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冲出天狱星 > 第733章 破产案二

第733章 破产案二

    听了一下午狗屁倒灶的事情,焦明对目标二和目标三的悲惨境遇也只能长叹一声,无能为力。待传送回鳄鱼领,看到萝花的笑靥,这才心情好转几分。

  一番简单的情况汇报之后,确认今晚又是个加班之夜,焦明索性决定先把小任务做了。叮嘱萝花先忙着,稍稍感应便确认小诗就在隔壁。

  敲开门,简单夸赞几句哄得小姑娘不再对总见不到面而赌气,这才从怀中拿出艾米丽新捞回来的银色圆环。

  “这是个宝贝,转交给闪鳞。还有这份手稿,是关于如何使用这玩意的。”

  小诗眨巴两下大眼睛。“你为什么不自己给她。这不会是恶作剧吧?炸弹或者其他什么。”

  “小脑袋瓜子想什么呢。我是哪种人吗?”焦明没好气道。“正经事,也是要紧事。”

  “那我喊她过来好了。”小诗跳到乱糟糟的书桌边,从抽屉里翻出一个镂空小球捏扁。兄妹二人又闲聊了一会家常,大约五分钟左右,焦明才感受到一阵空间波动出现在楼下一处空间异常区域,这里显然就是闪鳞的藤蔓法阵。

  而很快,门口便出现一阵脚步声。闪鳞兴高采烈的冲了进来,但在看到焦明的瞬间,将喜意收敛。“焦明大人你好。小诗妹妹,找我什么事?”

  小诗上前拉住闪鳞的手,一起坐在小床上,这才给自家哥哥打眼色。

  “有件东西送给你。”焦明不多做客套,直接将银色圆环和手稿抛过去,并简单解释。

  闪鳞从来不知道银色圆环的存在,反复摩挲打量,甚至用后槽牙咬了咬。“这么神奇?真的假的,不会是唬我的玩笑吧。”

  “这件事对于传送门公司十分重要,即使停下水系魔法的修炼,你也要将气系魔法环数提升上来。”顿了顿,焦明忽然想起之前感应到的空间传送。略带惊讶的确认问:“顺便问下,你气系几环了?”

  “已经五环了。否则有藤蔓法阵接引,我也不敢空间传送的。”

  “赶紧熟悉这玩意,你会发现其中好处的。当年我四环就可以满大陆的传送,说起来也是依仗着这东西。”

  闪鳞却是皱起眉。“你这么好心?肯割爱?”

  焦明翻手,指尖又是一个银色圆环,浮空缓缓转动。一切不言自明。“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去找艾米丽师傅。我不擅长教导,你也不喜欢被我指手画脚才对。最后叮嘱一点,使用这东西会产生一种特殊的空间波动,冰莲知道详情,你问她好了。”

  这个说法,显然是在防备沉默者人格。而正如焦明预料,那家伙并没有冒头出来询问。

  正所谓拿人手短。即使是惯常的看不顺眼,闪鳞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闹腾,礼貌而疏远的道谢。

  小诗眼见正事顺利结束,开始询问几个生病小孩的状况。作为一个相当特殊的存在,她想知道鳄鱼领的任何事情,都是没有阻碍的。

  闪鳞则是笑颜安慰,表明那些咳嗽的孩子只是感冒而已。唯有一个病情有些严重,可能不太乐观。

  焦明一听便知道是牵扯昨晚那间全家自杀的案子,便也静下心来听听这第一手调查资料。同时心中也暗暗庆幸银色圆环交接顺利。若是闹得不得不抬出冰莲,甚或是鳍刺女士,就太丢人了。

  不过年轻女孩子之间的谈话极易跑题,没一会的功夫,焦明便摇摇头,起身告辞。小诗则是撒娇起来,提议搬过文件来这里看。显然对于焦明的工作模式相当了解。

  焦明呵呵一笑,答应下来。与留在隔壁的萝花吩咐一声,便有一叠文件落入怀中。焦明翻开第一个,正是有关《婚姻法》的草案。脑海中同时响起沉默者人格的声音。

  …婚姻安乐死?有意思的说法…

  …怎么?上午还聊够。难道受到疯子人格影响,开始犯话唠了?…

  另一边,目标三家族的小工厂终于有了一次去金都城洽谈事情的机会。而模范夫妇申请随行,摆出采购婴儿用品的理由,没费什么口舌便获准随行。十几人的队伍先是乘浮空托盘去最近的侯爵领地,再用城镇中的藤蔓传送网络直接去金都城。

  而疯子人格这边,仍旧是第一时间接到消息,漫步在金都城的街头,一边通知金都城据点的喽啰们立刻进入蓄势待发的状态,一边和正常人格焦明商量串休的事情。考虑到此番行动是以精彩的‘夜生活’为主,还是要提前打招呼。

  …可以…

  “这么痛快?这让我觉得有问题啊,老哥。”

  …正所谓有借有还,之前秋收庆典和医院演戏,不止是平账就算。人情也要还。而且我们双方都可能遇上些急事,互相行个方便,算不得什么…

  “啧啧啧。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但大家自己人,人情不人情的,就见外了不是。而且你居然还解释了这么一大段,更让我觉得可疑了。”

  …既然是自己人,可疑不算人情,但怀疑却不能少?…

  疯子人格做出恍然大悟状,啪的一拍手,毫不顾忌周围人看过来的诧异目光。“对啊,我不应该怀疑你的。之前真的抱歉抱歉,作为补偿,我决定放过那对儿模范夫妻!你看怎么样?”

  这是显然的胡说八道,焦明懒得多做回应。

  “喂喂,说话啊。别不理我行不行?这样子自言自语,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傻哔。”

  …那就放弃行动吧。我接受你的歉意…

  “哈哈,你果然是想救他们。你越是这样,我就越要整死他们。如何?有没有很生气?”

  …恭喜你在和空气斗智斗勇的过程中战胜了…

  接下来的事情不用多说,在模范夫妻逛商业街的时候,秃鹫组织随便制造了一点机会便将夫妻二人冲散开来。紧接着便是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不是救了那位颇为精明的妻子,而是有些‘书呆子气’的丈夫救下一位身材娇小的少女。

  之后在‘被救少女’的引导下,这位丈夫体验了小说主人公一般的离奇遭遇。先是亡命奔逃中反伤人命,彻底卷进麻烦之中。

  待好不容易摆脱敌人后回到落脚点,少女洗去脸上刻意擦上的黑灰,露出娇美面容,讲述起一个家道中落却独自坚强支撑的少女是如何被地痞流氓看上并纠缠住,进而落得如此境地。

  接下来便是哭泣表达对于拉这位丈夫下水的无尽愧疚之意,并表示已经放弃希望。无以为报只能肉偿,请其收了这清白身子,之后就会从了那群地痞流氓。而那群家伙达到目的,也不会再找一个火系魔法师的麻烦,得不偿失。

  秘密据点内,通过窃听手段,焦明也分享到了事情进展,大骂疯子人格计划阴损。

  …你这就误会我了。那怎么可能有闲工夫设计这么细节的东西。当然是发下去大纲,让喽啰们自由发挥。就比如这小丫头,这演技还真是赞啊…

  …大纲?我怎么不知道?…

  …哦,忘记了。大纲也不是我写的,就是下了一道命令而已。不说这些,你看这紧要关头的,我们打个赌这么样?赌这个和你差不多的纯情食草男会不会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欲望,来个坐怀不乱?…

  …我赌他忍不住…

  焦明率先道,同时琢磨开来。疯子人格对于此事的态度显然已经有所转变,似乎对成败已经不甚在意。

  简单来想,或许是对于目标二的进展很满意。而整个绿焰王国和家乡也差不多,民众作为整体呈现出老年痴呆般的健忘,同时炒热两件事情未必效果更好。但狡兔三窟的道理也很浅显,后路越多越好,前路也是一样。多一个备选方案作为替补,何乐而不为。

  …我也想猜他忍不住,这怎么办?不如我们再赌一赌他能来几发?…

  …不超过六次…

  焦明再次快速给出回答。

  …你存心的是不是?这样划分还有个屁的悬念。…

  …不爽不要玩儿…

  疯子人格被气的哇哇大叫,正想撒泼倾倒垃圾话找回场子,却是被其他其他监视监听小组送来的情报打断。

  焦明仍旧是本着‘白看’的原则旁观,却注意到情报中出现了一个新的目标代号:自走炮。由此分析推断,并不是疯子人格放弃了计划,而是瞒着自己让秃鹫组织内部制定了新的行动方案。而考虑到大家都是自己人,焦明当然直接询问。

  疯子人格当然不会说,应付几句便大喊沉默者人格出来,‘主持正义’‘维护个人隐私’之类沾边儿和不沾边儿的垃圾话源源不断。

  沉默者人格则依旧懒得废话,仿佛不存在一般。

  紧接着,另一边的情报也传来。那位丈夫居然抵挡住了诱惑,现场调配了一杯迷药将漂亮小姑娘放翻,然后蹲在墙角抱头思考人生。

  包括疯子人格在内,秘密据点内所有人都惊了。

  “这TM什么情况?难道他是个不完整的男人。四十三号!之前监听的时候,他们夫妻两个晚上有过性喵生活吗?”

  “妻子有孕在身,听对话似乎是为其打过手喵枪,至于那种事儿,至少我们没听到过。”顿了顿,浑身黑袍的秃鹫四十三号继续解释道:“或许是因为妻子有孕在身,这种事让他心中有所愧疚。”

  “谁管他这个脑残的如何想法,大家赶紧想个对策。捉奸在床要演不下去了啊。”疯子人格大叫道。

  众人面面相觑,有人提议下药。其他人反驳,这位丈夫的火系魔法水平不错,很可能发现进而起疑逃走。讨论一番,最终有人提议‘直接诬陷’,资料中这位丈夫不是个能言善辩之辈,即使没干也就当他干了。

  众人再次互看,而这位补充道:“……这样一个衣服脱到一半的美丽少女共处一室,只要说出去大家都相信他做了,也就够了。”

  疯子人格缓缓点头:“如此一来,还能剩下给那小狐狸精的红包,靠谱。”

  …这么坑人家,还不给点甜头,太抠门了吧…

  焦明在心中讽刺道。

  “我也想给啊,但他自己不要,这可怪不得我。”疯子人格得意道,接着叮嘱众人注意改一改台词,便下令行动继续。

  接下来便是那群混混找到了少女的落脚点,而请来的高手也顺利将这位丈夫制服。混混们因目标处子之身不存,表明贩卖价值大损,想这位丈夫索要巨额赔偿。

  这位丈夫也确实有些书呆子气,当然也可能是一些列出乎预料的事情让大脑宕机,居然开始反口大骂混混们丧尽天良。

  混混们饶是本色出演,也有几个被逗乐了,为首头目呵斥一声,扭头两个大耳光让这位丈夫认清现实,闭上嘴巴。

  据点这边,监听的疯子人格连连点头,表示要给这位头目加鸡腿。秃鹫四十三号虽然觉得这是玩笑,可还是不敢怠慢,掏出小本本记下来。

  少女家中,混混们当着这位丈夫的面,开始讨论如何短时间内从一个男人身上压榨出足够的油水以抵偿损失,而且还不会引起更多的麻烦。

  这显然是合情合理的思路。毕竟大家是求财而来,把人直接杀了腰包并不会鼓起来。另一方面,金都城的治安也就那么回事,只要不是抓现行,露脸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首先不用讨论的一个方案是长期挟持打黑工。这显然不可能,此次是请了高手出面才擒获,难道还要请高手长期镇压,这就亏大了。

  而第一个思路方案顺理成章的出现:勒索赎金。但此次不比过往,谁知道这个年轻火系五环后面有着怎样的背景,搞不好就要翻车。不得不说,五环对于这群混混来说,已经有些‘噎嗓子’。

  就这样,第二个处理方案出炉,那便是联系人贩子,和那位少女打包一起直接售卖,钱货两讫后彻底撇清。虽然比赎金便宜点,但胜在简单安全。

  https://www.biqugex.com/book_68413/4659291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