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极真神 > 第557章 捉贼

第557章 捉贼

        天快亮时柳星河彻底清醒,练了一遍乾坤天地决之后便隐去身形,这次没有坐在院子里,而是躲在了房檐之上,白天院子有人施工,万一谁把他撞上也是不行。

        他刚把身子藏好,屋门吱呀的推开了,一个少女端着杯子漱了口,口水刚好喷在他之前立足的地方,柳星河心道一声好险。

        少女只见侧影,穿了一身红色束身睡袍,身材婀娜得很,漱过口之后少女喊了一声,“拿剑!”

        隔壁厢房立刻出来了两名侍女,似乎对于小姐这一习惯早已熟悉,两个侍女手中共托着一把明晃晃的紫色大剑,这剑比少女身高也差不多,估计分量也不轻,不然不会两个人拿。

        少女把剑接在手中,却是轻松得很,随后就院中舞了起来,两个侍女躲得远远的,柳星河在房檐之上也感觉到剑气纵横,这少女剑术相当不弱,而且十分霸气,看境界也是筑基,不过比柳星河灵气要足上不少,估计已经是后期了。

        就着剑气的间隙,柳星河窥见了少女全貌,果然是绝色无双,比之宁秋也不遑多让,白皙紧致的小脸上一对如水明眸,小巧的鼻子更添雅致,真气涌动更是让整个人都显得越发明艳,在初升的朝阳下有如一朵怒放的鲜花。

        不对,是两朵,在少女收剑的那一刻,柳星河忽地发现院子中又多了一朵一模一样的花,就以柳星河的神识,也没能分辨出两个人的不同在哪里,除了一个手中有剑,一个手中无剑之外,两人竟是一模一样,神态气质都相似已极。

        “一个脚大些,一个小一点。”

        “师傅,你怎么看人姑娘脚呢!”

        “咳咳,我这不是找不同么!”

        柳星河识海中响起了胡大海和幻蝶这二人的声音,两个人也是被这双胞胎吸引了。

        脚大脚小柳星河没看出来,但是柳星河还是发现了一点点细微的差别,练剑的女子嘴角偶尔会翘起,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倔强和傲气,像极了古明月,而不拿剑的少女则不会,始终是一副平和温婉的模样。

        两个人说了几句话,便又转身进了屋内,再出来时都已经是穿着整齐,看着背影柳星河是分辨不出哪个了,只记得早上练剑的是妹妹。

        两姐妹出了门去,同行的还有两个侍女一个老妪,侍女都是筑基初期,和柳星河差不多的水准,那老妪却是不凡,以柳星河的见识来看,最少也是元婴初期。

        别人出去散心,柳星河却是不敢动,看着工匠们来,两位小姐走,又回来,工匠们走,如此一等便是三天三夜。

        柳星河不做事便罢,既然决心要赚这五万灵珠,就舍得本钱,花郎能有那么大名头,多次死里逃生,绝非等闲,稍有疏忽,肯定是功亏一篑,因此这三天来柳星河小心谨慎,院子里的每个工匠都仔细观察,风吹草动皆不放过,只有夜深时,偶尔会拿出音简悄悄和雷勇发几个消息。

        通过雷勇的介绍,柳星河知道那老妪果然是元婴中期的高手,是夫人的心腹,两个小姐都是筑基后期,大小姐叫童如梦,二小姐叫童如幻,至于为什么姓童不姓贾,是因为随了母姓,而那小少爷却又是姓贾的,这可能是人家夫妇的内部约定,雷勇也无从知晓。

        第四天的夜里,房檐上的柳星河刚打了个盹之后,忽然神识有点波动,凝神一看,原来院子里多了个人,是两个筑基侍女中的一个,小玉,穿了一身白衫,这几天对小玉这张脸柳星河也看熟了,只是不知半夜到院子里干嘛,不会是解手吧,柳星河有些尴尬想到。

        小玉在院子里站了片刻,就走到东厢房去了,这院子两个厢房,一个是老妪住,一个是两个侍女住,小玉便是去了老妪的住处。

        这小玉的身子很轻啊,柳星河若不是之前神识突然波动了一下,此刻是感觉不到半点声音,过不多时,小玉便从东厢房出来,很快来到了正屋门前,手上拿了个令牌一晃,门便开了,柳星河此时心中警兆突生,这小玉八成有鬼。

        不过此时尚未确定,若是自己暴露了,小玉要没事,自己就遭殃了,一瞬间的思忖之后,柳星河揭下一片屋瓦便照着窗户一敲。

        “什么人?”屋里同时两声娇喝,随即打斗风声传出,柳星河不再犹豫,匆忙给雷勇发了个消息,便穿窗子便进了屋,这一进屋便呆住了,四个人都呆住了,两女是被突如其来的情况惊呆了,而小玉也就是花郎,也吃了一惊,院子的情况他摸得透透的,但是这个从窗而降的青铜甲士自己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小姐的院子里藏着别的守卫,唯一的老妪已经被自己独门秘药放倒了,最后关头居然失败了。

        之前瓦片敲窗户的声音他也听到了,当时他已经进了屋内厅廊,没以为是外边传来的,还以为是两位小姐听到了自己动静。

        当时想着已经把老妪放倒了,这两个筑基小姑娘就是用强也是没问题,事实柳星河若不出现,他可能真的就要得手了,就短暂的两个回合,现在一对双胞胎姐妹,已经全部被他放倒,一个在床上根本没起来,一个是从里间冲出被打倒在地,晚上衣衫本就穿的不多,其中一个睡衣已被他扯下大半,月光从破碎的窗子中洒进来,照着本就雪白的胴体越发白皙。

        柳星河无心欣赏美人身姿,五万珠子要紧,当下二话不说,抽出天道枪便抡了过去,这还是用拐杖时的打法,简单而有效,这间不容发的时刻也容不得什么精巧的招式,这大开大合的招数最趁手。

        花郎的手里还拽着半截睡衣,看见柳星河他吃惊之余也是脑海飞转,放倒一个筑基甲士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这甲士是一个人么,万一还有别的埋伏怎么办?多年作案的经验让他十分警觉,很快决定不要恋战,拐杖抡过来之际他便就势身形一晃,夺门而出,刚翻出内院墙就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一道惊雷闪电瞬间从天而至,饶是他动作迅速也被劈上了脚后跟,这还是他速度太快,柳星河没办法锁定他,不然这一下就把他放倒了。

        莫非是坏事做多了,来了报应?花郎带着惊恐的心狼狈逃窜,几个呼吸间就来到了外院,到了外院之后他很难过的发现自己被包围了,一个手持双锤的青铜甲士正等着他,后面还有密密麻麻几十个,左手火把右手拿剑,圈成了一圈。

        这是柳星河和雷勇研究几天的路线,如果事败逃跑,花郎会选择哪个路线,毕竟城主府不小,没有挑明的情况下想全方位锁定办不到,最终确定了这条路线,没有高手,也方便出城,带有一定赌博成分,不过赌对了,或许也是花郎气数将近,该有此劫。

        (本章完)

  (https://www.biqugex.com/book_69366/309994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