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120章

第120章

        “别看了,越看越让人生气!”蒋忻气闷的把电脑合上。

        徐久照站起来,好笑的说:“我还没怎么样,你倒是这么生气做什么。”

        “不要把时间都浪费在这上边,有新灵感了吗?”蒋忻关心的问道。

        他们现在是在封窑镇的老工作间里,因为作品被盗,徐久照要赶制新作,所以几个关心徐久照的人都体贴的留给他空间。

        高大全在老厂区的另外一边起了新的平房做工作间,专门把这间让给了待习惯了的徐久照,顺便把冯忠宝也给提溜走了。

        而现在在蒋忻的连环拳之下被揍的毫无还手之力的郑凯龙,根本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再来找麻烦。而且在蒋忻策反了那两个通缉犯杀手其中的一人之后,郑凯龙甚至有可能会因为雇凶杀人而身陷牢狱。

        吴久利现在已经去了新厂区上班,只有蒋忻跟前跟后的伺候。

        “有一个新的想法。”徐久照走到工作台边上,伸手拿起一个素色的小小陶俑,“我想用新材料试试。”

        这雪白色的陶俑就是徐久照用蒋忻流落的海岛上发现的黏土烧造的。

        唐小乙忙碌了二十多天,终于把海岛的购买手续给办理完了。从此之后,蒋忻就可以宣称他是拥有一座私人岛屿的土豪了。只可惜这个海岛不是用来度假的,而是用来开矿的。

        蒋忻这岛上的黏土矿开采厂雇佣了当地土著居民,他这边只要黏土,而运营厂子挖黏土运输则全都交给了别人负责。

        这边的居民既要辛苦的运输材料到海岛上去修建配套设施,还要辛勤的为他挖黏土,最后还要感谢他创造就业岗位。

        而蒋忻所付出的不过是启动资金和这些人的工资还有提成罢了。这让累死累活给他干活的唐小乙直感叹他简直要把人压榨到骨头里边都榨出油来。真不愧是奸商!

        唐小乙回来之前专门去了一趟海岛给徐久照带回了一个方的黏土,就是为了让他看看这种黏土怎么样。

        蒋忻蹙眉说:“你不是说这种黏土的透光性没有麻仓土好吗?”

        当时听到徐久照看着试手烧出来的陶俑这么说的时候,他真的挺失望。

        不过他自己比较了一下邹老用麻仓土烧出来的莲瓣盘,发现在透光性上来说,新发现的这种被他命名为照忻土——偏偏当地人非要叫帕劳土——确实是比不上麻仓土。

        徐久照勾起唇角一笑:“失之东隅,得之桑榆。虽然在透光性上这黏土比不上麻仓土,可是在胎体细腻、胎色洁白上却要胜过它。”

        “是吗?”蒋忻顿时很感兴趣的凑过来看。

        徐久照把陶俑举起来给他看底下没有上釉的地方看。

        他说:“说实话,那麻仓土的胎体发灰黄色,内涵元素成分驳杂,这也就让它在透光时发出肉红色的光。”

        蒋忻回想他唯一一次看《光与影》演示的时候,透亮的瓷面确实是好像老电影幕布那样偏点肉红色,当然现在这种色泽有一个更时尚的称呼,叫做裸色。

        而现在看着陶俑隐隐约约透出的光亮却是银白色!

        徐久照双眼中透出湛然的亮光,他自信的说:“而这种土用来做白瓷最是合适不过!我已经针对它这个特点专门设计了新的瓷具系列,保证比之前的那些要显得更加高档名贵。”

        蒋忻闻言大喜,然后大惊。

        “都这个时候,你管什么新系列设计啊?!”蒋忻愁得都要把头发挠掉了。

        徐久照放下陶俑,难得的露出一个讪讪的神色:“我这不是一时想不到,又有点闲的无聊。”

        蒋忻悲愤的看着徐久照,他都在这边着急上火,徐久照竟然还有心思开小差!

        “别生气了,我有分寸。”徐久照安抚的拍拍蒋忻的胳膊。

        说来也奇怪,他现在的心情特别的平静,一点都没有时间紧张的紧迫感。并且四条屏被盗这种换做以前他一定会惊怒交加的事情,他竟然也能很冷静的接受事实,转而立刻处理后续的事情。

        似乎这些都不再是能影响他情绪动摇他内心的事情了。要不然重要的作品被盗,艺术家多少都会被影响,怎么可能这么快的就集中心思立刻投入到新作的创作上。

        徐久照的眼睛追随在蒋忻的身上。他似乎还闷着气,一脸郁郁不乐的收敛徐久照工作台上抽屉里边的“罪证”——设计图纸,没收各种会引起他分神的陶俑和泥坯。

        徐久照近乎是纵容而宠溺的看着蒋忻做这些事情,一点坏心情都不会出现。

        他明白这种改变是从何而来,现在只有蒋忻才是他最为重视的。这种重视是互相的,因为他迟迟没有进展,蒋忻帮不上忙也感到日益的焦躁起来。

        徐久照看着空荡荡只摆放着绘图工具和崭新纸张的工作台。蒋忻收拾好了之后坐到一边的单人沙发上。他手里边虽然捧着本书,却时不时的瞄他一眼。

        徐久照老老实实的坐到椅子上。他好像更加的让蒋忻担心了。不能这么下去,在这么下去蒋忻说不定头发都能愁白了。

        虽然说是这么说,可是徐久照就是毫无灵感,没有一点头绪。脑子里边似乎有什么,他却没能找到那根线头。

        这一天过去,仍然毫无所获。

        蒋忻内心担忧,却不说什么给他增加一点压力。回到俩人在封窑的住处,蒋忻做了一桌美味可口的晚餐。

        蒋忻清了清喉咙,他说:“老是这么闭门造车憋着也不是个事,不如我们出去玩两天怎么样?”

        徐久照摇头说:“不,我们那儿也不用去。”

        蒋忻担心的眉毛都拧在一起了:“可是你不是想不出来吗?”

        上次也是一样没进展,结果他们去了一趟国外,玩着玩着就想出来了。

        徐久照安慰的说:“这一次跟上一次不一样。我有预感,它随时会跳出来,我得待在距离工作间最近的地方。”

        蒋忻听他这么说,也只好作罢。他只擅长投资理财,对于这种艺术性的东西一点办法都没有。

        晚上,徐久照坐在二楼卧室的窗户前面望着窗外出神,蒋忻洗完澡穿着浴衣出来。

        “别离那么近吹冷风。”蒋忻擦头发的手顿住。

        现在已经九月份了,他们住的是农家小院,镇子上的温度要比城市低几度。现在城里边还很炎热,这边晚上风就很凉了。

        蒋忻放下毛巾,走过来关上大敞的窗户:“可别因为贪凉感冒了。”

        因为他抬胳膊的动作,松松的挽住的腰带开了,浴衣一下子滑了开来,蒋忻里边什么也没穿,就那么一下子映进了徐久照的眼里。

        徐久照顿时心跳加快,口干舌燥起来。

        蒋忻自觉老夫老妻没啥不好意思,也不管坦荡荡了,手里边把窗户的开关关好。

        蒋忻的头发还没有完全擦干,一滴水珠顺着发梢从脖子根滑了下来,流淌过他的锁骨,淡色的乳|首,紧致的腹部,清晰的人鱼线。然后滚入密林当中,不消片刻又“啪”的掉在地上。

        蒋忻早就关完窗户面对他了,徐久照看的目不转睛,蒋忻似笑非笑:“好看吗?”

        徐久照深吸一口气:“好看。简直是世间最美的造物。”

        蒋忻笑容变大:“是吗?”

        他走上前一步,伸手摸徐久照的脸,徐久照抬手握住他的手,他仰着头定定的望着蒋忻:“我今天可能要把床弄脏了。”

        “?”蒋忻不解的看他。

        徐久照一下子站起身,拉着他的手走到床边,一把把他推倒。

        “怎么了?”蒋忻敏锐的觉得徐久照不像是要亲热,而是突然有了什么特别的想法。

        “躺着!”徐久照霸气的一伸手,禁止他起来,“我去找点东西!”说完这句话,徐久照就离开了卧室。

        蒋忻这下彻底迷糊了,弄不明白徐久照要干什么。

        蒋忻躺了没一会就听徐久照的脚步逐渐走到门口,他推门进来了。蒋忻伸头看去,就见徐久照手里边端着一个大号凉水杯,里边装满了乳白色的液|体。

        蒋忻脸色顿时就古怪起来:“……牛奶?”

        徐久照走了过来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他:“嗯,就是牛奶。我要倒了,可以吗?”

        蒋忻喉结滑动着,满脑子“牛奶play”在飞舞。没想到幸福来的这么快,他没有丝毫的心理准备,有点小雀跃怎么办?!

        这个时候蒋忻已经把刚才的念头忘得一干二净,他深呼吸一下:“你来吧。”

        于是徐久照手里的牛奶顿时倾泻而下,牛奶砸在蒋忻古铜色的胸膛上炸开白色的花朵,肆意流淌的牛奶很快就蜿蜒的沿着蒋忻的身体曲线滑落到床单上,迅速的把床单阴湿。

        徐久照缓慢的倾倒着,他专注的盯着白色的画面,看的几乎着迷。

        很快一大杯牛奶就被他倒完了,而床上也狼藉的不成样子,根本就不能待了。蒋忻就跟被泡在牛奶里边一样,身上全都是乳类的香气。

        他呆呆的仰头看着徐久照:“……你怎么一下都倒完了。”床都不能要了,晚上怎么睡?

        “嗯?”徐久照迷惑的看蒋忻,随后答非所问的说:“没事,刚才的画面我都记到脑子里边了。”

        蒋忻觉得有点不对,可是这个时候徐久照俯下身,手撑在他的胸口,缓慢的从下往上推。这个动作一下子击溃了蒋忻的理智,他顿时心如鼓擂,血液沸腾。

        他的胸膛上还残余着牛奶,随着徐久照的推挤,汇聚到一起沿着他的虎口流了下来。

        徐久照鬼使神差的舔了一口,蒋忻粗粗的喘了一口气。

        “久照……”蒋忻低沉的叫他的名字,徐久照抬头跟他对视了一下。他脑子里边想着事情,眼睛看着蒋忻,心神却都飞到了工作间里边去了。

        “你自己睡吧,我有灵感了。我要去一趟工作间!”徐久照说完就从单膝跪在床边的动作直起身。

        蒋忻就跟被雷劈了一样傻住了。眼看着徐久照脱下居家服要往身上套衣服,蒋忻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冲过来抱住他。

        他咬牙说:“这个时候你要去工作间?!”

        他都这样了,久照竟然撇下他走了?!刚才还说他是世间最美的造物呢,转眼就不认人了,你个负心汉!

        “啊?”徐久照这会反应真的挺慢,都没听出蒋忻的潜台词,“你放心,我会锁好门的,估计今天晚上要通宵。”

        简直不能忍!

        蒋忻弯腰一下子把徐久照给抱了起来,踹开卧室的房门,大步来到客厅里边,一把把徐久照扔到沙发床上,然后人扑了过去。

        ……

        急促的心跳缓缓的归于平缓,徐久照柔软的唇在蒋忻的唇瓣上吻着。他用鼻尖蹭着蒋忻,用还不太稳的声音说道:“好了,别撒娇了,我真的得去工作间了。”

        “……”蒋忻从舒适的亲吻当中把自己的神智找回来,他皱眉说:“你找到灵感了是好事,但是也不能这么晚出去熬夜工作。现在睡觉!踏踏实实的睡一觉,精神饱满了才能长时间的保持良好的工作状态。”

        徐久照扭了扭身子,两人的双腿都还交缠在一起,他实在没能脱身。

        蒋忻放柔语气劝道:“明天睡起来精精神神的再去不行吗?你今天已经在工作间里边待了整一天,再熬一晚上对身体不好。你要是真去了,我怎么可能会睡得着。别让我担心,嗯?”

        徐久照被温柔软语他这么一说,才觉得自己失了稳重,不好意思的说:“是我太激动了。那我们回屋去睡吧。”汗落了下来,他已经感觉到凉了。

        床都让牛奶泡了,怎么睡?

        “一会儿盖厚被子,晚上就在这里睡。”

        俩人又冲了个澡,连清洁带暖和身子,然后盖着厚被子挤在一起睡了一夜。

        第二天早早的起来,徐久照吃了早餐给蒋忻打了一个招呼就先去了工作间,而蒋忻则留在住处收拾彻底不能要的床具。

        徐久照肃然认真的投入到工作当中,从最初筛选陶土开始,亲自动手,一步步精细的完成每一个步骤。

        等到他揉出了满意的泥坯,时间已经到了中午,蒋忻送来了午饭。

        吃完了饭徐久照没有休息,而是直接坐到了拉坯机跟前。那个人力拉坯机被高大全拉走了,徐久照现在用的是电动的。

        见他真的找到了状态,蒋忻没打搅,静静的收拾完了,悄悄的离开。

        徐久照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种空灵的状态当中,他专注的凝视着手中的泥坯,右手深入到泥窝当中,内部立刻被打开。左手扶着泥胎,一个空心瓶体迅速的出现。

        手指仿佛有自己的意志一样,灵动的在泥胎上滑动,掌心切出一个锋利的线条,手指按揉出一个柔和的弧度。拇指与食指滑动向下收拢,刚健又不失柔美的轮廓逐渐成型。

        徐久照微微垂下眼,脑海当中回忆起昨晚眼中看到的仿佛上了一层釉色的身体,肩膀、胸膛、腰部、腿部。联想这些的时候,不免会出现两人肌肤挨着肌肤的感触,喘息纠缠着喘息的声音。

        徐久照耳根微热,他眨眨眼,抿去唇边不自觉的弯起,他开始仔细的修改细微的地方。

        这一次的泥坯塑形,花费的时间是前所未有的久。每一个起伏转折都精雕细琢,就算只是有一点点的不满意,徐久照也要反复的修改,直到能够表达出他内心的印象为止。

        太阳落下,天色逐渐黑暗了下来。徐久照闭了闭酸涩的眼,活动一下僵硬的身体,他站起身,长长的舒口气,终于完成了。

        点灯“啪”的被打开,徐久照被刺激的眯了一下眼,他用手挡了一下。等适应了光亮,他回头看,蒋忻正无声的站在门口。

        “你什么时候来的?”徐久照露出微笑。

        “太阳刚下山的时候。”蒋忻走过来,他抬起手,握起徐久照的肩膀,给他按揉解乏。

        “嗯~~~~”他舒服的出声,挺着脊背干了一天,徐久照整个人跟锈住了一样。

        “完成了?”蒋忻拉着他的胳膊抻抻。

        徐久照随着蒋忻的手活动着身体:“嗯,完成了,剩下的就是烧了。我得问问邵师傅。”

        蒋忻淡淡的说:“我白天的时候已经给你问过了,他随时都有时间给你开窑。”

        徐久照惊喜的扭头看他,主动的凑过去在他腮边亲了一下:“做得太好了!”

        蒋忻笑:“你在这边独自奋斗,我可不是要给你把后勤做好。”

        徐久照不自禁的笑:“阿忻,你可真是一个贤内助。”

        蒋忻一愣,然后乐了:“说的是,我就只做你一个人贤内助。”

        和徐久照说完肉麻话,蒋忻向着今天徐久照努力的成果看去。这一看,蒋忻就愣住了。

        他以为替代插屏的作品还会是同一类型的,却没想到徐久照反而返璞归真,做出了一个瓷瓶。蒋忻一直知道徐久照瓷瓶做的好,他自己经营古玩阁也见过各种类型的瓶类瓷器,然而这件瓷瓶却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器型。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这件瓷瓶还立在转盘上没有被徐久照取下来,它浑身上下素然一体,却傲然挺拔,彰显着力与美。

        力与美!

        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概念。

        瓷器尤其是中国瓷器,从来都是端庄大方,古拙质朴,含蓄优雅。线条要么大开大合,要么婉转流畅,从来都没有像今天徐久照创造出来的这一件一样,器型的轮廓是凌厉锋锐又带着柔和的曲度。

        这明明很矛盾的特质却偏偏巧妙的被表现在同一个形体之上,蒋忻至今只在一种艺术作品当中见到过这样的,那就是希腊古典雕塑!

        也不是没有艺术家用瓷器塑像表达人体,可是那不同,徐久照明明是制造了一只瓷瓶!

        蒋忻吞咽了一样,脑袋里边都是不可思议。

        “怎么样?”徐久照微笑,“我对这次的作品很满意呢。”

        蒋忻拉住他的手,喃喃的说:“你已经超凡脱俗了,久照……”

        如果之前的作品还能看到技巧的痕迹,而这件作品则突破现在所有瓷器的局限,展现了超凡的创造能力。整个瓷瓶全身毫无雕饰,只有器型这一样武器,却胜过其他千万技巧。

        大巧若拙,大音希声。最简单的,就是最强的!

        蒋忻从来没有这么清晰的认识到,徐久照是一个真正的天才!

        新瓷器上了徐久照精心调配的釉料被邵师傅送进了窑炉里,这一窑瓷器被精心的摆放在最好的位置上。

        邵师傅看见这件作品的时候表情是难以形容的,他只是觉得他一定要烧好这一窑,不能够出任何的差错,毁了这件举世无双的珍宝。

        徐久照站在窑炉外边看着,内心平静,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知道他已经到达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

        在法国的那一夜,他感觉他突破了一个看不见的瓶颈。

        那个时候他以为那就是最高了,却没想到昨晚蒋忻让他重新触摸到了前生第一次顿悟领悟到的真谛和感触。

        原来,它一直在那里。不用繁琐无人能及的技巧,只是最简单的就能够表现它,呈现他想要的任何世界。

        出窑的时候,邹衡新和高大全都赶来看。

        当冯忠宝小心翼翼的把匣钵打开,捧出那件如银似雪的瓷器时,久久都无人说话。

        邹衡新忽然感慨的按着徐久照说:“从此这世间又多了一位大师,恭喜你,久照。”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3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