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城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泡沫

第一百六十一章 泡沫

        恶魔源典的分身,全知全能的分身投影,纹章传输给乔里的意念,明明白白指出了对方的纹章,乃是恶魔源典的分身,而且纹章分明告诉乔里不要在对方更高级的“纹章”之下心存侥幸。

        不可能瞒过恶魔源典,哪怕只是个本体的一缕分身!

        可是……

        纹章——恶魔源典?!

        如何才能把怎么坑人怎么来的纹章,和那个一听名字就好像很牛逼的恶魔源典联系在一起?

        不管如何,当乔里心中大吼出同意之后,纹章终于如愿以偿的,将乔里的核心天赋与藏在恶魔城内的本体恶魔源典,进行了同步。

        于是,上位恶魔通过自己超进化体的纹章,得知的信息如下:

        “下一次的血月降临之日,魔王将会带领他的军团,践踏过生灵的尸体,黑色的蔷薇在夕阳中凋零,新生的诗篇在血泊中绽放。”

        这条信息明显不是从乔里身上翻阅出来的,是黑色典籍突然自行弹出的讯息,意味着事件的突发性与重要性非同一般。

        更像是紧急事态的讯息当中,还有段很像操蛋的预言一样的哑谜。黑色的玫瑰在夕阳中凋零,新生的蔷薇在血泊中绽放,这句话明显不把内容指明交代清楚,让别人用脑子去猜。

        最好不要是预言,如果真的是预言,那就代表着坑爹。因为预言这种东西,创造出它的不管是人还是神,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坑爹。

        将未来发生的事用诗句暗藏。让人费劲脑汁去揣摩它的意思,猜对了还好,猜不对就等着被误导坑到死为止吧。

        即使猜对了也不可能改变什么,可能徒劳的努力换来的只会是更悲惨的下场。

        其中最具有坑爹代表性的。就像是来自于异位面的希腊神话预言,其哑谜与坑爹的程度堪称各个位面之最,预言只给你短短几个字,猜不猜得到全凭你脑补能力。

        就算你竭尽全力妄图去改变预言中的未来,而且自以为貌似自己真的做到了将预言扼杀在摇篮内,掌管命运的三女神也会利用预言的漏洞。篡改命运线并将其纠正轨道,将你坑到日月无光的地步,以证众神预言的威严与准确。

        黑影典籍给出的紧急通知,那最后一段可别是如异位面希腊神话那般坑爹的预言啊。

        艾利尤斯接收到典籍突然弹出的讯息,他似乎是陷入了震惊当中……实际上不可能在有人听闻到“魔王”一词之后,还能保持镇定。

        哪怕他是个很强的恶魔,即使是上位恶魔,依旧在恶魔城的意志支配之下,然而魔王,可是支配恶魔城的伟岸存在。

        说句不好听的。要是魔王真的出现了,就是让一个上位恶魔立刻去死,上位恶魔都没有反抗的余地。

        能够以自身就能扭曲一部分现实的上位恶魔,被毁去**与灵魂,只要不被人遗忘就能继续存活下去的上位恶魔,根本与魔王毫无可比性。

        上位恶魔被抹杀了肉身和灵魂。若是再被世人遗忘了他的恐怖,那么这个上位恶魔将会真正埋葬在时间长河内。

        但魔王从没有灭亡一说。

        不曾出现魔王的踪影,魔王只可能是被封印、沉睡,或者转世尚未苏醒,绝对不会有被抹杀、死亡的可能!

        其他事物再重要,也不及眼前“魔王出世”类似预言的信息!

        这是艾利尤斯的纹章,也就是黑影典籍给他传达的信息,似乎是要他立刻离开此地,回到恶魔城的里世界!

        对于艾萨拉斯的众多生灵,魔王、恶魔城、骷髅纹章等等之类。大概蒙着一层看不破的面纱,但是真到了某个程度,就如上位恶魔艾利尤斯,许多隐秘已不再是秘密。

        就像许多菜鸟、蝼蚁的纹章,没有人会想到。这些纹章其实就是《恶魔源典》这本书籍的分身!

        这在纯血恶魔之间已不成秘密,因为恶魔每一次的生命升华,纹章都会同宿主一起进化,当你晋升到了纯血恶魔之后,骷髅纹章就会渐渐掀开真面目。

        那么骷髅纹章,恶魔源典的分身给这个上位恶魔传达的紧急通知,蕴含了什么意思?

        可不等他品味其中的含义,远处一声狼嚎远远传了过来。

        领先的就是第二集中营的狼人教头,一众喽啰爪牙跟在狼人教头的身后,气势汹汹的往这边接近。

        一看就知道,是某个为女儿寻仇的父亲,带人打上门来了。

        只可惜这位有点实力有点势力的父亲,并不知道,一个眨眨眼便能集体秒杀他们的至强恶魔,正在前方等待着他们走进坟墓。

        横跨死河的大桥,由第二集中营精英组成的少数人在狼人教头的带领下,驻足望向黑暗森林。

        “闻到了……气味就在前方,那个侮辱了米拉的男人,就在那里。”

        贝拉克教头耸动着鼻子,狞厉的三角眼闪过一道寒光。

        就在狼人教头准备踏上死河大桥,带人深入寻找那个侮辱他女儿的男人寻仇之时,教头身边的隐龙忽然拦住了他。

        明显是换过一身干净白衬衫的隐龙,略有些不安的说道:“教头,我有点不舒服的感觉,米拉的事还是算了吧,能战胜她只能说对方比她强。”

        “胆小的,懦弱的,滚!”狼人教头横眉瞪了隐龙一眼,冷哼一声大步流星踏上了死河大桥,随之一众随行的集中营战士也是跟上了教头。

        眉头皱了皱,最终隐龙还是跟在队伍后面,做狼人教头的打手兼走狗。

        纨绔的二世祖,就是这样,小的被打了老的就会跳出来。尽管米拉的自尊不愿让父亲出头,她的傲慢,更不能容忍父亲伸出施舍的庇护之手。

        但狼人教头贝拉克,他的傲慢岂会容忍女儿被人以鞭打这种侮辱的方式羞辱过后。还能忍气吞声?

        虽然,狼人教头没有想到,这一去可能永远也见不到他的女儿了,也许,再也看不到自己为女儿出气后,米拉依旧是阴沉的脸色。

        大约一两分钟后。古伦哈尔的方向,再一次赶过来一批人……

        “闻到了……气味就在前方,那个侮辱了米拉的男人,就在那里。”

        狼人教头贝拉克,赤着上身,即将踏上死河大桥的刹那,隐龙忽然大声喊道:身干净白衬衫的隐龙,脸色僵硬的说道:“教头,我有点不舒服的感觉,米拉的事还是算了吧!”

        “胆小的。懦弱的,滚!”横眉看过来,贝拉克教头沉声低吼了一句,带队走上了死河大桥,隐龙最后跟在队伍末尾,一行人再次消失在了黑暗森林的方向。

        贝拉克教头。他几乎未曾发现,二十三人的队伍,无声无息的少了一人。

        大约一分钟后……

        古伦哈尔的方向赶来十八个精壮的战士。

        赤着上身的狼人教头,他一只脚踏上了死河大桥:“米拉身上残留的陌生气味,就在前方……”

        “教头!!不要管米拉的事了!”隐龙这时扑过来挡在狼人教头面前。

        “胆小鬼……”

        十八个集中营的精英战士,又一次消失在了黑暗森林的那一边……

        一分钟后……

        古伦哈尔那边快步赶来七名强壮的战士……

        狼人教头贝拉克,率领身后六人,无视了隐龙的废话,又是踏上了死河大桥……

        他们,再一次的。踏上了无限循环的不归之路。

        在这不归之路的尽头,则是无穷恐怖与诅咒的化身,意志投影穿过了恶魔城里世界,降临在艾萨拉斯地表的……上位恶魔。

        这些由教头带着寻仇的精英战士,当他们见到那个象征着上位恶魔的黑影化身之时。便是一次轮回走入了终点,开始下一次循环。

        每当乔里见到狼人教头与他的战士出现在视野内,他都会见到贝拉克阴冷而凶残的目光,然后便是视线一阵模糊……

        模糊之后的,是集中营战士的消失,然后便是再一次的相遇,再一次的从眼前消,每次再见到他们,人数都会不断的减少……

        他们就像一群无从察觉处境的傀儡,根本没有察觉到消失的同伴。

        “艾利尤斯,收敛你的恶意吧。”杰克声冷如冰,身体散发着丝丝寒气。

        黑影的头部轮廓缓缓朝杰克看去。

        “你算什么东西,趁我不打算将你做成标本之前,从我面前消失。”

        笑声从黑影中传递了出来,曾经的友谊与往昔,在黑影得到了自己纹章预言般的哑谜信息后,他像是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于是多余的伪善已不需要了,他撕破了所有伪装的友情。

        而杰克似乎早料到了友人这一刻的冷血,因为他知道,在晋升到他这友人的位阶之后,就已经不再属于“人”了。事实上从见到艾利尤斯化身投影的一刻起,看到他对自己表现出来的平淡友好,杰克就知道艾利尤斯的虚伪面具。

        可笑啊,那么多人类渴望得到强大的血统,进化到恶魔的形态,而且为了变得更强大升华血统精纯,以求达到那神一般的生命形态,可当真的达到了……

        究竟是掌控了世间唯心的终极力量,还是被这终极力量所支配!

        艾利尤斯,他过去的本性不是现在这样。

        而现在的他,却总在做过去违背自己本心的行为。

        一个失去了自我与本性的畸形体,这就是所有恶魔渴望的最高生命形态么?

        失去了自我,忘却了曾经的珍重之物,与其说是得到终极力量蜕变为最强者,不如说是沦为了一个被终极力量支配的傀儡!

        “纯血之血,瑰魂果……你的心脏,是我的了。”

        当狼人教头再一次出现在百米外,狼人教头与仅剩的三四人重新模糊、消失之后,黑影猛地抓入了乔里胸膛,狠狠一抓,只听噗嗤的韧带断裂之声响起。

        鲜血如泉喷洒了出来,黑影手握着一颗嘭嘭跳动的心脏,快意十足的笑着,身体逐渐变淡。

        “三天之期,混沌遮眼,自化血肉为标本,带着无辜的灵魂前来献祭于我……”

        即将消失的那一刻,黑影笑意的声音传入了杰克耳中。

        “你依然如当年那么天真,可爱的小羔羊。”

        “你说的对,我总是这么天真……但你曾欠下我的人情,欠了我的债,打算遗忘了么?就像你遗忘了我的儿子一样,让他曝尸在荒野,被该死的秃鹫啄食我儿子的尸体……”

        单膝跪在地上,乔里一只手捂着胸口被挖出来的血洞,他满身颤抖的抓紧了地上的泥土。

        失去人体最重要的心脏,如今的乔里已经不会死去,只要不间断维持住化雾……可是化雾本就是消耗鲜血用以维持的源泉,失去了心脏,维持化雾将会以几何式的消耗激增!

        不由分说挖走了自己心脏的恶魔,这就是杰克所说的,可以帮到自己的友人?

        是来帮他的,还是来杀他的!

        然而就在这时,当乔里抬头朝那个黑影看去之时,纹章冰冷呆板的意念,传递给了乔里新的信息。

        “主人,您不用为了失去心脏担忧,就把它‘送’给那个上位恶魔,您不会死,您心脏里的四滴纯血,与瑰魂果不会有任何损失……”

        但乔里只是死死盯着黑影。

        红色的果子,那是点点的心爱之物,没有人可以抢走!!

        几近偏向癫狂与愤怒的乔里,并未注意到,纹章对乔里的称呼已不再是宿主。

        而是主人。

  https://www.biqugex.com/book_6642/38851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