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城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一战成名(下)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一战成名(下)

        (4500字,大章)

        事情是这样的。

        数个世纪之前,艾萨拉斯原本是一个祥和的世界,至少没什么过大的天灾**。恶魔城穿梭时空来到这个位面时,德古拉和贝尔蒙特家族的强者打了个天昏地暗。

        结局是一死一伤之后,留有一口气的贝尔蒙特打碎了时光塔的钟表,并将十二碎片的其中之一带走,这枚碎片最后落到了艾萨拉斯的本土人类手中。

        乔里试想过,他能不能号召起一只恶魔军团攻入人类的领土,把人类消灭个干干净净后再去找碎片,然而恶魔源典用很通俗易懂的方式让乔里明白了一件事。

        前世,德古拉狠狠地羞辱了撒旦,那位心胸狭窄的大魔王可不会一笑泯恩仇,乔里一旦高调的用恶魔城号召起大军,他的命运线就会彻底明朗,代表着混乱与死亡的两大神性会很容易浮现在预言家的水晶球里。

        撒旦会来找他的,而且他必然很乐意见到转世后的德古拉还未恢复全盛力量。

        况且,霸占了虚空界王座的冒牌魔王,可不是现在的乔里能战胜的,那家伙已经得到了一部分虚空神性的力量,从英雄级强者的基础上再次提升了一个层次。恶魔源典说过,领悟神性是成神的关键,乔里很不确定自己能否有机会夺回虚空王座,彻底拿回恶魔城的控制权。

        那个不知道是否已经升华到半神的冒牌货,绝不会眼睁睁看着德古拉高调回归。

        所以了,时光碎片只有自己去想办法了啊……

        从魔性血潮中抱起了索伦的襁褓,乔里看到她的模样时莫名感到古怪。将索伦从恶魔城转移回来后,缩在襁褓里的她,小手抓着好多纸不停的往嘴里送,慢慢的蠕动着乳牙咀嚼纸张,同时有些害怕的望着乔里。

        索伦咬的纸……为什么看上去很眼熟?

        乔里从索伦嘴中里夺过来一张纸,放在眼前仔细一看。古朴的书页,灰色的边沿花纹,如果没记错……

        这是恶魔源典的书页纸张。

        望着索伦慢慢咀嚼着纸页懵懂磨牙的模样,乔里突然很同情恶魔源典。

        将襁褓的束带在胸前绑好。乔里将罗迪斯的头颅一把扭了下来,提着他的头发踏上了返回多兰比亚的路。

        奎尔多斯早就离开了,按照她坐骑的速度,恐怕这时候差不多已经回到她的据点了吧?一场荒唐的协约,纯血恶魔与半恶魔之间的约定,就此一锤定音。尤其是奎尔多斯这个纯血恶魔,她无从拒绝乔里,恶魔源典通过纹章给奎尔多斯发布的指令很明确——适者生存。

        不想以后死的莫名其妙,那就按照指令给出的提示全力施为。临走前,奎尔多斯问过乔里一句话。

        “你能控制纹章?”

        乔里不可置否的沉默了。

        能混到纯血恶魔的生命形态。奎尔多斯就算脑子不好,对于高位恶魔的一些常识也是明白的。自纹章被创造以来,能控制纹章的只有一件物品,乃是藏于恶魔城中的那本古书,恶魔源典。

        恶魔源典才是纹章背后的真身。这在纯血恶魔之间不是什么秘密。而要控制恶魔源典,自古以来只有一位可以做到。

        联合近期出现的血月,大规模告知混沌之主降临……某些事不用明说出来,奎尔多斯已经隐约猜到了什么。

        没有无故的平等,两者间必有一高一低之分,在这个只有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想要其中一方低头。必须有让对方肯妥协的实力……然而奎尔多斯肯妥协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她隐隐猜测出了有关乔里的来历,并且奎尔多斯十分明白自己惹不起。

        ……

        多兰比亚北城区外,两千重骑兵集结在外城的平原上,另有五千步兵排列队形。五千名穿戴赤红色盔甲的步兵战士,与骑兵不同。他们被军官分割成了数十个小队。等到骑兵开拔之后,步兵才在将领的指挥下,护粮草、运器械等等,紧随在骑兵的后方。

        一旦发生战斗,汇聚成一股钢铁洪流的重骑兵将会在条件的允许下。尽可能往返发起冲锋一次,而被分割成小队的步兵则会立刻散开。

        这和守城战不一样,在野外战场上造成过多死亡,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不是说士兵怕死,而是因为成千上万的死亡极有可能亡魂怨气不散,有很大的几率在战场上招引来血潮,要是等到看见战场的土地上,从地底汩汩冒出鲜血,那可就万事皆休了。

        血月当空悬挂,将天空渲染成了一片殷红之色,光是抬头看那红色的圆月一眼,不少士兵的内心都有一股好战的欲.望蠢蠢欲动。沐浴在血色月光下的战士们,机动性最强的重骑兵已经行进的很远了,步兵才刚收拾好整理好粮草与器械补给,传令官穿梭在各个小分队之间高声嘶喊着军官的命令。

        “又要打仗了……”

        装载物资的推车前,两名士兵各自推动着一只推车的扶手,压低了声音交谈着。

        另一名士兵将推车的帆布拉了两下,低声苦笑:“可不是么,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活着回来……呃?!”

        陡然发出一声错愕惊呼的士兵,他猛地看向了自己脚下。抬起头,这名士兵飞快的伸出一只手抓向身边的同伴,双眼已是充满了惊恐:“救……”

        下一刻士兵的身影蓦然间消失在了原地,脚下的地面多出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圆坑,恍若间地底深处传出来了阵阵的惨叫,但在片刻后这惨叫犹如断了线的话筒,惨叫声戛然而止。

        呆滞的盯着地面上的幽深洞口,直到地底深处的惨叫声断截的一刻,这名士兵猛地爆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大吼。

        “敌袭!!”

        超乎想象的突然袭击,不止发生在这一处,穿梭在地底的邪恶生物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向地面上的人类发起了突袭。猝不及防之下,数十个全无准备的士兵一起被拉入了地底,没有了声息。

        数千人的步兵军队一时陷入了短暂的慌乱中,但也只是片刻的慌乱。多兰比亚领主手底下这一批精壮战士,经过最初的突袭之后迅速拔剑迎敌。与恶魔打过很多次交道的战士,他们深知地下有东西,在将领与传令官的呼喝中。士兵纷纷在小范围快速移动了起来,同时朝着多兰比亚城区内退去。

        精英重骑兵的早已开拔,骑士冲锋的优势此刻已是离人类而去,人类不止没有尖刀般的重骑兵战场支援,最要命的是此刻五千名战士分割成的小队,还没分散开来,若是将战场定在此处,万一死亡人数过多从而引发了血潮……形势,比想象中的还要严峻!

        人类步兵错落有序的往城区撤退,剑士掩护弓箭手在撤退中。弓箭手由着传令官高吼出的作战指示,以自由射击尽可能在撤回城市的路上给敌人带来更多的伤害。而当大多数战士撤入了北城区,多兰比亚城市北区野外的空地,吞噬了上百个士兵的幽深洞口,在一片鬼哭狼嚎声中。一只只畸形的软体动物钻了出来。

        它们的外形类似一种巨型蠕虫,浑身黏着恶黄色的粘液,肥硕的躯体钻出洞口,各自张开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口器。数十个肥硕蠕虫鼓动着滑腻的躯体,猛地从口器吐出沾着粘液的怪物。

        一只、两只……

        钻出洞口的巨型蠕虫,好像下蛋似的吐出了一只只蜷缩着身体的生物。凌乱的箭矢飞射过来,少数射中了蠕虫的表皮。然而这种不怎么精准而且力道分散的流矢仅仅是钉在了蠕虫的表皮上,很难给它们带来实质的伤害。

        而这些蠕虫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它们只是这一轮总攻里的运输船,真正参与战斗的,是从它们体内呕吐出来的生物。

        多伦比亚城市的领土,不断地有巨型蠕虫钻出地表。第一时间就是张开口器呕吐出体内装载的怪物,而这些蜷缩着身体的生物离开了蠕虫体内之后,他们立刻张开了全身,即刻飞扑向自己眼前任何活着的人形生物。

        一场发生在多兰比亚的全面战争,由此展开。运输型巨型蠕虫以包围多兰比亚之势。犹如神兵天降一般将主战怪物投入了战场,无数个浑身沾满粘液的怪物,以四面八方合围之势冲向了多兰比亚。

        远在数公里之外,站在五角星魔法阵上的五名亡灵法师,高举起魔杖引导出澎湃的法力波动,一闪灰暗的空间门在他们身后缓缓拉开。空间门内扭曲的虚空之中,骑着燃烧鬼火战马的奎尔多斯,策马当先踏出了空间门,在她的身后,一群穿着好似话剧演员的俊男美女,紧紧跟住奎尔多斯一起踏出传送门。

        “多兰比亚的战争之魂,人类领主墨菲斯.赛亚,今天将是你葬身的时刻!”

        坐在亡灵战马背上的奎尔多斯,低吼一声策马冲向了燃烧着火光的多兰比亚。不断从空间门走出的亡灵战士,他们高举起手中的兵器对向了天空,悬挂在高空之上的血月,投射下来的血色月光笼罩在这些亡灵战士身上。

        他们眼眶内原本平凡无奇的灵魂之火,幽暗的灵魂之火逐渐染上了一层血色,这一刻的亡灵战士,在血月的笼罩下,他们比之平常状态的战斗力生生提高了一个层次。血色的月光映射在这些亡灵身上,好似给他们注入了无穷的后劲,这股压抑在体内的混乱力量难以意志,最终上万米走出传送门的亡灵战士,将所有难以平复的狂暴情绪高吼了出来。

        “嗷————”

        “吼!!”

        奎尔多斯策马奔腾的身影,飞快的朝着多兰比亚掠去,后方的亡灵大军在这位纯血恶魔的带头冲锋下,集体爆发出了掠影般的速度。一个个亡灵矫健的身影穿梭在平原上,上万个被血月强行提升了一个层次的亡灵,形成了一条汹涌的洪流,在几公里之外的距离,就以摧枯拉朽之势向多兰比亚发起了冲锋。

        先是数日前就开始一**对多兰比亚进行骚扰,等到人类有行动之后,略过机动性和攻击性最强的骑兵,将运输型蠕虫派遣到人类大军集结的地底之下,投射出运输士兵进行第一次突袭做骚扰。当人类疲于应付这些突袭怪物的时候,五个牺牲生命引导法力的亡灵法师,人类已经不可能阻止他们召唤出空间门。

        “报告!!”

        浑身鲜血的传令官穿过危险密布的街区,他不顾一切的跑到了指挥官所在之地。这名年轻的传令官未曾想领主大人也在,他咬着牙冲向了领主,直接一个单膝跪地擦着地面滑到了领主的面前,急迫的吼道:“领主大人,北方出现了一批大规模冲锋团,疑似亡灵类恶魔,我们的人在数量上处于绝对的劣势,请领主大人指示接下来的作战计划!”

        目光灼灼的盯着这名重伤的传令官,墨菲斯.赛亚大步走到旁边的两个士兵身前,将两名士兵合力扛起的重剑一把举起。

        “伊诺拉女士暂时无法参加战斗。”墨菲斯领主沉声说道:“只剩下你们二位了。卡米罗,赛琪尔。多兰比亚……拜托你们了。”

        “传我命令,所有人,配合剑圣与波涛法神把那些坟墓里的废物赶回墓地!”领主一手指向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传令官,对旁边的军官喝道:“去给我找医生来。带这名勇敢的战士下去休息!”

        “不!”传令官倔强的反驳道:“战场上的兄弟们还需要我,请领主大人原谅我的鲁莽……”

        不等墨菲斯出言制止,这名年轻的传令官拖着重伤的身体,以一种势要抗命的姿态冲出了指挥营地,重返外面混乱的战场。盯着传令官远去的背影,墨菲斯单手举起了两个士兵才抬得起来的重剑,发出了高亢的吼声:“兄弟们……随!我!冲!锋!”

        数日前守在外城区的兵痞。都是墨菲斯决心放弃的害群之马和难以管制的自由佣兵,而此刻在外城区正与恶魔厮杀的,全都是墨菲斯最信任的优秀战士。就像那个傻傻的,又很冲动的传令官,这些优秀的精兵每一人都有自己的信念。

        这些,才是领主无法舍弃的精兵!

        北方率领上万亡灵大军的奎尔多斯。已然来到了城外的平原上。领主墨菲斯,剑圣卡米罗,波涛法神赛琪尔,三人在外城区的屋顶飞掠,作为战力顶峰的三个战略级强者。他们的任务就是尽可能拖住高位恶魔,若有机会就将之斩杀。

        而在奎尔多斯一马当先冲向多兰比亚,墨菲斯.赛亚与两位英雄带着精英战士与一众圣徒杀出来之时,两方即将不留余地的发生惨烈的碰撞,乔里背着索伦由城市南区插入了北部战场。

        谁也没注意到乔里是从哪冒出来的,仿佛他就是个不起眼的小兵,在混乱嘈杂的战场里到处都是怒吼和喊杀声,也没有人去注意乔里从何而来,要去做什么。

        就在所有人都未曾关注之下,他独自一人,冲杀在了最前方,倒拖着一把不知从哪捡起的士兵佩剑,横眉冷对望向了高吼出声。

        凌厉的杀意砰然爆发,沉寂的狂烈之战在多兰比亚领主与奎尔多斯接触到的一刻,全场的暴烈杀意宛如沸腾的洪水瞬间点燃!

        自古以来成王败寇,失败者是奠定胜利者名气的基石,纵观历史有多少恶徒摇身一变,成为了历史歌颂的英雄。

        战争,是平民的灾难,但更是有实力之人展现自我的舞台。

        死亡,只会与泥土一起腐朽,枯骨埋葬在土地下,没人会记得你曾经的身份。活到最后的人,才会在万众瞩目中受到崇拜,铸就荣誉和地位。

        有多少传奇的英雄,就是在一场战争中无数人的眼里,以勇猛化作非凡的气势,杀戮成百上千从而一战成名!

  https://www.biqugex.com/book_6642/38852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