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109章

第109章

        刘锐很快通过他认识的人确定了蒋忻在乘客名单上。徐久照一直挺直的背一下子弯了,他靠在塑料椅背上,整个人都空了。

        接下来的事情,徐久照已经没有记忆了,他都不知道那几个小时是怎么度过的。所以他也就无从察觉,刘锐让人在他喝的水里放了半片安眠药。

        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他人躺在一个酒店房间里,吴久利坐在一边看电视。

        “久利哥。”徐久照的嗓子干的厉害。

        吴久利立刻站起来凑近他:“你想要什么?”

        徐久照眨眨眼,他站起来:“这是哪?”

        吴久利说:“这是一家酒店,政府的人安排的。”

        徐久照赶忙问:“找到飞机了吗?有没有救到人?”

        “你别着急,久照。”吴久利不忍心的说:“蒋忻那个助理在那边盯着呢,有消息他会第一个通知你。”

        “那就是还没有消息。”徐久照皱了皱眉毛,“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你要做什么?”吴久利问。

        徐久照抿了抿干涩的嘴唇:“我想要到距离出事地点最近的地方去。”

        “这……”吴久利迟疑的看着徐久照。

        徐久照说:“我知道,只要家属要求,可以到距离现场救援最近的地方去等消息。”

        “你要去哪?”吴淼刚好进来。

        徐久照想了一下:“悉尼和北京之间的地方,航线中间。”

        吴淼耐心的说:“久照,并不是在距离最近的地方得到的消息最迅速。”

        徐久照不解的看他:“为什么?”

        吴淼说:“航线双方是澳大利亚和中国,所以这两个国家才是搜寻主力。有什么消息他们会第一时间通知双方的负责人,就算你到那边去了,他们也不会把这种消息随便往外边透露,在那边得到确定消息还要落后一步。”

        徐久照失望的说:“我只是想着如果救到人了,可以第一时间见到。”

        吴淼内心一阵酸楚,尽管他心里边也存在着三分侥幸,然而那不过是希望自己朋友安然无恙的美好期盼。其实他自己心里边有七分觉得飞机上的人不会回来了。

        吴淼说:“总之你不要操心这个,如果确定可以去,肯定会统一安排一起走。”

        当天唐小乙到了,替换了一直守在徐久照身边一天一夜没休息的吴久利。

        下午刘锐过来了。

        “我跟大家说一下现在已经知道的确切消息。”刘锐的眼睛里边满是血丝,嘴唇也一样干干的:“当天飞机飞临出事区域的时候,那里正遭受极端气候,据说他们很有可能是遇到了异常气流。”

        刘锐心情沉重的说:“因为现在海面上的风浪很大,搜救工作很难展开。”这就导致,幸存的几率也会降低。

        徐久照突然说:“阿忻是会游泳的。他肯定没问题,一定能获救的。”

        唐小乙也符合着说道:“他们有救生衣,就算不会游泳也没有关系。现在的天气很暖和,温度又不低,就算是在水里多待一点时间也没事。”

        刘锐跟吴淼对视了一眼,并不像这俩人想的这么美好。

        就算是在海面上漂浮,长时间不摄入水分,再加上流失的体温还有消耗的体力,还是很有可能导致虚脱而死。

        但是,总是要抱着希望的。

        失事第三天天气情况好转,海面虽然仍然有风,但是浪不高,各国派出飞机开始进行搜救排查。

        而实际在这个时候,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已经觉得可以搜救到幸存者的几率不大了。不过是出于人道和职责,他们仍然会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努力搜救。

        第四天下午,在海上发现了漂浮物。发现了漂浮物基本就可以确定失事的地点,这也进一步肯定飞机是掉入了大海当中的结论。至于是迫降还是坠毁,要等找到飞机的黑匣子才能知道。

        而这个时候,所有乘客亲友都失声痛哭,知道乘客生还的可能太渺茫了。

        在第三天的时候,王朝臣终于买到了飞机票,从欧洲赶了回来。蒋忻是韵文的董事长,又是在出公务的时候的时候发生的空难,作为公司总裁他必须要到场。

        只不过一开始作为三大股东之一的徐久照在场,王朝臣就不是那么迫切的赶回来,可是等到了现场一看,徐久照似乎完全排不上用场的样子。再听说这俩人之间的真正关系,王朝臣一抹脸,还得先安慰徐久照。

        王朝臣急的焦头烂额,公司刚刚草创完成进入正轨,正是高歌猛进的好时机,偏偏出了这么大的变故。

        同时他又忧心忡忡,张文钊根本就心不在此,基本就是打酱油。徐久照自己是个纯粹的技术型艺术家,对于公司上的事情只有一个人形投票机的作用。

        王朝臣半年多来跟蒋忻共事,虽然受尽了压榨,可是眼看着一个庞然帝国的雏形崛起,内心的成就满足是什么也换不来的。他可并不愿意这个班子的心血,蒋忻和他的努力付诸东流。

        “久照……”王朝臣舔了舔嘴唇,尽管不忍心,可是他不得不开口,“我知道你很难过,我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拿事情打搅你。可是现在只有你能承担起这个责任。”

        徐久照声音干哑的问:“什么事?”

        王朝臣说:“蒋忻曾经签了一份授权书,一旦发生意外,他的股份将转到你的名下保管,你将全权代理他行使董事长的职责。并且有解雇和重新聘请执行ceo的权利。”

        徐久照眉毛皱起来说:“阿忻现在还没有找到,你不要用他已经过世了的口吻说话。”

        王朝臣道歉:“对不起,我没说清楚。这个意外并不是指死亡,而是在其他不可抗力之下,出现意外事故导致无法联系或者是做出清醒的判断。久照,你也知道蒋忻有多么看重韵文的发展,这是他和你共同的事业。他一定不愿意心血被白费,你要帮他顾好这份事业。”

        徐久照这些天有些六神无主的心绪终于找到了方向一样,他点点头:“我知道了,你要让我做什么?”

        王朝臣松口气,他安慰的说:“公司这边的事情你不懂没有关系,我都会处理好,你只需要在文件上签字就可以。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做出违背公司利益的事情,如果你信不过我,可以委派一个可信的人进行监督。”

        徐久照定定的看着王朝臣,王朝臣被他这种目光看着,渐渐的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压在心头上。

        他暗自惊奇,以前他从来没有和徐久照这么正面相处过,从不知道他竟然是气场这么强的人,比起蒋忻来丝毫也不弱。不,甚至比起蒋忻的锐意进取,徐久照身上是一种不动如山的沉稳,跟人的压迫感更甚。

        徐久照缓缓开口说:“阿忻信任你,我也会信任你,相信你不会让我们失望。”

        王朝臣鬓角渗出汗迹,他说:“我不会辜负你的信任。”

        徐久照点点头:“这段时间阿忻不在,不能主持大局,我希望在你的管理之下公司的日常运行不会受到影响。”

        王朝臣松了口气,蒋忻的搜救还在进行,韵文的发展却不可能停滞下来。高速发展期的企业,就好比车开在高速路上,一旦停止下来,很有可能会车祸人亡。

        第五天,徐久照主动问刘锐:“锐丰那边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吧?”

        刘锐意外的发现徐久照恢复了一些精神,不再像之前几天那样好像一个黯然失魂,没有灵气的人偶一样被动了。

        刘锐说:“暂时没有受到影响。阿忻以往都是大撒把管理,各个公司部门分则明确,各个项目进行都很正常。”

        徐久照想了想,说:“郑凯龙那边怎么样?”

        刘锐皱眉说:“之前阿忻布置了一系列的计划,虽然我也知道,只不过这会儿他没在,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往下进行。因为会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我不敢轻下决定。”

        徐久照哦了一声,然后说:“那还是等阿忻回来再说吧。”

        刘锐欲言又止,想劝徐久照做好最坏的打算,很可能蒋忻不会生还,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他知道他的好友兼上司有多么的爱徐久照,看徐久照这几天的表现,也是那样深爱着他的好友。他实在不忍心对徐久照说这种话给他造成进一步的伤害。刘锐暗自叹息,还是等找到遗体之后再说吧。

        吴淼脸色很不好看的进来。

        “久照,你看现在能联系蒋家那边的人过来吗?”

        徐久照说:“怎么了?有什么事情我们不能处理,一定要叫阿忻的亲人?”

        一说亲人,徐久照第一反应就是蒋老爷子。然而吴淼明显指的不是蒋忻的爷爷,他说:“这边政府部门要求亲属出面,尽管我跟他们说了我们跟进这事。可是他们说,有的事情必须要有直系亲属或者是亲属关系的亲戚签字。”

        刘锐反应了过来,他想了想:“这事现在挺大的,不一定还能隐瞒多久,久照你看是不是告诉蒋老爷子?”

        徐久照沉思了一下,说:“不,再等一等。要不然先找那边的蒋大伯过来吧,蒋家的亲戚里边也就他比较明白事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3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