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城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好梦结束,噩梦降临(下)

第二百一十六章 好梦结束,噩梦降临(下)

        “老实点!”

        喝骂的人类士兵驾着乔里的双臂,将他带到了聚落北方的一片隔离地带。这里停靠着二十多辆沉重的囚车,由大型马车改造出来的可移动笼子,里面关着许许多多的囚犯,和乔里差不多,这些囚犯都是“可疑之人”。

        伊诺拉没有被士兵带到和乔里同一个囚车前,她被两名不知怜香惜玉的战士,松紧了十几米外的另一架囚车关了进去。期间伊诺拉没有过多的反抗,甚至一句话都没有多说……这样的沉默,在尚且不知伊诺拉身份的人类战士眼中,反而更加的可疑了,完全是被识破了伎俩灰心丧志了么!

        只能说,那些给伊诺拉宣传肖像加入美化特效的画师,他们的艺术细胞害死人了。

        而没见过伊诺拉素颜的人类,恰好占了绝大多数,于是人类士兵就悲剧了,他们亲手把自己的偶像关进了笼子,还亲手把乔里这个未来的魔头带了进来。

        蹲进弥漫着恶臭的笼子,乔里看了看身边几个憔悴不堪的男女,便将目光落向了不远处的尸体堆,恶臭就是从那里传过来的。

        但见鲜血染红了地面,堆积在一起的尸体爬满了苍蝇,虽然乔里看不清他们的脸部外貌,但能看见这些尸体的各种外衣。有少数几具尸体,身上遍布非人类的绿色或紫色血液,很明显发出这一决策的人类领袖赌对了,真有假扮人类的恶魔,但更多的尸体纷纷流出了正常人的红色血液……无辜的牺牲者数量总是比罪有应得的要多。

        就在乔里被关进囚车后,他还在这短暂的等候中,亲眼见证了人类是如何自相残杀的。

        “我冤枉啊!”

        浑身脏兮兮的男人被两名士兵架着走向了尸体堆,男子惊恐的大叫:“我的朋友可以为我证明,我是清白的!求您了,我只是个送信的邮差,无意中冒犯了你们……不。不要,啊!!”

        两名士兵将这男子一把扔向了尸体堆,刚一脱离士兵的掌控,男人拔腿就要跑。然而身后刺来的长剑却比他逃跑的动作更快,剑锋噗嗤一声将男子胸膛捅了个对穿,可见他身后的士兵用力何等之大!

        染红了的剑刃拔出,男子惊恐的无关扭曲着凝固在了临死前的一刻,他喷着血的尸体缓缓倒了下去,鲜血迅速染红了他身下的地面。

        头顶的血月当空悬挂,如同一只恶魔的血色眸子,注视着大地上的杀戮。

        混乱神性,已经开始影响地表的人类了,暴戾、嗜杀、混乱无度……这些本都是人类内心中的邪恶面。混乱神性就是由人类自身创造出来的,此刻悬挂在高空的血月,只不过是将神性的力量返还给人类。

        让他们,找回内心深处的暴戾。

        不再怜悯!

        又有几个倒霉的人类,被当做恶魔探子处死在了尸体堆附近。过程中乔里时常盯着伊诺拉的方向。他想看看,过去这位高高在上的人族英雄,有没有接触过底层这等残酷无理的杀戮。

        她用自己的一生,保护人类。

        人类在用自己的一生,伤害同胞。

        ……值得么?

        乔里很想看看伊诺拉的表情,看看她这一刻是怎么面对那些人类士兵的,可惜伊诺拉自从进了笼子以后。就低下头默默的不出声。

        等候的时间到了,或许是囚车已经满载,急于杀掉现有的一批囚徒来腾空容纳空间,姗姗来迟的神职人员由两名护卫拥护着赶来,面容苍老的黑袍神父显得十分不耐烦,似乎让来这里给一些囚犯浪费宝贵时间。让他很不悦……

        实际上,混乱神性已经开始影响了大地上的生灵。这一神性中最基本的暴躁,混乱神性将它返还给了人类,逐步唤醒了人类的暴躁、嗜杀。

        “这点小事还要我亲自过来一趟,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刚一出场。老神父毫不客气的劈头盖脸呵斥了士兵一顿:“每次到祈祷功课的关键时候你们就来打搅我,你们这些兵痞,光会欺凌弱小,笨得给你们圣水都不会用!”

        说着神父拂袖冷哼了一声,大步走到一个囚车前,取出一个小瓶子扭开盖子直接淋了进去,同时发出了苍劲有力的低喝。

        这是一段明显不同于卡美洛语种的语言,乃是最初穿梭到艾萨拉斯的贝尔蒙特,他流传下来的家乡语言,作为驱使圣物的咒语。而在老神父对着淋满圣水的囚徒念完咒语之后,什么也没有发生……看到这一幕,神父的脸色更加不悦了,他骂都懒得再去骂这些猪脑子士兵,直接拂袖而走,换到了第二个囚车前,如法炮制淋上圣水念出咒语。

        圣水,贝尔蒙特驱魔家族的众多圣物的其中之一,它淋在人类身上,可让人类的精神状态更加清醒,配合贝尔蒙特的家乡语言念出咒语,甚至能引发人类体内潜藏的力量,圣水搭配咒语乃是战场上圣徒们无往不利的战力祝福。

        不过淋在恶魔身上,可就起反效果了,无数个年代都在与德古拉对抗的驱魔家族,他们知道怎么让德古拉更疼,也有那知识与底蕴。

        一连圣水配咒语“清理”过了好几个囚车,神父付出了这么多劳动力,终于找出了一个不正常的“人”。最开始淋上圣水的时候,怀抱着婴儿的可怜女人,就不太对劲了,就在老神父念出咒语的过程中,这个女人怀里的婴儿直接哇哇大哭,在所有人的注视中,婴儿从他那柔软的娇小体型越发的膨胀起来,染了污秽的娇嫩皮肤转变成了暗紫色,那黑珍珠般的眼睛流下了泪水,眼珠渐渐变成了墨蓝色。

        这辆囚车里的其他囚犯,都是一副像染了瘟疫般的不要命往墙角贴靠,惊恐无比的看着抱住魔婴的女人。这个显露出怪物原型的婴儿显然“非人”,但抱着他的女人在圣水中还是一副正常人类的外形。

        魔婴在她怀中似乎十分痛苦的哇哇大哭,作为母亲的她,无声的看着笼子外面的神父,苍白无比的面孔上,流下了两行清泪。

        “放了他。好么……他只是个孩子。”

        然而回应这位母亲的,是神父无比冷漠的眼神,与众多士兵的大吼。

        “消灭恶魔啊!”

        “这个女人我就知道不是好人,原来早背叛了人类。与魔鬼威武。”

        “杀了她,消灭邪恶!”

        囚车被打开了,面露狰狞的士兵从女人怀中抢走了婴儿,顺手抓住女人的肩膀将她扯了出来。瘦弱的女人大声哭喊着,胡乱挥舞着手臂想要夺回婴儿,但她一介弱小的普通女人,如何是强壮的卫兵的对手。

        于是,她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在放声大哭中由一个士兵提在手里,直接抛上了半空。

        女人看到这一幕。发出了凄厉的哭喊:“不!!!”

        被扔到半空的魔婴终究落了下来,扔飞婴儿的士兵抽出佩剑,一剑朝上刺了过去。

        灰色的血液,顺着士兵的剑身流了下来,魔婴的啼哭声顿时戛然而止。

        蓬头散发的女人猛然怔住了。她像是放弃了挣扎,转过头,女人用无比空洞的目光扫向了所有人:“他只是一个孩子……他有错么?”

        “噗嗤……”

        在女人身旁的卫兵,一剑抹过了她的脖子,直接抄起她的手臂,将这个死死抓着脖子还没有死去的女人,拖到了尸体堆。把这个脖颈染满鲜血的女人扔上死人堆之后。士兵发现她还没死透,正用无比怨毒的眸子瞪着自己,他毫不犹豫的一剑深深捅穿了女人的脖子。

        “该死的邪恶,就是你们这些被恶魔引诱的人类背叛者,祸害我们的家园。”狠狠往女人尸体上呸了一口,这名士兵扭头就走了。

        此时此刻。乔里正遥遥望着伊诺拉所在的笼子,然而伊诺拉始终低着头,没有让乔里如愿的看到她的表情。

        这一刻,乔里很想问问,曾经亲手斩杀了自己前世德古拉的驱魔英雄。贝尔蒙特啊,你有没有想过,你对抗邪恶的驱魔传承,也许并不会如你所愿的那样由人类掌握在手中。

        被玷污了的驱魔传承,在这些人类手中正在当做自相残杀的利器,而并非真正的驱除邪恶护卫正义,若是看到这一幕,死去的贝尔蒙特能否安息?

        光芒万丈的伊诺拉,又是否真正接触过底层的社会?恐怕,今天是伊诺拉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同胞吧。过去人们见到伊诺拉,总是唯恐不及的讨好她,而在伊诺拉失去记忆后,她终于是以这平凡的外表见证了底层的真面目。

        老神父依旧在继续,他走过一个个笼子,将贝尔蒙特当年流传下来的秘方,将圣水撒进囚车里,用贝尔蒙特家乡的语言念出了咒语。圣水配咒语,可引起人类体内潜藏的力量,也能将恶魔隐藏为人类的伪装撕碎,暴露出真实自我。

        到了下一个笼子,老神父往囚车里多看了一眼。不为什么,囚车里穿着染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怎么看怎么古怪。首先她染血的衣服就很可疑了,而且她十分诡异的低着头,怎么看都显得有问题。

        老神父自然不会犹豫,这正好是显露自己能力的时候,他再次取出来装有圣水的水晶瓶,格外留意的将圣水专门往伊诺拉身上撒去,旋即便是高亢的念出了驱魔咒语。

        本以为淋上圣水,笼子里的白裙女人就会惊恐的,谁知对方还是如一块石头般的沉默低头,老神父越发的高亢念出咒语……

        果然出现异常了!

        抱着膝盖坐在笼子角落里的伊诺拉,她的裙子沾满了圣水的水渍,水珠从她双臂的皮肤落下,犹如落汤鸡一般可怜的伊诺拉,在老神父高亢的咒语声中,体表渐渐涌现出了一层透明的气流。

        果然被圣力无所不能的神圣气息影响了!老神父顿时肯定这是个隐藏了真实自我的恶魔,但看她体表越发剧烈涌动的气流……这是什么物种,虚无类没有实体的恶魔吗?

        如果老神父的观察再仔细一些,就能看到,被他毫不客气用圣水淋成落汤鸡的可怜女人,此刻双拳已经鼓满了青筋。

        一种如同火山爆发般的恐怖气势,仿佛能毁灭一切的意志波动,即将破体而出。

        “呃……唔……”

        伊诺拉的口中,发出了模糊不清的低哼。

        那就像是一个快要压抑不住暴怒的人,拼命地再用自己的理智压抑怒火。

        圣水能够引发目标体内的潜藏力量,所以一些不是很变.态的恶魔,都会在圣水的沐浴中暴露真实面目。

        但圣水搭配驱魔咒语后增幅的能力,还能将人类体内的力量引发出来,发挥出比正常状态更强的战斗力。

        一层层无色的透明气流,涌出了伊诺拉的身体。

        这刚劲的气流如同旋风一般环绕在伊诺拉体表,抱着双膝坐在角落的她,体外卷动的气流越发的狂暴了起来。就在老神父觉得哪里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此时他发觉就算自己不再引导驱魔咒语,笼子里的“邪魔”气势也在不断地攀升。

        关着伊诺拉的笼子,她那朝着狂风般演化的实质气势,终于引起了所有士兵的注意。这些士兵纷纷聚集了过来,如临大敌的注视着伊诺拉。

        然而伊诺拉只是缩在笼子的最角落,纤瘦的身体正在猛烈的颤抖着。

        “这个该死的魔鬼,是在挑衅我们么?杀了她!”

        有个戾气颇重的士兵,举剑朝伊诺拉怒吼了一句。

        就是这一句……

        伊诺拉体外的刚劲狂风陡然静止了下来,好似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下一刻,囚车内迸发出了几个细密的爆炸声,一道湛蓝色的龙卷风陡然逆冲而起!

        如同排山倒海般的狂暴,湛蓝色的龙卷风仿佛天灾一般瞬间撑爆了囚车,清澈的气魄以伊诺拉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了出去。英雄级强者的钢铁意志,以具象化的风暴,在这些凡人面前形成了一道灾厄似的蓝色狂风。

        清澈的气魄,充斥着无法压抑的暴怒。英雄级强者的极致怒火,伊诺拉有多么愤怒,蓝色的龙卷风便有多么狂暴。别说抵抗了,这些连圣徒都不是的人类士兵,顿时一个个东倒西歪,被伊诺拉的气魄吹得还没站好阵型就倒了个七零八落。

        处在毁灭性龙卷风中心的伊诺拉,她慢慢的抬起了头。伊诺拉她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魔婴,看着婴儿那两只无助的小手趴在地上,已经停止了生命活动。

        看向了尸体堆,那个死不瞑目的母亲。

        处在气魄风暴最中心的伊诺拉,满头的黑发逆风狂舞,她眼中氤氲着水雾,声音犹如冰寒的深渊。

        “我,宰了你们……”

  https://www.biqugex.com/book_6642/38852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