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121章

第121章

        这次的作品跟上一次的差异非常的大,这已经不只是进步那么简单,而是质的飞越。

        这才多久的时间?

        不到半年而已,徐久照就能够从一个领域完成向另外一个领域蜕变,还转变的毫无生涩感。

        只能说他在艺术风格和理解上拥有了一般人无法企及的能力,他独到的创造自成一派,被称为大师毫不为过。

        邹衡新感慨,没想到他的这个关门弟子的进步竟然能够这么的快。这已经不只是和他比肩,而是已经远远超越了他这个老师。

        同时邹衡新也很困惑,是什么引起了他这么大的突变。但只是作品丢失的刺激也造不成这么夸张的跨越啊。

        邹衡新内心有有疑问自然就问了出来。

        徐久照对老师自然是不会有所隐瞒。

        “我看了那些对我的批评,有所得。”徐久照坦然的承认,虽然把网上那些唱反调批判挑刺的言论当做解闷,可是他毕竟是看到心里去了,不是不介意,只不过面上不显露而已。

        蒋忻这才知道徐久照还是被影响到了,顿时心疼:“久照……”

        徐久照冲他微笑的摇头:“偶尔听听批评的意见还是很不错的,至少能够让我知道我还有那些不足之处。”

        蒋忻为他抱不平的说:“那些人根本就是吹毛求疵,并不是诚心评点。”

        徐久照心平气和的说:“我觉得跑题和炫技之说,并不是无稽之谈。”

        邹衡新也看了那些言论,不过他大风大浪闯过来,遭遇到的非议有的时候比这些还要难听。听到这些针对徐久照的言论他倒是没有觉得多么惊奇。

        不遭人妒使庸才,小弟子迟早要面对这种情景,他只是担心对方的心里受到影响。而现在看来,徐久照坚强又成熟,偶尔收到挫折也不是什么坏事。反而能够更加的磨练他的心性。

        于是他说:“能给我们说说,你这期间的思想变化吗?还有这件作品的创作理念。”

        徐久照点点头:“选材上来说,我当时考虑到的只是体现时间的转变,古今生活不同。感叹现代生活的先进与璀璨,因为某些原因,脑袋有点太过亢奋,于是就略夸张了一些,拉长了这个过程与时间跨度。要说跑题,好像确实有点。”

        那个时候徐久照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思考,他自己的经历传奇,从几百年前的明朝还阳到现代。最主要的中心思想是想要表现前后两种生活巨变带给他的冲击,从一开始的心情惶然到坦然的接受,最后转而平和宁静。

        这是他最感性的认知,这就是他现在的生活。

        但是亲身经历这种百年变迁的人,据世界来看估计就他一个,其他人看只能站在一个群体的角度,而不是个人。所以,选材上他唯心了。严苛的说他跑题,他能接受。

        “技术上来讲,完成那件作品时,我确实很得意于自己的技艺无人能及,我骄傲了。”徐久照垂眼反省的说。那个时候他嘴上说的谦虚,看到众人为四条屏感到震惊的时候,内心很是沾沾自喜。

        那毕竟是他结合前世今生两辈子的所学所得,堪称是他烧瓷生涯最为巅峰的一件作品。

        冯忠宝不能接受:“久照,你做的确实让人敬佩。骄傲,自得是人之常情,这没有什么可自责的。”

        邹衡新也点头说:“你是个年轻人,应该更有锐气一点。你就是性子太沉稳,这就就显得温吞了。我们搞艺术创作的,就是要追求自我精神的解放,没个性反而是最要命的。”

        蒋忻也说:“是啊,你本来就可以更张扬,更傲气一点。”虽然他的久照不是这种性格类型,然而作为艺术家坚持表现自己的主张和性格,才能够有所成就。

        流于俗套,人云亦云,没有个性,反而会泯灭于众生当中。幸好,徐久照现在已经能够用作品发出自己的声音了。

        高大全在一旁说:“就是这两点让你有所突破?”

        徐久照点头说:“我一直在思考新作,决心不再依赖技巧,而是用最传统最基本的技法来进行创作。”他看了看蒋忻,笑道:“虽然有这个方向,但是一直没有头绪,还多亏阿忻,我才能有这个灵感。”

        高大全转头盯着那通体雪白无瑕的瓷瓶:“这个设计思想很大胆,很突破传统。可以说是古今中外前所未有。”

        邹衡新也走过去弯腰细看这件有半米来高,可以称得上是一件大件的瓷瓶。

        “嗯,用传统陶艺来表现人体确实很难做到。难得的是,久照的这件器型构造,阳刚而不失柔美、颀硕。”邹衡新啧啧的称赞道,“这瓷瓶的器型可以单独成一个类型了。”

        听着老师的点评,徐久照不由的看向蒋忻,这件作品说实话完全就是按照蒋忻的身体比例而完成,他自己只要细看,就能勾勒出阿忻的*出来,耳根就开始发热,脸颊都开始发烧。

        他以前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竟然能这么大胆,做出这么羞耻的事情。

        徐久照目光流转着赧然的神色,却无法自拔的与蒋忻对视着。

        蒋忻自然知道这瓷瓶的模特是自己,两大纸盒牛奶浇灌出来的。能激发徐久照的灵感,让蒋忻得意又高兴。这是久照爱他的证明,看看这瓷瓶,满满的都是爱啊!

        前边两位老者交换着点评意见,身后一对小情人脉脉含情的对视。

        “久照,这件瓷瓶你打算叫什么名?”

        徐久照注视着蒋忻的双眼,不假思索的回道:“就叫《我的情人》吧。”

        “……”邹衡新&高大全直起腰,俩人身看着身后的徐久照。

        “??!!”冯忠宝一脸惊吓。

        徐久照这才反应过来:刚才那句话不是阿忻问的,好像是老师的声音。

        邹衡新绞尽脑汁的理解,好像有什么不对了!

        小弟子说灵感来源是蒋忻,然后这件作品叫《我的情人》?!

        指向性这么明显,他要是再品不出味来。除非他老年痴呆了!

        邹衡新惊得脸上一片空白,他声音颤颤的说:“久照?你跟阿忻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他从来就没有发现?!

        徐久照一时也因为这个意外而慌了手脚,词穷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那个,老师……你听我说。”

        邹衡新还算是镇定:“你说。”

        邹衡新虽然没有一下子生气,可是也让徐久照很紧张。他这时竟然脑海里边一片空白,不知道怎么说了。

        好在他不是一个人,蒋忻立刻接替了他。

        他首先态度诚恳的低头认错:“对不起,邹老。这件事情您怪我吧。”

        然后,蒋忻就把他是如何在跟徐久照认识没多久的时候就觊觎他,之后又是刻意接近,又是巧施手段把徐久照糊弄去了上海,最后终于近水楼台把徐久照叼进了自己的碗里的种种,都告诉给了邹衡新。

        邹衡新板着脸:“所以,老蒋知道,他三师兄知道,忠宝也知道,甚至张文钊都知道了。就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高大全清了一下嗓子,邹衡新无视之。

        “你们要不是这一回不小心露馅了,打算什么时候让我知道?”邹衡新气道:“还是打算等我腿儿一蹬,瞒我一辈子?”

        邹衡新作为徐久照唯一的师长,自然是希望他将来成家立业,生儿育女的。可是,这些想法却全然的被身边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俩的关系,所有的人都不反对给打击的没办法表明出来。

        阿忻又实在不是个人品性格有问题的青年,而久照也是一个老成的脾气。这俩人都不是会胡闹的孩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一时冲动,是奔着长久过日子而去。

        一种被人忽视的感觉让邹衡新心塞不已,郁闷的闹起了脾气。

        邹衡新可跟老了以后越发注重大家长颜面的蒋卫国不一样,他可以很理直气壮地小孩子气,丝毫不管别人怎么看。

        邹衡新这般老来小,高大全是见识过得,可是俩小的不知道啊。急的徐久照和蒋忻团团转,还是高大全最后给指点了迷津。

        蒋忻赶紧打电话给蒋老爷子,老爷子来之后,郑重的摆开一桌席面,双方亲友坐在一起。正经八百的的就好像谈婚论嫁的正式会面,窘得两世为人的徐久照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蒋忻却是腆着脸,很厚脸皮的跟邹衡新端茶递水,又是敬酒又是保证以后会跟徐久照好好过日子。

        这般正式场面,这才算是让邹衡新感觉到了被尊重。

        邹衡新板着脸说:“你们虽然是两个男人一起过日子,不过也要如同那一般的夫妻一样,互相扶持,生死相依。现在对你俩这种情况不是很宽容,你们就要更加真心相待,彼此忠贞不移。知道了吗?”

        徐久照和蒋忻齐齐的说:“知道了。”

        蒋卫国也满脸肃然的说:“现在算是正式给你们定下来了。虽然不能够举办婚礼,不过过起日子该有的都得有。两个人过一辈子也不是回事,你们怎么也得添个孩子,将来给你们养老送终。”

        徐久照眉毛一皱,内心不愿。以前他刚和蒋忻在一起,还能坦然的问蒋忻是不是打算生子,可是现在俩人真心相爱,他就不乐意让蒋忻去跟别的人有什么亲密。

        冯忠宝说:“这现在不是有代孕吗?你们两个各生一个好了。”

        蒋忻却说:“我们不是一定非要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孩子。”他看了一眼意外的徐久照,说:“我想的是将来有缘分就领养一个或者是几个。”

        他一直都惦着徐久照出身福利院,是个孤儿的事情。所以,对于那些无父无母的孩子更怜惜一些。如果真的要自己的孩子,他宁愿是拥有徐久照和自己基因的小孩,既然不能,那还不如去□□来照顾。

        徐久照点头说:“养得不一定比亲的差。”

        蒋卫国淡淡的说:“你们有打算就好,有个孩子也算是一个完整的家。”

        蒋卫国并不强求一定要亲生的,反正蒋平建、蒋平丽的孩子都成家生子了,也不差蒋忻这一个。

        这边和乐融融的吃饭,而远在法国的吴淼,则正饿着肚子面无表情的跟人谈话。

        这场谈话从上午九点开始,一直持续到了现在,肚子早就饿的造反,然而面上吴淼还是一副不为所动,冷酷无情的样子。

        谁让他对面的是法国警方负责案件的警官和展方的组委会负责人呢。

        这俩人都让他一肚子气。

        作为艺术品持有人的代表,吴淼这次是来了解案情的。

        法国警官汉克·纳尔逊详细的给他们介绍了案件的进展。

        吴淼面无表情的说:“你的意思是说,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你们的成果就只是排查完了所有有嫌疑的人,结果是一无所获?”

        汉克镇定的说:“不,现有嫌疑人没有作案可能,也算是一个较大的进展。至少排除了这些人的可能,我们就能够花费更多的精力在别的线索上,缩小了调查范围。”

        吴淼眯起眼,内心恨不得掀桌!

        一个月了,都已经一个月的时间了,这才这么点进展也敢说是较大的进展。

        吴淼真恨不得骂人了。眼看他一副就要爆发的样子,汉克警官才把最新的进展拿出来:“我们已经初步圈定了最有可能作案的嫌疑人。”

        吴淼忍耐的说:“你们又是怎么确认的?之前那些人明明最可疑,不还是一样被排除掉了。”

        汉克冷静的说:“会展中心的安保系统是由一家一流的保全公司设计的,安保方案也是对方所设计。所以,安保出现漏洞的可能性很小。”

        组委会负责人是一个六十出头头发鬓白的白人男性,名叫肯尼·麦金斯。他附和的说:“是的,吴先生。我知道这次的盗窃案让你对我们的工作有所怀疑和不满。不过,我们的安保程序确实是没有问题的。”

        吴淼冷笑:“你还敢说没有问题?我明明记得当时我出入展馆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人来检查人的包裹!”

        肯尼·麦金思则说:“让保安去检查每一个人的包裹?吴先生,我们没有权利这么做,这太侵犯人的*了。如果展会真的这样做,相信我们马上就会收到人权人士的起诉函。”

        吴淼怒气冲冲:“有人在眼皮底下就能把艺术品神不知鬼不觉的运走,这个时候你还管别人的*?”

        肯尼·麦金思摇头说道:“吴先生,让我来详细为你解释一下。会展接受报名的地点和存放作品的库房是隔开的,那个地方与报名地点距离很远,并且没有工作人员的允许,其他人是不能够进入的。只有在库房外会经过仔细检查,人们才可以出入那个区域。”

        汉克警官说:“所以根据这个,我们一开始首先排除了大部分没有机会到后方库房区域的艺术家、画廊老板、经纪人这类人。重点排查工作人员,但是结果却是这些工作人员也没有作案的嫌疑和可能。”

        吴淼蹙着眉头:“那就是又进入死胡同了。”

        汉克警官摇头说:“这让我们意识到我们的方向是错误的,又回过头来重新分析。一个人犯案的风险太高可能太小,所以最终我们的结论是这是一起三人,或者是三人以上合作盗窃。”

        吴淼这下真的惊讶了:“是团伙?”

        汉克警官说:“以团伙的形式,但是这些人之间的联系并不紧密,甚至很可能在以前根本就不认识。一个人负责确认被盗物品的位置,而另外一个知道安保信息的人则提供通过安保的方法,最后由另外一个人实施盗窃。现场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真正实施盗窃的这个人可以说是一个经验相当丰富的大盗。”

        吴淼没想过竟然这么复杂,他之前一心以为盗窃的人只是利用安保的漏洞明目张胆的把四条屏给偷走了。

        汉克警官说:“所以,这是一起内外勾结,具有监守自盗性质的案件。警方开始暗中调查这些人哪一个是出卖了物品信息的内鬼,但是一无所获。在这个时候麦金思先生提供了一个有用的线索。”

        肯尼·麦金思叹口气:“我很庆幸我们的团队经受住了考验,这个人没有出在组委会当中。”

        吴淼问:“到底是谁做了内鬼?”

        肯尼·麦金思说:“开展之前所有的参展作品都被放在库房里,可是如果艺术家想要撤展或者是对作品进行修改微调,可以在工作人员的陪同进入库房,取走自己的作品或者是当场进行调整。当时进入过二号库房的艺术家,一共有四个人。”

        汉克警官说:“我们正在针对这四个人进行调查。”

        吴淼思索了一下说:“也就是说,这是一起参展艺术家恶性竞争导致的犯罪?”

        汉克警官说:“不止,我相信这些人还不至于只是为了铲除一个阻碍就能够请的动一位大盗。为了钱,这是很大的原因。”吴淼惊讶的看他,汉克说:“黑|市上,可是有人为了这件作品出了惊人的高价。”

        吴淼问肯尼·麦金思:“你能不能把那四个艺术家的名字告诉我?”这些人都可能对小师弟怀抱恶意,尤其要警惕。

        肯尼·麦金思迟疑了一下,还是把四个人的名字都告诉了吴淼。

        结果吴淼惊叫:“汤尼·李?”

        汉克警官敏锐的立刻问道:“你认识这个人?”

        吴淼怔怔的说:“这个人曾经跟徐久照起过冲突!好像就是为了制造那件作品的材料。”

        汉克警官拍了一下桌子,他站起身:“立刻把他列为第一嫌疑人!”

        肯尼·麦金思站起来说:“如果可以,请你们一定要把《光与影的世界》找回来。”

        吴淼给徐久照打电话:“小师弟,我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

        徐久照说:“我也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那你先说。”

        “新的作品已经做好了,你随时都可以来把它带走。”

        “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亲眼看看了。”

        “你说的什么好消息?”

        “这边确认了嫌疑人,很可能很快就会破案了。”

        “啊?那到时候要让哪一件作品参展呢?”

        结果这俩人白为这个问题操心。李松岩和那个安保落网之后,交代了那件作品已经被大盗找掮客出手,追回来的日子遥遥无期。

        直到上了新闻,李松岩的经纪人韩浩才知道李松岩竟然做出了这种事情。

        探监的时候,经纪人不敢置信的问:“你疯了?为什么做出这种事情?!明明你还有着大好的前途。”

        李松岩憔悴了很多,再也没有那种意气风发,趾高气扬的劲头。

        他说:“我为什么做出那种事情,还不是为了你们那个计划!如果徐久照真的得了金奖,还有那一个人会把眼光放在我的身上?!他把风头全都抢光了!”

        韩浩难以置信:“你就是为了这个?虽然徐久照的出现是让你的崛起受到一定的影响,可是你知道群体艺术家的市场要比单个艺术家好炒作的多!搭上徐久照的顺风车,连你也能身价倍涨!”

        李松岩露出一个疯狂的神情:“我才不要跟在他的屁股后边摇尾乞怜!!他别想踩在我头上,想都不要想!!他还想要参展得奖,我呸!”

        韩浩跟他简直没法沟通,他摇摇头:“你真是无可救药。可惜,你的打算落空了。徐久照已经完成了新作,即将正式在会展上展出。”

        吴淼飞回了国内,打包了连带徐久照和蒋忻这对连体婴一样分不开的俩人,直奔法国巴黎。

        这次他决心亲自看着展方把这件闪瞎他眼的瓷瓶摆上展台,再出什么问题他就从埃菲尔铁塔上跳下去!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3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