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城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心魔 二合一

第三百二十九章 心魔 二合一

        混沌界区域的城堡内部,再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燥热的温度环境。在这里停留久了,不止要忍受不适宜的高温,呼吸着灼热的空气,没有强大而坚定的意志力,也会在混沌界徘徊中不知不觉被混乱神性撬开心灵防线,变得易怒、暴躁。

        不清楚时间到了几何,伊诺拉慢慢睁开了眼睛,她仿佛还未从自己的美梦中彻底清醒过来,苏醒的时候还带着醉人的笑容。今天一觉醒来,她已经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能够做到任何普通女人都会做到的事。

        望向上方挂有帷帐的轻纱,伊诺拉许久没有动作,不知在想什么。过了会儿,她转过脸看向了躺在身边的乔里,只见乔里和她身上都披着一件单薄的被单。

        似乎还未睡醒的乔里,他微微闭着眼睛,没有呼吸声,也没有心跳声,这里已经不再是人类的领地了,是乔里自己的家,他自然不用刻意的伪装出呼吸的外在形象。

        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不死不灭,这就是吸血鬼,有的仅仅是对鲜血的渴望。

        伊诺拉也不是很了解吸血鬼,只当乔里还没睡醒,她悄悄的从乔里怀中撑起了身子,小心翼翼的不去惊醒丈夫,下了床伊诺拉便光着身子去找衣服穿。

        不是伊诺拉不想在新婚初夜过后的第二天继续与丈夫温存,而是她得像个尽职的妻子一样,去为丈夫准备早餐。

        可是……

        该准备什么呢?伊诺拉拖着疲软的身体,换上了一身简单睡裙的她,赤足走在房间内到处搜索。昨晚真是太疯狂了,弄得伊诺拉直到几个小时前才睡下,想起当时乔里惊讶的表情,她就忍不住抿嘴笑了出来,看着乔里躺在床上熟睡的模样,伊诺拉很是满足的推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到外面找点吃的吧。

        就在伊诺拉出去刚关上房门的时候,乔里慢慢睁开了眼睛,他掀开被单,十分轻盈的转个身就坐在了床边。

        静静地望着斜上方的水晶吊灯。乔里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平静,闭上眼睛,伊诺拉赤足走在长廊地毯上的画面缓缓在他脑海浮现而出,她在隔壁的房间把点点叫了出来。坐在伊诺拉肩膀上的点点,流着口水高举小手指挥伊诺拉。

        这一幕,不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救赎么?恍惚间,乔里忽然觉得,它心中好似有什么东西裂开了。

        很难以形容这样的感觉,那就像是深藏在胸膛最深处的一块磐石,裂开了缝隙。很奇妙的感觉。那道缝隙正在不断扩大,似乎有什么东西即将从中出现。尘埃与腐朽的碎片剥离,有片被掩埋在角落中的光火,冉冉散发出了光芒。

        “则别斯!”

        突如其来的一道呼唤声传入乔里耳中,他淡淡的转过头望去。只见一个与伊诺拉有九分神似的女人,她穿着一条洁白朴素的裙子,双臂环抱在胸前,搂着一件淡蓝色的裘戎大披,她站在房间角落,温柔而笑的望着乔里。

        这个毫无预兆出现的女人,她温柔的笑容映入了乔里眼中。乔里也是温柔的望着她。

        乔里柔声微笑道:“玛丽是么,你又来了啊……”

        抱着淡蓝色大披的女人,她温柔的笑容以肉眼可见的缓慢速度,僵硬了下来。一把宽大的剑锋从她背后刺穿了这个女人的身体,望着乔里的女人,她不敢相信的转过头。正好露出来的视线角度,让乔里看到了她身后露出来的黑色人影。

        阴森森的人影,两只眼睛布满了血丝,一片狰狞与暴戾之色。

        女人胸口喷洒出的热血,染上了淡蓝色的大披。大披上的这片看上去触目惊心。然而女人仿佛忘却了身体的致命伤,她既难以相信又痛苦的望着身后的人影,喃喃道:“则别斯……为什么……”

        从女人胸口穿透出来的剑锋陡然上挑,这个身体脆弱的女人,上半身顿时一分为二,头颅被这把剑整个挑成两半飞了出去。

        坐在床边乔里只是看着这一幕,却不说话,因为他知道不管做什么也无法阻止这一幕在自己面前上演,因为这不是现实,而是他脑海最深处的噩梦。

        德古拉最难以忘记的噩梦,亲手杀死了爱人的画面,于此刻扭转幻想与现实的界限,在乔里面前真实上演。

        听到女人断断续续的质问身后的人影,乔里坐在床边,他温和的目光望着面前被长剑分尸的女人,乔里无可奈何的笑道:“玛丽,你想知道为什么,我也想知道啊,为什么,我会走上这条路呢?”

        刚地下头的瞬间,一张深深分裂的血脸陡然从乔里下面贴了上来,女人被斩开的脸几乎贴上了乔里的眼睛,那包含了极致怨毒的眸子死死盯着乔里。

        “杀……人……凶……手……”

        “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

        望着这张近在咫尺的恐怖血脸,乔里忽然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前世总是无法成为真正的神灵了,此刻面前的女人形成的幻象,德古拉无法面对这个因自己而惨死的女人。只要她出现,在外面无敌的德古拉必败无疑。

        “杀人凶手么?是的,我是个杀人凶手,可是……”乔里不由自主的捧起了面前血淋淋的头颅:“可是,我此生唯一爱过的人,她已经原谅了我,而且你不是她。”

        捧住这颗恐怖血腥的脸,乔里轻轻吻了一下她血淋淋的额头,旋即将这半颗脑袋放在了床上,并替这颗人头捋顺了头发。

        起身时乔里没有半点犹豫,他体表涌出的鲜血飞快蔓延了上半身,旋即形成了一件暗红色的风衣。

        即将走出房间之前,乔里也不管那从噩梦中跑出来的幻象是否还在,他头也不回的说道:“我不再是以前的我了,今天你以我妻子的身份出现,我放你走,但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因为,我不想亲手杀了另一个自己。”

        推开门的瞬间。一袭拳风迎面朝乔里击来,他闪都没闪,被这一拳打的半张脸都凹陷了下去。

        “啊!!”只听伊诺拉惊叫一声,她如触电似的缩回了手。惊慌失措的扶住了乔里:“你没事吧?我不小心的,真是不小心的!你……”在伊诺拉难过又后悔的注视中,乔里被砸得凹陷下去的脑袋,于血雾中眨眼间恢复了原形。

        “干嘛啊,刚起床就这么慌慌张张的。”揉了揉完好无损的脸颊,乔里顺手为伊诺拉整理起了散乱的头发,把这些头发捋顺。

        伊诺拉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乔里,见他没什么事,才往房间里面看去:“我刚才听到房门后面传出来了惨叫,我还以为你出事了。我推这扇门的时候还推不开,怎么砸都砸不开门……我也不知道你会突然把门打开。”

        “你刚才说,你听到什么了?”乔里沉着脸忽然问了一句。

        伊诺拉不太确定的回道:“好像是女人的惨叫。”

        随意的转过身,乔里看向了房间,静谧而温热的屋子里。仅仅是床铺有些散乱,到处都是整洁干净的模样。

        没有鲜血,没有被分尸的女人尸体,也没有那个诡异的黑色人影,它们全都消失了,就像别的幻觉那样,该来的时候躲不掉。想消失的时候留不住。这就是心魔,如影随形的跟着宿主,想甩都甩不掉,而且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再度出现,也不知道出现的契机又是什么。

        这虽然是乔里今生第一次接触到如此情景,但他很清楚这是什么。因为只有这一种可能,就是他的心魔。也许不该叫这东西为心魔,它最初为乔里提供了很多帮助,它除了心魔还有另一个名字,支配之力。

        数千年前在德古拉的故乡位面。他斩杀的女巫正在一座邪恶城堡中进行邪恶祭奠,妄图获得一种未知的邪恶力量,可惜被德古拉在紧要关头坏了好事,临死之前女巫将诅咒以鱼死网破之势转移给了德古拉,从此德古拉身上发生的一幕幕诡异变化。

        被他斩杀过的生灵,先是出现在了他的梦中,再从梦中跑到了现实,那些本质根本不存在的玩意儿,全都是因为德古拉才存在的,以他而活,当初德古拉误杀了妻子,这种噩梦扭曲现实与幻象的恐怖到达了定点,但却被德古拉挺了过来,从此德古拉不再受诅咒的影响,甚至可以从体内随心召唤出被自己斩杀过的恶灵,与它们进行命令式沟通,但却不会再被它们伤害,就是支配之力的雏形——灵魂猎捕。

        可不管德古拉能依靠挺过诅咒而获得的新能力,支配多少恶灵,唯一那个噩梦却是他始终无法支配的,心魔趁虚而入,以德古拉误杀妻子的噩梦为蓝本,心魔与支配之力一体共生,可以说是支配之力本就是从德古拉的心魔中诞生的力量。

        乔里此生注定无法摆脱支配之力,因为支配之力就是恶魔城王权的象征,随之以玛丽惨死为蓝本的心魔也会纠缠着乔里,虚空界的王座上方,赤.裸身体缠满魔蛇的男性塑像不是无意义装饰在那里的,那正代表着德古拉拥有强大力量的同时,也被灾厄拥抱着。

        至于混沌界王座,单举着一只手朝天怒吼的雕像,乃是寓意德古拉就在地狱,永远无法逃脱毁灭的烈火。

        “刚才的女人惨叫,真的没问题吗?”伊诺拉仍然不太放心的往房间里面看了一眼。

        乔里摇摇头,安慰着笑道:“你想多了,在这里,我是主宰,谁能在我的王国生是非?”

        明明是乔里自己的心魔,伊诺拉竟然也听到了心魔制造出的幻觉声音,莫非它想要像前世那样,趁机对伊诺拉下手来撼动乔里的内心方线?如果伊诺拉是前世的玛丽或许还有可能,但这心魔去对身负钢铁意志和无畏神性的伊诺拉打主意,乔里不认为它能从伊诺拉面前完好无损的离开。

        这些事只是乔里的心魔,没必要告诉伊诺拉,乔里随口便转移了话题。

        “你的城堡老是出现奇怪的事……”伊诺拉担忧的说道。

        “不是我的城堡,是我们的城堡。”乔里拉住伊诺拉的手,低下头凑过去对她神秘的说道:“来,我带你去我的王座……呵,你还没真正见过恶魔城的城主王座吧?”

        “王座!”

        伊诺拉惊呼了一声,恶魔城的王座她当然知道。那可是艾萨拉斯历史记载中最恐怖的地方,貌似是在城堡最高的宫殿。以前只听说过恶魔城有多么可怕、恐怖,如何的妖魔乱舞,至于恶魔城的王座那更是魔王作用的最恐怖之地。而现在,那个在人类眼中无法想象的恐怖之地,却只是她丈夫口中提到的一张椅子。

        你想坐么?想坐上去啊,我带你去。

        就要被乔里拉走的伊诺拉,忽然想起来了什么,她放开乔里的手快步走到了一边,从地上捡起了放了很久盘子:“差点都忘了,我给你准备了早餐呢,昨晚你那么……呵呵呵,早上肯定很饿了吧。”

        墙边下。点点还抱着一颗水果拼命肯却啃不动,眼见乔里要走了,它十分不舍的伸出舌头,舔了舔水果清香的表皮,才张开翅膀朝着二人追了上去。

        微微一愣。乔里盯着不怎么有食欲的面包和水果,伊诺拉正期盼的看着自己,乔里接下了她递过来的盘子,牵着伊诺拉拿起面包边走边吃了起来。

        “我还想问你呢,昨晚……你不是不能做那事么,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厉害?”乔里嚼着无味的面包,他古怪的问道。

        回想起昨晚伊诺拉的后劲无穷。好像根本不知道累似的,虽然她很努力的迎合乔里,可动作又生疏力道又狠,全凭着一股力气去动,差点没把地板弄塌了。

        就算伊诺拉不再像年轻少女那样矜持,在男人面前谈起女性私事也不太好。伊诺拉只是很得意的抱住乔里的胳膊,挽着他不说话。

        “你不说算了,正好我也有一个秘密不打算告诉你。”

        丈夫藏着掖着的秘密永远是妻子最想要挖掘出来的,这又笨又简单的理由,让伊诺拉果然上当了。她不由自主的问道:“什么秘密?”

        乔里随口就能挑出来一大堆伊诺拉不知道的秘密,可正当他准备逗逗伊诺拉的时候,一些低沉阴森的低语声传入了乔里的耳中。

        恶魔城整体是活的,这已经不再是秘密,就在前一刻,恶魔城传递过来的低语声告诉了乔里一些他有必要关注的事。不止是乔里,就连伊诺拉也听到了这个仿佛耳语的低语声,声音忽如其来却又很快消失,伊诺拉还没听清楚是什么周遭就安静了下来。

        仰起头,乔里面无表情的望着长廊墙壁,他就像对空气说话似的自言自语道:“给我看住他们两个,把他们留在不可侵犯之领,等我过去再说。”

        乔里的声音刚落下,又是一阵虚无缥缈的耳语声悄然传来。

        “家里请来的两位客人,闷得快坏掉了,咱们先到我的王座把索伦接回来再去看那两个精力旺盛的家伙吧。”

        乔里指出来的两个精力旺盛的家伙,无非就是没日没夜轰击不可侵犯之领城门的艾达与李尔。

        “嗯!”听到乔里的提议,伊诺拉想也不想的点了点头,她眼中渐渐亮起了期盼的光彩:“为了咱们结婚的事,把索伦放好几天了,你说,她会不会认不出我们了?”

        撇了撇嘴,乔里干脆的答道:“放心,她不敢,我有办法让她忘了也会记起来。”

        “她只是个还不会说话的小孩子,你怎么能老这样吓她呢!”伊诺拉嗔怪的瞪了乔里一眼,她忽然幻象到,如果有一天她和乔里也有了孩子,乔里会不会还是这么凶巴巴的模样?

        这个为时尚早,不好下结论,另外乔里对待索伦表现出的冷漠、凶恶,不是他有意针对索伦,其实乔里不太喜欢别人的小孩,看着伊诺拉为了别人的孩子这么上心,乔里自己就有点不舒服。

        他不是没有孩子,相反,他的孩子如今早已成长到了难以想象的高度。

        恶魔源典无意的一次漏嘴过,乔里有一个孩子,名叫阿鲁卡多。

  https://www.biqugex.com/book_6642/38853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