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城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庆功宴(中 下合集)

第二百三十七章 庆功宴(中 下合集)

        如果可以的话,乔里真不想参加这场脱了裤子放屁的宴会。

        刚打完一场死伤颇多的大战,人类势力的死亡数字起码接近了一半,若不是有几位英雄级强者镇场,多兰比亚早被屠了个干干净净。别以为乔里不懂战争,光是看多兰比亚这块领土的建筑风格,人类的建筑师分明忘了恶魔带来的痛,忘了恶魔有多么凶残,竟然在城堡的保护之外建立了扩展城区,外面是一望无际的平原……这是嫌恶魔不来打他们,闲的嘲讽恶魔么?

        而且要不是乔里数次命令血潮退散,战场上早就魔血滔天了,保不准一群被血潮彻底腐蚀了内心的人类战士,双眼血红的反而杀向同族。

        不仅战争后的战场还没清理干净,外面许许多多活着的士兵,被长官派遣穿梭在战场上回收尸体,放在一起焚烧以防尸体腐烂衍生瘟疫。活着的人收拾残局,统计伤亡人数,死去战士的家人还没得到抚恤。

        结果这片领土的最高统治者,竟然还开起了宴会,乔里心中只有两个字……呵呵。

        乔里能给这些挂着假笑的领主贵族露出好脸色才怪了。

        此刻,乔里被几个身穿简约式风格华服的年轻人隐隐围着,望着一群十五六岁的少男少女,尤其是他们不知从哪得来的优越感,若非看在这是人类地盘的份上,乔里真想一巴掌把他们挨个拍死。

        前请具体是什么,还要从乔里追杀亡灵溃军返回之时说起。

        觉得再追杀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乔里无非是浪费时间罢了,他当即就随手扔掉了短剑,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往回赶。周围有很多与乔里相似的人类战士,都是在热血燃烧完毕之后,放弃了无谓的继续追杀,三三两两的互相搀扶结伴而回。

        有个年龄大概在二十岁出头的传令官。就在乔里回去的路上等着他。

        传令官疲惫又解脱似的叫出了乔里的名字,当时那个浑身染满了血水,额头的血迹染红了脸,一只眼睛被血水刺激的已然睁不开。早已眸光涣散的传令官,咳血中就在前线等着乔里归来。

        “是……乔里.莫泊桑先生吗……”

        乔里在看到那个披着军旗图纹的年轻人,心中就是一阵莫名的叹息。

        这个年轻的战士,已经死了。

        没有人发现,这名年轻的战士已经没有了呼吸,他已经停止了心跳。乔里的支配之力让他对鲜血与灵魂格外敏感,他分明感觉到,面前的年轻人血液停止了流动,没有呼吸没有心跳,但他的灵魂却死死的抓住身体不放。强硬的信念让他不肯倒下,不肯往生。

        在这一刻,乔里非常想要知道,支持这个年轻人死后依然不肯倒下的信念是什么。

        然而年轻的传令官,就保持着灿烂又虚弱的微笑。对着乔里苍白的微笑道:“长官让我在这里等您……乔里先生,您好厉害啊,一个人扑进成片的恶魔军队里,像杀鸡似的宰他们……要是我也能像您一样……”

        乔里并没有接续年轻人的话,他一瞬不瞬的盯着年轻传令官的双眼,眼神无比肃穆,乔里一字一句的问道:“告诉我。你的愿望是什么?”

        “愿……望?”传令官靠着背后的剑柄,他茫然的摇了摇头,恍惚的说道:“我不知道……可是,您快回去吧……长官让我在这里等您回来,告诉您一声,领主大人为了庆祝此次的胜利。大人将邀请最勇敢的战士……参加庆功宴。”说到这里,本已眸光涣散的传令官,不知为何双眸重新亮起了一抹希冀的光彩。

        庆功宴,最勇敢的战士,这是多么热血又动听的词汇?吸引了多少怀有梦想的人。又有多少热血的战士甘愿为了这动听的词汇,不惜付出生命。

        与当初被多兰比亚放弃的废物兵痞不同,这些都是一群热血的傻瓜,墨菲斯.赛亚最精锐的战士。

        “乔里先生回来了,我的任务,完成了……”

        说起庆功宴时年轻人亮起的双眼,渐渐灰暗了下去,好似一个被遗忘在角落中的人,只能用羡慕眼神望着别人,自己却在黑暗的角落被人们遗忘。

        支持这个年轻人死后依然不肯倒下的信念,到底是什么?乔里的目光错过这个已然安息的传令官,看向了战场之上的天空。他对灵魂的敏锐感知,能感觉到有许许多多的灵魂体缓缓上升,却又难以超生,它们徘徊在血色的战场上不肯离去,仿佛依然要注视着战局的演变,直到尘埃落定才肯安息。

        庆功宴……

        回到多兰比亚,乔里第一次进入了人类的要塞型城堡,他也不换下沾满血污的衣服,就在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之下,他由一名侍者恭恭敬敬的带入了城堡的大门。

        在西欧式贵族礼仪中,参加公共场合的宴会,必须事先穿好礼服打理好发型(某些国家需要戴假发出席),否则若像乔里这样直接就浑身血迹的去了,那不是参加宴会,是怒砸场子。就好比富丽堂皇的宫殿,走进了一个乞丐去恶心宫殿的主人。

        期间侍者还特别的出声询问乔里,要不要去偏殿清洗一下身体,顺便换一身稍微干净点的衣服?

        侍者的意思很简单,乔里现在的形象太不体面了,不仅脏的不像话,身上血腥味恶心得人只想呕吐,就这么直接走进举办宴会的主殿,有些不给领主面子。

        根本没理会这个隐隐目露鄙夷之色的侍者,乔里侧身朝侍者撞了过去,体弱的侍者如何经得起乔里一撞?他当即哎呦一声摔在了地上,乔里却直接绕过他朝前方走去。

        抹了一把脸上擦出的血迹,侍者用乔里听不到的声音低骂了一句:“你算个什么东西……”

        至少侍者觉得这样的低声乔里听不到,但乔里真的没有听到么?

        走出了一段距离,乔里低头看了看指甲内的血迹,这是他撞向侍者时借机从侍者脸上扣出来的。手指在舌尖一舔,乔里在无人注意的时候吞下了这丝血迹,血之追忆立即追寻起侍者藏在血液中的记忆,通过血之追忆。乔里知晓了宴会的举办地点。

        有一个时间线必须先提出来,当时乔里追杀亡灵溃军的时候,他可是跑出了很远的距离,这段距离的移动是要算时间的。而且原路返回的时候,乔里自然不会像追杀溃军那样急速飞奔,所以他用不怎么快的速度往回赶。

        这么下来,真实的时间在缓缓流动之中,等乔里回到多兰比亚,通过城门的审查等等之类的时间耽搁后,其实距离战斗结束已经很久了。宴会可不是为乔里一人而开的,早在乔里到来之前,主殿就已经很热闹了。

        当浑身沾满血迹的乔里,踏入鲜绿的草坪。来到一座富丽殿堂之前,所有人都朝乔里看了过去。满身血污的乔里,靴子底边的碎肉和血浆将园丁精心裁剪的草坪玷污,宛如一个血人站在那里。

        别人都穿的是整齐干净的衣服,不说那些打扮得和花儿一样。优雅闲逸姿态的贵族,就连同样被邀请参加宴会的战士,至少也是脱去了盔甲,顺便洗了洗身上的血迹和腥臭味才过来的。

        乔里就仿佛一个与宴会格格不入的不速之客,那些被乔里这个不和谐身影吸引到的贵族人士,略微感到心中发麻。冷漠无情的眼神,浴血挺拔的身姿。浑身透发出一股还未从战场脱离出来的狠辣气势,如此外形给人的感觉,乔里就像是一个从绞肉机走出来的恶魔!

        宴会主殿里衣着干净的贵族、战士、官员,他们在看着乔里的同时乔里也在看向他们。

        这,就是庆功宴的客人?

        外面的士兵拼死拼活杀敌的时候,站在殿堂内餐桌前手举一只酒杯谈笑风生的贵族青年。他当时在哪?

        还有围着几个英俊或者强壮之人的小姐们,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她们,是如何在刚经历一场战争后媚笑出来的?

        那些战士中推举出来的代表,被一些充满好奇的上层人士围着,慢死条理的装逼、扯淡。丝毫没注意到这几名战士代表脸色有多么难看,也没注意到几个战士的疲惫。

        这就是宴会的客人?

        那个明明已经死去还以无比强烈的信念支撑着自己,不肯倒下的传令官,还有那些离开了肉身,依旧徘徊在战场上空不愿离去的灵魂们,在付出鲜血与牺牲后,只能被人遗忘,他们创造出的辉煌与胜利果实,却由别人来享受!

        就好像那个年轻的传令官,说起宴会与勇猛的荣誉时,那涣散的眼眸绽放出的一丝光彩,但却没多久灰暗了下来。

        力量与荣耀,属于的是在战场上浴血杀敌的勇士,这些油头粉面的上层人士也有资格顶替那些英灵,却在结束后来享用他们的胜利果实!

        此刻乔里一步一步的走入了宴会主殿,他望了一眼华丽的琉璃吊灯,看了看脚下柔软的红地毯,旋即走向了给客人供应食物、酒水的长餐桌。走到餐桌边的乔里,他身上的腥臭味就好像一道腥风扑了过来,几个留在餐桌边谈笑的贵族,当即掏出手帕以优雅的步伐轻移了出去,退出好几米远,深深皱眉看向了乔里,就差喊卫兵把他赶出去了。

        既然刚才这人进来的时候守卫没有阻拦,就是说他也是宴会在邀的客人,这也是其他贵族保持风度的理由,但有个念头出现在了所有在场之人的脑子里:他是来捣乱的么?

        不光脏得日月无光,身上的腥味简直是想让客人们把吃下的东西再呕吐出来。还没完,来到餐桌边的乔里,旁若无人的前倾出身子,没有任何客气的意思,直接瞄准桌子上最大的餐盘抓了过去。

        ……这简直是故意恶心墨菲斯.赛亚领主!

        盛放在银质金属餐盘里的烤全羊,由多兰比亚厨艺最精妙的厨师烹饪而成,整只烤全羊被摆成了一个趴伏的姿势放在盘子上,银质圆盘周边点缀着后花园摘下的新鲜花苞,烤羊外酥里嫩,焦脆的皮质下蔓延着诱人的香气……战士中推举出来参加宴会的几名代表士兵,他们在战斗结束后精力与体力早已经濒临了枯竭的状态,不是一句饥肠辘辘可以概括的,几个士兵从一进宴会厅就盯上了那只烤全羊。看到它的时候胃里如同打雷一样痉挛,眼睛都饿得发红了。

        可他们不能如自己所愿,不能在宴会上随意的大快朵颐,他们只是小人物。在场的都是比他们高贵的贵族,不能随性而为。只能逮到个机会,慢慢的、保持礼节的拿两块点心放在嘴里,还舍不得一口吞下去,放着眼前无数的美食只能细嚼慢咽。

        “嘿!伙计。”乔里两只手整个抱起了烤全羊,如同逛自家花园般的走到了一个士兵代表身边,撕下烤全羊精华部分的羊腿塞进了士兵手里,同时他狠狠在烤全羊脖子上咬了一口……估计是吸人血找位置找习惯了吧,乔里从烤全羊的脖子上一口撕下来大块烤肉,心满意足的边嚼边说道:“城堡的伙食就是不错啊。伙计,赶快尝尝。”

        望着手里抓住的羊腿,脸色苍白的士兵,很没出息的流出了口水,活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看到美好的事物把持不住自己。

        然而乔里却没有任何鄙视这名士兵的意思,相反,他很尊敬眼前的战士。

        就算是敌人,哪怕人类是乔里的敌人,但像这样的敌人正是乔里发自内心尊敬的,他可以在敌我对决中毫不留情的杀了他们,但绝不会放任一些跳梁小丑侮辱这些可敬的对手。

        然而总有一些害群之马、汤汁里的鼻屎、坐享其成的草包。以自己不知从哪来的骄傲来污染环境,在乔里看来,宴会厅除了仅有的几个战士代表,其余的全都是一颗颗鼻屎,踩到脚底下都嫌脏。

        “先生,请问您有邀于领主大人么?”

        这时。一个再也忍不下乔里的俊逸青年走了过来,手帕捂在鼻子前,不加掩饰的厌恶目光盯着乔里,看他那样子,乔里只要说一句有问题的话。他就会叫卫兵过来。

        其实就算不管乔里怎么回答,其他贵族也会把这个抱着烤全羊招摇过市的男人赶出去。

        “我没有,你有么?”乔里反问道。

        贵族青年刚嗤笑出来,主殿外两道身影已是走到了主殿门口,就站在外面,看着被几个贵族青年以合围之势围拢的乔里。

        卡米罗看了看乔里怀中的烤全羊,格外多看了一眼乔里身上的血污……这人不嫌那些血脏么,这下子有多少污血沾在烤肉上了。

        “墨菲斯领主还没有来,老师,咱们先进去吧?”卡米罗侧过头来请示道。

        实际上不用多看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对于那些只躲在别人庇护中享受安逸生活的少数群体,这种情况很常见,享福的不知受苦的是何滋味,平时卡米罗见到了偶尔会管上一管,但今天伊诺拉在身旁,他可就不打算做什么了。

        卡米罗记得,她十分不喜欢自己当着她的面强出头,每次都会被伊诺拉斥责两句,弄得卡米罗心中很是郁闷。

        好说都五十多岁的人了,卡米罗也是要面子的,况且今天人多,为了面子姑且少说点话吧……

        刚陪老师走进去,结果抱着烤全羊的乔里,居然一眼就瞧见了伊诺拉。

        “咦???”乔里故意将惊疑声拉成了一个夸张的长音,他对向门口的二人兴高采烈的挥起了手:“拉拉,你也来了?快过来,尝尝城堡里的伙食!”

        刚一见到乔里,卡米罗的眼神就阴沉了下去,他可没忘乔里是个十分可疑的人,可是当卡米罗听到乔里对伊诺拉的称呼……

        卡米罗顿时眼前一黑,没当场栽过去,如果这位剑圣还有年轻时骂脏话的冲动,他心中此刻应该只有两个字环绕大脑:卧槽!

        “拉……小子,你是在作死啊……”

        格外紧张的偷瞧了老师一眼,本来卡米罗已经做好伊诺拉突然爆发全面战力冲过去的心理准备了,结果没想到伊诺拉非但神色如常,反而看着乔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尽管那笑声很轻,但卡米罗真的听到了一个仿佛是忍俊不禁的笑声。

        只见身上披着一件大衣的伊诺拉,朝着乔里走了过去,她忍着笑意问向乔里:“你在干什么啊,耍什么活宝。”

        嘴角一咧。乔里以一种既不客气又理所当然的语态,向伊诺拉干笑道:“呃,被你看出来了,呵呵呵……我对您观察力的敬佩之情犹如涛涛江水连绵不绝。又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主人,你好无耻。”

        恶魔源典实在忍不住了,在乔里脑海中狠狠的鄙视了他一下,刷完存在感便再次恢复了沉默。

        看到伊诺拉微微皱起了眉,卡米罗本以为老师被这小子惹怒了的时候,却没想到伊诺拉以十分亲近的声音问道:“在你低俗的吹捧里,我嗅到了阴谋的味道,说吧,你想要什么?”

        好像乔里说出来什么,伊诺拉就要去给他取来什么似的。

        伊诺拉这无法理解的变化。对待乔里时的态度,是什么时候改变的?伊诺拉第一次吸取乔里的灵魂,炼化为咒印的时候,乔里的一缕残念便是留在了她身上,虽然这一缕残念后来被乔里收回。但第二次吸收炼魂的残念依然留在伊诺拉的身上。

        而当这一缕将两个人心灵连接在一起的残念,在伊诺拉觉醒了无畏神性的时候,它彻底打通了两个人的心灵。不仅能通过这样的心灵联系,伊诺拉能够将自己的无畏神性共享给乔里,二人也能在近距离感受到彼此的存在。

        也许在伊诺拉生命中,还有乔里与乔瑟尔形似的因素在内,多个看似巧合的联系绑在一起。就组成了必然的变化。这应该就是伊诺拉的改变了,唯独对待乔里时的改变。

        举个例子,比如刚才某人称呼伊诺拉为“拉拉”,如果是别人,估计伊诺拉看在对方同是人类的份上不会取其性命,但她很可能释放出钢铁意志的雄浑气势。当场将其震昏过去,对方被压碎心灵防线变成傻子都有可能。

        “尊敬的卡米罗先生,您能出席宴会,真是我们的荣幸。”

        与对待乔里的态度不同,绝大部分贵族、官员之类的上层人士。都是热情的过去和卡米罗问好,却是看都不多看伊诺拉一眼,最多是看伊诺拉的时候,有的在想这女人会不会是剑圣的……嘿嘿……那啥?

        要是被卡米罗知道了他们这样的想法,他非常有可能不顾场合,把如此想的家伙一个个打死不可。

        别忘了,剑圣大人现在背到身后的右手,可是提着耀光重剑来的,虽然剑圣大人还没想起来自己把佩剑也带过来了。

        有一点别忘了,伊诺拉的宣传画像,都是画师们发挥出自己的艺术细胞美化后的画像,见过伊诺拉素颜的人少之又少。此刻这些热情的贵族还不知道,卡米罗身边的女人,就是卡米罗的老师,传奇的英雄级强者。

        哪怕这些笨蛋在刚才打仗的时候,出去看一眼也好,那么他们就会认出在战场上宛如天神下凡一般的伊诺拉。

        事实上蛀虫这种东西,在哪都有,就算有心清理也是有心无力。卡米罗明白这个道理,同样墨菲斯领主也明白,所以这些废物才在领主的统治中活到今天……其实说白了,留下这些“贵族”的作用只有一个,墨菲斯.赛亚是拿他们来充门面的。

        有卡米罗的出场,宴会上的客人们安分了许多,就算乔里的形象脏乱不已,血腥的臭味难闻,他们也不再多说什么。而当卡米罗亲身站在了乔里身边,顿时让这些绞尽脑汁想接近卡米罗的客人给愣住了。看剑圣主动贴近乔里的举动,在场的大多数客人都老实了下来,特别是刚才出言针对乔里的贵族青年,突然察觉到自己貌似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

        “味道不错啊。”

        伊诺拉伸手从乔里怀中的烤羊撕下来一条肉,塞进了嘴里。

        看老师都品尝了,卡米罗没好脸色的也撕下一条肉尝了尝,虽然他不热衷口腹之欲,不过……嗯……味道确实不错。

        等伊诺拉转身面向餐桌琳琅满目的美食佳肴,卡米罗贴到乔里身边,他低垂眼眸用极为微弱的声音问道:“你老实告诉我,那天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恶魔城……”

        口直心快有话直说的卡米罗,直来直往是他的秉性,能将卡米罗力压一头的也只有伊诺拉,他对乔里的怀疑,要是不得到证实会闷着轻松不下来的。

        其实就在卡米罗这么问乔里的时候,乔里默默在心中松了一口气,既然卡米罗如此直白的问自己,那就说明他在潜意识中对乔里的怀疑已经消减得差不多了,这么问也不过是爱钻牛角尖的卡米罗,为自己找个信任乔里的理由。伊诺拉那么直觉敏锐的女人,都如此信任乔里,卡米罗再怀疑不断就有点那啥了。

        卡米罗只要一个让他舒心的答案而已。

        “我啊。”乔里嚼着嘴中的烤肉,他无所谓的说道:“我说我打算杀进恶魔城,和魔王同归于尽,你信不信?”吮吸着手指鲜美的酱汁,乔里那无所谓的眼神渐渐变得认真肃穆。

        望着乔里那暗藏在眼神深处的锋芒,卡米罗收回了目光。

        “我信!”

        背对着二人的伊诺拉,仿佛没有听到他们两个细若蚊声的话语声,她只是用心的观赏桌子上的美食,观赏的很用心。

  https://www.biqugex.com/book_6642/38852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