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极真神 > 第433章 除草

第433章 除草

        柳星河不知胖子心理活动,两人一路进了百草园,三块地,三个人分工明确,各干各的活,柳星河打量了一些这些草药,通过玉简上的介绍,已经全都认识,只需对号入座即可,这其中名贵品种不多,而且年份也少,所以才会让杂役弟子种植,估计那些山峰上肯定有更好的药田。

        不过这药田也不能小视,名贵品种毕竟稀少,基本丹药还是都靠这些普通灵植。

        用了一上午时间,柳星河一边浇水,一边把这些灵植认了一遍,之后是除草,浇水是小活,走一遍即可,但是由于土壤中灵气丰厚,导致杂草也多,往往除了一遍之后,先前除的地方已经有新草又开始萌芽,出叶,所以除草是大活,几乎可以重复循环着干。

        柳星河虽然是瘸着一条腿,没有一点真气,但是凭借雷劈过后强悍的身体,干了这一上午,倒也没觉得如何吃力,就当想要下功夫除草之时,忽然想到了自己那个唯一幸存的药草袋,还有里面那颗黑乎乎的种子。

        储物袋都腐朽了,但是这灵草袋另经风雨犹存,想来是个宝物,回想起赠送自己药草袋的雨老头,不免又是有点唏嘘。

        记得当时这个药草袋里装了不少的草药,印象最深的就是极其珍贵的七彩灯台花和阴阳五行果,当初雨老头为了寻找七彩灯台,那可是踏遍了千山万水,不知道这个黑种子是哪个花留下来的,要是寻常花草可就亏大了。

        眼下这片药田正是地方,柳星河四下打量,找了一个隐蔽地方,挖坑把种子埋了下去,又特意从灵泉井里打了点水浇灌上,做好这一切后,开始用心给这药田里的灵植除草。

        浇水是一走一过的活,除草有的还要深挖,需要极其细心,不能伤了灵植本身,所以比较费力,尤其柳星河现在身上没有真气,所以快要日落西山,也才弄了一半,还搞得满身是汗。

        正当柳星河想着是继续摸黑干完,还是歇上一歇的时候,就见远处有人正在自己未完的区域在干活,细看之下正是钱友仁,想不到这胖子还挺够意思,柳星河擦了一把汗,振作精神又开始接着干。

        “太感谢了!钱师兄!”两人是各拿一头,现在一碰面,当日除草这活也就完事了,柳星河只干了三分之二,钱友仁干了有三分之一。

        “师弟不用客气,你我一见如故,在这宗门里难得遇见投缘之人,这点小忙不算事,再说这草非常顽固,长得又快,我刚来时也是别人帮我才除得完。”钱友仁看起来气定神闲,不像柳星河汗流浃背。

        才和这胖子认识一天,再说昨天几乎都是听他一个人说了,不知道这家伙是根据什么得出一见如故的想法的,不过人家总是帮了自己,柳星河还是再三表示感谢。

        殊不知这钱友仁对柳星河还真心是觉得一见如故,虽然他是长老之子,但是在星河宗里长老多如牛毛,而他自身资质又一般,平时又不太勤奋,爱玩爱闹,所以平时基本没什么朋友,好容易碰到一个愿意听自己说话,而且对自己也很尊敬的师弟,他是非常开心的。

        两人干完活搭伴出了百草园,而月华此时早走了,用钱友仁的话说,月华就是个修炼狂女,不用管她。

        回到屋内,柳星河把两枚玉简丢到了柜子角落,现在不管是练气卷,还是炼体卷对柳星河来说都是废品,还不如好好地睡上一觉。

        如是过了三天,柳星河除草技术有了稍许进步,当然每日也是在钱友仁的帮忙下才能完成一天的工作量,两人边干活边聊天,倒也不太寂寞,言谈中得知钱友仁对于炼器,研制法宝颇有偏好,而柳星河对于此道也有所涉猎,虽然这里的法宝没炼过,但是当初在五行大6那可是没少炼,因此其中原理也可以说是略懂,这下更合了钱胖子的胃口,每天恨不得自己的草不除,也要跑柳星河这先聊一会儿。

        就在这第三日傍晚,两人刚刚要走,柳星河一眼瞥到了自己种的那粒黑种子居然芽了,嫩绿嫩绿的一颗小苗,只有两片叶子,看起来毫不起眼,若不是柳星河亲手种下,根本注意不到,柳星河本想仔细看看,但是奈何钱胖子在此,只得忍下好奇心。

        第二日一早,柳星河就急不可待的来看这颗小苗,但是不管是在宗门的玉简上,还是柳星河的记忆中,也都没有对于这颗小苗的描述,或许是还没长成吧。

        但是看起来普普通通,似乎不带什么奇花异草之像,据说那种造化通玄的草木出生时就不一般,然而株小苗似乎是要让柳星河失望了。

        “这露珠怎么是绿色的!”柳星河不甘心的左看右看,终于现了一点不寻常,清晨之际,别的灵植上面有的也有露珠,但都是晶莹透明的,唯独这株小苗两片叶子中间夹了一滴和叶子一样嫩绿嫩绿的水滴。

        事出寻常,必不一般,而且柳星河本身就觉得这颗种子能够在缺乏灵气的药袋里经历漫长的岁月而留存下来,肯定是有不凡之处,心里隐隐的就抱了那么一丝希望,所以现在哪怕是一滴露水不寻常,他也不想放弃。

        轻轻一抖,绿色的露珠就跌到了手上,柳星河刚要对着初升的太阳细看,就见露珠以肉眼可见的度在消散,柳星河吃了一惊,情急之下急忙把手缩回,眼见露珠已消散了十分之七八,剩下的一点忙用舌头舔了一下,想尝尝是什么滋味。

        这一尝不要紧,柳星河当时就觉得舌尖当时一麻,随后全身一阵震颤,一股由内而外的疼痛,撕裂感遍及全身,连那瘸着的右腿都跟着哆嗦起来,比雷劈还要难受几倍,随即站立不稳,倒在地下开始抽搐。

        眼看着柳星河这边不妙,不光钱友仁跑了过来,连月华也跟过来了。

        看着柳星河嘴角都开始流血,钱友仁有些慌了,使劲摇晃呼喊,倒是月华冷静下,从怀里摸出一颗不知名的丹药,示意钱友仁给喂下去。

        柳星河虽然疼痛,但是神智是清醒的,丹药入口之后,顿感一片清凉,因疼痛而感觉都要扭曲的头颅和神识得到了缓解,随着丹药下行,身上也渐渐好过了一些。

        (本章完)

  (https://www.biqugex.com/book_69366/301709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