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尊仙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搜寻

第二百五十一章 搜寻

  “什么?假冒成我龙虎山的弟子!?”林姓修士双眸一瞪,惊呆道。

  牧语点了点头,说道﹕“有龙虎山弟子这个身份当作掩护,一切的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这……”林姓修士迟疑,以他执事的地位,和经营这么多年的关系,给牧语安排一个外门杂役弟子的身份,应该不成什么问题,然而,若此事败露的话,他便是罪上加罪,刑堂定不会轻饶自己!

  弄不好,便是直接处死,以儆效尤的下场!

  “妈的,反正横竖都是一死,我就不信,你家林爷的运气就这么倒霉!”林姓修士犹豫了片刻,随即,便如一个拼上身家性命的赌徒一样,咬了咬牙,冲牧语点了点头。

  ……

  龙虎山,外门,一座四合院内。

  “哎呦,这不是林执事吗?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一个穿着浅黄色长袍的青年,正百无聊赖的打着哈气,忽然眸光一瞥,看见林姓修士和牧语两个人,朝他这里走来,连忙从舒适的藤椅上起身,赢了过去。

  “钱师弟,这位是我的表弟,姓牧,单名一个语字。今日刚入宗,就带过来,想让你给他安排一个差事。”林姓修士微微一笑道。

  “既然是林执事的亲戚,那就是自家人了!嗯……这样吧,最近外门有一个药园看守工作,每月灵石是八块,倒也颇为轻松,若这位师弟想的话,那我就把你安排到那里去。”钱师弟瞥过头来,和善的冲牧语笑道。

  牧语憨憨地挠了挠头,说道﹕“全听表哥的。”

  林姓修士一听,便冲钱师弟点头道﹕“那就麻烦师弟你了。”

  “哈哈,不麻烦,不麻烦!”钱师弟大笑几声,连忙说道。

  别看钱师弟掌管差事分配的工作,油水很足,且背后还站着一位长老,但相比林姓修士的执事之尊,俩人根本就不在一个同等境界。

  一个是炼气期小修士,一个是受到宗门重点培养,有很高地位的筑基期执事……

  在修仙界,永远靠的,都是自身的实力!哪怕你后台大的吓人,但终归不是你的力量。人家在明面上,会对你和和气气的,但私底下,压根就瞧不起你,一旦没了后台,或是失势了,就有数百种方法玩死你。

  “表弟啊,今后你就在钱师弟手底下当差了,有什么不明白的、不懂的地方,就虚心的向钱师弟多多请教。”林姓修士笑着说。

  “我知道了,表哥。”牧语虎头虎脑的笑了笑。

  “放心吧林执事,牧师弟我会照顾好的。”钱师弟说道。

  林姓修士深深地看了牧语一眼,随即,就背着双手,驭剑而去。

  “走吧牧师弟,我先带你去熟悉熟悉情况。”钱师弟说道。

  “有劳钱师兄了。”牧语微微作了个揖。

  随着钱师弟步行来到了一座风景宜人的药园前,牧语细细地打量着四周,在那座药园的门口,有一道薄薄地青色的禁制,笼罩在其中,可以依稀看见里面的景象。

  而在药园旁,有一座古雅的茅屋,里面住的设施俱全,也有一口水井在茅屋的不远处。

  “牧师弟就在这里住下吧,若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来找我。”钱师弟说道。

  牧语点了点头,把钱师弟一路送到院门口。直至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肉眼可见的范围时,牧语这才回到茅屋,取出了一张软玉蒲团,盘膝在上面。

  这张软玉蒲团,乃是牧语缴获来的战利品。这玉温热,而且质地很柔软,具有静心凝神、加快吸收四周游离的天地灵气等奇妙。

  正当牧语闭目修炼不久,远在龙虎峰之中的一栋宝殿内,数十道身穿长袍的男女聚集在一起,而他们便是龙虎山的高层人物,一言一行,都会令整个越国为之颤动。

  “余旭抓回来没有?”龙虎山掌门沉声地冲刑堂长老问道。

  “回禀掌门,没有。”刑堂长老摇了摇头。

  喀嚓!

  攥在龙虎山掌门手心里的两颗文玩核桃,顿时被他捏得粉碎。

  “请掌门责罚,若不是老朽监管不力,也会让那逆徒,偷走宗门的《龙卧虎魔经》。”大长老站了出来,满脸的惭愧,眸底深处也有一丝的不解与悲伤。

  余旭是大长老从小养大的孩子,两人的关系亲如父子,当事情发生以后,大长老除了震惊之外,还有深深地质疑,他不信余旭会做出这等事情来。

  “哎,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了,虽说《龙卧虎魔经》,非我龙虎山一脉所传承的镇宗功法,然而,也是我龙虎山祖师爷,所遗留下来的瑰宝,若落入敌人的手上,后果将不堪设想。”龙虎山掌门叹息。

  那本《龙卧虎魔经》,据说是龙虎山的立教祖师,在这座龙虎峰上,某座山洞内找到的,随即,那位祖师爷就在附近的一座山下,发现了一条完整的地脉,从而把宗门定在这里,也因此延续了龙虎山千年的基业。

  “我说余旭最近总是沉默寡言,原来在他的心中,早已生出盗窃《龙卧虎魔经》的念头了。”一名素装少妇声音清冷道。

  “为仙而痴,不惜铤而走险啊。”一位长老叹道。

  以龙虎山一时无二的威严,以及余旭之前的身份与地位,有哪个人,或是那个宗派,能说服余旭盗窃宗内宝典?除了余旭个人的主张外,也没其他什么猜测的了。

  “掌门,现在我们怎么办?”素装少妇问道。

  龙虎山掌门轻皱眉头,他沉思少许,说道﹕“尽量向外界封锁消息,发动全宗的弟子,去搜寻余旭!一旦有谁抓住了余旭,则立即晋升为核心弟子,享受核心弟子的待遇,宗门也会赐予那个弟子一粒筑基丹,助其突破筑基境!”

  所有人微微咂舌,看来掌门的确是动了真火,这样的奖励,别说是炼气期的小修士,就算是老牌的筑基强者,都会心动不已。

  毕竟,光是那一粒筑基丹的价值,就足以请动一个筑基巅峰的强者出手了。

  “那个余旭,强行催动混元圈灵宝,虽说击退了藏经阁长老和三位筑基执事,但也必是遭到了可怕的反噬,境界能否维持在筑基期都是个两说之事,炼气期的弟子,也未必没有机会逮到他。”刑堂长老说道。

  “掌门,如果余旭反抗的话……”

  “格杀勿论!只要保证《龙卧虎魔经》,没被他转移就行。”龙虎山掌门声音冷冽地说道。

  一旁的大长老垂下了头,没有说什么,但一双眸子却是黯然至极!

  ……

  ……

  龙虎山外,一座深山老林中。

  穿着浅黄色长袍的牧语,背着双手,信步走在茫茫草丛之中,他的神识弥漫四周,覆盖周身数十丈范围,并稍稍地透露出一丝他的神识气息,哪怕是未开启灵智的野兽,闻此气息,都会被惊退,连忙远离这里。

  “唔,龙卧虎魔经?听名气倒是很不错啊。”牧语摸了摸下巴,微微低头,一边思索着,一边注意四周的状况。

  牧语也想过,趁现在就离开这里,飞离越国,前往岭北的繁华地带。

  毕竟越国虽处于岭北区域内,但终究是个小国度,还是个边外之国。虽说龙虎山的实力到像是那么一回事,但也终归是一个三品宗派,否则的话,牧语又何必横渡千山万水,抵达这里呢?

  然而,每每想起那本《龙卧虎魔经》时,牧语的心就犯痒痒。他的黑虎炼体大法,因为没有后续的功法,不得不暂时停止了修炼,所以,他现在急需要一本高深的炼体法门。

  而像市面上所流通的炼体功法,牧语眼高于顶,又瞧不上眼。正好,龙卧虎魔经被盗,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一个天赐良机!

  只要抓到那个余旭,从他手中抢来龙卧虎魔经,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不过……那个余旭在哪呢?”牧语轻声。

  随即,牧语轻拍几下储物袋,放出了在西陵国葛掌柜那里,后者馈赠的五只一阶机械鸟傀儡。

  神识驾驭着五只机械鸟,恍若一个个普通的鸟儿一般,以牧语为中心,朝着四周辐射出去,蔓延到了几公里外。

  在一座古木参天、静谧宜人的地方,有五名修士,此刻正把一个年纪在四五十岁,面黄枯瘦的修士围在中间。

  这个面黄枯瘦的修士,正是余旭了,而那五名修士,便是奉了宗门的命令,前来搜寻围捕余旭的龙虎山弟子。

  余旭的身体,的确如刑堂长老说的那样,很糟糕!

  他强行催动混元圈这件先天灵宝,并施展某种秘术,以耗费大量寿元为代价,才短暂的打退了结丹期境界的藏经阁长老,和三大筑基执事,得以逃脱。

  然而,哪怕余旭一路改头换面,施展法术遁藏,但在龙虎山上万名弟子的追捕下,哪怕是一只蚂蚁,也会被犹如蝗虫过境的修士大军给掀出来!

  “嘿嘿,余旭师兄,我劝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好了,凭你的身份,大不了回去面壁个十年八年的……然而,你要是敢反抗,万一我这下手重了,岂不就要斩杀一位核心弟子了?”一个矮小修士阴阳怪气的讥笑道。

  在五人看来,余旭的修为不光降到了炼气期,而且还是宗门头号的缉捕罪犯,哪怕宗门念在他昔日为核心弟子的份上,免了他死刑,也必是会废了他的修为,打断经脉,一直把他关到死,永无翻身之日了,也就自然不会给他什么面子,或是产生什么畏惧心里了。

  “凭你们五个蝼蚁,还想踩我的头顶往上爬?!”余旭声音沙哑,冷笑地睥睨着四方。

  “哼,你以为你现在,还是以前的那个余旭吗?掌门可是亲自下达了口谕,若你敢违抗,格杀勿论!”一个脸颊布满麻子的中年人,冷哼道。

  “杀!”余旭大吼,声音透着一股愤怒与惊慌。

  按照他的计划,有着八成的把握,可以逃离龙虎山的势力范围,一旦逃出了龙虎山的势力范围,哪怕以后者在越国的滔天威势,也不敢在别的宗派地盘上,大肆收捕他,这样的话,必会遭来许多宗派的抵制与抗议。

  而余旭,也可以趁此机会逃出越国,等离开了越国,就真的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

  然而,余旭还是小觑了龙虎山掌门的决心,和龙虎山庞大弟子规模的能力!

  轰!

  一上来,余旭的掌指就爆发出璀璨的金芒,一个大巴掌轰落,在麻脸中年人面前的地上,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而麻脸中年人也是在猝不及防之下,双腿化作了肉泥。

  “啊……”麻脸中年人发出了一阵凄厉的惨叫,扔出几沓符纂,想要逼退余旭,然而后者却恍若陷入疯癫一样,祭出一口泛着寒芒的宝剑,一个窜步,就来到麻脸中年人的面前,随即笔直地刺下。

  噗!

  麻脸中年人的心脏被贯穿,一团血液也是飙射而出,打在余旭那张面黄枯瘦的狰狞脸庞上,如同一个饮血的厉鬼一样。

  “杀了他!”其余四人看到,余旭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解决了麻脸中年人,心中大惊,纷纷大叱,轻拍储物袋,祭出了符纂或是法器来。

  咻!咻~~

  一件件符宝横空,闪烁着道道流光,朝着余旭的头颅劈砸而下。

  “破!”余旭单手掐决,海量的天地灵气汇聚过来,在电光火石之间,就聚集成了一杆金色的长矛,恍若一道雷霆,喀嚓一声霹雳而去。

  砰!砰!

  ……

  无数个飞射而来的符纂或是符宝,在这杆金色长矛的劈射下,要么爆炸开来,要么就是被震飞出去。

  而余旭在施展完这一击后,也喷出了一口口炽热的鲜血,身体摇摇欲坠,似乎已经是吃不消了。

  “余旭,赶快束手就擒!否则,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一个彪形大汉,把横在胸前泛着符光的巨斧,指向了余旭,嘴里更是发出了如虎啸般震耳的喝声。


  https://www.biqugex.com/book_60642/217382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