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尊仙 > 第二百零九章 空仙法师

第二百零九章 空仙法师

        众人望着端坐在蒲团上的白色骸骨,一时间无人敢乱动。

        毕竟,宽空法师曾是最接近元婴期的大能之一,光是骸骨弥漫出的威势,就令所有人心中一凛,不敢长时间直视。

        “不愧是真觉宗的首席讲座佛陀!在那个年代里,宽空法师不说是最强,在西陵国,也是能排进前五的大修士了!”牧语暗道。

        首席讲座佛陀的地位,等于其他大宗的太上长老,连掌门都要看其眼色行事,一般都是宗门的顶梁柱,修为最强者,特别是这个宽空法师,教育过现今真觉宗一多半的长老、执事,甚至是掌门,要不是出了那档子事,发现宽空法师遗骨后,必会风风光光的大葬到宗门祠堂里,日夜享受香火供奉。

        无罪老僧犹豫了片刻,眉头紧蹙,少许才微微舒展开来。他双手合十,闭目低头,虔诚的念诵“超脱经”阐述佛学奥义。

        一时间,宏大的佛声回荡在这里,无罪老僧的声音越念越高,渐渐地,他走到白色骸骨面前,恭敬地跪在地上,行叩拜礼,“弟子无罪,参拜大法师圣灵。”

        少许,没有任何回应。

        无罪老僧抬起头,望着白色骸骨中的那枚金色舍利子,眼眸顿时掠过一丝贪婪,也不再念什么罪过、阿弥陀佛,倏然探出手掌,淡淡的金色气流环绕,想要抓下那枚金色舍利。

        “啊!”突然,无罪老僧大叫一声,抓住那枚金色舍利子的手,倏然被一团火焰包裹,随即,就有一缕元神冲入了他的眉心中。

        “哈哈哈……愚蠢的老和尚!还敢妄图染指本尊的舍利子?!”一阵苍老而又惊悚的怪笑声回荡而出,无罪老僧惨嚎,捂着头颅,倒在了地上,来回的打滚。

        “救我……”无罪老僧大喊。

        众人皆都吓了跳,仔细一瞧,发现这无罪老僧的症状,与被人夺舍的过程不无两样!

        “刚才那声音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有一缕元神,从金色舍利子冲出,钻入了无罪老僧的泥丸宫中……”牧语大吃一惊,他思索片刻,瞳孔就紧缩起来,“莫非,宽空法师还没有死!?元神寄居在舍利子中,静候别人过来,好夺舍重生……”

        一些人也猜测出了大概,神色顿时阴沉下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今日就免不了一场生死厮杀了!

        嗡!

        黄脸汉子满脸冷漠的祭出一杆长矛,一阵青光闪动,就倏然劈下,想要击碎无罪老僧的头颅。

        无罪老僧大吼,手一招,就有一个降魔杵砸出,与黄脸汉子长矛硬碰了一下,传出阵阵铁戈摩擦的声响,刺耳至极!而两把法器短暂的交缠了一会儿,就纷纷震飞开来。

        “你什么意思!?”无罪老僧大怒,没有了慈眉善目的模样。

        “哼,诸位道友,为今之计,咱们必须击杀无罪老僧,不能让舍利子中的元神成功夺舍!”黄脸汉子冷哼一声,连拍储物袋,祭出了一沓二阶符纂,纷纷朝着无罪老僧扔去。

        众人听闻,看着无罪老僧,眸底的犹豫消失,被一股肃然的杀意所取代。

        有道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更何论事关自身生死的大事!?

        “你们……”无罪老僧气的胸膛起伏,心神一个失守,就被泥丸宫中的,宽空法师的元神狠狠地咬下一块元神,吞吸了大量的精气。

        “不……大法师,我是真觉宗的弟子,请放我一条生路……”

        “哈哈哈,放你一条生路?哼,本尊早已不是宽空了,本尊的法名为空仙!空仙法师、空仙大法师!!哈哈哈……”苍老的声音传出,语气透着轻蔑和恣睢。

        “诸位道友,杀了这老和尚!”看着无罪老僧渐渐地失去了抵抗能力,黄脸汉子面色一变,连忙厉喝。

        虽说过了两百多年,哪怕宽空法师生前法力盖世,也绝对不会拥有颠峰时期的法力了,顶多就是筑基巅峰的力量,然而,即使如此,也没人愿意面对一个,昔日差点结婴的佛宗大能!

        牧语沉默的祭出三把灵剑,组成三才剑阵,发出“咻咻”破空之音,化作三道粗长的剑虹,狠狠地斩下。

        为了活命,牧语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再说了,谁让无罪老僧之前隐瞒那么多事情,导致所有人都身陷险境,现在为了一时贪婪,枉送性命,实属自找的。

        “哼,几个小辈,还敢破坏本尊的法体?”不屑的声音,从无罪老僧躯壳里传出,只见那白色骸骨瞬息站起,化作一道残影,就挥拳朝着黄脸汉子砸来。

        嘭!

        一拳倒肉,轻微的牙酸声音,就破除了黄脸汉子的护体灵罡,令其喷出一口鲜血,倒飞了出去。

        “叱!”蒙面女子单手掐决,嘴里发出一道叱喝,顿时就有一个铜镜悬空,射出一缕橙色火焰,没入了白色骸骨中。

        无数朵细小的火苗,如莲花般在白色骸骨中绽放,瞬息就化作滔天火焰,笼罩住了白色骸骨全身。

        “嗯,无用?!”蒙面女子美眸一变,流露一丝惊诧。

        似莲花的火焰渐渐熄灭,眨眼间,就从白色骸骨身上消失一空。

        砰!

        白色骸骨一拳砸在蒙面女子身前的一个护盾上,霎时,那盾牌表面的灵光快速暗淡下来,随即就密布出一条裂痕,扩散了寸许长。

        不光是蒙面女子神色剧变,就连其余人和牧语的脸色,都变得煞白起来。

        这究竟是什么怪力,竟然一拳在下品后天灵宝上,砸出了一条蛛网般的裂痕?!

        瞧着黄脸汉子,拄着灵剑,艰难站起的样子,牧语吞咽了一下卡在喉咙处的口水。

        “斩!!”牧语大吼,驾驭三把灵剑,化作粗大的剑虹,一往无前的劈砍在白色骸骨上,只听“咚咚”剧烈的碰撞声,那白色骸骨手掌一拍,顿时被剑虹所伤,弥漫出一股焦糊味。

        “若我能完全发挥出三才剑阵的威力,估计在刚才那一波攻击中,可以打退它!”牧语暗道,也有些遗憾,目前为止,自己所能施展出的最强杀伤力,都无法在白色骸骨身上,留下一个缺口,可见宽空法师的遗骨坚固度,究竟有多么恐怖了。

        “先杀无罪老和尚!”黄脸汉子厉喝。

        众人听后,皆都无奈,这道理他们何尝不明白?无罪老僧才是本体,杀了他,一切就都结束了……

        然而,有这具白骨挡在众人面前,也就是一个巴掌,灵宝就失去光泽,跌落在地上,把筑基中期修士的胸膛拍碎,重伤飞去。

        “啊……”一个施展隐身法术的瘦小中年,仗着一对灵宝风削的速度,想要越过白骨。正当他祭出一口飞剑,准备一剑斩落下,倏然,那白骨后足一蹬,如离弦的箭矢,骨掌就扣住了瘦小中年的胳膊,随之猛地一扯,就把其右臂整根扯断。

        噗!

        脚掌狠踢了这瘦小中年一下,修为在筑基初期的他,下半身直接爆碎开来,惨嚎的跌落在地上,血肉横飞。

        牧语眼皮一跳,这白骨的战斗力真当是恐怖,一掌、一脚,就差点秒杀筑基初期的大修士!换做是自己,也得缠斗一会儿,最快六七个回合斩杀!

        “爆!”身旁,蒙面女子轻喝,甩出一沓沓符纂,朝着白骨扔了过去。

        霎时间,火球、冰弹、风刃、土刺等等,齐齐射在白骨身上,恐怖的爆炸气波,在虚空震动着,层层弥漫,形成涟漪之势,波及到了白骨身后的无罪老僧。

        嗤嗤~~

        猛地,在无罪老僧身上,自动透发出一层佛光,凝实成结晶,挡住了气波的攻击。

        咻!咻!咻~~

        趁此白骨回援不力的空隙,众人纷纷驾驭飞剑,猛地劈射而去,只见一道道流光划破虚空,仿若撕裂开了空气一样,轮番的轰砸,就破除了无罪老僧的护体结晶。

        噗!

        一道闪耀蓝芒的飞剑,刺入了无罪老僧的胸膛,只听一道愤怒与不甘的怒吼,无罪老僧猛地睁开眼眸,空手拔出了飞剑。

        无罪老僧低头,望着快速冻结的伤口,周边已经泛出蓝色冰痕,他冷哼一声,一股暗金色火焰自体内窜出,把蓝色冰痕融化,伤口也在高温作用下,快速地愈合。

        “空仙法师?”黄脸汉子惊疑不定的问道。

        “一群小辈,竟敢伤本尊法体,不可饶恕!”

        听了这话,所有人心里皆是一沉。

        太快了!空仙法师夺舍的速度太快了!!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筑基后期的无罪老僧,就被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抹除了在世间的一切痕迹……

        “凭老和尚的元神强度,怎么也能坚持一刻钟的时间啊……”黄脸汉子紧攥着拳头,心底在冒凉气,产生一种惊悚感。

        “不对!无罪……这个空仙法师在夺舍无罪大师时,应该是付出了不小的代……。”牧语眸光一凝,缓缓地说道。

        他曾被五毒老祖夺舍过,很了解夺舍前后一个人的变化。

        这空仙法师看似很狂,无视众人,但他的气息却不是那么稳定,想要装出很强大的压迫力,却时不时的产生一种虚弱,他的面色虽然红润,但眸底深处,却隐晦的乍现出一丝疲累感。

        正常情况下,空仙法师应该有八成的把握,可以夺舍无罪老僧,然而,他为了急于求成,夺舍后对付众人,必是付出了不菲的代价,才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吞噬掉筑基后期修士的元神,鹊巢鸠占的!(未完待续。)

  https://www.biqugex.com/book_60642/213902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