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倾国 > 91、听风

91、听风

  到了红衣身影全无,顾采薇才收回若有所思的目光,发现燕离正看着自己,“你看我做什么?”
  燕离啧啧道:“我真没想到,跟花痴一样纠缠了我一晚上的女人,就这么样被你打发走了。你到底用了什么办法?”
  “秘密。”顾采薇眨了眨眼睛,“怎么,你还舍不得啦?倒也无妨,我这便让红衣姐姐回来跟你亲热。”
  “别,”燕离一屁股坐在地上,“算我说错话了。这次可真要感谢你,要不然被抓到李血衣那里,安有我命在。”
  顾采薇这才罢休:“算你识相。”
  燕离调息了一阵,才有富余的力气说话:“你不是在凤凰殿,帮你的曾祖母筹备寿宴么,怎么会出现在天上京?”
  顾采薇道:“有人在天策楼发布了消息,说这里出现了魔族,我可是九大的弟子,怎么能坐视不管呢。”
  “是这样?”燕离眯眼看她,“不是为了躲避什么人吧?”
  “瞎说八道,这天下还有我顾采薇要躲的人?”顾采薇不悦道。
  “你不想说,我也不会勉强你。”燕离笑眯眯道,“不过呢,若是你心里有什么委屈,我的肩膀虽然比较的金贵,让你稍微的靠靠,还是无妨的。”
  “人家可害怕呢,”顾采薇格格娇笑道,“又是李血衣,又是唐不落的,万一被她们知道,定然不放过我。”
  “李血衣?你快算了吧,她要是看到我,扒皮抽筋剔骨都是轻的……”
  “那唐不落呢?”
  “唐不落?”
  “唐不落。”
  “你问那么清楚做什么?”燕离坏笑道,“莫不是吃醋了?”
  顾采薇背着手,向前走了几步,忽然地回过头来,笑靥如花,“你猜。”
  燕离一怔,旋即摇头笑道:“道行浅一点的,都不敢招惹你,难怪那么多人为你神魂颠倒。”
  顾采薇道:“与其恭维我,不如说说你怎么在天上京,又怎么跟他们起冲突的。”
  “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燕离想了想,道:“ 天柱山一役,你是清楚来龙去脉的。李血衣对我怀恨在心,抓了我一个哥哥,引我来救。正巧大师兄跟峰主也来了人界,我便请了他们出手,这才得以救了人出来。至于这剑阵,我却是不清楚的。”
  “我知道。”顾采薇道。
  “你知道?”燕离道。
  “等会再同你说。我方才来时,遇到你一个手下。”顾采薇道。
  “手下?”
  顾采薇用了水清诀,将一个木板摊清理干净了,轻轻坐上去,摇着美白赤足,微垂螓,侧着来瞅燕离。“我听他说,你收了绿林众跟江北两路?”
  “谁的嘴这么不把门。”燕离道。
  “叫什么老黑,”顾采薇抿嘴道,“你可不许罚他,是我逼他说的。”
  “不是,”燕离疑惑道,“你怎么知道他是我手下
  ?”
  顾采薇道:“我在城外,看见他在城楼上浴血厮杀,眼看就要不行了,就好奇救下,问了名姓来历。他倒痛快,说是绿林军团的,如今拜燕山盗为龙首。我一想燕山盗龙首,可不正是你么?”
  “只他一个?”
  “只他一个。”
  燕离的面色一沉,“他一人攻什么城,丢人现眼!”
  顾采薇娇嗔道:“小贱客,你未免也太苛责了,人家那么样拼命,还不是为了完成你的指令。我自也是好奇问了,他说三个副统领一听要攻城,立马带人跑了。他还说,狮王在的时候,从未有过抛弃兄弟的先例,如今发生这种事,替绿林众感到丢人,哪怕豁出性命不要,也要完成你的指令。”
  “他如今何在?”燕离道。
  顾采薇道:“放心吧,有凤凰殿的弟子照看呢,曾祖母不放心我一人,派了随行的,正好借机打发了。那三个副统领,你打算怎么处置?”
  燕离目露凶光,道:“自有他们好看。”
  “我要说的,倒也不是这三个贪生怕死的。”顾采薇拍了拍身旁的净处,“你坐过来,我同你说。”
  燕离止了调息,紧挨着温香软玉坐了去。
  “你别那么过来,”顾采薇娇嗔着推他,“烦不烦啊你,动不动就想占人家便宜。”
  “不是你叫我坐过来么,”燕离眉开眼笑地道,“挤一挤有什么打紧,又不掉你身上一块肉。”
  他坐下来就跟牛皮糖一样黏着不动,顾采薇只得由他,也没有往旁边挪,就这么紧挨着,传音道:“我不知来了多少修行者,但对你不利的,还是别从嘴里出来的好。”
  “我听着。”燕离也不再闹。
  顾采薇接着道:“九大虽无明言规定,但终究是维护‘正义’的一方,你公然做着这凶恶勾当,是授人以柄你知道吗?”
  燕离道:“峰主也知道的。”
  “苏小剑懂个什么,”顾采薇嗤笑道,“你看他坐上峰主宝座那么多年,藏剑峰可有什么起色么?”
  燕离道:“我所知的,是峰主上任之前,藏剑峰的境况更加糟糕。你莫不是因为峰主大闹了莲花山,叫你们落了颜面才这样说吧?”
  “你好心当做驴肝肺!”顾采薇脸色一冷,用力地将燕离推了开去。
  燕离讪讪道:“是我的错,你别生气,我只听着便是。”说着又觍着脸凑上去紧挨着,“你接着说。”
  顾采薇白了他一眼,道:“你以为的起色,是苏小剑的个人实力的作用。七脉之中,连掌教观山海都不得不给他几分薄面,其他峰又怎么敢太过分?还有荡魔大会的事例在前,苏小剑看着人畜无害,发起疯来,连魔君也敢挑战,谁也不想把他逼急了,蒙受不必要的损失。你且看,若苏小剑不在了,天柱山还保不保得住,到时候你们一脉,怕是连住处都没有。”
  燕离目光微微闪烁起来,“你方才说的‘授人以柄’,是怎么个意思?”
  “便是字面上的意思。”顾采薇道,“你要壮大燕山盗,使其存续下去,这没有
  错,可你错在是剑庭的弟子,若有嫉恨你的,向执法院告发,你就等着被抓起来审查吧。”
  她转头幽幽地望向燕离,“到时候,莫说荡魔大会,能不能留住性命,都还是两说。”
  燕离蹙眉沉思片刻,转过头,与她四目相对,那一双明净琉璃似的美眸中漾着未见过的心情,心湖不由泛起些微的涟漪,便放轻了嗓音说:“你放心,我说过要帮你争取自由选择的权利,就绝不会食言。”
  她忽又格格娇笑着站起来,向前走了数步,背着燕离道:“当然,我可记得清楚,你要是被执法院给抓了,可就没人帮我逃婚了。”
  燕离摇头失笑,道:“这才是我认识的顾采薇。说说剑阵吧,你方才说你知道,我凤九大师兄的剑阵,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可知道那中心处是什么地方?”顾采薇指了指剑阵说。
  “什么地方?”燕离道。
  “龙庆护军的都督,苏沐棠的府邸。”顾采薇道。
  “苏沐棠?”燕离道。
  顾采薇娇笑道:“这个人你自然不认识,不过苏小剑认识啊。这苏沐棠啊,正是你藏剑峰的执法长老,苏小容的生父。”
  “哦?”燕离听出了一些苗头。
  顾采薇接着道:“李红妆不知从什么地方探听到苏沐棠的住址,将他抓住,现场布置了炼狱阵,要将你家峰主的丈人岳母炼死在里头。”
  “什么?”燕离忍不住站了起来。
  “苏小剑是来帮你的,若他的岳父岳母因此而死,剑庭跟藏剑峰的人,尤其是苏小容,会怎么样看你?”顾采薇转过身来,定定地望着燕离。“我知道你不在乎别人怎么样看你,可是你自己呢?你以后怎么面对苏小剑?”
  “你快告诉我从哪里进去!”燕离转头望向剑阵。
  “我到此才确信,姬纸鸢是爱着你的。”顾采薇道。
  “你提她做什么?”燕离道。
  顾采薇轻声道:“她一听说苏沐棠夫妇被困在炼狱阵里,就进去救人了。她若是个心善之人,救人是理所当然的,但也太着急忙慌了,那炼狱阵,连苏小剑也没把握,纵是要救,也要先摸清楚路数。我瞧她也不是什么莽撞的急性子,惟有顾虑到你,才会那样不管不顾。”
  “你说纸鸢……她进去了?”
  “雪天涯没必要骗我。”
  燕离的脑袋骤然发出轰鸣,眼前一黑,便要栽倒在地。
  “小贱客!”顾采薇大吃一惊,连忙跑去扶住,“你不是很受得住的吗,怎么才听说就要晕倒?”
  急急替了他把脉,发现其脉象紊乱,血气猛烈地冲突,连忙从他背后注入真气,帮忙导归顺气。
  行气一阵,被压制的伤势彻底的爆发,昏迷之中,燕离忍不住地喷出一口血来。
  顾采薇看到地上血迹,便是再怎么不形于色,也是花容失色,“魔血?你是魔族?”说完才醒悟,连忙闭嘴,左右看看无人,伸手拍出一掌,将地上血迹打的灰飞烟灭了去。

  https://www.biqugex.com/book_72919/608432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