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103章

第103章

        蒋忻似乎就是有那种乐极生悲的倒霉体质,就在徐久照打算剩下的时间不出去闲晃两个人好好浪漫的约会的时候,吴淼打电话过来了。

        说实话,那一刻蒋忻真的特想把电话给掐了,如果不是吴淼吼了一句“我发现了疑似封窑的瓷器!!”

        徐久照脸色一变,立刻站了起来:“你确定吗?”

        吴淼似乎还很激动,他说:“我差不多能肯定!你们快回来比利时吧!正好这家主人要卖!”

        蒋忻还是很不悦,不过他知道徐久照有多么的重视封窑,不等徐久照开口就主动的说:“我这就去定机票。”

        徐久照冲他感激的点头,蒋忻起身去打电话,徐久照继续和吴淼讲话。

        “你仔细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淼深吸一口气,连庆幸带抱怨的说:“还不是那个应酬的富豪带我去拜访一位有男爵头衔的人。那家虽然有爵位,家里也有城堡。不过现在可跟以前比不了了,没有庄园和作物产出,只能变卖家里边的收藏来维持城堡的修缮。”

        徐久照说:“是落魄了的贵族啊。”

        吴淼说:“是的,你们赶紧来,我到时去接机。”

        挂断电话,徐久照去找蒋忻。这边蒋忻已经动作迅速的定好了两张机票,拿起衣柜里的衣服就开始收拾。

        “看来我们要在这边多带几天。”蒋忻皱眉,手里边叠着衣服放进行李箱当中。

        徐久照想了一下说:“要不然你先回去?我可以在这边多待几天没关系。”

        蒋忻毫不犹豫的说:“不,没事。我还是陪你一起,你第一次出国,单独留下,吴淼那个人又不太可靠。”他继续黑人,更是觉得吴淼碍事了。

        徐久照担忧的说:“你公司那边离得了人吗?”蒋忻忙起来什么样,他又不是不知道,就怕他又把工作积攒一起,回去之后忙个昏天黑地。

        蒋忻放下手里边的衣物,坐到他的身边搂着他的肩膀说:“其实现在都上了正轨,我也就不需要亲自盯着。别的事情都还好,最主要的是郑凯龙那边……”

        徐久照眉头一拧:“他那边怎么样了?”

        蒋忻说:“我已经给他挖好了大坑,就等着他往里边跳。”

        蒋忻一说起这个就很得意,虽然徐久照听不明白,但是这不妨碍蒋忻跟他分享他的喜悦和成就感。

        蒋忻最擅长的是金融市场的博弈,他最终目的也是要在这方面把郑凯龙的公司给弄垮,就算弄不垮也要让他元气大伤。

        蒋忻的锐丰投资虽然资产丰厚,盈利可观,虽然也有其他的股东,但是却并没有上市。因为国内的投资公司跟上市并不太相容,要上市很曲折。只有挂靠在上市公司下边的子公司才能依靠母公司的上市,实现部分资产的上市。

        蒋忻并不想接受收购,所以上市什么的也就不想了。

        但是,宏湾集团却是一个上市公司。蒋忻已经有了整套的圈套,就等着郑凯龙自己把脖子伸进来。

        因为两边没有重叠的地方,只能隔空对打。

        郑凯龙试图破坏锐丰的投资项目。这些项目都是经过锐丰投资考察具有潜力前景的,只不过回报期不是很快,基本都在3-5年时间。

        虽然是看好的项目,但是双方在没有签约之前都有反悔的可能,锐丰有反悔不投资的可能,对方也有不接受他们投资的权利。

        郑凯龙就企图暗地里跟这些人接触,投资这些有着不错前景的项目。这样他既得了好项目,又破坏了锐丰投资的计划。

        投资公司如果长时间没有好的投资项目,那么就没有盈利进入,对蒋忻的威望很打击。也会动摇他的根本,那些大股东可都不是吃素的,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钱躺在银行里边长毛,而不是进行有效利用。

        郑凯龙还试图寻找蒋忻的把柄,威胁他,或者是制造丑闻,让那些股东弹劾他。

        只可惜蒋忻自从跟徐久照认识之后清白的跟个大家闺秀一样,别说丑闻了,连个绯闻也没有。更何况,蒋忻的锐丰也不是上市公司,他再怎么想要煽动对蒋忻的不利消息,也不会影响到锐丰投资的市值,只要没有大的影响,那些股东才不管。

        一个没办法,另一个让郑凯龙得手不少,从锐丰这边挖走了不少的好项目。

        可是面对这种打击,蒋忻却是不着急不着慌,不说有效应对吧,反而还吩咐刘锐跟更多的潜力项目洽谈。就好像试图用更大的基数来弥补流失的那些项目一样。

        “这样不是吃亏了吗?”徐久照听不懂具体细节,但是大概的得失情况还是能明白。明面上看,阿忻的公司落入了被动下风,郑凯龙得了不少的好处。

        蒋忻笑的不怀好意:“我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吃进去的东西,到时候想吐他都别想吐出来,直接撑死他。”

        宏湾可跟锐丰不一样,流动资金都是用来做实业的,购买地皮,承包工程,支付资金。有一个危险的警戒线在那里,一旦资金断裂,就算是大集团也只能陷入困境当中任人宰割了。

        徐久照看着蒋忻自信飞扬,目光湛然,虽然他笑的很不良善,就跟电视里的坏蛋一样,可是徐久照就是觉得他很有魅力。套句现在的话形容,那就是帅呆了。

        徐久照心潮涌动,他凑过亲了亲蒋忻的唇瓣。蒋忻呆呆的眨眼,当然到嘴边的肉他是绝对不肯放过的。

        抱着徐久照缠缠绵绵、细细密密的一顿深吻,如果不是还要去赶飞机,说不定今天一天都不用出酒店房门了。

        所以说,这真不能怪蒋忻看着吴淼的时候板着一个脸。

        吴淼已经不指望能从他那里得到什么和风细雨的对待了,他干脆就只跟自己的小师弟说话。

        徐久照笑了笑,蒋忻身上那哀怨的气息他几乎都能看见实体了,拍了拍蒋忻的手背,蒋忻这才甘心的推着行礼车走在一边。

        吴淼就好想没看见俩人之间的小动作一样,他说:“这位男爵姓格里芬,五十多岁了。他家有一栋很大的城堡,这次变卖家产就是为了维系这栋城堡。”

        徐久照颇觉的惊奇:“我还以为既然是贵族,总归不会落魄到需要变卖家产维护房子的地步吧?换一所小一点的居处住不就行了。”

        吴淼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城堡首先是从祖上继承下来的,身为爵位继承人,他只有维护的义务,却没有变卖的权利。这国外的贵族除了有主支之外还有分支,这城堡就象征着姓氏家族的荣耀,是绝对不能卖的,要不然同一个姓氏的子孙首先就不干了。”

        这么一说,徐久照就理解了,就跟国内的宗室大家族一样,这城堡就相当于是老宅,有祖宗牌位的,代表这一个家族的兴荣。

        吴淼又说:“还有这城堡,就算是他们想卖别人想买,国家也不允许。如果经营维护不下去了,国家直接就收回。这城堡现在可都是古迹了,轻易可买不到。”

        徐久照点头:“失去的容易,想要再获得就难了。”

        吴淼说:“对,就是这个道理。咱们快点走吧,格林芬男爵还等着咱们呢。”

        一行三人来到格林芬男爵城堡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一下车徐久照就是一阵惊叹。这地方是在郊外,一片空旷的丘陵之上。

        这几日他看惯了国外的建筑风格,尖顶高塔的建筑物。然而这城堡却是跟那精致华美不一样的厚重肃穆。整座城堡显得很沉暮,历史的沧桑感扑面而来。它并没有精巧的高塔尖顶,那上边反而是利于防御的城垛。

        “这座城堡的历史有好几百年了,里边有上百个房间,最多的时候能够容纳数千人同时居住。”吴淼给俩人介绍说,“像这种城堡除了贵族日常生活之外,还要承担在战争时期充当要塞庇护周围居民的重担。”

        徐久照缓缓点头:“也难怪这家男爵宁愿变卖家产也要维系这个城堡的光鲜,拥有这栋城堡确实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吴淼噗嗤一声笑了:“那可不一定,格里芬可不觉得是骄傲的事情,他从继承这个爵位和城堡开始就要绞尽脑汁的筹措资金来维护整个城堡的开销,他都要当成无法甩掉的苦差事了。”

        蒋忻抱着胳膊说:“那应该是这位男爵的脑子太不开窍!守着金饭碗竟然还要饭。”

        吴淼惊讶的看他,徐久照挺奇怪:“阿忻,为什么这么说?”

        蒋忻抬手指着城堡说:“这里的地理位置优越,景色优美出众,空气非常的清新。很适合开发成为度假地点,而这城堡拥有得天独厚的先天条件,只需要适当的改造就可以变成酒店。并且这个地方历史痕迹浓厚,出借成为影视拍摄地很有市场。就算成不了影视拍摄地点,拍个婚纱照,举办个婚礼绝对没有问题!”

        吴淼眨了眨眼,嘀咕了一句:“真不愧是个奸商。”他叹了一声:“格里芬男爵就是不愿意让外人扰乱这里的宁静,你说的改装成酒店,出借成为影视拍摄地点,都有人跟他商量过,不过他很保守,并不同意。”

        “这样的人落得变卖家产维持城堡,并不值得同情。”蒋忻摇摇头。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2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