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尊仙 > 第二百零三章 击杀!(第三更)

第二百零三章 击杀!(第三更)

  “小子,你惹怒我了!”白俊青年有些咬牙切齿的怒瞪着牧语。

  他堂堂一个筑基中期的修士,竟被一个筑基初期的给弄得如此狼狈,虽说这其中,也是存在着疏忽与大意,但依旧令白俊青年自感丢了脸面,羞愤之下,顿时杀意四起。

  白俊青年收起了小觑之心,他单手一掐诀,直接丢出了七八道炽热的小火球来,随即双掌一合,一颗脑袋大小的冰棱球,朝着牧语飞来。

  牧语撑开一个基础护罩,左手一招,便是一串火弹迎了上去,右手掌指生风,竟凭借着蛮力,击打向那冰棱形状的蓝色圆球。

  嘭嘭~~

  小火球与那串火弹相撞在一起,齐齐爆炸开来,恍若一场绚烂的烟花一样,产生阵阵气波,荡漾四方。而牧语的掌风也同时压落,与冰棱形态的蓝色圆球发生摩擦,传出了刺耳无比的“喀喀”声,犹如有一张大网,困住了蓝色冰球,怎么样也无法在寸进一丝!

  砰!

  一拳挥出,那蓝色冰球的中央处,蓦然出现了一个蛛网似的裂痕,并快速地朝着四周蔓延开来,一阵“咔咔”声响过后。蓝色冰球倏地就炸碎,化作漫天冰屑纷飞。

  白俊青年眸光一凝,他原本想,这个牧语的战斗力,顶多媲美筑基初期巅峰,短暂的爆发出筑基中期的力量,不可能长久,但现在,已经过了十五个回合,瞧着牧语那模样,跟个没事人一样,法力似乎没有透支的可能性。

  “怪哉!莫非这小子是修炼了某种强大的功法,导致自身的战斗力不同寻常?且丹田的法力强度也可以媲美筑基中期?”白俊青年猜测,但又觉得不可能。

  高阶功法,永远都是大宗派的不传秘籍,甚至是宗主本人,在元神深处,也自我下了一种禁制,一旦有人强行搜魂,或是吐露宗内功法的话,元神就会直接爆炸,形神俱灭!

  无名剑诀这种神秘功法,可以说放在任何三品宗门内,都足以算得上是镇宗功法,与离剑宗的离火剑法、乌山宗的乌山心经、春雷谷的春秋雷雨等并列,甚至还要高上一个层次!!

  毕竟不论是离火剑法还是乌山心经,都是完整的三阶功法,乃立教祖师爷所留。而无名剑诀却是残缺的,只有二十一重修炼心法,就可以媲美三品宗门最顶尖的绝学,由此高下立判。

  二十多个回合后,牧语并没有消耗太多的法力,一是,这场斗法比拼,双方只能使用基础法术,消耗的灵力要小;二是,牧语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了,换做以前,或许要停下来,补充补充灵力,但现在,稍稍运转一次大周天循环,就能把之前消耗的灵力,恢复个十分之六七。

  白俊青年有点着急了,感觉四周的人看他时,都流露出一股怪异的目光,顿时的羞恼起来,一声低喝,就单手一抓,在掌心处出现了钵体大的金色气旋,快速地朝着牧语冲去。

  一股浩瀚的能量,自那金色气旋里弥漫开来,似火非火,似风非风。

  牧语只见地上的草叶被金色气旋擦中后,皆都燃烧起来,并快速化作了灰烬,四周的大树弯折,叶子簌簌作响,纷纷凋零而下。

  牧语眸光一闪,施展出了五道土盾,并且右手掐决,就有成片的风刃疾射而出。

  噗!噗!噗~~

  风刃没入了金色气旋中,就如冰遇见了火一样,快速地溃灭开来,而那金色气旋的体积也变小了一些,但依旧散发出恐怖的气息,无形的波纹荡漾,令虚空发生了微微扭曲。

  砰!砰!砰……

  金色气旋如一颗炮弹一样,重重地砸在了牧语胸前的五道黄色土盾上,霎时,就有一阵爆鸣声响彻个不停。

  随即,五道黄色土盾接连破碎,也就是少许的功夫,当最后一道黄色土盾消散时,金色气旋也一冲而过的,穿透了牧语的身体。

  “这……”众人愕然,皆都流露出一丝惊疑。

  “不好,道友小心!”许虎连忙大喝,金色气旋穿透的物体,并非是牧语本尊,赫然是他的一具虚影!

  哧!

  脚步挪移,一个梦幻般的变速,牧语就欺身而进,来到了白俊青年的侧身。

  随即,牧语抬腿,一个下劈的动作,就重重地击打在了白俊青年的肩膀处。

  喀嚓!

  骨头顿时应声断裂!!

  “啊……”白俊青年发出一声惨叫,顾不得斗法的规定,赫然祭出了一柄飞剑,斩向牧语下劈的右腿。

  “牧道友……”葛掌柜大惊,连忙开口提醒,话说到一半,手里也正要有所动作,突然,牧语腰身一扭,以左脚掌为支点,来了个漂亮的转身动作,同时左掌闪电般的拍出,又重重地扣在白俊青年的左肩处,猛地一扯。

  喀喀——

  牙酸般的声音响起,整条左臂,不知有多少根骨头错位的啮合在了一起,痛的白俊青年发出一阵鬼哭狼嚎般的叫声。

  嘭!

  运转小金刚术,右掌拍在飞剑上,借助反震力,牧语身形快速朝后退去,同时压缩在丹田中的法力如火山喷发般涌出,沿着经络,覆满全身上下。

  “你输了。”牧语漠然道,白俊青年动用了飞剑,已经是犯规了,按照斗法规则,理应判定牧语为胜方。

  “谁说我输了?!”白俊青年气急败坏的喊道。

  “怎么,想要赖账?就不怕日后遭心魔反噬?”牧语讥笑,早前,众人都已经立下了心魔誓言,互相进行约束。否则,要是一点措施都没有的话,一味的认定对方能遵守承诺,品德良好?这纯属就是白痴的想法。

  “比赛我是输了,但我只是输在大意上,若一对一对决,我岂能输你!?”白俊青年面红耳赤,双拳紧攥地说道。

  “那你想怎样?”牧语皱眉道。

  白俊青年冷笑,指着牧语,说道﹕“咱们打一场!”

  “我……”牧语刚想要开口说什么,倏然,那白俊青年一个前冲,祭出了一把飞剑,狠狠地朝着牧语斩下,带着无边的杀气,笼罩住他的身躯。

  牧语脸色一沉,轻拍储物袋,一道黄芒瞬息劈去,只听“锵”地一声,就磕在了白俊青年的飞剑上,一番缠斗,纷纷飞退,落在了各家主人的手掌上。

  “再来!”白俊青年冷漠大叱,手一抖,就有一串佛珠射去,颗颗圆润,爆闪出金芒来。

  牧语祭出冰吒环,手势一变,暴涨到房屋大小,随之猛地一压,那串佛珠如七星连珠一样,组成了一套小型阵法,竟然托住了冰吒环,金芒如烈火,烧的冰雾快速消融起来。

  嘭!嘭!嘭~~

  佛珠击来,临近时,竟变成了钵体那么大,打在牧语身上的护体灵罡中,表面更是荡漾出剧烈的涟漪波纹。

  牧语手臂一挥,掌指发出一团光来,就化作七道宏大的剑影,接连劈在那佛珠上,传出一阵叮叮脆耳的声响。

  哧!

  牧语眸光一冷,左脚一踏,如一道鬼魅的影子一样,短短一个呼吸功夫,就近乎贴到了白俊青年的面前。

  “咄!”白俊青年大叱,眉心一闪,一柄飞剑劈出,划出了一道璀璨的剑华,绚烂夺目。

  嗡~~

  木灵剑化作一团绿芒,用剑尖与飞剑的剑尖轻触了一下,就有一簇火花迸溅而出。

  牧语脚步不停,一个抬拳,就砸塌了白俊青年的鼻梁。

  “啊……我……”

  噗!

  胳膊肘上劈,敲碎了白俊青年的喉管,令后者的眼睛顿时一凸。

  随后,牧语娴熟的伸出两只胳膊,扣住白俊青年的双臂,右腿膝盖一个前顶,就重重地打在了他的丹田处。

  “住手……”沙哑的声音传出,白俊青年如弓背的虾儿一样,一口口黑血顺着嘴角处滑落。

  许虎大惊,踏前一步,想要救援,而稍矮中年在一阵犹豫后,原本踏出去的脚,又缩了回来。

  “哼,姓许的,你在往前走试试!”葛掌柜一咬牙,祭出一把飞剑,嗡地一声颤鸣,就拦在了许虎面前。

  “让开!”许虎大吼,白俊青年是他好不容易花费大价钱请来的帮手,且自己的父亲,对白俊青年的爷爷有过一段小恩,否则的话,像这种斗法比赛,最多只能请来筑基初期巅峰修士。一个筑基中期,与筑基初期的人打,就太掉面子与身份了。

  噗!

  接连七拳,砸破了白俊青年最后的一层防守,随即,牧语眸光似剑,眉心一闪的就射出一缕神识来,如同一块巨石砸入平静的湖泊之中,无边寒气蔓延在白俊青年的泥丸宫内,少许,五分之一大的泥丸宫,就化作了冰雕似的形态,头皮溢散出的丝丝白雾,令乌黑的长发都蒙上了一层白霜。

  “我并非是个嗜杀之辈,但凡是对我起了杀心之人,我也绝不会手下留情,变成我的心腹大患。”牧语语气冷漠,掐住白俊青年的脖子,用力一扭,直接掰断了一个筑基中期修士的脖颈!

  沉重的劲气透过白俊青年的脖子,没入了他的泥丸宫里,一番环绕,就击灭了他的元神,魂魄只剩一二,变得残缺不全。(未完待续。)


  https://www.biqugex.com/book_60642/213619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