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尊仙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打醒你!(第三更)

第一百三十四章 打醒你!(第三更)

        靖州,是牧语的出生地,也是他改变命运的地方。

        对这里,牧语不光有家乡般的情感,还有一种的追忆。

        靖州紧毗邻安州,地处富饶之地,素有“天府之国”的美誉,因战争带来的饥荒,并没有对荆州波及太深,但也依然有灾民涌入荆州各个城市。

        在二里乡,野人山内,一名身穿素衣的少年,轻飘飘的飞掠过茂密的山林,犹如一缕幽魂一样,若有凡人看见了,哪怕是在大白天,也会吓个半死。

        而这名素衣少年,赫然就是牧语。相比安州的天气,荆州明显暖和了许多,仍然有翠绿的叶子覆满山林中,亦有秋树长出了大片枫叶,一瓣一瓣的凋零而下。

        少许,牧语驻足,他凝视着前方的那座土墓,缓缓地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师傅,语儿回来了……”牧语轻声,取出一坛古酒,洒在了土墓前。

        约莫一个时辰后,牧语起身,揉了揉发酸的膝盖,冲墓碑上的那名字微微一笑,随即就转身离去。

        熟悉的丛林、熟悉的猎物,还有熟悉地,已经塌落的茅屋……

        牧语沿着儿时的足迹,缅怀追忆了一番,直至傍晚,这才化作一声轻叹,下了山。

        ……

        青石镇,牛家庄。

        一座小型飞舟缓缓地降落,卷起一片云烟,令村口的几个放牛娃目瞪口呆。

        “老爹,是仙师!是仙师!你快来呀,可别让仙师跑了……”一个放牛娃哇哇大叫,拽着套在老黄牛身上的缰绳,一个劲的朝着家里赶去。

        “变化真大啊……”一名身穿淡金色法衣长袍的少年,从飞舟里走出,在其身后,是一名美艳的少女,年纪约莫双十,很自然的挽着淡金长袍少年的手臂,俊俏的脸蛋上,流露一丝妩媚的笑。

        少年溺爱的掐了掐女子的琼鼻,随即,他瞥过头来,四处望了一眼,当看到一个流着鼻涕的放牛娃时,倏然眸光一亮,走上前去,温和地笑道﹕“小鼻涕虫,你不认识我了吗?”

        鼻涕虫一呆,吸溜下鼻子,茫然的神色豁然变成了惊喜,拽着少年的胳膊,啊啊大叫了几声。

        “你你你……是大壮哥!?”

        “没良心的小东西,小时候白给你那么多的好吃的了。”少年笑骂的拍了拍鼻涕虫的额头,他赫然就是离乡多年,进入仙宗修行归来的牛大壮!

        鼻涕虫抱住牛大壮的身体,叽叽喳喳地叙着旧,少许,庄里的人蜂涌而出,连忙跪拜在地上,高呼“恭迎仙师驾临”。

        “诸位长辈折煞我了,快快起来!”牛大壮吓了一大跳,连忙侧过身去,也一同跪了下去。

        牛大壮身旁的那美艳少女微怔,唯有她还孤零零地站在原地,颇有些鹤立鸡群的样子。

        随即,美艳少女反应了过来,站在牛大壮身旁,屈膝弯腰,却没有跪拜。

        “你是……大壮?”有一个汉子抬起头,神色惊疑地瞧着牛大壮。

        “大虎叔,是我!是大壮回来了!”

        “是大壮!真的是大壮!”众人兴奋的叫了起来,原本忐忑紧张的心情消失无踪,围拢在牛大壮身旁,东一句西一句的问他近些年来过得如何、怎样等等。

        “都吵吵什么?”牛家庄的庄主喝了一声,所有人顿时缄默,讪笑不语。

        庄主轻哼了一声,在牛家庄里,除了几位族老外,就数他最有威望,受庄里人的尊敬与爱戴。

        庄主看着牛大壮,眼眸流露着温和,拉着他的手,道﹕“今天让你的婶婶做一桌好菜,拉上全庄的人,咱好好庆祝庆祝!”

        “许久都没吃家乡菜了,今天我一定要敞开肚子吃!”牛大壮大笑道。

        “就算你把咱庄里的余粮,全都吃光也没关系!”庄主笑了几声,眸光轻瞥,看着那俊俏少女,迟疑道﹕“这位姑娘是……”

        没等牛大壮开口,俊俏少女便嫣然一笑道﹕“庄主叔叔,我是大壮的妻子,姓楚,单名一个香。”

        “大壮哥哥好福气啊,能娶到仙女似的媳妇!”鼻涕虫羡慕地说道,然而,他随即就被自己家老子,在后脑勺重重地拍了一记,哎呦一声后,委屈的看着自己的老爹,满脸地不解,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庄主的神色渐渐地冷了下来,看着牛大壮,后者也羞愧地低下了头。

        “你跟我来。”庄主淡漠地说了一声,随即就拄着拐杖,朝着一栋茅屋走去。

        牛大壮把楚香留在原地,独自一人跟随庄主进了那间屋子。

        楚香也发觉四周人对她的态度不是那么友善,但因她的仙师身份,也不敢说些什么。厌恶地瞧了她几眼,就把其晾在一边,自顾自的散去。

        楚香蹙起了淡淡地柳眉,心头也有一团怒火升腾,一群卑微的蝼蚁,竟敢对我不尊?!

        茅屋内,牛大壮如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垂首在庄主身后。

        “哎,大壮啊,你现在已经是仙师了,太重的话,我也不大好说……”庄主声音低沉,轻轻地摇了摇头。

        “叔叔但说无妨!这些年来,若不是叔叔和庄里的长辈处处照顾大壮,我或许早就死于当年的那场瘟疫了。”牛大壮低声道。

        庄主转过身来,死死地注视着牛大壮,点头道﹕“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没有什么顾忌的了!”

        随即,庄主忽然抬起拐杖,一下子就抽在了牛大壮的身上,厉喝道﹕“畜生,你给我跪下!”

        牛大壮低着头,双膝跪在了木板上,两只手也撑在地上,把后背露了出来。

        庄主挥舞着拐杖,连打了牛大壮三下,当第四下的打,即将要落下的时候,老人的眼眸流露一丝不忍,愤恨的扔掉拐杖,喝骂道﹕“你这个小畜生!说,门口的那个姑娘是什么回事?!”

        “是……是我的媳妇。”牛大壮低声。

        “你……”庄主气得直哆嗦,手颤抖的指着牛大壮,道﹕“那,那翠姑怎么办?等了你……等了你近三年的翠姑怎么办?!”

        牛大壮沉默片刻,道﹕“我对不起她……”

        “放屁!一句对不起就有用了?白白耽误了人家三年的青春,一句对不起就有用了?你这么做,对得起翠姑,对得起小仙师,对得起你的良心吗?!”庄主猛踹了牛大壮一脚,趔趄的摔了个跟头。

        “庄主叔叔……”牛大壮大惊,连忙去搀扶。

        “翠姑知道了吗?”庄主顺着气,抬眼瞧着牛大壮。

        牛大壮咬了咬牙,颔首了一下。

        庄主举起巴掌,想要扇牛大壮一记,但许久都没有落下。

        “你给我滚!我,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牛大壮沉默,握着庄主苍老的手掌,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我是个畜生,是我,是我对不起她……”

        ﹡﹡﹡﹡﹡﹡

        村口,一株老槐树下,一名素衣少年缓步走来。

        倏然,牧语皱起了眉头,看见了站立在村口的那道熟悉地倩影。

        一丝不好的感觉,顿时在牧语心中升起。

        “你来这里干什么?”牧语的语气冷冰冰地,冲楚香质询。

        楚香回过头,当她看见牧语的时候,顿时吓了一大跳,俊俏的脸蛋上,闪现一丝慌乱。

        “没……只是路过……”当楚香说完这句话时,就产生了一些后悔,自己干嘛要怕他?特别是还说出了这等劣质的谎言。

        “我的夫君回乡探亲,而我则是跟着他一起来的。”楚香淡漠道。

        “夫君?”牧语眸光一寒,瞬间猜到了什么。

        “我的夫君,叫做牛大壮!是离剑宗的掌门弟子,拥有四品灵根资质的天才!”楚香挑衅似得抬起俊俏的脸蛋,傲然道﹕“而我,也与大壮有了夫妻之实。”

        牧语眸底掠过一抹寒芒,他沉默片刻,声音冰冷地低喝﹕“贱婊.子!”

        “你说我什么?”

        “贱婊.子!还用不用我重复第三遍?”牧语背着手,冷漠地问道。

        楚香咬着贝齿,紧攥着纤手,压低声音道﹕“你是不是嫉妒了?呵呵,其实当初我只是想单纯的利用你,以你这个一无是处的穷小子,能赖蛤蟆吃上天鹅肉,成为我楚香的男人?也不瞧瞧自己……”

        “所以我说你贱,如一个妓.女一样下贱!”牧语指着楚香的鼻子,面对面的斥道。

        “你……”楚香俏脸一寒,如秋冬冰霜般,掌指捏的发白。

        这时,牛大壮从茅屋了走了出来,沉重的心情,当看到牧语与楚香对峙时,神色闪现一丝愧疚与慌乱。

        “牧大哥……”牛大壮低着头,走过来,唤了一声。

        牧语冷漠地斜视着牛大壮,说道﹕“别叫我大哥,我受不起这个称谓。”

        “是我的错……”

        “除了这句话,你还能再说点别的吗?”牧语看着牛大壮,满脸的失望道﹕“你知不知道这个女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我知道……”

        “放屁!你不知道!”牧语怒骂,“像她这种贱.女人,除了空有一副好看的皮囊外,就是你抛弃翠姑的原因吗?!”

        “牧大哥,请您对我的妻子放尊重……”

        啪!

        一记耳光重重地扇在牛大壮的脸上,牧语戳着他的鼻子,声音发寒,说道﹕“这记耳光,是为了让你好好的清醒清醒!”(未完待续。)

  https://www.biqugex.com/book_60642/210500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