有人看见。只凭你一面之词,没有证据,就算你告了,最后也只能是证据不足,当庭释放。”

        这件事情吴久利也是跟他分析过的,情况对徐久照很不利,因为连他自己也说不清当时的事情经过。

        徐久照说道:“就算是这样,我也不可能原谅你。”

        杨久洋抬手做了一个投降的样子,说道:“我道歉还不行吗。如果还不行,我把当初的那个瓷片还你。”

        徐久照眉毛一挑,惊讶道:“你不是把瓷片卖了么?”

        杨久洋苦笑了一下:“最后那边不是发掘了一个新窑场,发现上当受骗,买瓷片的人把钱要回去了。我也挨了一顿打,还欠了很多钱。”

        徐久照想了想,还真有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杨久洋也是活该,徐久照丝毫不同情他。

        徐久照有点想把原来的瓷片要回来,毕竟那是原身付出生命的东西:“瓷片在哪里?”

        杨久洋眼睛一亮,欣喜的说道:“你愿意原谅我了?”

        徐久照说:“原不原谅你跟你还不还瓷片是两码事。”

        杨久洋“哦”了一声,倒也不是很失落。

        他说:“我现在在郊区的一个地方住,你跟我去拿吧。”

        郊区这个地方倒是蒋忻提到的杨久洋有可能落脚的地方。不过,徐久照并不想跟他一起去一个陌生的地方。

        他淡淡的说道:“还是算了,既然你没有带在身上那就下次再说。”

        杨久洋倒是挺意外徐久照的直白拒绝,看来徐久照是真的不再像以前那么相信他。弄明白这个,杨久洋心里不好受的一下,但是很快就被别的东西驱散了这点感触。

        杨久洋说:“那就算了,改日再约。你给我一个电话号码。”

        徐久照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给了他,眼看着杨久洋拿出一个苹果手机把他的电话号码输入了进去,打了过来。

        还说欠了很多钱,根本就是满嘴谎言。徐久照内心冷笑了一下,债主会留着这么昂贵的手机不拿走?

        徐久照转身就走,他已经弄明白了事情,但是接下来要怎么办,他有点迷茫。法律途径走不通,发动私人收拾杨久洋一顿?

        如果是在以前,徐久照还能找行首或者是对方宗族讨回一个公道,可是现在这个世道该怎么了结私人恩怨让徐久照有点难办。

        徐久照边走边想,这片区域是用商务大厦空置的地下楼层改建的,条件虽然简陋不过青睐的人很多,因为这边都是集中的租给外地人开办各种手工作坊,房租相对便宜。

        周围安静的有点不太正常,徐久照的脚步顿了一下。他来的时候人流是不多,可是也不至于半点见不到一个人的地步吧?

        徐久照心中一凛,沿着隔开刻意留出来的通道奔跑起来。也许是发现打草惊蛇,很快安静的地下空间就响起了脚步奔跑的声音。

        身后好像有三四个人在追,徐久照头皮发麻,飞快的朝着出口跑去。他实在没有想到在郑州街头的一幕会重新上演。

        徐久照跑的口感舌燥,身后的人一声不发的追逐着他。直到身前冷不丁的冒出一个高大强壮的身影,徐久照吓的几乎魂飞魄散。

        徐久照惊惧的瞪大眼睛,高大的男人挡在跟前,把他一拦。

        “久照!”

        徐久照剧烈的喘息着,这才看清楚竟然是吴久利!

        “久利哥?!你怎么在这里?”徐久照张口结舌。

        吴久利本身就很彪悍,面向长的也不是那种和蔼可亲的类型,他一脸肃然,很有几分凶戾的气息。

        “当然是来抓杨久洋的。”吴久利跟他说完这句话,就擦身而过向着他身后的方向冲了过去。

        徐久照回身扭头,就见身后跟着好几个他不认识的人,看见他回头看朝着他们抬手打招呼。

        “……”

        原来是自己人,就不能出个声音叫一声么?差点把他吓死。

        过了一会儿又过来五六个人控制着杨久洋过来了,吴久利满脸严肃的冲着杨久洋说道:“你知道咱们院里的规矩,即使不能相守相望,也绝对不能互相残害!”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2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