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115章

第115章

        那个时候他们都以为得救了,可是等他们精疲力尽的上了岸,才发现这是一个荒岛,根本就没有人。

        他们全都又累又饿,虽然因为断断续续的一直在下雨,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喝了不少的雨水。然而两天没有吃东西,所有人都饿的前心贴后背。

        趴在应急滑梯上坚持到海岛上的人一共有十一个。

        这里边有中国的也有澳大利亚的,梅尔虽然不是乘务长,却是一个工作十几年的老人。她主动站出来,给人们分配任务。

        澳洲乘客里边有一个名叫艾登·霍布斯的五十岁男子曾经有着极限生存的经验,他教给人们怎么判断什么东西能吃,什么东西有毒。

        因为没有火,第一个晚上他们生吃了一肚子的草叶根茎。

        第二天,利用一个人老人身上携带的小放大镜,他们点燃了火堆。

        有了火人们很高兴,等到去岛上探索的人发现有水喝就更高兴了。

        寻找食物有艾登在并不是很难,然而很快他们就面临了第一个难题。那水里不知道有什么微生物,人喝了之后上吐下泻,拉的都要虚脱了。

        十一个人当中有几个人身上因为飞机迫降的时候或多或少的受了伤,在这个荒岛上没有医药,如果伤口不处理很快就要化脓感染,严重的甚至要出现败血症。

        可是这水根本就不卫生,连最基本的清洁他们都没有办法做到。

        本来他们就身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要生存下去,首先要保证食物用水,其次要保证健康不生病。

        看着水却不能喝,所有人一筹莫展。只有蒋忻蹲在水边抹了一手泥,他用手指碾了又碾。挖了一大块,蒋忻用手捏出了第一个粗制滥造的泥碗,架在柴火堆上,用火烧出了一个非常难看的白色陶碗。

        虽然因为烧的时间很短,这个碗有着非常严重的渗水毛病,不过十一个人却是看到了希望一样。

        蒋忻兴奋到不行。

        他还从来都没有想过,不过是玩闹一般跟徐久照学了学陶艺,有朝一日竟然会派上这么大的用场。

        众人齐心协力,搜集了很多干枯的树枝,用火烧了一天烧出了一口直径30厘米的陶锅,几个陶碗。

        这天晚上,众人终于喝上了烧开了的水,再没有上吐下泻。

        有了器皿,他们撕扯了衣物,用水煮沸消毒,然后给那些人清理伤口,尽力保证他们创口的干净。

        尽管他们非常的努力,可是还是有两个伤势比较严重的人没能挺过来。

        埋葬了死去的人,他们在这儿已经待了五天。

        那时他们以为救援很快就会来,然而左等不来右等不来,每天等啊等的人让人心焦。于是,蒋忻第一个自己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他开始筛选陶土。他曾经看过常久的笔记本,也看过他的研究资料。更是跟徐久照一起待在工作间的时间很久,又被他亲自手把手的教过。

        他就不信他烧不出合格的陶器来!

        他不贪心,知道没有标准的窑,只能烧出来低温陶。但是那也要光滑细润不滑手,就想他家亲爱的久照做的素陶坯体一样。

        反正他也是闲的,就当给自己找了一个目标。

        他认真的仔细的筛选着陶土,把粗糙的颗粒都过滤掉,只剩下细细的陶土。然后他按照一定的比例活水,弄成软硬合适的泥之后他反复的揉,把里边的气体尽力的全都揉出来。

        他不停的揉啊揉,引来人们好奇的围观。

        艾登问:“你这是在做什么?馅饼么?”这人是想吃的想疯了,明明是泥,他也能幻想成这是面。

        蒋忻黑线的白他一眼:“我在做瓷泥。”

        蒋忻说的英语,瓷泥是一个指向性很强的词汇。艾登顿时来了精神:“我那天看你烧陶,还以为你是灵机一动,你上过专门的陶艺课?”

        蒋忻很得意的显摆:“我的爱人是一个很出色的陶瓷大师,这是他教我的!”

        英语里边“他”和“她”的区别很明显,艾登很明显不会听错男女。不过别人的性向他管不着,只是说:“哦,那你可真幸运。”

        这其实只是应酬话,不过蒋忻却很当真。

        “没错,我真的非常的幸运!”蒋忻一边揉泥团一边跟艾登闲聊,他太想念徐久照了。现在有一个人能跟他聊起徐久照,那简直是再好不过的解闷对象:“我家久照长得又高,又帅。眼睛很漂亮,鼻子很挺,脸型轮廓很柔和。他做事认真,为人负责,绝对讲信用。”

        蒋忻开始滔滔不绝的细数徐久照的美好,完后他又意犹未尽的说:“可惜我的手机掉海里了,要不然我可以给你看他的照片。”

        艾登被迫听他念叨了至少有五分钟,他不得不主动转移话题说:“你说他是个陶艺大师?”

        蒋忻嗯了一声,说:“我们自己经营了一家高档陶瓷公司,我负责生产销售,他负责设计。不过除了这些日用瓷之外,他的艺术瓷也非常非常的棒!你知道吗?他会参加今年的法国国际双年展,他一定会获得金奖!”

        艾登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会直言获得金奖的自信家,自信的还不是自己,而是男朋友。

        艾登很无奈,他也看出来了,蒋忻这家伙是个完完全全的恋人控。

        对徐久照的思念,让蒋忻一说起恋人就不自觉的变身话唠,开始给身边的人不停的洗脑。他洗脑洗的……让除了他之外的八个人,全都成了徐久照未见其人却久闻其名的脑残粉。

        做跟陶瓷相关的事情,就好像徐久照就在他的身边,让蒋忻不停的尝试烧出更好更多的陶器。

        一开始他在外边烧,然后是找了一个山洞半封闭的烧。

        从一开始烧的很粗糙,到最后竟然能烧出来平润光滑,厚薄适中的碗来。让一众人直称赞。

        一开始是蒋忻自己干,后来也有人跟着学,不过他们也只是学着玩。更多的时候是去寻找食物,或者是给蒋忻带来更多的干树枝。

        因为蒋忻一旦开始烧,那么就会有烟飘向天空,这是一个很明显的标志,所以谁也没有对他这么不停的烧烧烧有什么反对的意见。

        他们都以为蒋忻是在打发时间,其实一开始蒋忻确实是在排遣寂寞和思念,可是当他在第一次山洞烧完,烧出了一个专门用来揉泥团的瓷板之后,目的就全都变了。

        蒋忻举起陶板,发现这块陶板在阳光的照射下透光性非常的好。

        这在无名岛上发现的陶土,竟然是一种和麻仓土类似的一元配方天然黏土!

        这种黏土几乎不用调配就可以直接烧成陶瓷,后来的几次尝试,蒋忻越来越接近徐久照日常的工序,做出来的陶器胎体细腻,触手润滑,雪白透亮。

        那一刻,看着成品,蒋忻脑子里边一阵金币冲刷叮铃咣啷的悦耳声,看着水坑边上的泥土就跟看金子一样。

        他和徐久照的韵文现在有非常出色的设计方案,使用的却是一般的高岭土瓷石。如果能够全部换成这种黏土,横扫全世界高档日用瓷市场简直指日可待!

        蒋忻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跟徐久照分享他的新计划了,只可惜救援队伍就是不来。

        蒋忻已经无聊到开始烧洗澡盆的地步了。

        现在所有的幸存者使用着他烧出来的锅、碗、瓢、盆、罐、铲、杯、菜板、洗衣板……

        蒋忻坐在地上,边跟梅尔闲聊,边捧着罐喝水。

        突然他一顿,梅尔疑惑的看他。她刚想说什么,蒋忻就举起了手指竖在嘴上。

        梅尔屏住呼吸,紧接着她听见了隐隐约约的汽笛声。

        蒋忻直接蹦起来,梅尔紧跟着起身,俩人一起冲向海边。在那儿,其余的幸存者们正在又蹦又跳,向着正在驶向海岛的轮船高声的呼喊。

        北京

        筹措够了足够的资金,刘锐作为蒋忻的助理,代表他购回了大股东手中的股份,高层的动荡终于结束了。

        而发动针对郑凯龙的陷阱之后,郑凯龙终于放弃继续强抢那些投资项目,除非他真的想要被撑死,就别想再染指这些项目。

        而那些之前被郑凯龙拦截走的项目又被他全然放弃,导致这些寻求投资的项目不得不做出让步才重新回到锐丰的谈判桌上。

        回购,谈判,签合约。

        尽管徐久照不能起到什么作用,他还是默默的全程跟进下来,他只有在这里,忙碌着这些事情,才不感觉到让人发慌的空寂。

        没事的时候他就会待在蒋忻的办公室,翻看着一些等待蒋忻批阅的搁置文件。

        有的时候,他也会把办公室里边的旧文件拿出来,那上边有蒋忻的字迹。偶尔也有他不客气的回批,那略带讽刺的黑色幽默,时不时的看的勾起唇角。

        刘锐敲门,不等他喊就进来了,他脸色古怪的对徐久照说:“因为之前我跟银行的人沟通过阿忻户头的事情,所以刚才他们通知了我一件事情要注意。”

        徐久照心头一跳,隐隐的期待莫名的就出现了,他站起身,眼睛紧紧的盯着刘锐。

        刘锐舔了一下嘴唇:“他们说刚才有一大笔资金流向了国外。”

        曾经银行说过,他们不能越过蒋忻让别人动用他户头的资金。那么反过来说,现在能够调动他户头资金的人除了他自己没有别人!

        “哪个国家?!”徐久照控制不住的高声道。

        “帕劳。”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3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