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尊仙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千里土行术

第二百五十五章 千里土行术

  牧语没有理会冯晓,而是单手背在身后,微微蹙眉,打量着眼前的淡蓝色气泡。

  “水属性的锁灵阵?”牧语轻喃,他对于阵法一道,涉猎并不多,在众多的旁门左道中,要说最精通的还是炼丹术,其次便是炼体术了。

  毕竟牧语的年纪摆在那里,不像那些动辄活了一百年的老怪物,有大把的时间,浸淫其他的‘旁门左道’。

  所以,牧语对于阵法一类,特别是束缚类的法阵,遇见之后往往会感到有些头疼,不过,面对像眼前的这种情况,牧语通常情况下,都会用蛮力暴力破之!

  瞧见牧语没有打理自己,冯晓的脸庞上也是流露出怒色,在他看来,牧语已经是瓮中之鳖,逃脱不得了。用《龙卧虎魔经》,换取自己一条小命,不论怎么看,这买卖都很合算。

  当然,事成之后,冯晓是否会遵守承诺,放牧语一马,这就要看后者能给他多少的利益了,若利益足够大,冯晓不妨会冒着一定的风险考虑考虑……

  “这位道友,《龙卧虎魔经》固然奥妙超凡,但也得有命修炼不是?”半百老者劝道,刚才牧语所展现出的可怕实力,着实吓了所有人一大跳,他们也怕在打下去,自身会有性命之忧。

  毕竟,若牧语拼死战斗的话,拉上一个人做垫背,还是可以的。

  “哼,一个不入流的阵法,还想困住我?”牧语冷哼一声。

  “阁下是要执迷不悟了?”冯晓气笑,不入流?这可是我花费大量功勋点,才从宗门那里换取的!

  要知道,一个功勋点,就等于十块灵石,饶是以冯晓的实力,也得积攒十三年,才能凑够购买这个水属性锁灵阵的功勋点。

  然而,下一刻,牧语以具体的行动方式,告诉了冯晓,被他视若珍宝的水属性锁灵阵,是有多么垃圾!

  “去!”牧语轻拍了一下灵兽袋,一只后背甲壳上,烙满诡异的红色纹路的黑色的蝎子,猛地出现在他的掌心中,随即,牧语朝前方一甩,这只被牧语养了十几年的噬灵蝎,就张开锋利的口器,大口地吞咽淡蓝色气泡上的能量。

  一对锋利的大鳌,死死地嵌入淡蓝色气泡之中,令那气泡朝外微微凸出,伴随着噬灵蝎加大吞噬力度,那淡蓝色气泡的光芒就越发的暗淡起来,悬浮在牧语头顶,蓝芒罗盘表面上的灵光,也急剧地溃灭。

  “什么?”冯晓大吃一惊,连忙咬破食指,在虚空刻画了一组诡异的纹路,随即就在法力的加持下,融入到了晶莹罗盘内,令那淡蓝色气泡的光泽,缓缓地重新恢复到原貌。

  牧语神色淡定,无悲无喜,他的手段自然不会局限于此。

  再次一拍储物袋,无数的食金蚁便震颤着薄如蝉翼的双翅,发出嗡嗡地声响,汇聚似一根箭矢,笔直地扎入面前的淡蓝色气泡上。

  嗤嗤~~

  以点破面,这支食金蚁群张开口器,一层层地磨耗水属性锁灵阵的能量,前排的几只食金蚁累了,就朝后退去,让身后的食金蚁替换它们,正如燕子飞行时,所组成的剪刀那样的尾巴。不多时,这淡蓝色的气泡就被食金蚁群撕裂开了一条口子。

  砰!

  一步飞天,牧语探出一只大手,爆发出了一股猛虎之力,更是以闪电般的速度,攥住了那座蓝芒罗盘,随即掌指一发力,就把这价值不菲的水属性锁灵阵,捏了个粉碎,化作一堆齑粉,自牧语掌指处缓缓流下!

  “你……”冯晓大怒,心中也有一些惊恐。

  牧语眸光冷漠,踏着一口宝剑,低空飞行,同时右手掐着手决,在神识引导下,成群结队的食金蚁,就化作一股白金色的洪流,朝着最弱的枯瘦男子飞去。

  枯瘦男子当即面色剧变,他轻叱一声,连忙祭出一口紫色大钟,横在胸前,亦是爆发出一团璀璨的紫华。

  咚!

  成群结队的食金蚁群,悍不畏死的扑在了那口紫色大钟上,以身体撞击,陡然回荡着阵阵刺耳的钟鸣。

  然而,没等枯瘦男子松一口气,就见那一只只食金蚁,张开锋利的口器,“咔咔”不停地啮合,撕咬着紫钟法器。它们的利齿,仿若是一把把灵宝级的钻头一样,不多时,这口紫色大钟就变得千疮百孔,覆满密密麻麻的裂痕。

  咔咔——

  牙酸般的声音传出,一条条裂痕与缺口覆满紫钟,随即,这口紫色大钟失去了灵性,瞬息缩成了巴掌大小,又被后方的食金蚁分食了干净,化作精纯的养料,滋补它们的身体。

  “啊!救我……”枯瘦男子不停地施展法术,想要击落那一只只让人头皮发麻的食金蚁群,然而,没等几颗橘红色火球扔出,就有一队食金蚁,扑落在了枯瘦男子脸部,一番撕咬过后,就只剩下了一个头盖骨!连泥丸宫中的元神,都来不及逃脱。

  看到枯瘦男子这副惨状,冯晓和半百老者皆都打了个冷颤,但很快就平复了下来。毕竟他们也是修仙数十个年头了,经历过大大小小战斗不下百起,更血腥与残忍的场面都曾见过,只不过相比这一次,没有对自己产生什么生命威胁罢了,不曾“感同身受”。

  牧语踏剑而来,恍若谪仙一样,但在冯晓和半百老者眼中,与一个嗜杀魔头、地狱修罗没什么区别!

  “唐兄,尽全力出手吧,若不杀了他,咱俩怕是今日得殒落在这荒郊野岭了。”冯晓咬了咬牙,但他心里也是没底。毕竟不论是略胖中年还是枯瘦男子,都是实打实的筑基中期强者,可却纷纷没有在牧语手上,坚持超过三十个回合,并在四人围攻下,迅速地斩杀了两人,这要是换做冯晓的话,被四人围杀,只能被动防守,并拼了命的寻找逃脱的机会。

  咻!咻!

  只见,半百老者掐着一个莲花指,腰间的储物袋猛地喷射出两道长虹,成飞旋形状,急速地朝着牧语劈杀而来。

  牧语看也不看,祭出紫色羽扇,喃喃自语后,就朝着那两道长虹一闪。

  呼!

  紫色大风刮出,如排山倒海之势,轰鸣天上地下,空间仿若也微微颤抖了几下,便在下一瞬息,缠绕住了那两道长虹。

  烈火沸腾,云蒸霞蔚。

  道道淡紫色流光劈射四方,自那紫色风暴里蔓延开来。

  在紫色风暴一番搅动后,两道长虹渐渐地失去了光泽,显露出了两口品质不错的飞剑,在紫色火焰燃烧下,表面的一层薄薄地灵光更是溃灭,如一把普通的兵器,直直地坠落在地上,插进地底半尺多深。锋利的剑,更是如切豆腐一样,令草丛豁开一条长长地纵深小缝。

  半百老者见长,脸庞顿时黑如锅底一样。

  牧语的神色并未发生什么变化,只不过,眼眸深处的杀意却是越发的浓郁了。

  既然让牧语喘过了这一口气,那么在场的所有人,今日谁都别想逃掉!

  咻!咻!

  掌指发光,爆闪出一团暗金色光芒,随即,这团暗金色光芒就分裂成两道暗金剑影,瞬息劈向半百老者。

  剑气浩然,轰鸣四方!

  “冰雨术!”半百老者连忙念咒,双手一掐诀,就朝着两条暗金剑影,打出了成片的冰锥,如暴雨倾盆时的壮观景象,纷纷飞射而去。

  “定!”牧语手掌一翻,顿时变出了黄皮葫芦,对准那成片的冰锥,卷出一道璀璨的黄芒来,尽收于葫芦底。

  虽说随着牧语的修为增强,他所遇见的对手也今非昔比,像黄皮葫芦这样的低阶法器,渐渐地被牧语囤积在储物袋里,很少动用了。但是,对于一个二阶法术,还是很容易的。

  这冰雨术看似很壮观、震人心魄,但其实就是由无数个一阶法术——冰锥术,所组成的大范围冰锥法术。

  噗哧!

  入肉的声音响起,又紧接着传出了一道仿佛撕裂般的声响。

  半百老者终究没有完全躲过两条暗金剑影的攻击,其中一条暗金剑影,被他以灵盾勉强抵御了下来,第二条暗金剑影,却以雷霆般的速度,贯穿了他的臂膀,强大的力道,使得他的臂膀完全与骨骼脱离开来,更是震碎了左半面身体的一部分器官。

  半百老者强忍着疼痛,嘴唇都被他咬破了,一路踉跄地后退,更是身体不稳,在离地面十丈左右,从飞剑跌落了下来。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当然,这点距离,要想摔死一个筑基修士,还是不可能的,毕竟筑基修士的身体,就算是世俗界威力最猛,足能轰塌一座小山头的火炮,都无法伤害到。顶多就是震的有点难受罢了。

  冯晓攻来,牧语手持一口锋利的长剑,与他的枪矛撞击在一起,发出“锵”地一声,震耳欲聋。

  长剑传导出的可怕力道,毫无保留的宣泄在冯晓所持的枪矛上,令后者的双臂微微的颤抖了几下。

  冯晓黑着一张脸,如锅底一样,手臂一抡,以枪杆逼退牧语,随即又把枪尖往前一送,闪烁出一抹凄美的白芒。

  锵!

  锵!

  锵……

  连续碰撞之后,冯晓大口喘着粗气,饶是以他千锤百炼的体魄,也是渐渐不支了。

  “这个冯晓,应该是修炼了某个炼体法门,但却不精通,也就比同阶修士的体魄,强大一些罢了。”牧语看着冯晓,暗暗说道。

  哧!

  忽然,耳边传来了一阵破空风声。

  半百老者逃了!

  “哼。”牧语低哼一声,头也不回的神识一动,便是成群结队的食金蚁,围堵住了半百老者。

  “走开!走开……”他惊恐的大喝,任凭神通和法器轰下,都无法击散悍不畏死的食金蚁群。

  伴着一声凄厉的惨嚎传出,短暂之后,声音戛然而止,也宣告了一名筑基修士的殒落。

  “杀!”冯晓大吼,心里生出了无尽的后悔之意,早知道如今,自己干嘛还留在这里,趁着刚才枯瘦男子和半百老者健在时,自己独自逃命就好了!

  然而,这世上并没有后悔药,随着三口飞剑,成阵法的射出,冯晓的一条腿顿时不翼而飞,腹部也出现了长条的血痕,并有鲜血不停地汩汩涌出。

  “啊……”冯晓绝望地大叫,随手一抓腰间,就甩出了四五个储物袋,并引爆了它们。

  牧语单手画圆,出现了一个暗金小盾。

  突然,一股无形的波动,朝着牧语笼罩过来,随即就如一个钻头,刺入了他的眉心,直取泥丸宫!

  “冯执事,快杀了他!”在一处草丛里,舒师弟双目渗出了血丝,大声地叫道。

  冯晓面带着狰狞,浑身血淋林地,如一个厉鬼般,祭出一把鲸鲨匕首,朝着牧语刺来。

  当冯晓冲到牧语近前时,后者猛地睁开了双眸,紧蹙的眉头也舒展开来,嘴角微微上扬,流露出一抹淡淡地讥笑。

  “不好,上当了!”冯晓面色一变,想要退去,但却已经晚了。

  呲啦!

  空气仿若被撕裂的声音传荡着,牧语一拳捣出,黑色晶体如钻头般,砸在了冯晓的心口,随即便从他后背贯穿而出,飙射出一大团炽热的鲜血,亦有碎骨和器官碎片,一同射出。

  噗!

  左手闪电般的抓去,勒住了冯晓的脖子,后者正欲冲出,脱离肉体的元神,也被牧语施加的法力,拘役在了泥丸宫中。

  “不要杀我!”模糊间,在冯晓的脸庞上,一个虚幻的小人满脸惊恐地大叫,其模样,赫然与冯晓一般无二。

  牧语眸光淡漠,掌指一用力,一束血液,顿时自冯晓天灵盖冲出,其元神也随之被击碎。

  “逃!”舒师弟没有多想的迈开脚步,朝着深山老林里钻去。

  “哼,给我定!”牧语单手一指,庞大的灵压陡然就铺天盖地的席卷过去,其余的炼气期修士,在这股灵威之下,早已被压的无法动弹,匍匐在地了。

  然而,那个舒师弟的嘴里不知嘀咕了什么,倏然,就有一团淡淡的黄色气流,裹住了他的身体,没入了地下!

  “这是土遁术?”牧语惊诧,但随之,他的眼眸流露出一丝惊奇之色,摇了摇头,“不对!这种法术……不会是稀缺的千里土行术吧?”


  https://www.biqugex.com/book_60642/217777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