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再生之瓷[古穿今] > 第130章

第130章

        有一段时间曾经徐久照曾经很有热情的承担家庭的庶务,关注家中是不是应该填一些东西。

        他理所当然的认为,作为蒋忻的伴侣他应该适当的展现自己的体贴。当然,也可以说这是看电视广告的后遗症。

        现代人从小到大经历各种电视广告狂轰滥炸,层出不穷的推销手段下难免都有抵挡不住的时候,更别说对此免疫力分辨能力还没能历练出来的徐久照。

        他的工作时间完全就是自己把握,忙起来的时候朝九晚五非常规律,闲暇的时候也会清静的给自己放个假,跟蒋忻在一起更多的享受生活的细节。

        对他来说这种日子平淡当中带着温馨,却让他感受到安然和愉悦。

        于是,蒋忻不在家,而他又恰好写完了毛笔字没事干,就会打开电视看。

        “这款挂烫机呢……”

        打开电视正是购物时间,电视导购虽然是个男的,但是一张巧嘴十分能说会道:“……效果非常好,简直就是送给女朋友和妻子爱人的最佳礼物。收到这样的礼物,肯定会笑逐颜开。电视前边的先生们你们还在等什么呢?快快拿起电话,拨打屏幕上方的电话,只要299……”

        任是对方口若悬河,徐久照本来都挺淡定,可是听到送给女朋友妻子爱人的时候,他要换台的手指在遥控器上按不下去了。

        现在任何“疼老婆宠媳妇儿”之类的而关键都能轻易的打动徐久照。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机里电视导购边说边使用挂烫见嗖嗖就把一件褶皱的风衣给烫平了,边说边夸奖。同时还强调他们的赠品是多么多么的好,机会难得不容错过。

        终于,徐久照忍不住拿起手机,打了电视上的电话。

        送礼物就是要惊喜,于是挂烫机没送过来的时候,徐久照保持沉默什么都没有说。

        送来挂烫机的那一天正好蒋忻在,等徐久照下来的时候,蒋忻已经签收完毕,付了款。这让慢了一步的徐久照挺懊恼,送礼物应该他付钱才是啊。

        “久照,你买东西了?”蒋忻蹲着摆弄箱子,觉得很稀奇,徐久照跟他在一起这么多年,除了一起出门逛街买东西,或者是购买专业材料,他连个酱油醋油盐都没有买过。

        电视购物就更别说了,所以也难怪蒋忻感到惊讶了。

        徐久照不自在的说:“是买来送给你的,我看这东西挺好的,你可能用的上。”

        “送我的?”蒋忻惊喜,“那我可就拆开了。”

        蒋忻几下拆开了箱子,拿出了里边的熨烫机。

        徐久照平日里边绝少去的地方就是厨房和家里边清洗衣服的洗衣房,所以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家里怎么可能会缺少这种挂烫机。

        不过蒋忻却是挺高兴的,至少这说明徐久照关心家里,他很开心的收下了,表示他很喜欢。

        然后他倒也没有闲置,而是把挂烫机放到了洗衣房里,至于帮佣到时候为难是舍弃好几千的专业熨烫设备,用这功能不全的挂烫机讨好老板好呢?还是无视这个挂烫机,做好自己的本职专业好呢?

        这种纠结蒋忻是全然不知的。

        东西就是要物尽其用嘛。

        徐久照虽然被蒋忻抢先付钱弄得有点沮丧,不过对方喜欢,让他挺雀跃。

        于是,徐久照好像发现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开始时不时的看看电视里边有什么好东西推荐,是阿忻或者是家里边会用得上的。

        衣架、旋转拖把、电压力锅、整套刀具……

        这些东西都是重复的,蒋忻却提都没提,只是觉得徐久照高兴就好。

        徐久照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这种人情没有消退,反正只要是他买的,蒋忻一律开心的收下,然后把这些东西都安排在它们应该在的位置上。

        直到有一天徐久照为了切东西去了厨房,才猛然发觉这东西怎么有点多余啊?!

        徐久照一下就泄了气,东西买了放着不用,不是说明他白花钱,浪费了吗。

        阿忻一定忍受了他很久了,徐久照愧疚的想。为对方没有故意揭破这种浪费而感动,徐久照握了握拳,这种不知道家里用不用得到,有没有的玩意他还是不要买了。

        蒋忻后来还在奇怪他怎么停止这种电视购物了。

        徐久照说:“以后家里边的这些家用,还是你来管理好了。我贸然插手,只是造成混乱,徒增浪费,白白闲置了东西。”

        蒋忻说:“没有的事。那些不都是用上了吗?”

        徐久照说:“用不到那么多,这样吧,多余的东西分给家里边的帮佣带回去使用。”

        后来这些东西都分给家里边的帮佣,这件事才算是告一段落。

        徐久照没有被这件事情打击到,他开始尝试其他的事情。既然买东西不合适,那他就做点其他的事情,于是他开始出现在花园里,厨房里,洗衣房。

        这让两个负责园丁工作和杂物的帮佣惶恐了起来,主家这是要辞退他们吗?

        到最后孙叔不得不出面制止了徐久照的太过热心,和他摆事实讲道理,他这么做是让家里人的分工出现混乱,这才让徐久照消停了。

        孙叔悄悄的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蒋忻,蒋忻特深沉的说:“我知道了,我会处理这件事情的。”

        随后他就放了几天假,带上徐久照上了一个度假胜地,俩人关在房间里边几天几夜没出来。

        好像是彻底的消耗掉了徐久照的多于热情,之后他对这些事情再也不理了。

        这件事情之后,徐久照终于找到了正确打发他闲暇时间的事情可做。

        他的工作室目前正在逐渐扩大规模,专门带一些刚毕业的陶艺系学生深造,让他们更加符合韵文的风格要求。这些人深造完毕之后就会根据成绩被分配到不同的工作岗位去,成绩不好就做一般的窑师,成绩好的则会成产品设计师。也有的徐久照合眼就会留下来做他的学生。

        这三种迥然不同的结果,让这些在他工作室里边深造学习的毕业生们气氛挺紧张的,个个紧绷着精神。

        尽管这些人都比徐久照的年龄大,不过达者为师,再加上徐久照带惯了徒弟,身上有一种威仪,这些人也不敢对他不敬。

        除了这些学生之外,还有几个是从徐久照以前那个福利院里边介绍过来的,这些人有心学习,徐久照自然会给他们机会。只不过不会是他亲自教,而是正式成为他大弟子的冯忠宝来教导。

        教了这些一点基础也没有的学徒,冯忠宝才能体会到当年高大全面对他那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

        如今冯忠宝已经到了29、30的年龄,可是到现在他也没有一个结婚对象,可把张文钊和他爸妈给愁坏了。整天张罗着给冯忠宝相亲,把他逼得连家都不敢回。

        张文钊找到工作室门上,生气的说:“你也老大不小的,再不着急就真成了剩男。你以为你真的跟朵花似得,什么时候都有人抢着要啊?!”

        冯忠宝无奈:“我这不是已经有了看中的姑娘,只不过还没有来得及行动,也不知道能不能成。你们也就别这么着急上火的。”

        张文钊不相信的看着他:“你不是骗我拖延时间吧?”

        冯忠宝叫起屈来:“舅舅,我就是会骗我妈,我也不可能隐瞒你啊。”随后他又嬉皮笑脸的说:“我知道你疼我,你会帮着我,让我爸妈多给我一点时间吧?”

        张文钊有点相信了:“只要说的是真的,我自然会帮着你。这过日子,还是要找一个情投意合的,至少是你喜欢的。”虽然他戳了戳冯忠宝:“不过你得告诉我,你到底看上哪一个了?”

        冯忠宝挺不好意思的说:“她叫赵涵梦。”

        赵涵梦是福利院新来的一批学徒,说起来她的年龄比其他的孩子们要大一点。不过也要比冯忠宝小了十多岁,是一口鲜嫩鲜嫩的嫩草。嫩到冯忠宝不敢轻易下口,再说了,他这说大了也是师生恋啊。

        张文钊虽然真的给冯忠宝保守了这个秘密没有告诉他爸妈,不过张文钊觉得这孩子从小到大不靠谱,觉得没有一个长辈约束他,说不定谈个恋爱也能谈出个八年长跑来。于是他很不厚道的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徐久照。

        徐久照很诧异,怎么也没有想到冯忠宝会看上赵涵梦。然而他倒是不觉得差十岁有什么,在他那个时候相差多大的夫妻都有,甚至有女的比男的大十岁的都有。

        这个姑娘就是当初得了白血病的女孩,是徐久照和蒋忻一起捐助她动了骨髓移植术,顺利康复的孩子。当初那个身体虚弱的孩子现在出落的亭亭玉立,是一个大姑娘了。

        徐久照也怜惜这个女孩吃过的苦,就让她也来工作室里边学陶艺,将来也好有一份手艺。不过他发现这个女孩在陶艺上有着不错的灵性。

        学好陶艺很容易,不过要能够创造出有灵性的作品可就不容易了。徐久照这些天一直在观察这个女孩,有意要把她正式收入门墙,传他的衣钵。

        徐久照思索着,突然笑了笑,既然冯忠宝对这个姑娘有意思,那么他这个作为师长的就帮上一把。

        他把俩人都叫到了一起,对赵涵梦说:“赵涵梦,这段时间的学习你的表现不错,进步很快。你愿不愿意正式跟我学习怎样烧瓷?”

        赵涵梦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从没有梦想过的好远竟然这样猝不及防的降临在她的身上。

        自从出了一个徐久照,他们这个福利院从郊区不受重视的小可怜,迅速的走了好运。不仅仅有各界爱心人士慕名而来的捐款捐物,更有大土豪蒋忻的爱心眷顾。

        甚至会每年定期的去福利院里边去招收学徒,可以进工厂也可以进工作室。

        赵涵梦靠着捐款做完手术之后就一直在休养身体,她正直生长期,没了病痛再加上营养跟得上,两三年的时间就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甚至还更好。

        赵涵梦被照顾着也近了徐久照的工作室,不过她跟别人的想法不太一样,是想要学好了给徐久照帮忙好来报答他的恩情。她知道要不是徐久照她不可能那么快的就康复。

        “你不愿意?”徐久照笑问。

        赵涵梦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结结巴巴的说:“我我我当然愿意!!”

        冯忠宝被着一出给弄蒙了,还在那里发傻,就听徐久照说:“忠宝,现在起你就是大师兄了,要好好照顾小师妹,帮助她。知道吗?”

        冯忠宝顿时惊喜起来,师兄师妹,这不是顿时拉近了俩人的关系?

        “师父英明!”冯忠宝感激涕零,然后他激动的看着旁边的赵涵梦,而这个姑娘生生的让他给看的脸红了起来。

        有徐久照的推波助澜,冯忠宝终于鼓起了勇气展开追求,把这个小了他十岁的女孩娶回了家。

        赵涵梦确实非常的有天分,她聪慧通灵,一点就透,如同海绵一样从徐久照这里吸收着他的知识。

        只不过跟冯忠宝更擅长传统陶艺正好相反,这个姑娘对于现代陶艺更加的擅长。几年后这个姑娘凭借着一件作品,一举在法国国际双年展上获得了金奖,成为了多年后第二个获奖的中国陶艺家。

        赵涵梦出师之后,徐久照又没有事情做了,于是蒋忻和他一起做了一个决定,他们去福利院领养了一个因为先天性心脏病而被抛弃的小小男婴。

        这个孩子被取名为蒋境,承载着两个人期望他健康快乐成长的希望。三个人犹如一个三角,支撑起了一个完整的家,过着不太同寻常却又如常,平淡而温馨的日子。

  https://www.biqugex.com/book_57268/187343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