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维术士 > 第1557节 休眠

第1557节 休眠

  当光屏上显现出胜负后,观众席上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掌声,持续了很久。

  开场前,所有的掌声和欢呼几乎都是为了安格尔,而如今却是为了场上两位选手。为了选手的尽力,也为了自己在看了一场酣畅淋漓比赛后,内心渴望的宣泄。

  哪怕比赛已经结束,观众的讨论与呼喊却一直未曾停止。而此时,最忙碌的还不是观众,而是在讨论结果,并且进行排名修订的一众评判。

  萨博本来想让安格尔也来进行修订,然而安格尔并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另一边。

  萨博随着安格尔的视线看去,却见擂台上黑典从女巨人的形象,慢慢的变小,最后变成了普通人的大小。不过外貌依旧是典狱之神的样子,可惜双手所持的物件,却都出现了损毁。

  黑典收起了破损的长剑与天秤,然后一步步的走到昏迷的赛鲁姆面前。

  将他抱起来,然后脚尖一踏,便飞纵到了评判台。

  黑典来到安格尔面前,半跪在地,将浑身是血的赛鲁姆交给了安格尔:“小主人就拜托帕特大人了。”

  安格尔将赛鲁姆扶到身边,看向黑典。

  “接下来我可能会陷入休眠,不知什么时候会醒过来。”黑典说完后,静静的看着赛鲁姆,似乎在记着他的模样,隔了好一会,黑典才继续道:“等主人苏醒后,请帕特大人代我告诉主人,谢谢他对我的信任,还有……我一定会回来的。”

  安格尔深深的看了黑典一眼,点点头:“好。”

  得到安格尔的确认后,黑典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谢谢。”

  话音一落,黑典整个人开始变得模糊,就像是进水的老照片,鲜活的颜色在逐渐的被稀释,变成基础的黑白色调,最后化为了无数微小的颗粒,融入到了赛鲁姆怀里的《黑暗狱典》里,消失不见。

  远方的比赛场上,夕梨并没有退回选手后台,而是静静的矗立在原地,目光看向黑典消散的身影,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可最后却只在风中留下一阵轻微叹息。

  其实,夕梨能够感觉到,当初她被困到黑暗囚笼后,黑典可以用其他方法来对付她。

  无论是长剑挥砍,亦或者其他刑罚,都能让夕梨瞬间殒命。

  可黑典并没有这么做,反而通过繁复而毫无意义的种种审判,让她直面了一直想逃避的过往。

  在经历了最卑微的黑暗后,寻找了光明的希望。

  她不知道黑典是无意的,还是有意为之。但不管如何,夕梨承了他的恩情。所以,当光明从她身体中挣脱,在最后决定胜负的一刻时,夕梨其实完全可以杀死赛鲁姆,她却没有这么做。

  夕梨最后看了一眼,在帕特巫师身边的赛鲁姆,然后轻掩胸口的光明,重新步入了黑暗中。

  光明的背后是黑暗,希望的深处也潜藏阴影。面对只是第一步,如何去正式,才是夕梨现在要做的。

  ……

  因为赛鲁姆的伤势很严重,急需治疗,所以安格尔拒绝了萨博的邀请,没有去参加排名的讨论。

  反正无论排名如何,这一场比赛输了之后,赛鲁姆的新星赛之旅,也基本到此为止了。

  安格尔告别了萨博,带着赛鲁姆准备去诊疗室,在离开之前,安格尔看了眼观众席。

  娜乌西卡等人正用急切的眼神看向他。

  安格尔向他们传声,告诉他们不用担心,这才移开视线。

  不过,安格尔移开视线后,突然感到一道有些怨念的眼神从另一侧向他看来,那股怨念并不是实质上的怨恨,而是一种类似抱怨的情绪。

  安格尔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发现看向他的人,是一个头戴鹿角帽的少年,他正一脸哀怨的看着安格尔,可当安格尔看过来时,他又立刻收起表情,兴奋的站起身,边蹦跶边挥舞起双手,生怕安格尔看不到他一般。

  安格尔回忆了一下,他似乎从未见过这个少年,对方又哀怨又兴奋个什么劲?

  或许是一个内心世界很丰富的崇拜者?

  安格尔想到这,也没有在意,向他轻轻点点头,便转开了视线。

  半晌后,安格尔带着赛鲁姆去进行了治疗,以无限战塔配备的治疗设备,赛鲁姆的身体很快就恢复了大半。只不过,想要恢复如初的话,至少要修养个十天半个月。

  十天半个月后,新星赛都结束了。所以正如安格尔所说的,这场比赛应该就是赛鲁姆的最后一场新星赛了,虽然输了,但在安格尔看来,却是划下了一个相对完美的句号。

  而且,黑典在打到一半的时候,就清楚这是赛鲁姆最后场比赛。黑典也知道,赛鲁姆并不看重新星赛的胜负。所以黑典后面对夕梨做的一切,更像是在帮赛鲁姆给予人情,而不是与夕梨争个输赢。

  平日里,黑典和赛鲁姆有种针尖麦芒的感觉,但其实他们内心对于彼此,都是柔软且在意的。

  从诊疗室出来后,安格尔便看到娜乌西卡与哥哥里昂等在外面。

  “希留又睡着了,珊先带她回芳龄馆,我们在这里等着。”娜乌西卡道:“赛鲁姆没事吧?”

  “放心吧,没事。”安格尔简单的将赛鲁姆的情况说了一遍。

  “那黑典的情况呢?”里昂问道。

  “黑典的话,和赛鲁姆一样,目前陷入沉睡了,应该过段时间就醒了。”其实安格尔也不敢保证黑典会不会醒。当赛鲁姆选择走这步棋后,黑典是进化成功,还是彻底消散,都是未知的。但既然黑典信誓旦旦的说,他会回来,那么安格尔也选择相信他。

  听到大家都无事,里昂和娜乌西卡终于松了一口气。

  因为今天并没有其他人比赛,他们便带着赛鲁姆准备先回芳龄馆。

  在路上,娜乌西卡也询问起了比赛中黑典变化成“狱典之神”的事,安格尔只是笑着说,这是赛鲁姆的秘密杀招,具体细节他却是没说。

  不是安格尔刻意隐瞒,只因为这是赛鲁姆的事,就算说也不该由他去说。

  聊着聊着,他们又说起了其他比赛的事。

  其中,他们聊得最多的一场,是「1号VS闪亮新星」这场比赛。

  这场比赛,是和赛鲁姆对战夕梨同时开场的比赛,在赛鲁姆比赛结束后,娜乌西卡还特意去询问了这场比赛的结果。

  安格尔拿出通讯器看了一下内部的排名:“这两人……好像都不是被关注的潜力种子。”

  1号是一个运气不错的血脉侧学徒,遇到的都是普通的对手,目前已经积累了四连胜。第五场,就是今天对战这个闪亮新星。

  闪亮新星,在内部的评价相对较高,推测是一个和夕梨差不多的,遗珠型的潜力选手。

  但也只是推测。

  所以安格尔有些好奇,为何他们会谈论这场比赛?

  “因为这个1号啊。”里昂回答道:“在你去黑城堡的那段时间,1号其实经常来芳龄馆,也教过我不少的战斗技巧。”

  安格尔愣了一下:“这个1号是?”

  “雷诺兹。”娜乌西卡接口道:“你可能不认识,是我游历期间,在香波海滨认识的一个超凡者,是一个……”

  娜乌西卡似乎在斟酌着措辞,好一会儿才道:“你知道约翰的逆袭吗?”

  “知道。”安格尔表情有些意外,他不久前才和萨博聊起过「约翰的逆袭」这个梗,没想到短短时间,又从娜乌西卡口中听到。

  “雷诺兹就像是那个约翰一般,自带幸运光环的热血青年。”

  其实雷诺兹实力比起娜乌西卡还要差,可他运气太好了,遇到的所有对手全比他弱,就算稍微比他强一些的人,他只要热血一上脑,都有机会反败为胜。

  听完娜乌西卡的话,安格尔已经给雷诺兹标上了“小说中的热血男主”的标记。

  不过这时,里昂接口道:“可惜的是,这次遇到闪亮新星,却是没有逆袭。刚才我们看了比赛结果,他输给了闪亮新星,看来他的好运到此为止了。”

  安格尔:“有的时候,输并不代表厄运。”

  “啊?为什么?”里昂一脸怔楞的看着安格尔。

  “在不涉及生死利益的赛场上,假如胜利的代价,是耽误十年的修行,或者魔源破损而止步于此,你愿意胜还是负?”

  里昂:“当然是认输,不过,这只是比较极端的例子吧?”

  里昂刚刚话毕,安格尔的通讯器上就接收到了一条关于最新对战表的信息。

  安格尔将通讯器递给里昂:“你不妨看看,他们下一场的对手。”

  里昂接过通讯器,一眼就看到了一条对战信息。

  「1号VS贤者之书」

  「闪亮新星VS  海洋之子」

  贤者之书,正是赛鲁姆,目前正被里昂背在背上。以赛鲁姆的情况来看,下场比赛铁定不能上场。

  而闪亮新星的对手——海洋之子。

  这可是目前新星赛夺冠呼声最高的人,捷波。

  两相对比之下,里昂突然有些明白了,默默的将通讯器还给安格尔:“我现在明白了,看来他身上是真的自带「约翰的逆袭」光环……”

  https://www.biqugex.com/book_64640/4659276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