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95章

第95章

        除了大年夜那意味不明的一句话,蒋老爷子又恢复了威严肃然的架势,任凭蒋忻如何抓耳挠腮的试探都死活弄不出来一点情报。

        这吓得蒋忻缩着脖子夹着尾巴,老老实实地的在小洋楼待到了初五,过完年蒋大伯和蒋小姑一家都走了,才和徐久照回到他们自己的家。

        压着徐久照从下午做到了晚上,憋了好几天的野兽被满足之后,蒋忻又想起了蒋老爷子那貌似敲打的一句话。

        “我觉得爷爷应该是知道点什么了。”

        本来快要睡着的徐久照被他一句话给惊醒了,他翻了个身看着床另外一边靠着床头的蒋忻。

        “你没弄错?”徐久照撑起上身,露出被子的胸膛上带着几个被蒋忻弄出来的暧|昧痕迹。

        蒋忻伸过胳膊给他拉起薄被盖到肩膀:“根据我对我爷爷的了解,他应该是猜到咱俩之间有点什么了。”

        徐久照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尽管他自己很注意,可是在小洋楼很多次蒋忻不自觉的就会往他跟前粘。每次他不是推开就是躲开,却并不是每一次都及时,偶尔有被蒋老爷子看到。

        “那他老人家怎么什么都不说?”徐久照疑惑。

        “不知道。”蒋忻觉得自己的爷爷太过深不可测了,这是想要让他自己吓死自己,然后让他知难而退?

        蒋忻已经让蒋老爷子弄的脑袋发晕,徐久照沉默了一阵说道:“我暂时不会再去蒋家老宅了。”

        蒋忻诧异的看他:“为什么?”

        徐久照躺平,语气挺平静的说道:“虽然你爷爷没有明确表态,但是如果他真的知道这件事情,在情况不明之前我还是不要过多的出现在他老人家跟前。以免刺激他的情绪,向着对咱们不利的方向发展。”

        被徐久照的冷静所感染,蒋忻的头脑终于能够转动了。他也躺了下来,向着徐久照靠过去。徐久照侧过身体,打开手臂,让蒋忻的头能够挨到他的颈窝——他喜欢这么睡,明明那么大只还偏偏爱装小鸟依人。

        蒋忻说:“我觉得,我爷爷现在心里就算愤怒生气也不会对着你来。一个是你的年纪比我小,不能怪到你的头上,他第一个肯定要骂我。另外一个你的邹老的关门弟子,邹老跟我爷爷是非常要好的交情,我把你拐到手,我爷爷肯定会觉得对不起邹老。一旦他明面上揭开了这件事情,就不可避免的要让邹老知道。”

        蒋忻越说思路越清晰:“我爷爷大概不想因为咱们两个人的事情影响到他跟邹老的交情,所以才什么都没说。”

        徐久照的手指无意识拂着蒋忻的头皮,他说:“很有可能就是如此。”

        蒋忻叹了一口气:“可是这样被吊着我提心吊胆,还不如让闸刀赶快落下来痛快。到底是死是活,好赖给个态度啊。”

        徐久照拍了拍他:“稍安勿躁,没有立刻发作,就说明情况不坏。如果他生气到连跟老师的交情都不顾,那才是事态严重。而现在这样隐而不发,说明你我的事情并没有让你爷爷不可接受。”

        蒋忻立刻来了精神:“那我立刻就跟爷爷说明白。”

        徐久照手指夹着他的头发,撸了一下:“别,你还是给他老人家一些时间,他既然假装不知道,那我们就配合。这样时间久了,慢慢地自然就接受了。”

        蒋忻想了想,说道:“那就听你的。”

        徐久照嗯了一声,闭上眼睛,他身上疲惫的厉害,一个劲的泛酸,又让蒋忻给折腾狠了。好在他最近有专门去报了一个班练了一点拳法,把筋骨拉开了些。要不然蒋忻一犯起野性,说不得他又要卧床,那可就太损他的面子了。

        这边俩人正在梦乡当中,而遥远的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一座富丽堂皇的豪宅当中,特拉泽尼勋爵邀请了他的朋友们在自己家中举行了正装聚会。

        特拉泽尼的交友圈都是和他品味相当的绅士淑女,其中更是有知名的艺术评鉴人还有艺术期刊杂志的评论人。

        英国《陶瓷评论》专栏评论人克洛伊·伯蒂穿着一袭宝蓝色的束身长裙,手里端着酒杯轻轻的抿着,站在她身边的一位收藏家边是好奇边是搭话:“克洛伊亲爱的,你知道莫尼为什么会举办这次聚会吗?说实在的,他可是好久都没有要求我们正装出席聚会了。”

        克洛伊淡淡的说道:“我并不知情,应该是有什么隆重的消息要宣布吧。”

        那位收藏家故作惊讶的说道:“难道说他终于要结婚了?”

        克洛伊赏脸的看了他一眼:“也许。”

        作为聚会的主人,特拉泽尼不失热情的挨个跟朋友们交谈,终于时间来到晚上9点整,特拉泽尼用手中的银勺敲了敲杯子。

        “各位,我想你们一定对我今晚举行聚会的目的而感到好奇。”特拉泽尼勾着唇角矜持的端着笑,眼中却闪着过分光亮的亮光,“我对这个时刻期待已久,等不及向你们郑重的介绍她。”

        “猜对了!”收藏家兴奋的低语,克洛伊挑了一下纤长的眉毛。

        “请容许我向你们介绍,我心爱的少女。她来自遥远的中国,永远充满神秘和奇迹的东方!”特拉泽尼的声音控制不住的高昂了起来。

        他过分热烈的态度,让聚会的参与者惊讶不已,忍不住议论纷纷,谈论他是不是恋爱了。

        确切的说特拉泽尼跟恋爱也差不多的狂热了。

        他动作优美的侧立,抬起一只手,开场一直被圆形幕布遮挡的圆形场地上,幕帷缓缓的升起。人们瞪大眼睛以为会看见一位俏丽的少女,结果首先漏出来的却是一截大理石石座。

        没等人们想明白,幕帷全部收了起来。石座之上摆放着一个深色基座,而在那上边正立着一只端庄典雅让人惊艳的瓷瓶。

        “哦!太美了——”

        “天哪,这真是太漂亮了。”

        “我不敢相信。”

        “……”

        在这里的全都是对着瓷器有着一定审美能力的人,第一眼就能看出这只瓷瓶的出众。

        从它温润柔和的瓷面,还有它造型优美的器型,更不用说它让人惊艳的釉面色泽,是稀有的经典蓝釉。最令人称奇的要数饱满的肚腹那自然的过度,还有下方栩栩如生、随风摇曳的荷叶簇拥中的娇美荷花。每一样都是那么的夺人心魂,让人沉醉。

        特拉泽尼骄傲的站在大理石石座旁边:“先生们女士们,隆重的为你们介绍——《星空少女》。”

        “这是它的名字?是的是的,它不正是像一位星空下沐浴星光的少女吗?”

        “莫尼,你是从那里发现它的?”

        “这是你的新收藏吗?真是太棒了!”

        人们围拢在一起簇拥在它的周围,看着在辉煌明亮的灯光下显得越发晶莹剔透的瓷瓶,纷纷赞叹不已。

        “巧夺天工,莫尼,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过这种水准的作品了。是哪一位大师的新作?”一个两鬓斑白的男士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位“少女”。

        “是一位天才,让人不敢置信的是他只有19岁。”特拉泽尼饮下一口甘醇的美酒。

        “19岁?”男士扭头看他不像是在开玩笑,他摇摇头说道:“现在的天才还少么?也许这是另外一个。”

        “不,沃伦。我发誓这可不是炒作,他是真正的天才。我亲眼看见他的设计图纸。”

        “真有这么出众的人之前怎么可能会一点端倪都没有?”沃伦还是不太相信。

        特拉泽尼说道:“我之前说过了,那个少年是个中国人,在他的国家有不小的名气。”

        沃伦将信将疑:“那么他还有什么作品?”

        “很多。这么说吧,宫廷管事里斯先生向他订购了一批青花陈设瓷。这样你应该能明白了吧?”

        里斯先生的眼光可是非常挑剔,他以自己的为王室服务而感到骄傲,是绝对不会让不合格不出众的东西出现在王室庭院里的。

        沃伦半晌没说话,然后才憋出一句:“现在我相信你了,还真是一位天才。传统陶瓷和现代陶瓷可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类型。”

        “并不是这样,先生们。”一个低沉沙哑的女声在俩人身后响起。

        两位男士转身,克洛伊走过来:“很抱歉打搅你们,我只是有点不同的见解。”

        克洛伊在聚会上一直是很受欢迎很有人气的女性,特拉泽尼当然不会责怪她:“您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传统陶瓷和现代陶瓷从来都不是不相关的两种事物。就好像这件《星空少女》,从它淋釉的方法,浮刻的技艺来讲,这都是传统陶瓷的技法。不过它巧妙的使用了现代器型的造型,还有现代图案的构图方式,还有两种颜色的自然过渡这些现代元素。可以说,这是一件完美继承传统又发挥了现代元素的作品。非常的不可多得。”

        特拉泽尼惊讶的看着这位年近四十的女性,要知道这位女士可是以苛刻而闻名的评论人,难得给出这么正面的评价。

        克洛伊扭头看着特拉泽尼:“我能知道这件作者的名字吗?”

        “他叫做徐久照。”特拉泽尼下意识的回答。

        克洛伊念了念,眼睛望着人群当中的尽显高雅精致的瓷瓶:“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期待能看到他更多的作品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2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