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91章

第91章

        因为蒋忻特意交代过,所以他安插|在胡教授那边的人在考古发现有进展的时候特意告知了他,蒋忻没时间就让徐久照自己去看看。

        胡教授率领的封窑主体清理已经全部完成,剩下的工作就是进行琐碎的细节清理。

        张文钊盖的那个博物馆就在封窑遗址的前边,可以说把整个封窑都包括在内。

        尽管距离很近,徐久照却还从来没有进来过。因为是韵文瓷器厂的老面孔,看守入口的工作人员只是好奇的看了看他,也没有阻拦他。

        博物馆的陈列厅主厅已经正式对外开放,整个展厅里边的展品除了张文钊用修复的封窑瓷从各大博物馆收藏家那里交换来的以外,还有他自己所有的收藏品,和几个藏友出借的藏品。

        为自己的藏品办一个私人展览馆几乎是每一个收藏爱好者的共同梦想,张文钊提前实现了它。所以整天快乐的忙活着,人都显的年轻了几岁。

        “哟~久照,你怎么来啦?”张文钊正在馆里转着,就正巧遇见了徐久照。

        “我是来拜访胡教授的,我想了解一下封窑考古研究的进展,也不知道可不可以。”徐久照冲他笑笑。

        张文钊大手一挥:“你是第一发现人,当然有权利了解。来来来,我带你过去。”

        徐久照谢过他之后就跟在张文钊身后,俩人直接走到办公区域,这边不只是有属于博物馆的办公室,还有几个大间专门分给了胡教授和他带领的学生。

        第一批跟随过来的学生有的已经毕业,换了好几个不认识的。

        胡教授正跟人说话,也不知道谁说了一句“馆长来了”,围着他的学生顿时回身露出了一个缝隙。

        徐久照立刻就看见了一张存在感非常显著的脸庞。对方给他留下的印象深刻,那张男生女相的过分俊秀的脸,还有那淡然不当回事拿出一亿两千五百万的豪气,想不印象深刻都难。所以徐久照还记得这人的名字,他惊讶:“郑凯龙……先生?”

        郑凯龙这天穿了一袭棕色风衣,脖颈间系着一条有着复杂华丽图纹的丝绸方巾,下边的裤子贴身修身显的双腿笔直又修长。郑凯龙的颜值那么高,当他不那么拒人于外,显得冷淡的时候,人们总是忍不住为这样一张出色的脸庞而感到倾倒的。

        原来胡教授的学生围在他的身边不是为了听讲,而是过去看美人的。

        胡教授把学生们赶开一些,向着张文钊说:“有什么事?”

        张文钊带着徐久照走过去:“胡教授,你还记得他吗?那位封窑瓷片第一发现者。”

        胡教授的眼在徐久照的脸上认了认,说:“我当然还记得,不过这孩子的变化可真是有点大,如果不是你领着过来,我还真是不敢认了。”

        上次他见徐久照都已经是一年多以前的事情了,对于正在生长时期的少年来说,一年多的时间足够他们变化的让人觉得陌生,更何况现在徐久照的形象有蒋忻亲自打理。

        当初那个脸上还有着婴儿肥,穿着朴素陈旧,显得有点土的少年,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位穿着入时、发型有型、时尚帅气,身材高大挺拔的青年了。

        “胡教授,您好。”徐久照上前一步,彬彬有礼的问候,然后他的目光转向刚才一直看着他的郑凯龙,“还有郑先生,很久不见。”

        “你好。”郑凯龙目不转睛的看着徐久照:“徐先生最近没有什么消息,是在忙什么吗?我们这些支持者可是一直期盼徐先生的新作。”

        听他这么说徐久照有一点惊讶:“没想到郑先生还一直关注着我的作品。”自从跟参加了景德镇的陶艺展之后,徐久照一直在进行现代陶艺的学习,自然就没有传统陶艺的新作品,不过他接了比利时的订单,就更没有时间去制作什么新作了。

        郑凯龙饱满的嘴唇抿出一个微笑,站在一边偷看的学生偷偷的倒抽一口气。他说:“当然,我很看好徐先生的潜力,认为您的艺术成就不可限量。”

        “多谢。”徐久照客气的说道,“我这段时间一直在进修当中,所以并没有什么新作品。”

        郑凯龙的脸上满是遗憾之情:“原来是这样,徐先生真是勤奋好学,那我们这些支持者就只能继续期待了。”

        徐久照得体的回应了一个笑,对方话说得好听,只不过这当中的恭维成分他还是能听得出来的。

        徐久照现在在国内的名声是挺大的,不过那大部分都是虚浮的,全都是因为之前《七兄弟》足够讨巧。这种奇闻异事般的新闻只能被老百姓谈论一番之后慢慢就淡忘,并非是那种真正深入人心的声望。

        而在陶瓷艺术圈和那些真正的艺术品投资人眼中,徐久照不过是一个有着名师天分不错的新晋陶艺家罢了,太过年轻,将来怎么样过几年才能看出来。

        所以对方说他自己还算真诚,带上其他人那完全就是客气话,听听就算。

        这俩人在这边交谈,张文钊对胡教授说了徐久照的来意。

        徐久照和郑凯龙不再说话之后,胡教授就对徐久照说道:“你的来意我知道了,郑先生也是为此而来,那你们就一起听听。”

        胡教授带着俩人去了角落,张文钊继续出去转悠。

        胡教授在角落的一张桌子上翻找着文件,他找出来一大叠复印文件给他们看。这些复印文件很凌乱的摆在一起,徐久照看的眼晕,根本就弄不清楚前后顺序。

        郑凯龙则说道:“胡教授,这些东西我们是非专业人士看起来费劲,就请你跟我们具体的说说吧。”

        胡教授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他点头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你们也坐下吧,这说起来就有点长了。”

        要说胡教授他们真不愧是专业人士,不仅仅是能够判断出来具体封窑修建的年份,甚至连最后被封查的日期也有了。

        胡教授看了一眼徐久照:“这还要多亏你们当初找到的那本手札,才能有具体的年份。而且根据这个线索得来的方法,我们扩大了古籍翻阅的范围。横向搜寻同一时期的文献资料,终于在一个个人传记散文集当中找到了更加贴近当时情况描述。”

        徐久照听到这里忍不住心跳加快,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

        “写下这篇文章的人是个读书人,后来中举做到了不小的官位。据他所叙,他同村有一老翁在这窑场里做工,最初修建时曾见过疑似宦官者。因这读书人在村子里有声望,所以这村子里边的人有什么都愿意向他诉说……”

        老翁?徐久照陷入回忆恍惚了一瞬,那个时候他手底下有很多窑工,大多数年轻力壮,能够被称为老翁的也只有一位。

        徐久照回想记忆当中模糊的面孔,脸色沉了下来,如果没记错,那老翁在锦衣卫上门时很不幸的被杀了。

        果然胡教授后来说道:“那读书人后来被罢官,回到家乡得知那老翁死于锦衣侍卫刀下出于同情,抒发情绪才写下了这么一篇文章。根据这篇文章,我们得知那窑主乃是从景德镇御窑厂来的,奉命烧造一批瓷器。窑主姓薛,名叫薛境……你怎么了?”胡教授看着脸色突然变的古怪起来的徐久照。

        徐久照嘴角抽了一下,摇头说道:“没事,您继续。”

        什么薛境,他的大名明明叫做徐境!这竟然都能记述错误了。

        “久照”只是他曾经的恩师给他起的字,来这边之后正巧还阳的身体名字跟他的字一样,他也能听的习惯,省去了他改名的麻烦。

        名字都被记错了,徐久照就没什么心思继续听下去了。他本来还想着能够名留青史,这下确实是留名了,不过却是一个错误的名字。

        后边胡教授讲的一些枯燥的考究过程,分析当时厂卫和锦衣卫之间暗潮汹涌的关系,徐久照心不在焉,没有多注意去听。

        等到结束之后,郑凯龙叫住了徐久照。

        “徐先生,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能不能请你喝杯茶?”郑凯龙单手插在衣兜里,那姿态端的是派潇洒风流,能引起一阵小女生的尖叫。

        只可惜徐久照心有所属,不为男色所动。他皱眉说道:“你有什么事情吗?”

        郑凯龙拿出一只手机,在上边点了点,然后递到徐久照的跟前:“是关于这件作品的,我觉得有一点小小的问题。”

        徐久照定睛一看,竟然是他跟邹老一起举办联展的作品之一。

        他惊讶的抬头:“原来这件作品被郑先生买去。”郑凯龙点了点头,徐久照被人说作品有问题很介意,他说:“究竟有什么问题?”

        他自认当时展出的那些作品全都是他非常满意的作品,不可能存在任何瑕疵。

        郑凯龙扭头看了看人来人去的走廊,对徐久照说道:“能不能换一个地方说话。”

        徐久照毫不犹豫的点头:“好。”

        小镇最近一年发展的很快,博物馆附近就有好几家餐馆。郑凯龙要了一个包间,徐久照板着一张脸坐在他的对面。

        郑凯龙笑了:“您不必这么严肃,其实并不是什么多大的问题。”他拿出手机,放大了一张照片,然后把手机推到徐久照的跟前:“之前我在用放大镜观看的时候发现这只斗彩罐上的釉下彩和釉上彩之间有一点脱离。”

        徐久照看了一下被放大的细节顿时放松了肩膀:“这是正常现象,因为釉面在火中被烧的时候胎面会收紧产生一定偏移,并不影响大体的美观。”这甚至都不能算是瑕疵,表面上看根本就看不来。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2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